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對於故意黑我的人,拼盡全力搞,傾家盪產告都可以,就是這個態度。」11月6日,「快手一哥」辛巴撂下狠話,回應「中國職業打假第一人」王海的質疑。事情的起源是,王海瞄準了辛巴和他旗下主播直播帶貨的一款即食燕窩:「辛巴展示的是海藻酸鈉和乳酸鈣合成的凝膠,不是燕窩!這是赤裸裸的欺詐行為。」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真正的燕窩最主要的成分是蛋白質,而王海提供的檢測報告顯示,辛巴賣的即食燕窩的唾液酸含量低,不含蛋白質和氨基酸。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隨後,辛巴在直播間里「澄清」。他將燕窩的金色瓶罐打開後,用漏勺過濾掉液體,剩下一大勺白色固狀晶體。

「燕窩晶瑩剔透,乾乾淨淨,」他語氣里充滿神氣:「你告訴我是不是好東西?」

但事情很快迎來反轉。

在這場「糖水燕窩」拉鋸戰中,辛巴被職業打假人打得丟盔棄甲。

11月27日晚,辛巴在其社交賬號上給網友寫了一封信,承認燕窩售假,承諾全部召回賣出商品,承擔退一賠三,賠付金額近6200萬。

有人說,辛巴挺良心的,並永遠支持他,因為他只坑家人,不坑我們。

與全世界為敵

辛有志,別名「辛巴」。作為快手的帶貨一哥,他在今年的雙十一期間,完成了個人單場帶貨18.8億。

但對大部分人來說,帶貨能力極強的辛巴給人的第一印象是「沒文化、暴發戶、粗俗」。

這並不奇怪,因為關於辛巴的新聞頭條,大多與正面形象無關。

就在上個月,辛巴出席活動,為保護被吼的粉絲,情緒激動地與保安產生肢體沖突,最終導致保安在現場向粉絲們道歉。

幾天後,一位自稱是涉事保安的人在社交媒體上稱自己「已經被酒店開除」,但「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雖然酒店辟謠了開除保安一事,但事情發酵到這一地步,大多數人都認為,是辛巴為給自己的活動炒熱度鬧的,也是辛巴利用自己的權勢逼酒店開除了員工。

與全世界為敵,似乎已經成為辛巴的習慣。無論是同行,還是品牌商,就算是自己直播間請來的嘉賓,他都對着干。

辛巴常在直播間罵品牌商設立高價,打出「我要為我的粉絲謀福利」「不要坑騙消費者」等旗號。

品牌商則對辛巴怨聲載道,說辛巴對采購價格的嚴格壓制。紀錄片《偉大的製造》曾采訪過一家辛巴的供貨商,證明了這一說法。

這位供貨商總結辛巴團隊的采購邏輯就是「便宜」——「他會把價格壓得死死的,把自己的利潤拉得高高的」。該供貨商舉了一個例子,辛巴曾采購一款三毛錢的面膜,嫌貴,「兩毛五兩毛八」的要。

辛巴還指責過到訪直播間的明星張雨綺「裝大方」。他稱,張雨綺承諾補差價,卻沒有任何消息,結果成了「她隨口一說的承諾,害我補了1200萬」。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辛巴與張雨綺

