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創新之城的關鍵是人才。

有人說,比起傳統的「格子間」,創新人群可能更喜歡待在咖啡館工作。

為此,我們跑了幾個上海的新型辦公空間。什麼樣的空間才能留住創新人才?秘訣在這里……

穿著拖鞋在連廊上工作

位於萬榮路的大寧中心廣場,有一片低矮的工業廠房,原是上海第一工具機廠。

如今,老廠房被改造成一棟棟別墅型辦公樓,紅色磚牆、水泥屋頂、金屬框架、百米香樟道等,一些歷史的印跡依然被保留。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內部,充滿工業范的空間隨處可見裸露的橫樑、不規則的犄角旮旯;

走到露台,仰頭便能望見藍天白雲;

寬敞的複式結構,給了各種開放組合的可能;

每一棟「別墅」一層均被架空為車庫,與樓上辦公室相連,由此創造了近千個停車位;

所有樓體的二樓之間由連廊連接,可隨心所欲地穿行……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園區方介紹,這里入駐的企業大部分來自文化、影視、遊戲、娛樂、網際網路等行業。

比如上海丙晟科技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介紹,對一家創新型網際網路企業來說,高檔寫字樓空間封閉、氛圍嚴肅刻板,「格子間」不適合激發靈感。

第一次來到大寧中心廣場的園區,企業負責人就被老廠房的文化氛圍吸引,當即決定「就是它」。

網際網路員工喜歡自由、輕鬆,「巴不得穿著拖鞋,拿杯咖啡,在連廊上一邊孵太陽一邊工作,完全不想待在格子間。」一位員工說。

丙晟包下了一棟獨立小樓,不用與其他企業合用,可以盡情按照自己的喜好設計空間,仿佛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家」。空間設計偏重舒適性、人性化,尤其是自由討論的公共區面積比傳統寫字樓大了很多。

「員工坐在自己工位上的時間並不多。我們目前工位和自由活動區比例為3:1,自由活動區每天都擠滿人。」負責人說,創意類公司更注重交流,也比較隨意,工作時間分散、靈活。

有員工可能中午12點以後才來上班,工位幾乎不用。如果晚上走得晚,空調、電燈、電器需要通宵開著,整棟樓都是一家企業,物業管理就容易溝通。

這里的另一個優勢來自大寧的環境。周邊店舖林立,餐飲店可以吃遍1個月不重樣,接待客戶選擇也多;午餐後,可以漫步大寧公園,享受天然氧吧,附近不少企業還把團建、跑步活動都安排在公園里;附近的萬豪酒店等,方便客戶差旅入住;音樂廣場和劇院,提供了豐富的業餘生活;另有各類電競遊戲、直轉播企業,帶來一片娛樂生機。一出門,街上打扮各異的年輕人組成了一幅時尚朝氣的街景。

「員工工作效率、精神面貌、幸福感等,感覺都不錯。」企業負責人這樣說。

咖啡館是標配

另一個老房子改建的辦公空間,不僅吸引創新人群,而且「拯救」了原本凋敝的空間。

淮海中路650號的弄堂深處,藏著一間咖啡館Café on air。第一次來這兒,尋找一番才會發現一扇灰色反光的小門,門把上刻著「on air」字樣。

網上評價它是「一家很隱蔽清凈的咖啡店」「氛圍很好,大多是前來學習和辦公的」。

工作日的午後2點,記者推開咖啡館的門。只見9人坐在筆記本電腦前獨自辦公,大約占咖啡館流量的七成。

到了下午3點,窗前的景觀位全部被占滿,辦公人數達到19人。一條可容納10人的長桌,無一例外都是獨對電腦螢幕的年輕人。

咖啡館在辦公上花了些「小心思」:桌子大多較高,適合電腦;插座和檯燈隨處可見,便於使用電子設備;香薰機霧氣氤氳,香氛微醺;累了,三扇大玻璃窗外是一片綠色視野……整體環境讓人靜心而專注。

