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分鍾要6塊?人們開始用不起充電寶了

“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曾被王思聰極度看不上的充電寶項目,正在迎來收割時代。”國慶節的時候還是半小時1塊5,現在就半小時2塊了?”、”充了50分鍾,要了我6塊錢,以前一小時才2-3塊”……最近,很多網友吐槽共享充電寶漲價了。

雷達財經走訪發現,目前,目前市面上共享充電寶價格多為1.5元/半小時、2元/半小時。部分特殊場景比如電影院,有的是2.5元/半小時,景區則是4元/半小時,甚至10元/每小時。相較當初面世時1元/小時的”白菜價”,現在的價格讓很多網友直呼”無法接受”。

2015年底乘共享經濟之風興起的共享充電寶,在經歷行業大戰後,目前市場上已基本形成”三電一獸”(街電、小電、來電、怪獸)的格局。隨後,行業進入密集漲價時代,三電一獸隨即宣布盈利。

有代理商向雷達財經表示,自己手里盈利最快的機櫃放在酒店,十五六天就回本了,平均6-8個月。

在行業人士看來,漲價的背後,除市場原因外,商家是重要推手。

共享充電寶玩家還能賺多久?浙江五號科技公司董事長朱咸明表示,現在行業已發展至較為成熟的階段,平均每台機櫃3-6個月就可回本。而漲價則是由市場和商戶共同推升的,在大流量地區,即使商戶占據每台機櫃八九成的利潤,品牌方還是有錢賺。且在電池技術尚未出現重大突破和5G加劇智能手機耗電量的情況下,充電寶的需求並不會消失。

三電一獸坐上頭把交椅

2015年,隨着共享經濟概念的崛起,共享充電寶誕生了。年底,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相關數據顯示,2015年全年我國有355家充電寶相關企業進行了注冊。

然而,這段時間卻是共享充電寶艱難的開拓期。有供職於街電的前員工透露,2016年主導街電項目的創始人曾想以1000萬元的價格打包出售該項目,但沒賣動。

後據街電投資方之一的欣旺達發布的公告,截至2016年底,街電經審計的財務數據為:資產總額288.39萬元,負債總額865.84萬元,淨利潤虧損509.32萬元,資產負債率高達300.23%。

2017年,共享充電寶行業迎來了巔峰時刻。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的投融資總數超過2015-2019年間其他年份數量之和。

4月初,街電、來電、小電、Hi電等多家公司率先拿下融資。4月18日,河馬充電宣布獲得梅花天使等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據悉,在40天的時間里行業就獲得了11筆融資,近35家機構入局,融資金額約12億元,是2015年共享單車剛出現時獲得融資額的近5倍。

緊接着,聚美優品和美團也來了。5月,美股上市公司聚美優品宣布將以3億元現金收購街電60%股權,陳歐出任街電的董事長。

值得一提的是,這筆收購還引起了王思聰的注意,也成就了後世津津樂道的著名賭局。

王思聰在朋友圈中稱,”共享充電寶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為證。”陳歐則在微博里曬圖並回復,”街電做不成可以做公益,但希望不要因為你的情緒不讓這個項目入駐萬達。”

50分鍾要6塊?人們開始用不起充電寶了

8月,美團點評首度證實共享充電寶業務正在推進中,充電寶設計為桌面式充電設備,只要是其入駐的商家,都將有機會接入該共享充電寶服務。

行業的轉折點,也在此時悄然臨近。

僅僅不到3個月,美團點評的共享充電寶業務嘗試便宣告結束。而在美團之前,最早進入風口的樂電,已經在10月成為了首家被曝出倒閉的共享充電寶企業。

50分鍾要6塊?人們開始用不起充電寶了

幾乎在同一時間,倒下的還有PP充電、河馬充電、小寶充電、創電、放電科技和泡泡充電等,而曾獲得近億元A輪融資和數千萬元天使輪融資的Hi電,也被曝出資金鏈斷裂。

凜冬來臨之時,看衰行業的聲音此起彼伏。有業內人士曾分析道,共享充電寶可能是個偽需求,還存在盈利模式難實現、場景渠道維護難、產品體驗不佳等問題,在這一行里,致力於提高續航能力的手機廠商、充電寶賣家和所有的實體服務業都是對手。

