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語言不通?文學是生活不是造句,是創新不是遵守!

沈從文語言不通?文學是生活不是造句,是創新不是遵守!

今晨發現,有一作者大談沈從文作品病句很多,並列出「病句」一一加以分析。

不由得感到好笑。

文學的表達是情感和生活的再現,情感和生活「複雜而奮鬥」(生活中有個人賣弄「學問」,在大會上這樣發言),充滿了不通順,為了通順,犧牲情感的充分表達和生活的逼真描摹,那是小學生作文。

有些微妙的奇異的情感和狀態,就得用病句表達,何況作者拿出的例句並非病句。

語言是生活的產物,語言是為生活和文學服務的,而不是顛倒過來。

請看那作者怎樣說:

名家名篇病句何其多!沈從文《邊城》病句大觀

新教材高中語文選擇性必修下冊選入《邊城》的三至六章,選文較完整地展示了湘西古城的風俗美和人情美,人物語言生動傳神,心理描寫細膩真實,但敘述語言卻平庸笨拙,且有不少病句,現將病句抄錄如下,並作歸類分析。

一. 成分贅余

1. 兩省接壤處,十餘年來主持地方軍事的,知道注重在安輯保守,處置還得法,並無特別變故發生。

析:「知道注重在安輯保守」表意重複累贅。「知道」是認知層面,「注重」是態度層面,使用一個即可,如果要同時使用,則應在之間加「並」字;「在」字純屬多餘,應刪掉;「安輯」有兩種用法,一是安撫,作動詞,二是安定,作形容詞,若用動詞義,則應說「注重安輯保守」,若用形容詞義,則應說「知道保守安輯」。因為「安輯保守」表示「安撫守衛邊疆」之意,故採用前一種改法較好。

老師,你確定你真的讀懂了?

「注重在」相當於「注重於」,只不過寫鄉土,所以用「在」不用「於」,怎麼就不通了?「知道」和「注重」不在一個層面知道不?就是按語法,「知道」和「注重在……」是動賓關係,很通很通(我這里用的反覆修辭手法哈)。

另外,按照你的修改,少了多少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和作家語言個性你知道不?

2. 這些人,除了家中死了牛,翻了船,或發生別的死亡大變,為一種不幸所絆倒,覺得十分傷心外,中國其他地方正在如何不幸掙扎中的情形,似乎就還不為這邊城人民所感到。

析:「正在如何不幸掙扎中的情形」之「中」顯然多餘,應刪去,或改為「正在如何不幸中掙扎的情形」。 「似乎就還」連用三個副詞,十分彆扭,應將「就」刪去。

報告老師,你說得不對,有個「中」,時間就出來了。讓作者感受到時間,這是小說家的功力之一。

3. 邊城所在一年中最熱鬧的日子,是端午,中秋和過年。

析:「所在」沒有增加任何信息,還造成重複,可刪去。

老師,小說是寫生活,不是課堂答問不是做作業不是語文測驗,加個「所在」,顯得敘述人不假思索,更自然更生活。

4. 三個節日過去三五十年前,如何興奮了這地方人,直到現在,還毫無什麼變化,仍舊是那地方居民最有意義的幾個日子。

析:「還毫無什麼變化」之「毫無」和「什麼」重複,應將「什麼」刪去,或改為「還沒有什麼變化」。

重複是為了強調。另外,「毫無變化」是作文語體,「毫無什麼變化」是樸實的口語、生活化的小說敘述語體,寫小說不是做作業,也不是寫論文。

5. 大約上午十一點鐘左右,全茶峒人就吃了午飯,把飯吃過後,在城里住家的,莫不倒鎖了門,全家出城到河邊看劃船。

析:「大約上午十一點鐘左右」之「大約」和「左右」重複,應刪除其中的一個。

寫小說不是造句哈,是生活化的敘述哈。老師在生活中沒有說過「大約……左右」嗎?

6. 翠翠一面走一面問那拿火把的人,是誰告他就知道她在河邊。那人說這是二老告他的,他是二老家里的夥計,送翠翠回家後還得迴轉河街。

析:「是誰告他就知道她在河邊」十分囉嗦,應改為「是誰告訴她在河邊」。

翠翠可不是語文老師,她就是那樣說話。

7. 好勇取樂的軍士,光赤著個上身,玩著燈打著鼓來了,小鞭炮如落雨的樣子,從懸到長竿尖端的空中落到玩燈的光赤赤肩背上,鑼鼓催動急促的拍子,大家情緒都為這事情十分興奮。

析:「大家情緒都為這事情十分興奮」重複囉嗦,應改為「大家都十分興奮」。

前者為文學敘事,後者為中小學生造句。

8.正似乎因為那個過渡人送錢氣派有些強橫,使老船伕受了點壓迫,這撐渡船人就儼然生氣似的,迫著那人把錢收回,使這人不得不把錢捏在手里。

析:「正似乎因為那個過渡人送錢氣派有些強橫」一句中的「正似乎因為」成分贅余,可刪去;「似乎」若要保留,應調整到「有些」之前。原句可改為:那個過渡人送錢氣派似乎有些強橫。

生活不是語法,文學不是做作業,意猶未盡,完全可以「贅余」。文學作品包括文學傑作里,到處是故意不通。

二. 搭配不當

1. 水陸商務既不至於受戰爭停頓,也不至於為土匪影響,一切莫不極有秩序,人民也莫不安分樂生。

析:「受戰爭停頓」動賓搭配不當。應改為「受戰爭干擾」,或改為「受戰爭干擾而停頓」。

老師,因戰爭停頓和受戰爭停頓,哪個更生活哪個更有味?

