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11月16日,由上海市出版協會和閱文集團主辦的首屆上海國際網絡文學周開幕,得益於此次機會,觀察者網和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杭州師範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院院長夏烈有了一次關於網絡文學的對談。

夏烈本人是一位寫作者,也是一名出版人和策劃者,對20餘年流行網文作者均有接觸與觀察,不僅自己著有《大神們——我和網絡作家這十年》一書,還曾策劃圖書《後宮·甄嬛傳》(修訂典藏本)、《羋月傳》,被稱為「網絡文學百曉生」。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中國作家協會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杭州師範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院院長夏烈

國際網絡文學周是第一次在上海舉辦,上海也當之無愧。夏烈告訴觀察者網,得益於國內相對後發的市場經濟,國內的網絡文學有著極強的創新性,而受制於健全且嚴苛的智慧財產權體系,西方至今都沒有產生嚴格意義上的網絡文學。

夏烈認為,未來網絡文學產業化發展的趨勢有三條:一是免費閱讀,二是用IP思維做新文創,三是網文出海。

他指出,出海是網絡文學產業板塊的新風口。而如果還要拔高網文的海外傳播,夏烈認為培養海外讀者在跨國平台上進行網文創作才是真正具有國際視野的產業舉措。

【採訪/觀察者網 胡毓靖】

國外(西方)並不存在網絡文學

觀察者網:中國的網絡文學相對外國來說起步很早,並且發展迅速。您覺得中國的文化和市場環境為網絡文學創作形式提供了怎樣的成長土壤?

夏烈:這個是肯定的。從國外或者西方來講,沒有像中國這樣繁榮興旺的網絡文學,實際上是不存在我們意義上的網絡文學的。

當然有很多原因,其中我想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你講的,中國的創作環境一直到市場環境,提供了網絡文學發生髮展的土壤。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早期網絡文學作家安妮寶貝作品

老外他們的智慧財產權環境非常健全,甚至有一點苛刻了。在他們的體系當中,一方面是智慧財產權,也就是法律,另外一方面就是創作本身和其對應的紙質出版,這兩個環節都非常的穩定,已經形成了認知一直到閱讀的很多習慣。

換句話說網際網路時代如何進行文學創作,或者如何利用網際網路講全球都喜歡的故事,他們可能缺乏創新。在這一點上,國外的智慧財產權體系和它成熟的出版機制,反而無法推動巨大的文化產業現象。

而中國比較特殊,一方面,我們實際上是一個相對後發的市場經濟國家。在文化產業、文化市場當中,萌芽了或者誕生了很多創新性的事物。網絡文學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個板塊。

正是因為我們是後發的市場經濟和文化市場環境,很多創新是「非禁即入」的,只要你不禁止、不違反都可以開始,這是一種我認為非常美妙的開始狀態,給網絡文學20多年的發展注入了很多新鮮的、創造性的可能性。

我們以前形容網絡文學「野蠻生長」,這個詞我覺得很準確,但是現在好像用這個詞會有點貶義化。

我認為如果客觀地看,早期網絡文學在中國社會和市場環境中的這種野蠻生長,其實指的是網絡文學生命力茁壯,創造力比較蓬勃。這樣的用詞其實是說明中國社會和市場跟網絡文學的這種相關性,我覺得是非常有意思的。

正因為我們有改革開放這樣的機制體制,網絡文學應運而生,而且做得越來越好。包括像閱文這樣的平台,會誕生自己的模式,這個是跟我們獨特的發展語境有關係的。

中國網文在海外:歐美愛玄幻,東南亞愛言情

觀察者網:就網文出海這一塊,您有沒有瞭解到我們國內的哪些作者在海外比較受歡迎?我們的網絡文學主要是輸送到哪些國家呢?

夏烈:我知道一些,閱文的材料肯定更詳細。我以前特別喜歡的天蠶土豆、我吃西紅柿的作品,像《斗破蒼穹》,這個是早期海外傳播比較強的一些例子。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圖片來源:《2020網絡文學出海發展白皮書》

這些年橫掃天涯的《天道圖書館》,二目的《放開那個女巫》,還有剛才講的愛潛水的烏賊的《詭秘之主》,最近的五六年里面有一部部代表作在西方傳播過程當中取得成績,吸引了國外的粉絲。

這之中也有一些特點,比如說歐美更喜歡奇幻和玄幻類的東西,現在很多人老外看的主要是我們翻譯的奇幻和玄幻作品,包括里面有一些修真、修仙的東西。

但是如果騰到海外出版,比如法國一個非常有名的出版機構要出版一本網絡文學,向閱文購買版權,對方挑選的還是武俠。

在網際網路上的海外傳播已經奇幻玄幻占主導,但是如果落地到國外的出版,可能偏保守一點,還會選武俠。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詭秘之主》英文版

