租客:一旦蛋殼爆雷,不但無房可住可能還要背一身債

今年2月就曾深陷「資金鏈斷裂」傳聞的蛋殼公寓近日再惹風波。11月16日,有新近離職員工接受媒體采訪時稱,蛋殼公寓或將宣布「破產」。當天,蛋殼公寓通過官方微博回應,「沒有破產,也不會跑路」。

租客:一旦蛋殼爆雷,不但無房可住可能還要背一身債

但上述回應並未撫慰眾多租客的恐慌。11月17日,多名受訪租客告訴澎湃新聞,因房東沒有收到租金,租客面臨被趕走的窘境;與此同時,因蛋殼公寓早已通過讓租客向微眾銀行貸款拿到了租金,租客還需要每月償還「租金貸」,否則會影響個人徵信。

不僅是蛋殼公寓,今年以來,已有多家長租公寓相關企業「爆雷」。對此,廣州、海口、合肥、成都等城市的地產協會紛紛發布風險提示,提醒租客謹慎選擇住房租賃企業。也有不少城市啟動住房租賃資金監管新舉措,比如要求租金或利用「租金貸」獲得的資金存入監管賬戶。

貸款租房的租客

北京的租客劉女士告訴澎湃新聞,其通過蛋殼公寓租房已有兩年,每月租金及服務費4000多元,直到今年10月之前一直正常,雙方未產生糾紛。

「上個月初房東找到我,說蛋殼公寓最近幾年都很穩定地給他房租,但這次不給他錢了,因此來問我是否向平台方交了房租。」劉女士稱,經過溝通,蛋殼公寓向房東轉了當月的房租,但到了11月,房東又一次沒有拿到錢。房東通過微信「委婉」地告知劉女士,需要將房子收回。

「但我的錢已經交了。」劉女士稱,此前她通過微眾銀行貸了一年租金,錢已到了蛋殼公寓賬上,而11月初自己剛還上了最後一個月的貸款。接到房東收房通知後,劉女士向蛋殼公寓申請退還4000多元的押金,但無功而返。「房子不給住,也不給退錢,哪有這樣的道理?」劉女士稱,自己曾前往蛋殼公寓辦公地,工作人員告訴她,「現在資金緊張,找誰都沒用」,就讓等着。

剛從大學畢業的陳鍇(化名)遭遇更為曲折。今年8月,他和朋友一起租了蛋殼公寓經營的房子。「平台方管家稱可以月付,這讓我們很心動。」陳鍇告訴澎湃新聞,但在簽訂合約時,他才得知所謂月付是向「微眾銀行」貸款,「已經交了押金,不得不簽」。

「也就是通過我的信用向微眾銀行貸了半年的房租,總共兩萬多元,提前支付給了蛋殼公寓。所謂的房租月付,只是每月償還租金貸。」陳鍇稱,此前對方並未向其說明月付實為「租金貸」。

成都的唐女士也有類似遭遇。今年10月,她曾打算租住蛋殼公寓的房子。「對方宣傳說押一付一,月付即可,且首月還有五折。」唐女士稱,簽訂合約時,對方給了她一堆文件,要求簽字。「我多留了個心眼,發現里面有一份文件,提到需要通過微眾銀行貸一年房租,租客每月再還貸。」唐女士當即拒絕簽字,不願再租。「對方稱這不影響個人徵信,但我覺得麻煩。」唐女士稱,其付了押金,對方不願意退,雙方扯皮至今,「這幾天看到蛋殼公寓的新聞,慶幸自己沒有妥協簽字。」

陳鍇說,他彼時並沒有注意到網上關於蛋殼公寓的負面信息,直到11月初,住處出現「斷網」情況後,自己聯系管家處理,對方卻不接電話不回消息。「我加了租客維權群,才知道大家的遭遇都類似,還有人不少人因房東沒有收到房租,隨時都有可能被『趕走』。」陳鍇說,自己最為擔心的是,沒有房子住後,卻仍然需要償還貸款,否則會影響個人徵信。「我這只有半年的貸款,(維權)群里有人更慘,得還一年。」

