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殼兩端圖譜:房東和租戶 各維各的權

蛋殼公寓現金流危機以來,裝修供應鏈、蛋殼公寓保潔人員、租戶和業主已經輪番去蛋殼公寓北京總部、甚至辦公室討債,均未得到明確回應。蛋殼公寓業主因連月未收到房租,已經開始清退租戶。租戶們則普遍認為自己已經支付了房租,並且未來還將繼續支付租金貸,不應該搬走。

有的租戶則自行搬離,希望蛋殼終止租金貸,或者退回預支租金,但發現蛋殼已單方面解約,並不退款。

蛋殼公寓管家大面積離職,蛋殼公寓房東和租戶的矛盾進一步激化,甚至媒體報道出現了房東趕人,租客提刀反抗的極端狀況。 在多個租戶維權群以及房東維權群中,可以窺見這個冬天的人生百態,有租戶顛沛流離有家不能回的無奈,也有房東要還貸款,卻拿不到租金的焦急。

而蛋殼房東和租戶的共同委託人——蛋殼公寓,在11月16日發完「沒有破產,不會跑路」的官方微博後,至今沒有對外公開進一步解決方案。

搬離房屋後租金貸按月還款 擔心租金貸上徵信影響助學貸款

「其實我最害怕的就是,上徵信以後,我的學費貸款下不來。我學費也是貸款。」蛋殼公寓租戶馬佳佳(化名)已經搬離蛋殼,但還需要繼續償還10個月的租金貸。馬佳佳是一名在讀研究生,與朋友共同租住豐台區南四環蛋殼公寓的一間次臥,次臥租金為1560元,馬佳佳與舍友均攤。

馬佳佳表示,她7月10日與蛋殼公寓簽約,這時合約還不含租金貸,付款方式為蛋殼App按月支付;8月10日蛋殼管家通過小程序發送一份合同給馬佳佳,提出之前的合約沒有審核通過,需要重新簽,整個過程並未提及合同有所改動。

馬佳佳再次簽約成功後查看合同,才發現合同中含有租金貸,與管家溝通無果。蛋殼管家表示,「所有人都是這樣(通過租金貸)付費」。就這樣,馬佳佳通過租金貸預支了一年的房費給蛋殼,自己則按月還貸。

在改簽租金貸合約僅僅兩個月後,蛋殼公寓於10月開始拖欠馬佳佳房東的租金。11月份馬佳佳與房東溝通時得知,蛋殼已經拖欠房東一個多月租金,於是馬佳佳自願搬離。

11月22日,在搬離蛋殼公寓後,馬佳佳與舍友希望與蛋殼公寓解約,並停止租金貸,但蛋殼公寓工作人員表示,只能將租金貸的金額退回至蛋殼App。不久後,馬佳佳發現自己已經與蛋殼公寓終止合約。

而剩餘的10個月租金貸,還需要馬佳佳和舍友共同償還。

「我現在全部的收入就是每月600元的國家助學金,還有學院老師幫忙申請的300元助教費用。」馬佳佳表示,「我在一個西北小鎮長大,小鎮剛剛脫貧,我每月8000元的學費也是助學貸款。所以,每月1560元的租金貸對於我來說是一筆巨額數字,不知道怎麼還。」

馬佳佳表示,自己的學費也是貸款,如果不繼續償還租金貸,擔心上了徵信影響助學貸款。

「不搬走就會像我一樣斷水、斷電、斷WIFI,房東6點敲鑼吵醒你」

與馬佳佳相似、面臨進退兩難窘境的租戶大有人在,蛋殼公寓現金流危機以來,有的租客剛與蛋殼簽完一年的租約就被清理出門,有的租戶拖着行李箱在KFC過夜;有的租客水、電、網被業主掐斷依舊拒絕搬走;有的租戶和房東發聲沖突,房東將馬桶砸碎希望租戶搬走。

據了解,2020年9月開始蛋殼公寓出現資金貸問題,陸續拖欠裝修供應商款項、保潔人員工資及業主租金。部分無法按期收到租金的業主開始要求租戶搬離,業主與租戶的矛盾加劇。

「租金貸還在還,我支付房租了為什麼要搬走?」「沒有更多的錢再支付一個房租了,搬走之後我住在哪里?」在一個蛋殼公寓租戶的維權群里,有近300名成員,主要是租戶,還有少量房東等。