盡管此言一出,引發了多方論戰,但辛巴只想讓粉絲記住他的這份人情。

換句話說,與全世界為敵,是辛巴的套路——只要粉絲永遠為我刷禮物,認我做大爺,上我這里賣貨,我根本不在意外界的看法。

辛巴重視粉絲,就連帶貨的方式也是為粉絲量身打造的。

比起其他主播,每隔5-10分鍾就要換商品帶貨的緊湊模式,辛巴有他獨特的帶貨邏輯。

有一次,在直播間里賣一款韓國品牌的牙膏。辛巴沒有詳細講述牙膏的具體功效,而是在鏡頭前着重強調贈品:牙刷

「這是純進口的牙刷,」辛巴給了牙刷5秒的特寫鏡頭。

「撿便宜來了,」辛巴加快語速,並重復了一遍價格:69元能買上兩支285克的牙膏,容量相當於日常使用的兩支半牙膏,還附贈一支小牙膏。

「69元相當於六支牙膏,10塊錢就能買上一支進口牙膏了啊,」辛巴語氣逐漸高昂,甚至空氣里充滿緊張。

不出60秒,牙膏搶購一空。

不就是錢麼,砸

與李佳琦和薇婭的帶貨路數不同,辛巴還習慣在直播間里與觀眾「嘮嗑」。

他熱衷分享自己的創業故事,鼓勵觀眾「未來你們也可以賣貨」,還說「我應該出點課程,將自己人生的一段一段分享給大家」。

辛巴向來強調自己的商人身份,不過他也強調這個商人很勵志。

辛巴自小家境貧困,跟着母親在菜市場擺地攤,19歲開始創業,曾經歷過4次失敗。

第一次創業,虧了6、70萬。

後來流落日本街頭,做起了早期的「代購」生意,倒賣紙尿褲,這讓辛巴第一次擁有了80平方米的倉庫,也讓他在日本入獄2個月。

從監獄出來後,「一無所有的他很快又東山再起」,辛巴團隊發布的文章《辛有志成功心酸史》寫道。

隨後,辛巴在日本成立了進出口貿易公司。

「他又做了讓人大跌眼鏡的事:花幾十萬舉行各種晚宴,進行資源人脈的整合。」《辛有志成功心酸史》說辛巴因此獲得了4000萬的投資。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圖片來源:辛有志官方公眾號

如今,這套「砸錢邏輯」,被辛巴沿用至了快手上。

2016年,辛巴入駐快手,成為主播。彼時,正值快手用戶迅猛增長。數據顯示,從2015年6月到2016年2月,快手用戶從1億漲到了3億。

但辛巴並非最早分到羹的那批人。當時,快手的頭部主播是喊麥MC天佑、靠舞蹈社會搖出名的牌牌琦等。

默默無聞的辛巴為了快速擴大名氣,又使出了砸錢一招。

2016年,辛巴開始瘋狂給頭部主播砸錢刷禮物,爭做禮物榜第一名。他還喜歡在最後十秒狂刷禮物,超越對手奪得頭魁。

按照快手規則,第一名刷禮物的用戶將獲得與頭部主播連麥機會,後者會引導粉絲關注前者,快手稱其為「秒榜」「甩人」。

辛巴最夸張的一次砸錢,是在2018年3月,網紅祁天道復播首秀時,辛巴刷出了200萬天價。

「誰給我漲粉,我就給他砸錢」,憑借土豪人設,辛巴入駐快手半年多,粉絲數已經高達1800萬。

得益於早期的粉絲積累,辛巴在2018年眾多快手主播因不良內容被封殺後,迅速崛起。

快手主播五哥曾評價辛巴:「他非常聰明,全快手所有做電商的沒有人能幹過他的主要原因是,他賺了那麼多錢以後,沒有往兜里揣,他是破釜沉舟的往前跑。他的確是天時地利人和下的存在。」

在同行眼里,辛巴成功的「人和」,是他的妻子。

初瑞雪,辛巴的妻子,是早期中國排名前十的微商美妝品牌ZUZU的創始人,坐擁數量龐大的微商社群。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中國高端微商社群「觸電會」創始人龔文祥曾在受訪時表示:「初瑞雪原來就是前十名的微商,她們那些團隊的制度,螞蟻雄兵式的解決方案,其實是最容易賣貨或者帶貨的。」

微商的一大特色就是社群營銷,消費者不在意商品是否為大牌,而更在意人情。而快手的熟人社交網絡,成為了微商營銷模式「視頻版」的培育土壤。辛巴成功打通了微商與快手的商業邏輯。