正在辦公的何女士說:「我是做市場營銷的。這邊辦公感覺更加舒服,效率更高。和客戶約談,或缺乏靈感時,我就喜歡找一些清幽的咖啡店。」

運營負責人楊慧介紹,Café on air 是一個聯合品牌。On air 中文名昂雲,專門經營辦公空間,其老闆和咖啡店的老闆是朋友,兩人一拍即合,將辦公空間和咖啡店進行品牌聯合,只要有昂雲空間的地方,就會有Café on air咖啡館。

咖啡館樓上3層,正是昂雲經營的辦公空間。租戶大多來自廣告、媒體、設計、時尚等行業。咖啡店最初的目的,就是為樓上的租戶服務,設計風格有意偏向共享辦公。沒想到名氣漸漸「出圈」,路人慕名而來。

同濟大學副教授劉剛,長期研究歷史街區和建築保護更新,他多次和記者聊起Café on air,還在紙上畫空間結構圖說明其好在哪里。

這里原是弄堂深處衰敗凋零的犄角旮旯,Café on air入駐後,巧妙微更新,縫合了兩棟原本割裂的老樓,化腐朽為神奇,激活了這條弄堂。而創意人群進進出出,帶來各種流量和景觀,讓路人有探索的慾望,弄堂充滿各種可能性。

昂雲空間的創始團隊,有近20年的建築和室內設計背景。團隊多年來在上海改造了40多套老房子。

比如10年前,改建一家商舖,本是沿街的兩層樓房,設計師提出門口稍微後退,讓給社區居民活動,業主欣然接受。事實證明,退讓空間不僅給當地居民帶來好處,也吸引了更多客流。

但這樣的甲方仍是少數。對上海的公共空間,設計師有諸多想法難以實現,2015年,團隊下決心打造自己的辦公空間品牌昂雲。

如今,昂雲在斜土東路又開了連鎖空間,空間由一棟老廠房改建而來,設計風格不同於淮海中路。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中心是氣勢恢宏的樓梯。走廊曲徑通幽,廊道的弧拱具有異域風情,整個空間配色多用亮黃、亮綠,與老廠房的工業氣質形成對比,「對撞」出時尚感。

還有空氣凈化系統、水循環系統、健身房、瑜伽室,再加上咖啡館,配套一應俱全,仿佛小型酒店。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報價約6.5元/平方米的租賃價格,不到一年已全部租滿,只剩樓上的大面積通鋪還沒找到適合的租戶。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前來入駐的有丹麥家具設計品牌、藝術品工坊、模特公司、媒體公司等,一些時尚企業乾脆把空間當作微型展廳使用。

大家在公共空間、咖啡館、茶水間時常偶遇,時間久了,親如一家。有人過生日時,把蛋糕送到了每一家租戶手里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楊慧說,昂雲未來每一個挑選的上海辦公空間,都希望保持自己的特色和價值。小微空間的營造,帶來創意人群入駐,希望創意產業能激活整片區域。

「創意階層」的崛起

城市學者理察·佛羅里達有一本學術名作叫《創意階層的崛起》。大意是說,新經濟條件下,經濟發展對創意的渴求前所未有,從而衍生出一個新的階層。

他們的工作涉及製造新理念、新科技、新內容,包括了所有從事工程、科學、建築、設計、教育、音樂、文學藝術以及娛樂等行業的工作者。他稱之為「創意階層」。

這個群體中的佼佼者,典型例子如賈伯斯,用創意改變世界。那麼如何吸引這個群體呢?