另外在東南亞這一帶,很大一塊市場是給女性讀者留的。

女性的言情和耽美小說,在東南亞非常的紅火,在泰國、越南甚至引起了他們官方對這類小說意識形態價值觀的關注,覺得可能影響到女性對愛情、對成長的看法。

但是不管怎樣,這都是網絡小說形成的軟實力,也正在讓西方讀者、讓國外讀者喜歡這樣一種中國故事的講述方式。

當然中國的網絡作家其實是非常創新的,早就把中國的元素跟西方喜歡的元素強強融合,有很多適合西方人看的特點出現了,所以我想這也是我們研究的一個重點,未來我還會長期關注。

海外市場是網絡文學的新風口

觀察者網:從您觀察這個行業這麼多年來,網文的商業價值逐漸被開發的時間節點有哪些?

夏烈:我也有一點梳理,很重要的幾個節點中,一個肯定是在2003年,當時起點中文網嘗試收費閱讀,也就是VIP收費制度,其實給中國網絡文學帶來了新的產業模式,也就是說注入了一個強心劑,讓它活下來,這是一個節點。

但是那個時候的網絡作者哪怕得到了收入,也是不敢辭職專職寫網絡小說的,因為它完全是一個補充性收入,是有限的。

我曾經還一度在2009年入職過盛大文學,2008年盛大資本收購7家網絡文學網站,網絡文學進入了資本化階段。

資本化提高了中國網絡文學產業的量級,它不再是一個網站自身盈利模式慢慢的發展,變成了資本直接撒錢,直接往高處推。2009年,當時年收入過百萬的超過10個,年收入過10萬的超過百個,當時中國網絡作家收入最高的是百萬級。

很快的,2010年中移動手機閱讀基地在杭州成立,網絡文學從PC端向移動網際網路轉移。

到2011年開始出現分成,這個時候就出現了年收入過千萬量級的作者,比如說我們閱文的白金作家血紅,還有魚人二代,在手機閱讀上非常厲害,所以把網文的產業價值又拉高了。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魚人二代《校花的貼身高手》

2013年以後,IP這個詞開始出現,在網絡文學和文化產業界被廣泛使用,影視、遊戲都開始注入資本到網絡文學IP收購,所以2013年之後網文數量很快提升。

這種局面又持續到了2018年,因為影視業查稅開始,相應的文化產業上下游板塊開始有收縮,網絡文學也進入了調整期。

到今天,已經三年左右了,實際上產業是不能等的,我現在看到的一些變化,給我總體感覺是這些改革對網絡文學產業的促進,或者說新戰略的調整。

閱文提出的調整路線就是新文創,是激活網絡文學的產業再振興。此外也有其他的路線,比如國內出現了很多免費的APP。

我覺得今年也是網絡文學很重要的產業節點年,幾個重要的大平台都開始思考網絡文學的產業模式是什麼,大致是這樣一個歷程。

觀察者網:現在各個大平台也開始把目光投到產業上面來,網絡文學的商業價值除了您剛剛提到的內容,未來您覺得有沒有一些可以創新和開拓的地方?

夏烈:創新開拓目前看大家都在做,未來的趨勢有幾種,一個我認為像閱文這樣的新文創IP思維,把上下游產業鏈,包括埠的流量變現,都做大。

閱文有背靠騰訊的優勢,它可以作為一個樣本,既是當下,也是未來,這種IP化的新文創全產業鏈開發是其中一種模式。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圖片來源:《2020網絡文學出海發展白皮書》

第二種,免費模式。但免費模式是否能夠流量變現,是否是可持續性發展,我個人認為還是要觀察的。

第三種,就是海外貿易和海外傳播,我個人對這個方向持樂觀態度,但是它要做很多具體的工作,不能光是停留在口號上。

雖然我們過去經過海外市場初步培育,有一些可能已經有微利,但是海外市場如何真正變成中國網絡文學的產業支柱,至少是幾條腿中的一條,這個事情是需要扎紮實實去做很多細部工作的。

但是我個人很看好海外市場的未來。而且現在很有機會,它相當於是網絡文學產業板塊的一個新風口。

三位一體思維看網文出海的世界性意義

觀察者網:您覺得中國網文出海趨勢跟現象除了有對網絡文學發展的推動作用,對市場的推動作用之外,對於中外文化交流,包括中國文化走向世界有怎樣的意義呢?

