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研究生將5億年前三葉蟲命名為「范特西蟲」

哎喲,不錯哦!90後研究生將5億年前三葉蟲命名為「范特西蟲」。我給你的愛寫在西元前,深埋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幾十個世紀後出土發現,泥板上的字跡依然清晰可見……念着念着,「上歲數」的人可能哼了起來。沒錯,這就是周傑倫的經典專輯《范特西》中的主打歌曲《愛在西元前》。

90後研究生將5億年前三葉蟲命名為「范特西蟲」

孫智新( 左一)與導師和團隊成員一起發掘范特西蟲化石。受訪者供圖。

90後研究生將5億年前三葉蟲命名為「范特西蟲」

范特西蟲復原圖。霍秀泉繪。

90後研究生將5億年前三葉蟲命名為「范特西蟲」

范特西蟲化石。受訪者供圖。

恐怕周傑倫也沒想到,近20年後,這張專輯的名字有了新的含義: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碩士研究生孫智新,把他發現的一種5億年前的獨特三葉蟲命名為范特西蟲。

「『周董』的歌對我影響很大,這次用范特西命名,也是向周傑倫天馬行空的音樂創作風格致敬,算是一種理科生的浪漫吧。」孫智新對科技日報記者說。

長着「一對兔耳朵」的三葉蟲

三葉蟲是一種奇特的遠古動物,半圓形的頭部、紋理分明的肋葉,讓它們看起來就像戴着頭盔、穿着鎧甲的武士。

它們是寒武紀的霸主,有科學家把寒武紀被稱為「三葉蟲的時代」。從距今5.2億年前的寒武紀早期開始登場,到2.4億年前的二疊紀完全滅絕,三葉蟲前後在地球上生存了3.2億多年。

作為寒武紀生命大爆發中「跑在最前面」的物種,在寒武紀早中期的數千萬年里,很多三葉蟲卻是因循守舊的「保守派」,老祖宗傳給它們的形態基本沒什麼改變。

2018年,孫智新與導師趙方臣研究員等在位於山東濰坊的華北地台寒武紀中期饅頭組地層中,發現一類獨特的三葉蟲。

這種三葉蟲具有特殊的頭部輪廓,酷似一對兔子耳朵。它頭部長度接近背殼總長度的一半;鞍前區向前延長,中部有一個凹口;由於特殊的頭蓋形態,活動頰特化成側邊緣平直的砍刀狀。

這些特徵及其特殊的眼脊和頭鞍特徵,使它不同於該時期的其他三葉蟲屬,成為寒武紀三葉蟲家族的又一新成員。相關研究被作為「編輯推薦」文章發表在經典古生物學期刊《波蘭古生物學報》上。

用有趣的命名向天馬行空的音樂人致敬

古生物的名稱多種多樣,但取名無外乎幾個原則:一是避免同名,二是使人留下初步印象。

用發現地、發現者或者形態外貌特徵進行命名是古生物命名中的經典做法,不過在學術氛圍日漸活躍、文化更加多元開放的當今,新奇的命名已屢見不鮮,比如『麒麟蝦』『奇翼龍』『彩虹龍』等雙關且特色的命名,甚至有歐美學者會拍賣命名權用於公益。

「按傳統的做法,這個三葉蟲可能會叫作『耳形濰坊蟲』,不過我想一個更有趣的名字或許與它獨特的外形更般配。」孫智新說,起一個有趣的名字更能讓人記住它,並激起人們了解它的興趣,因此將它命名為「耳形范特西蟲」(Phantaspis auritus)。

孫智新在論文中寫到:屬名來自古希臘語phantasis,既英語fantasy的詞源,指的是這類三葉蟲奇幻的外骨骼,以及周傑倫的專輯《范特西》。

「這是一語雙關,既是表明範特西蟲具有奇幻而超乎想象的外貌,同時也是向天馬行空的音樂人周傑倫致敬。」孫智新告訴記者,「同齡人都認為這個命名很有趣,我覺得這個彩蛋能使遙遠的古生物更接近我們的生活。」

高中就開始「玩」化石

孫智新是2019年進入中科院南京地質古生物所攻讀的碩士研究生。雖然是一名90後研究生,但早在高中時,他就開始接觸化石材料收集和研究。

「中學時代在網上看到一些化石愛好者尋找化石的信息後,覺得很有趣,就在家鄉附近轉悠尋找化石,結果還真找到一塊特別的寒武紀節肢動物化石。」孫智新隨後給中科院南京地質古生物所一位老師發去郵件,專家回信肯定了發現的意義,並與他合作撰寫了一篇論文。

大學本科時,孫智新恰好就讀於地質相關專業。在系統學習地質學理論知識後,尋找化石也不再是碰運氣。每到假期他就到處尋找合適的地質剖面,「我一直對寒武紀興趣最濃,讀大學期間利用所學知識,在老家及周邊找了幾個不錯的剖面。」孫智新說,隨後他申報大學生創新項目,在現導師趙方臣研究員指導下開始對山東寒武紀地層的進一步工作。

這次范特西蟲的發現地距離孫智新老家很近,「從當地愛好者那里獲知了相關消息後,很快趕了過去,當地正在施工,發掘條件非常好,於是告訴了導師,認為可以展開深入工作。」2018年,本科仍然在讀的孫智新與趙方臣研究員等一起赴現場展開發掘研究,沒想到就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獲,現在這一剖面寒武紀地層的相關研究工作仍在持續進行。

「三葉蟲是最具有代表性的遠古動物之一,大家普遍覺得現在對於三葉蟲的了解已經比較充分了,尤其是關於山東地區寒武紀三葉蟲的研究已經持續了上百年。因此,雖然范特西蟲只是為這個龐大的家族增添一個新成員,但是它的發現堅定了我繼續搜尋與探究相關內容的信心。」孫智新說道。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