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1984》上映在即,影院地位已大不如前

據報道,影迷或許可以在聖誕節那天,在影院觀看由華納兄弟影片公司出品的DC超級英雄電影《神奇女俠1984》。如果當地影院還沒有開門的話,影迷可以在家在HBO Max上觀看新電影。這部電影在國內正式定檔12月18日,相比北美等地12月25日的檔期,還要要早一周。

《神奇女俠1984》上映在即,影院地位已大不如前

這也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影迷可以在好萊塢大片上映當天,決定什麼時候以及在哪里觀看影片。主題上,《神奇女俠1984》仍將延續首部的「愛與希望」。

超級英雄電影的首映方案雖算不上眼下最重要的新聞——畢竟疫情更加重要——但值得一提的是,這種適度迎合消費者的舉動(讓人們自己選擇在哪里觀看漫畫電影)也只有在疫情下才會發生。

這個改變也透露了各種信息:電影院的現狀(麻煩重重)以及流媒體業務的現狀(競爭激烈,急於擴大規模)。

好萊塢電影製片廠和大型連鎖電影院之間多年來一直在「窗口期」這件事上爭執不下。所謂「窗口期」,即影片在影院上映到人們可以在家看到影片之間的時間間隔。大多數製片公司試圖縮短這個窗口期,他們希望影片在院線上映後數周就可以在線上租賃影片,而不是等待數月。而影院,則希望盡可能拉長窗口期。

而且,由於電影院占到影片總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影院一直以來可以堅持自己的立場。有時,影迷可以在一部獨立電影上映的同時,也在家看到這部電影,但是對於大製作電影和大製片公司而言,這種事之前從未發生過。

即便有一些嘗試性的選擇方案——例如,2011年,環球影業計劃在《高樓大劫案》仍在影院放映期間,以60美元的價格線上租售這部電影,但都效果不佳。

然而,疫情發生後,影院被迫關閉,而製片公司也不得不開始嘗試不同的策略。大多數製片公司將他們計劃在今年上映的多數大片——如《沙丘》以及最新的《速度與激情》——推遲到2021年上映。接着,他們也嘗試了其他措施:環球影業允許人們在家購買《魔發精靈2》以及其他影片。其他製片公司也將本應在院線上映的電影投放到自己的流媒體平台上:《漢密爾頓》在Disney+平台上首映,《女巫》在HBO Max上首映。迪士尼還探索了混合方案的可能性,如果Disney+的訂閱用戶額外支付30美元的話,他們可以在家觀看《花木蘭》。

但一直到目前,還沒有人嘗試過,讓觀眾選擇在影院還是在家里觀看一部真正的大片。(首部《神奇女俠》電影於2017年上映,全球票房收入超8億美元,預期下一部系列電影也會大賣。)

而眼下發生的事情,恰好可以說明以下幾件事:

首先,電影院已經完全失去了他們曾經擁有的影響力。過去,華納媒體從沒有嘗試過這種措施,因為大型連鎖影院會以實際行動進行報復,包括拒絕在影院上映該製片公司的電影。但是如今,大型連鎖影院再也沒辦法像以前那樣威脅到電影製片公司。

如今,這些影院要麼沒有開放,要麼即便開放了,觀眾也不太情願去影院觀影。華納媒體確實在前一陣嘗試在院線上映具有大片潛力的《信條》,然而受疫情影響,美國觀眾很少有去影院觀影。雖然影院預期於2021年重新開放,但情況也不會好到哪里去。今年,各大影院無不虧損嚴重,走在破產邊緣。不久的將來,連鎖影院或許會關閉更多電影院;有的影院還可能會易主。

另一個表明影院危機重重的跡象是:今年年初,環球影業與全球最大的連鎖影院AMC達成協議,縮短(但沒有完全拋棄)影院窗口期。協議令業界震驚,但協議也要求環球需將一部分的家庭影片租售收入分給AMC。

但華納的公關發言人表示,該公司不會以任何方式,針對《神奇女俠1984》的上映,修改與影院已經簽訂的協議。放映該影片的影院可以一如既往地獲得票房收入分成,但也僅此而已。也就是說,華納篤定影院會願意接受自己的條款放映電影,無論他們有多麼不滿這樣的條款。更重要的是,他們幾乎無力報復。

其次,大型媒體急切地想要趕上Netflix。華納媒體的高管知道,讓觀眾得以在家觀看《神奇女俠1984》意味着會有許多人會選擇在家觀看該影片,也意味着票房會少很多。簡言之:華納傳媒會損失一大筆錢。

但是該公司顯然也認為,給觀眾一個訂閱HBO Max的理由,這麼做完全值得。該流媒體服務結合了原有的HBO服務以及一些新的內容,然後起步有些晚。因此,該流媒體服務希望新的適合全家觀看的超級英雄電影可以鼓勵人們在假期訂閱該服務。

以及,華納媒體也確實需要增加訂閱用戶。華爾街的分析師更加期待訂閱用戶的增長,而不是該製片公司的短期表現。所以,如果華納可以將HBO Max打造成一個跟Netflix旗鼓相當的競爭對手,那麼當下減少一些電影收入也是值得的。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