為了維護人情,辛巴曾多次拼盡全力地維護着勵志、講義氣、夠豪爽的東北草根形象。

甚至連自己的婚禮也不放過。

2019年8月18日,辛巴豪擲7000萬,請來成龍、王力宏、鄧紫棋等明星助陣,與初瑞雪辦了場天價婚禮,讓人一時分不清這是婚禮,還是演唱會。

在如此「有錢就是任性」的婚禮的最後,辛巴來了場賣貨。結果,10分鍾內賣空泰國乳膠廠,總銷售額達1.8億,一舉成名。

談及成名,辛巴問道:「人生就那麼簡單,怎麼成長呢?」

接着,他自答:「你看到前面有個台階,你必須上去。你上不去怎麼辦呢?你得去碼磚。碼得高了,踩着磚再上去。」

辛巴的磚,在快手平台上,通過砸錢,越壘越高。

我是師父,不是主播

直播帶貨的風口之年2020年,辛巴不斷刷新着個人戰績。

6月18日,辛巴在5個小時9分鍾內完成10億銷售額,領先李佳琦和薇婭。

四個月後,10月18日的一場直播中,辛巴請來了吳亦凡、張信哲等明星表演,最後賣出了1.3億的銷售額。

雖然辛巴的帶貨做得風生水起,並為快手帶來了極高的流量,但與此同時,辛巴與快手之間的矛盾也漸漸浮出了水面。

今年4月,辛巴在直播間里喊話:「我希望快手把眼睛擦亮一點,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類目中,能調動整個國內資源,請運用好我身上的資源。」

怎麼回事?

快手主播之間的社交特點是:團體、幫派林立。就像趙本山的師徒制,小主播為了出名,就需要抱大腿,向大主播拜師,以此獲得導流的機會。

辛巴作為快手一哥,其粉絲數量第一,就收下了多名弟子,取名「818家族」。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辛巴現身徒弟蛋蛋的直播間

CBN數據顯示,辛巴的818家族粉絲量累計超2.1億,是快手第一大家族。2019年,快手電商直播總成交額超400億元,818家族就貢獻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然而,這並不意味818家族在快手獨大。

快手中,還有以網紅散打哥為首的散打家族、二驢的「二驢家族」等共計六大家族。這些家族的粉絲總量已超8億,它們與快手聯手上演了一出「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平台高度依賴六大家族主播的流量和變現實力。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散打哥(左)與馬保國(右)

人在江湖,家族之間為了爭取地盤,相互辱罵、掐架,自然少不了。

今年4月,辛巴就與散打哥線上干架,引發多名網紅主播紛紛站隊。兩大主播隨後遭到了快手官方的封禁,也讓辛巴說出了上述「擦亮眼睛」的狠話。

辛巴說得也沒錯,目前的快手的確離不開他。

辛巴的底氣,不僅因為他自己,他的徒子徒孫也都是王牌。在今年11月創下的88億銷售額中,辛巴旗下的每一個主播都破了億。

不過,辛巴現在想強調的是,自己並不是主播:「我和李佳琦、薇婭有本質上的不同,唯一相同的是坐在直播間里帶貨,而我不會把這個當成職業。」

在快手生態里,最主要的帶貨模式有兩種。一是以農民為主的原材料供應商,通過直播宣傳當地特產。二是工廠直銷模式,以薄利多銷的方式賣貨掙錢。

辛巴的志向是後者。

三年前創立辛選,正是辛巴目前主力布局的方向。他欲圖通過自己的粉絲量,以較強的議價能力、最低的進貨價格,壟斷供應鏈,獲得最大利益空間。

而供應商直銷這一賣貨模式,售後服務、售後保障是一道天然的屏障。但辛巴的崛起,恰恰在快手電商服務流程不夠完善、消費者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完成的。

人的野心越大,外界的質疑自然越興。在王海們的眼里,這些產品都犯有侵犯商標、虛假廣告等法律侵權問題。

比如,王海所謂的「騙人」玩意就包括了,一款號稱拿到汽車賓利授權書的限量款月餅。

「糖水燕窩」拉鋸戰 辛巴不硬氣了 

賓利牌月餅 

對於這其中的矛盾,辛巴提供過自己的解讀。

在接受央視主持人水均益的專訪時,辛巴做了設問。

「為什麼產品質量會讓人所質疑?」

「我認為是利潤的問題。」

作者|朱秋雨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