三. 用詞不當

1. 一船快慢既不得不靠鼓聲,故每當兩船競賽到劇烈時,鼓聲如雷鳴,加上兩岸人吶喊助威,便使人想起小說故事上樑紅玉老鸛河時水戰擂鼓種種情形。

析:「梁紅玉老鸛河時」之「時」用詞不當,「老鸛河」是地名,後面應跟方位名詞「上」而不能跟「時」。

簡單了吧?

狹窄了吧?

文學敘事時,「諸葛亮隆中時」,「關羽麥城時」這樣的句子到處有,不是不通順,而是太通順而且有生活氣息而且簡潔有力。

2. 翠翠問祖父,聽不聽到什麼聲音。

析:「聽不聽到什麼聲音」之「不」誤用,「聽不聽」是一種行為選擇,「聽沒聽到」才表示行為效果,沒有「聽不聽到」一說,故應改「不」為「沒」。

注意,是翠翠說話不是語文高級教師說話。

3.這兩年來兩個中秋節,恰好無月亮可看,凡在這邊城地方,因看月而起整夜男女唱歌的故事,通統不能如期舉行,因此兩個中秋留給翠翠的印象,極其平淡無奇。兩個新年雖照例可以看到軍營里與各鄉來的獅子龍燈,在小教場迎春,鑼鼓喧闐大熱鬧,到了十五夜晚,城中舞龍耍獅子的鎮筸兵士,還各自赤裸著肩膊,往各處去歡迎炮仗煙火。

析:第二句話中的「雖」用詞不當,第二句話內部不是轉折關係;第二句話和第一句話可構成轉折關係,應將「雖」改為「卻」。

報告老師,小說句子可不可以倒裝以更有味道?

四. 表意不明

1. 凡是把船劃到前面一點的,必可在稅關前領賞,一匹紅、一塊小銀牌,不拘纏掛到船上某一個人頭上去,皆顯出這一船合作的光榮。好事的軍人,當每次某一隻船勝利時,必在水邊放些表示勝利慶祝的五百響鞭炮。

析:「凡是把船劃到前面一點的」有歧義,是將船劃到最前面,還是沒有落在最後?從後一個句子看,應該是前者,故而原句應改為「凡是把船劃到最前面的」,更簡潔的表述方式是:凡優勝者。

報告老師,那話誰都懂,就不用標準化,更不用學術化了。

五. 成分殘缺

1.但一到次子儺送年過十歲時,已能入水閉氣汆著到鴨子身邊,再忽然冒水而出,把鴨子捉到,這作爸爸的便解嘲似的向孩子們說:「好,這種事情有你們來作,我不必再下水和你們爭顯本領了。」

析:「但一到次子儺送年過十歲時,已能入水閉氣汆著到鴨子身邊」缺主語,應將「但一到」「時」刪去,原句改為:次子儺送年過十歲,已能入水閉氣汆著到鴨子身邊。

老師,語序顛倒,不影響語意的理解就好,而且更加生活化,更加不假思索,更加顯示作者的誠實平易。

總之,作為一個大家,一篇小說中出現如此眾多的病句,並且還被編進教材,實在是讓人大跌眼鏡。

我也來個總之。用評論里的一句話來說:你受的是應試教育沈從文受的是素質教育。

另外,照你說的改,就沒有沈從文了。個人生活積累、個性化的語言風格、時代和地方色彩,統統沒有了。

沈從文語言的稚拙率真,沒有他的籍貫和人生經歷,是達不到也裝不出的。並且,他曾在北大旁聽,是西南聯大教授,曾在北京大學任教,在中國歷史博物館和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工作,沈從文不僅任教西南聯大師範學院國文系,而且參加過國文教材的編寫,應該比中學語文高級教師懂語言,尤其懂小說語言。

一句話說完,人家沈從文不是不懂通順,而是就要那樣造句,因為那樣造句最文學最生活最個性最自然。文學忌諱做作,推崇天然,沈從文的語言像帶露的樹枝,樸實天真純天然。他的題材也決定了他的語言。淳樸的生活只能用淳樸的語言來表現,語文老師,想想《詩經》吧。

文學是語言藝術,「藝術即情感」,而不是藝術即語法。創造和個性是文學的生命,文學不是遵守。

最後,請原諒我的不客氣,但既然老師對沈從文那麼不客氣。你所謂沈從文的「平庸笨拙」卻是世界上許許多多的作家所達不到的傑出靈巧。沈從文晚死幾個月,諾貝爾文學獎就發給他了。

沈從文語言不通?文學是生活不是造句,是創新不是遵守!來源:kknews沈從文語言不通?文學是生活不是造句,是創新不是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