同濟大學副教授許凱,長期研究創新產業和創意園區。他發現,美國蘇荷區、早期的矽谷等創新人群集中的地方,都有一個空間共性:

大多喜愛低樓層、高密度空間。尤其是低矮的老廠房、小尺度街區,空間豐富,一步一景,充滿趣味,人們可以隨意串門、漫步或在咖啡館漫談,激發靈感。

而高樓層、低密度空間,如摩天高樓,空間尺度往往較大,樓宇之間距離較長,不便於漫步和閒逛。

員工下個樓層得排隊等電梯,去隔壁樓宇串個門要走很長一段路。一天的工作時間,幾乎都被悶在一個個「格子籠」里。

「創意人士需要頭腦風暴,公共空間里誕生的想法,會比格子間里的更出彩。」許凱說,這群人對好的城市環境非常依賴,不願意待在清冷的片區,喜歡中心城區豐富多元的生活。

即,產城融合,對創新力有著直接影響。

上海作為曾經的工業重鎮,不乏各式各樣的老房子。從城市空間的歷史遺存看,上海成為設計之都、創新之城,其實有著先天稟賦。

但是,我們傳統的城市規劃對這類空間的理解遠遠不足,一講到創新產業,常以為是大型產業園區,用圍牆圈起來一塊地,掛牌招商,園區內部的企業和外面的市民生活仿佛涇渭分明的「兩個世界」。

智庫布魯金斯學會的一份政策諮詢報告指出,越來越多的企業總部希望搬離矽谷,去城市中心找新的辦公地。究其原因,正是創新人群對空間特有的需求。

「如今,我們動不動就規劃成片高樓大廈,希望再造第二個陸家嘴,但它是否適合創新人群?他們喜歡的空間究竟有什麼特點,該如何打造?上海那麼多工業遺存、老房子,如何用好?這些都值得在產城融合的視角下重新思考。」許凱說。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工業革命之前,城市並不分功能區。前店後坊,職住一體,功能混合。

此後,工業日漸規模化、標準化,體量越來越大,污染、噪聲等問題日益突出。市中心大煙囪冒煙,污水、廢棄物胡亂排放。於是城市開始功能分區,產業往外走,服務業往內走,「產城分離」由此形成。

然而到了今天,技術進步,時代發展,另一種趨勢出現了。一些產業牴觸標準化,講究與眾不同,顯示出個性和獨特競爭力。尤其創新類產業,小規模的「獨角獸」團隊比大公司更顯靈活。

創新產業開始「回歸市中心」,如小型高端製造業、研髮型企業、設計型企業等,他們意識到中心城區、老街區的文化氛圍能刺激人的創造力。

今天所說的「產城融合」,已經不是早期重工業的回歸,也不是產業+城市的簡單拼接。

城市精彩的生活,本就是創新產業的一部分,是創新人群靈感空間之一。生活空間與工作空間互相滲透、融合,才能激發創新動力。

空間就是生產力

企業,或許更加敏銳地發現,辦公空間影響生產力。

比如諾梵,是大寧園區內一家辦公家具設計公司,創辦已近20年,為多家國內外500強企業提供辦公空間解決方案,親眼見證了企業需求的轉變。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充電插頭檯燈

諾梵相關負責人說,多年前企業對辦公空間的刻板印象,還停留在簡單的桌椅等家具上。

近幾年,新型企業的需求開始變得多樣。比如企業關注員工的身心健康,要求配備空氣凈化、水循環凈化設施,喜歡吸引眼球的公共區域,桌椅等要求符合人體工學,辦公家具多樣化,甚至要有藝術個性。有些企業還為員工設計撞球桌、遊戲區、娛樂區等。

「桌子、椅子在哪里都可以買到,但好的辦公空間卻需要整體設計。」諾梵相關負責人說,新理念逐漸受到創新類企業歡迎,比如空間共享,但互不打擾;智慧辦公,又符合人性化。

拿諾梵自己的辦公空間舉例。他們沒有配備足量工位,對不常在公司的員工而言,在公共區喝杯咖啡,移動辦公,錯峰使用,似乎比一板一眼的工位更吸引人。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仿如咖啡館的休息區