澎湃新聞注意到,人民網領導留言板中近期也有不少關於蛋殼公寓的投訴。其中一名網友稱,自己於10月1日完成退款申請, 「按照蛋殼公寓的解釋,退租資金應在14個工作日內到賬,但過了一個多月,還是沒有退款」。另一名網友則稱,考慮到家庭壓力較大,自己接受了蛋殼公寓管家提供的分期付款方案,「通過微眾銀行貸了1年的房租22320元提前支付給了蛋殼公寓」。該網友擔心,蛋殼公寓一旦出事,自己不但無房可住,還會身負一筆債務。

也有自稱房東的武漢網友投訴稱,家中將一套房委託給蛋殼公寓出租,合同期於2021年到期,每個月蛋殼公寓需在規定日期向固定銀行賬戶中打入房租等費用。「除年初疫情期間,今年10月又未支付房租,經相關部門處理後,11月再次違約。」該網友對此憂心不已。

蛋殼公寓回應:沒有跑路

今年2月,蛋殼公寓以疫情為由,單方要求增加一個月免租期,這導致不少房東維權,甚至出現「房東未收到租金後趕走租客」的極端情況。當時就有傳聞稱,蛋殼公寓「資金鏈斷裂」。2月17日,蛋殼公寓官方微信公眾號就此回應,稱這是不實信息,公司經營狀態穩定。對於「欠租」問題,將會在與房東協商完免租事宜後,盡快安排打款。

同時,蛋殼公寓在《致廣大房東的真心話》中稱,公司確實遇到了困難,為全國租客免租1個月,武漢租客免租2個月的同時,「仍正常支付房東租金,可能難以長久支撐下去。」

據深圳特區報6月初報道,深圳市消委會提供的信息顯示,今年3月至6月,接到針對蛋殼公寓的投訴219宗。深圳市住建局表示,將介入調查蛋殼公寓存在的金融、安全以及違建等問題,一旦查實,嚴格處理。

而最近兩個月,蛋殼公寓經營問題再次出現,不少租客擔心該公司面臨「倒閉」。「倘若自己退租,將會賠一個月的房租和押金,貸款也會接着還;而若不退,蛋殼公寓出現問題後不向房東支付房租,房東也會收房,自己仍會『留宿街頭』。」一名租客向澎湃新聞講到自己的擔憂。

11月16日,針對「破產」傳聞,蛋殼公寓官方微博發布回應稱,「感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我們沒有破產,也不會跑路!請不要信謠傳謠!」該公司公關部也對媒體表示,目前公司一切正常,「跑路」「破產」都是失實信息。公司目前的確遇到資金困難的情況,正在積極進行處理,長租公寓是一個新興行業,也希望社會各方給予支持和理解。

當天,與蛋殼公寓合作「租金貸」業務的微眾銀行發布公告稱,建議客戶在已付期間繼續居住,保障合法權益。如果客戶合法權益受到侵害(如強制清退、斷水、斷電等情況),建議通過法律途徑維護正當權益。如客戶已被迫搬離,可登錄「微眾銀行租住消費貸款」公眾號登記,該行將做出適當安排,盡量保護客戶權益,至少在2021年3月31日前,徵信將不受影響。

「我當然希望蛋殼公寓能夠挺住,所有人的權益都能夠得到保障。」陳鍇告訴澎湃新聞,但現狀難讓租客對平台方保持信心。「微眾銀行仍沒有給租客一個准確的說辭。公告中只說在一定期限內不影響徵信情況,但假如房子沒了,貸款最終如何處理,還要還嗎?」陳鍇依舊疑惑。

澎湃新聞注意到,目前蛋殼公寓app上新簽約房源已不能使用「租金貸」業務。一年期租約租客只能季付或者半年付,兩年期租客只能一次性全款付清。

長租公寓現「爆雷潮」

長租公寓從無到有已經歷了10多年的發展,但直至2014年底政策和資本雙輪驅動,這一行業才真正站到風口之上。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長租公寓相關企業年注冊量首次突破100家,發展至今,全國已有900餘家。其中65%為有限責任公司,32%為個體工商戶。