夏烈:網文出海有幾個維度,傳播、交流、貿易是三位一體,理想化的狀態下要三者並重。

網絡文學本身作為一種市場化的文學,或者說可讀性非常強的類型小說,它在全球的傳播形成文化交流,同時它又是文化貿易。

我們用三位一體的綜合性思維去看待網絡文學的作用,會更精準。

網絡文學所代表的新型文藝,實際上是一種產事業融合的文藝,它在用網絡文學傳播中華文化的同時,一定會構成作品和讀者或者中國和西方、中國和世界的一種文化交流機制,然後伴隨著這種傳播和交流,它同時又產生了貿易,產生了產業價值。

現在提國內國際雙循環,我最近也在提中國網絡文學(文藝)的雙循環戰略。國際國內是一個連通器,但政策可以有區別。

但是總的來講,在這個里面既包含了中華文化交流,中華思想傳播,同時又是一個中國文化貿易的形式,甚至是全球網絡文學文化貿易的一個藍圖。

我想這種思維或者這種方法是有助於我們對網絡文藝有更好的一個推動,讓它在全球的傳播貿易交流當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網文出海不如在跨文化平台上培養海外寫手

觀察者網:網文出海這一塊,您剛剛提到在東南亞我們國家的網文可能比較受歡迎,這和文化的相似性有關,還是因為現在很多網際網路公司出海,不僅是文化產業,出海也會選擇像印尼、印度這些人口比較大的國家,您覺得它的影響因素是哪些?

夏烈:你講的第一點是對的,東南亞有文化相似性,這是很重要的傳播基礎。

其實我們也提供了很多口味,過去這個市場是屬於日本,包括韓國的一些輕小說,體量很小,口味又不夠重,現在中國在這方面完全可以蓋過他們,從這個角度來看,相似性也有助於網絡文學海外傳播。

第二,異質性也帶來紅利,正是因為很不一樣,你可以傳達一些他既熟悉又陌生的東西,人對既熟悉又陌生的東西是感興趣的,不能完全太熟悉,也不能太陌生。

中國網絡文學的部分作品就提供了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比如說在西方世界很火的(國內網絡文學),恰恰是奇幻和玄幻,因為玄幻對老外來說不是完全陌生,尤其是奇幻本來就是它的東西,但是我們加入了很多中國元素,或者中國的想像力,老外就覺得這個太神奇了。既相似又陌生,中國善用這種讀者的文化心理,其實是更有利於海外傳播和海外貿易,我覺得是很重要的。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圖片來源:《2020網絡文學出海發展白皮書》

我還想說一個點,我們現在都在考慮國內原創網絡文學通過翻譯如何出海?實際上現在產業平台都已經在同步佈局海外原創。

你剛才講的,如果我們的作品數量或者說是口味不夠讓老外喜歡怎麼辦?現在這些網站包括閱文,都在開闢海外原創,就是讓老外自己來寫,一個平台既有我們的網文翻譯給老外看,又有老外自己寫給老外看。

這樣就有效解決了口味的問題,我們適合老外口味的小說數量是有限的,老外就自己模仿我們這樣的小說,直接產生他們自己喜歡的小說,而這些小說的作者或者說版權又剛好是在我們的網站上,這個生意就越做越大,越做越和諧了。

這種佈局我覺得是很智慧的,網絡文學一定要有國際化、市場化的思維。

觀察者網:您剛剛說的我可不可以理解為我們做一個國際化的平台,主要以中國的網文為主,但同時也是一個跨文化的平台,讓海外的讀者也進行創作?

夏烈:對,一定是這樣,這樣去跨文化佈局,做的是國際生意。

過去20年我們其實做的主要是國內生意,2010年以後,陸陸續續有海外傳播的典型案例,但是我們一直不把它當一個盈利線看待,在產業利潤上它還是很有限,到目前也很有限。

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

海外作者的創作動機,圖片來源:《2020網絡文學出海發展白皮書》

但是未來,網絡文學要做的是一個全球生意,不能做簡單的國內生意,所以將來像閱文這樣的網站旗下一定是會有一批耳熟能詳的大神級作者,但我相信將來也會有一批國際寫手,甚至這些海外網絡作者還有一個大神排行榜。

觀察者網:既然有這麼一個趨勢,您覺得是不是平台都會有一個專門評估這些內容價值的團隊,也是產業發展的趨勢?

夏烈:有一定區別,網際網路上的創作主體不是一個購買機制。

而是這些人本來就是讀者,他看了幾部或者看了三五年,突然變成作者了,我相信也會這樣產生海外作者。網絡文學是後置型評審,好壞首先是讀者和市場來鑑定,然後才會有政府把關,所以它的評審權還是最先交到讀者和市場手里。

觀察者網:就近兩年產業和公司層面,具體在網文出海這個方面,分別會有什麼政策和戰略去扶持出海?

夏烈:這個最好問閱文的同志,他們在一線。但是我所知道的就是幾個大頭:閱文、掌閱、中文在線,這幾家是上市公司,全部都有海外的扶持戰略。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關注觀察者網微信guanchacn,每日閱讀趣味文章。

來源:kknews夏烈:誰來制定網絡文學規則?中國已經領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