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淄博市博物館一層,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陳列展作為市博物館的基本陳列,藏品之豐富,展品之精美,有必要去參觀一下。

淄博市博物館現位於淄博中心廣場北側。始建於1958年,原址在張店中心路和共青團路路口原市展覽館(現交通銀行辦公大樓)內。1992年搬遷至現在位置。屬於國家二級博物館,是一座綜合性、地誌性的博物館。

進入博物館大廳,迎面的影壁牆上四個篆體大字「博大精深」。沿右手邊樓梯下到一層,便是西漢齊王墓陪葬坑出土文物陳列展廳。雖然說是西漢齊王但是具體是不是齊王,是哪一位齊王,目前還沒有定論。因為只是發掘了陪葬坑,主墓尚未發掘,與墓主人的一切信息還尚不清楚。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這個墓位於臨淄區辛店街道窩托村,原來屬於大武鄉,所以又稱為大武漢墓。墓的封土十分高大,附近村莊的群眾都稱為「窩托冢」「駙馬冢」「淳於髡(kūn)墓」,明嘉靖《青州府志》、民國《臨淄縣誌》也都記為淳於髡墓。

淳於髡何人也?據說是戰國時齊國政治家、思想家,齊威王贅婿,曾在齊威王時任政卿大夫。《史記·滑稽列傳》記載:「淳於髡者,齊之贅婿也。長不滿七尺,滑稽多辯,數使諸侯,未嘗屈辱。」而且成語「一鳴驚人」也與此君有關。

那麼為什麼說這個墓是漢墓,而不是民間流傳的是淳於髡的墓呢?首先,民間對「齊之贅婿」存在誤解。贅婿,就是入贅,女子不出嫁,招男子當上門女婿。在當時贅婿的社會地位是很低的,與駙馬是大不相同的。而且「駙馬」一詞,是到漢武帝時才出現的,全稱為「駙馬都尉」。其次,通過考古勘探,發現這座墓的形制、規格、規模是相當之大,陪葬品是相當之豐富,非一個官吏所能承受得起的,這是一個王侯級的大墓。

對於這個出土一萬二千餘件文物的古墓的勘探發掘,誰能想到,居然是因為工程建設需要土方。1978年秋,膠濟鐵路東風站擴建施工,需要大量土方,於是濟南鐵路局就向周邊村莊買土。因為這個大墓離膠濟鐵路工地很近,封土又巨大,十分便捷,所以當時的濟南鐵路局直接找到了省文化局。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淄博市博物館及相關考古部門對其進行了系統的勘探和發掘。經勘探,此墓的封土規模巨大,東西長250餘米,南北寬200餘米,歷經千年風雨,仍高24米。其形式承襲了戰國晚期大墓的佈局,屬於豎穴土坑墓,與西漢中期開始流行的石室墓、洞室墓有明顯的差異。整個墓平面佈局呈「中」字形,中間是接近方形的大墓室,長42米、寬41米、深20米,南北各有一條墓道,其中南墓道長63米,北墓道長39米,有五個陪葬坑。經考古發掘斷定此墓為西漢早期墓葬,這在西漢初諸侯墓葬中是十分罕見的。

1978年11月至1980年11月,淄博考古部門先後對五個陪葬坑進行了發掘清理。每個坑的四壁都是用枋木構成木槨,槨蓋和底部由圓木緊密排列。這種墓室外設置隨葬器物坑的做法稱之為「外藏槨葬」制,就是在墓主墓室的主槨外,另設木槨盛放隨葬品。經過對5個陪葬坑的發掘,有器物坑1個,殉狗坑1個,車馬坑1個,兵器坑2個,出土各類文物1.21萬餘件。其中,帶有銘文是銅器和銀器53
件。在眾多文物中,不乏鎏金龍鳳紋大銀盤、矩形龍紋大銅鏡、金銀飾鎧甲、金鐏銅戈、鎏金熏爐等世所罕見的珍品。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一號坑是器物隨葬坑,位於墓室的西北,北墓道西側,坑長約20米,寬4.1米,深3米,主要是禮器和生活用具,共發掘出銅器、陶器、銀器、鐵器、漆器等200餘件。有幾件青銅壺是用來盛酒的容器,壺口外部刻有「上米」等銘文,外底刻本器的容量、重量和置用地點等。從銘文上看,酒又分為不同級別。漢律雲「稻米一鬥得酒一斗,為上尊;稷米一鬥得酒一斗,為中尊;粟米一鬥得酒一斗,為下尊」。所謂「上米」可能是用稻米釀的酒,專供帝王貴族享用。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二號坑是殉狗坑,坑長7.7米,寬4.1米,深3.38米。經過發掘坑內共有殉狗30隻,都是骨架粗壯的壯年狗。狗的頸部都有項圈或是銅環,應該都是倍受主人睞的寵物。齊地在春秋戰國時就崇尚玩樂,《戰國策齊策》就有記載:「臨淄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擊築彈琴,鬥雞走犬……」。而這殉狗坑的發現,也說明齊地這種奢靡生活遺風,至漢代依然盛行。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三號坑是兵器儀仗坑,坑長13.4米,寬4米。深3米。發掘出土銅鏃、木弓、箭桿、弩機、彈丸、漆器、樂器、儀仗器5000餘件,以銅鏃、彈丸居多。還有100支捆綁在一起的鐵戟。戟在古代除了是件格鬥兵器外,還有儀仗兵器的作用。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四號坑是車馬坑,坑長30.2米,寬4.6米,深3.8米。坑內放置著3輛朱輪華轂車,殉馬13匹,狗2隻,輕便軺車1輛。車馬分置。車的木質全已腐朽,僅留漆皮痕跡。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五號坑是兵器、器物坑,坑長20.4米,寬3.74米,深2.1米。發掘的物品以兵器為主,其次是生活用具。有戟、矛、鈹、殳等四種鐵製兵器,戈、矛、戟等銅製兵器。還有鐵甲、漆盾、圓銅鏡、矩形銅鏡、銅劍、鎏金銅熏爐、銅骰子。