機遇與風險並存。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以工商登記為准,全國已經注銷或吊銷的長租公寓相關企業約有170家,占相關企業總量的15%。全國約有22%的長租公寓相關企業存在過經營異常,近5%的相關企業曾受到過行政處罰或有過嚴重違法行為。

處於風波中的蛋殼公寓不是孤例,今年以來,已有不少長租公寓公司出現問題,甚至「跑路」。

在這些「爆雷」事件中,租客在通過「租金貸」交付半年或一年租金的情況下,不僅背負債務,還要面臨被房東趕走的風險。而房東也往往面臨數月租金被「捲走」的慘淡局面。

11月18日,律師周銘告訴澎湃新聞,「租金貸」即租客與長租公寓企業合作的金融機構簽訂貸款合約,金融機構替租客向長租公寓企業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分期向金融機構償還租房貸款。

「作為中間方,長租公寓公司從房東處收集房源向租客出租,並要求承租人通過租賃貸方式支付承租費,利用上述承租費形成的資金池,錯期支付給房東。公司藉此形成財務槓杆,用以規模擴張、吸納新房源。」周銘認為,其中存在的風險是「企業對租賃資金的管理和支付問題」,倘若企業挪用租金或捲款跑路,房東和租客均會遭受損失。

對於長租公寓「爆雷潮」,監管部門頗為重視。今年9月,住建部公布了《住房租賃條例(徵求意見稿)》,其中明確,住房租賃企業存在支付房屋權利人(房東)租金高於收取承租人(租客)租金,或是收取租客租金周期長於給付房東租金周期等高風險經營行為的,應將其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並加強對租金、押金使用等經營情況的監管。

顯然,監管層對於長租公寓「高進低出」和「長收短付」的做法持否定態度,未來此類行為或將受到抑制,也能減少長租公寓暴雷的風險。對此,周銘建議,對於該新產生的集合租賃模式,如形成資金池,應由相關金融監管部門進行監管,比如相應資金由銀行託管或監管;同時,資本方(中間方)不應同時經營租賃貸業務。

多地出台監管措施

目前,對於問題頻現的長租公寓,包括重慶、成都、西安、杭州在內的多個城市已出台相關措施予以監管。

比如重慶11月13日發布通知,要求住房租賃企業應在主城中心城區范圍內的商業銀行開立唯一的住房租賃資金監管賬戶,賬戶不得支取現金,不得歸集其他性質的資金;承租人支付租金周期超過三個月的,住房租賃企業收到的租金和以房屋租賃貸款方式獲得的資金均應監管。

成都今年9月也下發通知,要求通過受託經營、轉租方式從事住房租賃經營的住房租賃企業,開立全市唯一的住房租賃資金監管賬戶,並與承辦銀行簽訂資金監管協議。承租人支付租金周期超過三個月的,企業應將收取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貸」獲得的資金存入監管賬戶,其中「租金貸」獲得的資金需企業和承租人與貸款發放金融機構協商一致,將貸款方式取得的租金劃撥到監管賬戶。

而杭州則明確,8月31日起住房租賃企業向房屋委託出租人支付的租金以及向房屋承租人收繳的租金、押金和利用「租金貸」獲得的資金等均應繳入租賃資金專用存款賬戶管理。9月30日前,「託管式」住房租賃企業對2020年新增委託房源,應將對應房源的風險防控金繳交到位;對存量委託房源,應繳交風險防控金30%。

澎湃新聞注意到,據《貴陽日報》10月底報道,貴陽市住建局擬近期下發通知,規定新產生的租金和押金,今後不再經過中介公司流通,而是由租客交給銀行核實撥付給房東,以保護租金和押金的安全。

原標題:「一旦蛋殼爆雷,不但無房可住,可能還要背一身債」

澎湃新聞記者 何利權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