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

郭德綱,你記住了

當時我就在想,郭德綱,你記住了,今天的一切是你永遠的資本,你必須成功。東風常向北,北風也有轉南時,瓦片尚有翻身日,何況我郭德綱呢。我這個人耳根子硬,多少次身臨險境,多少次我一點兒轍都沒有,我都咬牙挺過來了。所以到今天,除了我自己,誰也害不了我。

『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

馬季先生給德雲社題的字

窮人站在十字街頭耍十把鋼鉤,鉤不著親人骨肉;有錢人在深山老林耍刀槍棍棒,打不散無義賓朋。英雄至此,未必英雄。大英雄手中槍翻劍倒海,抵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有錢男子漢,無錢漢子難,又何況一幫說相聲的呢?一步一步地苦熬苦掖,終於我們也看見了花團錦簇,我們也知道了燈綵佳話。那一夜,我也曾夢見百萬雄兵。

『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

數載浮遊客燕京,遙望桑梓衣未榮。苦海難尋慈悲岸,窮穴埋沒大英雄。

一沾相聲,寸土不讓

我從十年前就發現這個行業不學無術的人太多。那時候我們想把相聲帶回劇場。首先相聲就應該在劇場演,相聲不在劇場演,指望在電視上大紅大紫本身就是個錯誤。電視是快餐,它不能燉出佛跳牆來。相聲在電視上伸不開腰,我們應該節目四五十分鐘,電視台在哪個欄目能給我四五十分鐘啊?而且電視要求快,我們為了適應電視,要裁剪一下,四十分鐘的節目,要求三分半搞定,這本身就是違反相聲藝術規律的。當然這種事情也不是不能做,最起碼它對普及一下還是有好處的,但是你單指它活下去就是你演員的不對了。電視是可以抬人的,但以後走

的路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不怨觀眾、不怨網絡、不怨外來文化的入侵,都不怨,就怨你自己。

『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

天橋德雲社劇場

人生在世就是讓人笑笑

我養了一隻蟈蟈,蟈蟈裝在葫蘆里,叫得開心。有人指責我,這麼狹小的空間,把它放到廣闊天地多好。但是放出去又會被凍死,到底是凍死還是關在葫蘆里?人活一世很難,我不做這些事有人罵我,做這些事也有人罵我。這些都是別人的事和我無關。我一張嘴勸解不了所有的人,小人也要活著,所以我釋然了。而且現在歲數也大了,也不像二十來歲三十出頭的時候火氣那麼旺,老去解釋,大可不必。人生在世就是讓人笑笑,偶爾也笑話笑話別人。

『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

我拿相聲當命,至今心態平和

有人說我變了,其實我原來什麼樣現在還什麼樣,只不過原來在井里一身泥,有人在井邊看我,覺得挺好玩。後來我上去了,洗乾淨換身衣服開車走了,井邊這人說我膨脹了。其實不是,是他失落了。

人生苦短,活一百歲的沒有多少人,開心就笑,不開心待會兒再笑。高高興興比什麼都重要,跟誰較勁都是跟自己較勁。今年我四十歲,我很希望一直這麼走下去,到八九十歲我還能跟於老師站在舞台上說相聲,這是多麼快樂的事情。那時候我們都老了,我這頭髮也都掉沒了,於謙老師也是一腦袋白頭髮,白髮燙成捲兒,跟喜羊羊似的。大幕拉開,兩個老人扶著走到台上來,那心情得多好啊。

『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

相聲這門藝術永遠也不會沒落。不管什麼身份的人,他都需要快樂。相聲就是給人帶來快樂的東西。可能我這覺悟也沒有那麼高,我一直說,我的相聲就是一種娛樂,我沒有歌頌什麼社會現象,表揚什麼好人好事,如果說您從我的作品里面能體會到什麼,比如今天說了一雞賊(北方話,貪小便宜的人),我不能跟他學;或者說了一人,特次(北方話,很差勁的意思),我舅舅那兒子就這樣,我可不能跟他一樣。這些您悟出來了,那是在您自己,我不能強加給您。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刪除

來源:kknews『一路坎坷走來,所以他勢必嫉惡如仇』:郭德綱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