從出土的文物來看,數量之多,又具有西漢前期的特徵,所以可以說這座大墓絕非淳於髡之墓。那麼它的墓主人是誰呢?目前還沒有定論,因為主墓室至今尚未被批准發掘,缺少最直接的證據。

考古專家從相關史籍和實際勘探發掘情況來推斷,墓主就該是西漢初期的幾代齊王,以第二代齊王劉襄最為可能。

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

西漢初年,同姓齊王共傳有六代,分別是齊悼王劉肥、齊哀王劉襄、齊文王劉則、齊孝王劉將閭、齊懿王劉壽、齊厲王劉次昌。而這座漢墓規模浩大,營造工程浩繁,在當時的生產條件下,營造如此規模的墓葬所耗費的人力、物力、財力都是巨大的,對於任何一個諸侯國來說,都是一項沉重的負擔,沒有相當穩定的政治、繁榮的經濟做基礎,是不可能完成的。而且從墓葬陪葬坑的規模和出土的文物形制看,墓主應當是王侯一級的,在出土的有銘文的銅器上多刻有「齊大官」「齊食官」等字樣。大官,即太官,主管宮廷飲食。食官,是掌管皇后、太子事務的官員。《後漢書·百官志》記載:「漢初立諸王,因項羽所立諸王之制,地既廣大,且至千里。又官職傅為大傅,相為丞相,又有御史大夫及諸卿,皆秩二千石,百官皆如朝廷。」所以這些職官可與漢廷制度相對比,據此推測,墓主可能為漢初封於齊地的某一代齊王。通過對漢初齊國史料的研究分析,漢武帝時,為削弱諸侯國實力,推行了「推恩令」,「眾建諸侯而少其力」,齊國被一分為七,版圖急劇縮小,國勢衰弱,因此墓建於齊孝王以後的可能性基本被排除了。而漢武帝之前,漢齊國強盛時期的齊王就只有齊悼王劉肥、齊哀王劉襄、齊文王劉則三位,且其在位期間,都是政治比較穩定,經濟恢復後有了較大發展,並有較大的獨立性,在制度上仿照漢室,具備營造大墓的條件。

《史記·齊悼惠王世家》記載:「齊悼惠王後尚有二國,城陽及菑川。菑川地比齊。天子憐齊,為悼惠王冢園在郡,割臨菑東環悼惠王冢園邑盡以予菑川,以奉悼惠王祭祀。」「齊文王立十四年卒,無子,國除,地入於漢。」從《史記》的記載來看,齊悼惠王的墓應該在臨淄以東。齊文王死後封地被收歸漢室,大規模建設陵墓也不太可能了。所以從這些文獻史料記載來看,大武漢墓的墓主是第二代齊王的可能性最大。

劉襄(前208—前179),漢高祖劉邦的長孫,西漢第二代齊王。劉襄的父親劉肥是劉邦的長子,但不是嫡子,是庶出。公元前202年劉邦稱帝後,封劉肥為齊王,劉襄便成了齊王太子,到前189年劉肥去世後,劉襄繼承齊王位。後來在平定呂氏一門叛亂時,居功甚偉。按理說作為長孫,應該繼承看一下皇位,但是劉襄的姥姥家的勢力是非常大的,而且其舅舅是個非常殘暴之人,群臣怕會成為第二個呂氏來禍亂劉氏江山,於是便立劉恆為帝,劉襄一看事情有變,就回到齊國封地,還沒多久就病死了。死後諡號哀(哀:早孤短折曰哀;恭仁短折曰哀;德之不建曰哀;遭難已甚曰哀;處死非義曰哀)。後世稱齊哀王。

來源:kknews西漢齊王陪葬坑出土文物展,藏品豐富,但墓主是誰尚未知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