蛋殼兩端圖譜:房東和租戶 各維各的權

圖:蛋殼公寓租戶維權群截圖

「我的門被撬開了,下雪天被換鎖。」這個群充斥焦慮的聲音,有的租戶在群里問「我可以不搬走嗎」,其他租戶則你一句我一句的回應稱,「就怕你不搬走房東來換鎖,這樣你連自己的東西都沒法拿走。」

也有租戶回應稱,「不搬走的話就會像我一樣,斷水、斷電、斷WIFI,房東早上6點敲鑼吵醒你。我每天白天996上班,晚上回家還要面對這糟心事。」

在一些類似的蛋殼租戶維權群里,也不斷有租戶轉發「26歲退租女孩走頭無路站上蛋殼北京總部天台」、「女孩深夜提刀怒懟蛋殼房東」的新聞鏈接和微博鏈接,引發群內更多的討論,「非要我們這樣才能住下去嗎?」

不願意搬走的租戶,多數無法在承擔租金貸的基礎上,疊加一筆房租。更多的租戶試圖尋求與業主的溝通,希望相互諒解。

「四月份因為婚姻變故,帶孩子出來住,一個人挺困難的,信用卡、租金貸都在還,真的沒有錢租新的房子了。孩子又在小區附近上學,離不開這地方。」一名蛋殼公寓合租租戶說。

房東群:有人交流撬鎖經驗  有人勸說友好溝通

另一面,蛋殼公寓的房東同樣也是受害者。在房東與蛋殼簽署的合同上,明確的寫着,若蛋殼逾期15天沒有給房東房租,房東可以單方面解除合同,並收回房屋。因此不少房東在蛋殼停止支付房租超過15天後,選擇立刻解約。

房東解除合同並收回房屋,則意味着房東需要讓房屋內的租客搬離。

蛋殼房東也有着自己的維權群。「現在蛋殼現金流斷裂,沒錢支付給房東,連自己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來。怎麼辦?」在業主維權群中,房東們也在想辦法維護自己的權益。蛋殼與部分房東解除合約,將房屋內的家具、空調冰箱、甚至裝修抵償給房東,不少房東認為,「我已經從蛋殼拿不到錢了,這樣止損也可以。」

在另一個以「蛋殼受害群房主+租戶免中介」為關鍵詞的300多人維權群中,多數為蛋殼公寓受損業主,不少業主互相商議如何與租戶和平溝通,勸租戶盡快搬離、減少損失。「我的房子也有月供要還,一直收不到房租,誰來填窟窿。」有的房主表示。

蛋殼兩端圖譜:房東和租戶 各維各的權

在群里,也有不找房東互相分享撬鎖經驗、推薦撬鎖師傅,甚至商討如何停止暖氣供應,以此來讓租戶盡快搬離。

蛋殼兩端圖譜:房東和租戶 各維各的權

圖:蛋殼公寓某房東將蛋殼門鎖強行拆除

「蛋殼公寓的密碼鎖非常好撬,就是自己提前帶好新的鎖芯,讓師傅一並安裝。」群里不乏對換鎖經驗的交流,「求助,請問誰知道蛋殼公寓密碼鎖撬開後,能否重製繼續使用?」也有房主在群里發問。

「誰知道怎麼斷電的,收費嗎?」「拆電表是免費的,我家已經拆了」在幾個不同的房東維權群中,都有對如何拆電表斷電、如何停水、如何換鎖的討論。個別房東維權群的業主幾戶天天去北京蛋殼總部,每日向群友匯報蛋殼總部近況。

另一個「違約受損業主群」中,亦有自稱為「大型業主」的成員在群內處理電腦:「有需要電腦的嗎,台式的,蛋殼倒閉了要搬家了,電腦懶得搬了。有需要的可以來看看,價格合適。」當被問及,是否在現場、價格多少以及誰在售賣蛋殼辦公室的電腦時,這位業主表示,也是在別的蛋殼業主維權群中看見的。

蛋殼兩端圖譜:房東和租戶 各維各的權

業主維權群中,有的業主已經勸退租戶;有的業主更加願意與租戶友好溝通,有人表示願意等租戶租期1月份到期再搬離。

與租戶群相同的是,業主們也希望盡快挽回損失。

目前,蛋殼公寓資金問題導致成千上萬年輕租客無房可住,租客與房東的利益沖突被迫擴大。而合同的受委託人——蛋殼公寓,在11月16日發完「沒有破產,不會跑路」的官方微博後,至今沒有對外公開進一步解決方案。而面對蛋殼公寓管家的大量離職,房東和租客找不到管家溝通,只能雙方直接溝通解決矛盾。

文 | 劉娜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