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團隊發現的新聯合療法或能幫助對抗細菌的耐藥性

據外媒New Atlas報道,抗生素是上個世紀最重要的醫學突破之一,但幾十年的過度使用意味着細菌很快就對其產生了耐藥性。現在,一個科學家團隊發現,一種已經被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批準的藥物可以作為一種「反抗生素」,在使用抗生素的同時減少耐藥性的發展。

科研團隊發現的新聯合療法或能幫助對抗細菌的耐藥性

抗生素耐藥性是進化過程中的一個例子。當一種藥物消滅了一個細菌種群時,數百萬個細菌中的少數幾個將不可避免地存活下來,這往往要歸功於可能給它們帶來優勢的隨機基因突變。由於這些「超級細菌」是唯一存活下來的細菌,這些基因更有可能傳給後代。

隨着時間的推移,藥物會對整個物種無效,所以科學家和醫生們開始轉向新的藥物–直到它們也開始失效。新的抗生素不能很快到來,所以需要其他干預措施。而這正是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和密歇根大學的科學家們的新研究的意義所在。

「我們創造了一種可能有助於對抗抗菌素耐藥性的療法,這種『反抗生素』可以在不推動耐藥性進化和繼續傳播的情況下進行抗生素治療,」該研究的主要作者Andrew Read說。

該團隊重點研究了糞腸球菌,一種常見於腸道中的細菌。雖然它在那里是無害的,它可以傳播到身體的其他部分,並導致更嚴重的感染,如尿道炎,和如果它得到在血液中,甚至敗血症。

更糟糕的是,有一種危險的超級細菌菌株被稱為耐萬古黴素腸球菌(VRE)。一種名為達托黴素的藥物通常用於殺死血液中的VRE,但現在它也變得耐藥了。這往往是因為當靜脈注射該藥物時,有一小部分藥物會進入腸道,並促使局部人群的耐藥性進化。

因此,研究人員開始尋找一種方法來保護胃腸道人群免受遊走的抗生素的影響。之前已經發現一種名為消膽胺的現有藥物可以與達托黴素結合,因此研究小組推測,在使用抗生素的同時使用這種藥物可以使其在腸道中失去活性。

研究人員將達托黴素注射到小鼠的血液中,並同時給其中一些小鼠口服消膽胺。他們發現,兩種藥物一起使小鼠糞便中的VRE數量大幅減少,其所減少的VRE約是沒有接受第二種藥物的小鼠糞便中減少的VRE的80倍。

「我們已經證明,消膽胺能與抗生素達托黴素結合,並能起到’抗生素’的作用,防止系統性給藥的達托黴素進入腸道,」Read說。

該研究發表在《eLife》雜志上。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