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TGA 行不行啊,是不是要涼了。」

  看着今年「年度最佳遊戲」的提名,坐在我對面的朋友「管子」氣憤地拋下了這麼一句充滿諷刺的話,同時還說着什麼「高爾夫球 2」、「小畜生之森」、「和風育碧罐頭」之類的東西宣洩着自己對提名作品的不滿。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雖然面對正在氣頭上的朋友我不敢發表什麼不同看法,不過我倒是也能理解他如此憤怒的理由。

  還記得大概七八個月前,《半衰期:愛莉克斯》剛發售不久「管子」就立即花近四千塊錢收了一套 VR 設備來玩。在隨後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幾乎每天打開群都能看到他分享《半衰期:愛莉克斯》的遊玩體驗以及稱贊,一度和我們說這才算是真正的「次世代」遊戲。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這要都不是年度最佳我就把這電腦屏幕吃下去。」他說這句話時自信的口氣我至今印象還很深刻。

  然而結果大家也都知道了,別說獲獎,《半衰期:愛莉克斯》甚至連年度遊戲提名都沒被提名。

  本來我還截圖了那句「吃屏幕」的發言,想等着結果出來後挪揄一下他——因為我其實從一開始就覺得《半衰期:愛莉克斯》覆蓋的玩家群體太小了,很有可能會落選,但是沒想到竟然連提名都沒有。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於是我選擇了默默刪除那張截圖一起加入批判 TGA 的陣營里。

TGA 也不是第一次要涼了

  「今年 TGA 這選的什麼玩意兒。」這話我去年就已經聽過一遍了。

  還記得 2019 年 TGA「年度最佳遊戲」頒給了《隻狼:影逝二度》,相信絕大多數朋友都認可這個結果,我個人也是相當滿意的。這不僅是對 FromSoftware 多年來堅持自己風格辛勤耕耘的肯定,也是對《隻狼:影逝二度》銳意創新的褒獎。

  即使到了現在遊戲的熱度依然沒有過去,在社交平台上仍能看到「魂學家」、「狼學家」熱烈討論,還有持續的新玩家投入其中分享自己第一次接觸該遊戲的體驗。這些足以證明該遊戲已經非常成功了。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但是對這個獲獎結果不滿的聲音依然存在,那是因為在 2019 年與《隻狼:影逝二度》一同爭「年度最佳」的,有一個在任天堂粉絲眼中是「絕對神」的《任天堂明星大亂鬥》。

  評選結果剛出來後論壇上幾乎呈現出兩極分化的態度,一邊在恭喜宮崎英高,認為他不負眾望實至名歸;而另一邊卻有無數人在說「TGA 跌落神壇」、「為什麼不是大亂鬥?」、「隻狼跟大亂鬥有可比性?」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無法否認,遊戲圈其實存在着一定的「粉絲經濟」,各個遊戲、公司、甚至製作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粉絲群體。在粉絲來看自己所喜愛的遊戲必然是最好的、不容置疑的,這完全可以理解。

  FromSoftware 的粉絲也曾因為 2015 年《血源詛咒》輸給了《巫師 3:狂獵》而感到傷心和失落。TGA 說到底更像是偶像總選舉,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心中的那款遊戲可以登上年度最佳的位置。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不過要說「跌落神壇」、「信用危機」還得看 2016 年的 TGA,相比起來今年的都不算什麼,去年的更是小打小鬧。

  2016 年暴雪娛樂的多人在線 FPS 遊戲《守望先鋒》,在與《神秘海域 4》、《泰坦隕落 2》這些遊戲的競爭中贏下了「年度最佳遊戲」的稱號。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雖然 TGA 每年也有電競遊戲相關的獎項,但是整體評選還是更加偏向於單機遊戲的,更不用說作為所有獎項中最重磅最有價值的「年度最佳」了。然而 2016 年 TGA 卻將這個獎頒給了一個「網絡電競遊戲」,簡直是前所未有。

  今年六月份《泰坦隕落 2》登陸 Steam 後,又有一大批新玩家湧入了這個四年前的遊戲。遊戲遠超現在許多作品的畫面、張弛有度的劇情、機甲戰鬥的刺激與魅力,無處不深深震撼着 2020 年的遊戲玩家。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主角所在的飛船即將墜落之際,陪伴着主角的泰坦 BT 用自己的身軀保護着我們,並說道:「我已經失去了一名鐵馭,我不會再失去第二個鐵馭。」,還有泰坦最後的那句「Trust me.」想必無數錚錚鐵漢都為此動容。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這時候玩家們又想起來 2016 年《泰坦隕落 2》輸給了《守望先鋒》,於是有很多人都說 TGA 欠《泰坦隕落 2》一個年度最佳。