一場大洗牌過後,行業的格局有了明顯的劃分。數據顯示,至2019年上半年,街電市場份額已超40%,而三電一獸外的其他企業市場份額僅為3.3%。

漲價後共享充電寶巨頭相繼盈利

在市場格局初步奠定後,共享充電寶開始提價。

2018年下半年,大多數品牌定價還是1元/小時。2019年8月,共享充電寶登上了央視,但內容卻是租金悄然普漲。

據央視新聞報道,彼時各品牌共享充電寶在景區、口岸等人流量大、地段好,相對難進駐或維護的區域達到的最高收費標准為8元/小時;大部分場景平均租金2-4元/小時。

50分鍾要6塊?人們開始用不起充電寶了

“從我們來看,從1塊錢變到2塊錢,其實對用戶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深圳街電科技有限公司副總裁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說道,”用戶能夠接受,因為它本來就是剛需。”

一個月後,話題#共享充電寶告別一元時代#在微博平台的閱讀量突破1.5億,”租一天就能買個新的了”,有網友吐槽道。

業內創業者在接受采訪時稱,共享充電寶用戶群體有”偽知覺”特徵:”在這個領域里,從來就沒有用戶能不能接受漲價這個說法。手機沒電了,充電價格漲了2元、3元,用戶是沒有知覺的。”

另一位在”三電一獸”中任職的員工表示,”公司會不斷地對用戶進行價格試探,發現即使從1元/小時漲到5元/小時,消費市場情況也並沒有萎縮,營收反而成倍增長。”

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的用戶規模達到3.07億人,美股上市公司聚美優品的財報顯示,街電在2018-19財年營收超68億,營業利潤約3700萬元。

2020年,受疫情影響,共享充電寶用戶數量有所下降,但據艾媒咨詢《2020上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行業發展專題研究報告》預測,今年中國共享充電寶用戶仍可達到2.29億人。

此外,該報告還稱,5G手機推廣後,移動設備在使用時耗電量增多,但目前終端電池技術仍未出現突破,移動設備續航時間無法得到延長,因此市場上對共享充電寶的需求將長期存在。

提價後,共享充電寶巨頭相繼盈利。

其中,2018年,街電宣布首次實現年度盈利。次年,小電、來電、怪獸充電都表示已經盈利。

代理商稱最快十五天即可回本

行業的回暖,吸引了一批新的創業者加入,朱咸明就是其中之一。

天眼查顯示,2018年11月,浙江五號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目前主要經營項目為共享充電寶和五號充電線。

從公開數據上看,成立至盈利,三電一獸都花了2-3年的時間,但朱咸明表示,共享充電寶的回本周期其實並不需要這麼長。

“像酒店、機場、動車站、網吧、KTV這類高人流量,營業時間長的好資源,如果商家不要分成,一個月就可以回本。”朱咸明稱,”但按照商家目前抽取的利潤,平均下來是3-6個月回本。”

“另外一些普通的資源,比如理發店、便利店、小型商超等,就相對慢一些。按照我們公司的經驗,只要代理商能把機器順利鋪出去,8-10個月也是可以回本的。現在公司在市場端是有盈利的,只不過我們一直在投入研發和產能,在沒找融資的情況下,目前處於盈虧平衡的狀態。”

50分鍾要6塊?人們開始用不起充電寶了

雷達財經以代理商身份致電搜電招商負責人,後者稱,後台數據顯示回本周期3-6個月,代理商還可以與公司簽訂協議,如果一年之內沒回本,公司原價回收所有設備。

安徽代理商王猛(化名)在接受雷達財經采訪時也表示,自己手里盈利最快的機櫃放在酒店,十五六天就回本了,平均6-8個月。

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整理數據,2018和2019年,共享充電寶行業的投融資事件數分別為2起和1起。

在並不被資本市場青睞的情況下,為何新興的共享充電寶企業還能迅速實現盈利?

朱咸明認為,這與後來的企業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關。

“共享行業從15年做到18年,該怎麼走,電池該怎麼做已經比較明朗了,我們可以吸取行業前人,包括三電一獸的缺陷和教訓。”

舉例來說,”街電的充電寶太厚,電池雖然耐用但也很危險,所以街電把外殼封死了;怪獸和小電從中間出線,沒法讓手機和充電寶正常重疊在一起;之前還發現蘋果的充電插頭容易磨損或掉落,我們就申請了可插拔式的充電插頭專利,插頭壞了可以直接換。”

巨頭們吃過的虧還不僅如此。

2018年5月,在與來電的首場專利官司中,街電一審敗訴,被要求去掉設備內部用於防止充電寶丟失的電磁閥。去掉後,只需用手一扣,充電寶就出來了。彼時,街電丟失了大量的充電寶,甚至還有人在閒魚、轉轉上售賣這種電池。

美團出品的第一代共享充電寶機櫃,將充電寶大部分機身裸露在外,也出現了被盜率急劇上升的情況。

50分鍾要6塊?人們開始用不起充電寶了

朱咸明表示,這都是前人踩過的坑,”有關機身的問題他們也知道,但換機身就得換機櫃,現在市面上鋪太廣之後不好辦。”

而在機櫃技術愈發成熟的現在,”除客戶插反了、油煙或酒水讓充電寶插進去的時候沒有和銅片良好接觸等特殊情況,其餘基本上不需要維護了。”

商家也是漲價重要推手

在朱咸明看來,漲價的背後,除市場原因外,商家是重要推手。

“2018和2019年上半年的時候,1塊(的租金)分給商家5毛已經很了不起了,資源特別好的商家可能分到6、7毛。”

隨着市場競爭的激烈程度逐漸升級,對商家的搶奪也進入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朱咸明坦言,”有些品牌在瘋狂鋪設點位的時候給到商家90%的分成,這樣算下來,1塊要給出去9毛,另外支付寶和微信還要收千分之六的支付通道費,再加上業務員的提成、機器的成本和損耗,剩下的錢生存都難。”

另外,朱咸明還稱,三電一獸、美團等公司和商家簽的合同以季度或半年為期,但入駐一段時間後商家會發現因為扣稅等種種原因拿不到最初約好的利潤。”這樣商家就想着還不如直接要九成,因為我這里的人流量足夠大,你不鋪有別人鋪。”

“比如我把機器借到商戶那里,一晚上有100個人借,哪怕給到商戶八成到九成的利潤,品牌方依然有錢賺。但是如果把機器放到一天就兩三個人借的地方,就算商戶只拿五成,利潤也是很低的。所以大家寧願去搶人多的地方,哪怕讓一些利,用量來補質。”

王猛對此也有深刻體會,”利潤占8成的一般都是獨家用,店里客流量也比較好,像大型酒吧,客戶一用就用很多小時。有一些酒吧和KTV還會說他們那里是高檔場所,定1元/小時的價不符合場所調性。”

搜電招商負責人曾向雷達財經表示,買到設備後,後台權限是代理商自己的,租金價格和商家分潤都是代理商定,公司只管維護。但王猛指出,漲價也需要通過公司總部的同意,畢竟將計費標准由每小時改成每半小時是需要技術人員對後台進行調整的。

共享充電寶還能火多久?

對於共享充電寶市場的紅火,王思聰未再回應。

共享充電寶還能火多久?朱咸明指出,目前業內對共享充電寶的擔憂主要集中在電池領域,但短期之內,電池技術尚未有將出現明顯突破的跡象。

“蘋果和華為一直在做快充,iPhone12電池還縮容了。特斯拉的超級充電站,比亞迪的刀片電池,都還需要充電。大家對手機的要求越來越嚴格,既不想要過於厚重,又想持久續航,但在5G上來以後,耗電量反而是越來越大的。”

“諾基亞能超長待機15天,因為它不在5G時代,不用看視頻。現在傳的很廣的石墨烯電池,要真正實現民用,也要有不短的時間,而且面世後的價格還要經過一段下調期。電池需求在增大,但本身技術存在瓶頸。五年以後再來說共享充電寶是偽需求可能站得住腳,但現在不是這樣。”朱咸明表示。

王猛也稱,”手機電池消耗的越來越快,沒電了用戶也焦慮,就想找地方充電,逐漸就成了剛需。我覺得這也算是行業的一個趨勢。”

另外,對於很多網友反映共享充電寶”充的還不如用得快”的問題,朱咸明坦言,快充是公司未來的研發目標,但現在想做到還有一定難度。”快充一般是基於插頭的另一端有220V電壓,而充電寶電池容量有限。一旦電流過大還伴隨着高溫,電池的安全性不好控制。在這方面,充電寶還有一定壁壘。”

雷達財經注意到,在黑貓投訴上,有4878條與共享充電寶有關的投訴。

但在行業人士看來,面對電量告急的手機,即使價格上漲,更多用戶還是難逃掃碼”救急”的命運。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