  這樣的事情,曾經發生過、現在也正在發生、我想今後也無法避免。

無法逃脫的命運

  或許身為 TGA 主辦者的傑夫·吉斯利並沒有想到過,當七年前他離開 VGA(斯派克電子遊戲大獎),選擇建立屬於自己的頒獎典禮後,如今的 TGA 也快要落得和老東家一樣的名聲了。

  2003 年斯派克希望舉辦一個遊戲評選,來增強自己媒體在年輕人以及遊戲玩家之間的影響力。於是 VGA 就出現了。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斯派克為了 VGA 的舉辦投入了海量成本,不僅每一屆都邀請頂流明星、還選在豪華的線下體育館作為典禮場地。

  2006 年,斯派克邀請了當時在玩家心中擁有極高知名度的傑夫作為每年 VGA 的節目顧問。這無疑是成功的選擇,傑夫的加入使得這個充滿商業氣息的「晚會」,距離成為專業遊戲評選大會更近了一步,然而還不足夠。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幾乎每一屆的 VGA,都是豪華的商業演出。里面充斥着和遊戲無關的「廣告」、完全不懂遊戲的「流量明星」、以及每一屆都不可避免引起爭議的「評選結果」。以上要素綜合起來,導致 VGA 在玩家之間的口碑一跌再跌,即使是知名遊戲評論人也無法拯救。

  到了 2012 年,時任 VGA 顧問的傑夫·吉斯利坐在一堆多力多滋食品中接受媒體采訪的視頻引爆了玩家積怨已久的怒火。玩家受夠了這種無意義的商業廣告出現在他們視線里,於是憤怒的玩家們開始攻擊傑夫,稱他是「多樂多滋教皇」。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2013 年,是口碑跌落谷底的 VGA 的最後一屆,那之後傑夫就離開了這一節目。

  離開了斯派克的傑夫仍然希望可以舉辦一個年度遊戲評選典禮,但是這一次他不要再做「打工人」,他要將整個典禮把握在自己手上,摒棄掉那些受玩家厭惡的商業內容、再也沒有流量明星與垃圾廣告。

  為此傑夫不僅親自拜訪各個遊戲公司、製作人,獲得大家的支持,還自掏腰包花了幾百萬美元為節目做准備。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傑夫的理想實現了,TGA 確實是成功的。不僅沒有了這些無關的商業內容、請來的明星也都是真正熱愛遊戲的,並且在咨詢委員中,還邀請到了各個遊戲公司的頂級大佬。玩家們能夠感受到,這確實是一場專門為遊戲准備的盛典,而不是商業晚會。

  但是即使離開了「垃圾廣告」,TGA 就真的能擺脫商業氣息嗎?

  想必大家心中已經有答案了。無論是《守望先鋒》的年度最佳,還是今年《半衰期:愛莉克斯》的缺席,都表現出了 TGA 背後仍然是一場商業演出的本質。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TGA 的主辦方最在乎的其實並不是自己選出來的遊戲能夠對業界有多大影響,我想他們最在乎的可能只是有多少玩家關注、有多少人投票、以及自己能創造多大熱度。

  因此他們才願意將 2016 年時最具話題性和熱度的《守望先鋒》推向年度最佳,才會遺忘掉玩家群體較少門檻較高的《半衰期:愛莉克斯》。雖然沒有了垃圾食品的廣告,但是這一個個大獎不正是廣告本身嗎?

TGA 還有必要辦下去嗎?

  雖然 TGA 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場商業演出,但是筆者仍然希望它能夠繼續辦下去。

  當 2016 年 TGA 將年度最佳頒給《守望先鋒》後,就有無數人說:「TGA 完了,失去了公信力,以後再也沒有遊戲願意拿這個獎了。」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然而結果如何我們已經看到了。

  2016 年 TGA 觀眾數量是 380 萬,到了 2017 年則一下飛躍到了 1150 萬,之後也每年成倍數增長,去年則是達到了 4500 萬,可以預測到今年的觀眾也只會更多不會更少。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縱使發生了《守望先鋒》這樣的事情,TGA 的商業行為也是成功的。他們將這個演出越做越大,願意參與進來的廠商自然也是越來越多,遊戲這個文化和產品也被推廣到更多人手上,總的來說我認為盡管 TGA 是一場商業演出,但是其存在仍然對遊戲業界有很大益處。

  不過在我們認清了其商業的本之後,用看錶演的眼光去看這些頒獎就足夠了。沒有必要為了哪個遊戲當選哪個不當選而大動肝火,相信你所熱愛的一定就是最好的。

  文:Akizuki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半條命:愛莉克斯》都沒有你還選什麼年度遊戲啊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