這里的辦公桌都可升降,坐久了,可站著工作;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椅子款式五花八門,不再統一,由員工根據自己的坐姿偏好進行選擇;

工位屏風的高度分為6檔,不同業務類型有不同的需求;

每一排工位的走廊隔板由特殊材料做成,不高,但隔音效果好。

各式各樣的玻璃「電話亭」點綴在工位旁,專供員工打私密電話或安靜工作時使用。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地上還有一個玩具踏板,給員工踩著玩。

一樓,陽光透過落地玻璃窗灑向大面積公共區,有兩人沙發位、多人沙發位、單人位、圓桌位等,桌子其實都是「白板」,可用油性筆隨時寫下自己的靈感,適合各類小組討論或溝通。

公共區的視覺中心是一組長檯階,模仿階梯教室。只要把插座移動到自己腳下,就能使用電子設備。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移動一下辦公家具,公共區就「變身」為活動舞台,長檯階成了觀眾席。

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

這些設計,可謂解鎖了「N種辦公姿勢」。

正如許凱強調的那樣,創意產業生產空間,已經不是福特時代工業流水線式的格子間,密集、混合、多樣性、文化性的環境,對創新人才、創新產業有巨大的促進。

理解了空間的生產力,方能明白,城市應該打造什麼樣的創新空間。

(實習生李泱亭、張恬對本文亦有貢獻)

【對話】

上海,產城融合需要注意什麼

記者:人們總以為,中心城區很容易成為一個活力空間。

許凱(同濟大學副教授):不一定。比如歷史街區和高層辦公樓宇,前者顯然比後者更容易有活力。

低樓層、小尺度的歷史街區,有適合漫步的窄密路網,有租金相對便宜、內部開闊的老廠房,有便於人與人邂逅交流的文化氛圍,可以在轉角處遇到驚喜,是創意企業理想的聚集地。

上海有許多這樣的地方,但有些空間正面臨衰敗。如何激活它們?植入創意產業,吸引創新人群入駐,效果或許不比郊區圈一個產業園差。

記者:城市中心的租金相對貴,對企業也是一道篩選機制。

許凱:今天的創新企業,規模可能不大,但附加值和產值變高,納稅能力變強,只要有點能力,創新型企業就有搬到中心城區的意願。

問題是,上海的老城區,能否承載它們的需求?我們為創新產業打造空間的意識還比較滯後。

比如星巴克烘焙工坊,當初費了很大力氣才能在繁華地段開張,就是因為原先的城市規劃不允許市中心出現製造業。在傳統觀念里,製造業意味著高污染。

我們沒有預估到產城融合的新趨勢,沒有看到新型製造業回歸市中心的新趨勢。

記者:上海有沒有一些好的案例?

許凱:大學路成為創新型街區就是一個典型案例。創智天地的火爆在意料之中,但仍然有一些點出乎意料。

比如,創智天地附近樓宇,有些本是居民住宅,包括底層商舖的樓上,原本規劃中也是居民住宅,但因為創新型業態的繁榮,結果住宅都被設計公司、文化企業、研發企業租下或買下,最終變成了一個更大範圍的產業聚集區。

這說明,即便沒有規劃,自下而上的需求仍然抑制不住,破土而出。楊浦區資源得天獨厚,有大學,有老廠房,是上海市中心打造創新城區最理想的空間之一。

但我們習慣上總是興奮於建造一片摩天大樓群對於低樓層高密度空間的營造,常常是輕視的、忽略的。未來,楊浦區的空間佈局究竟如何規劃,如何揚長避短,值得細細思量。

另一個案例是蘇州河兩岸,小尺度的親水空間,佈滿有趣的老房子,充滿文化味,租金相對便宜,對創新企業別有吸引力。所以曾經蘇州河沿岸有許多創意園區,M50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在城市更新中,大部分創意園區逐漸衰落。如今的蘇州河貫通工程,能否成為產城融合的一個試點?這是我的希望。

記者:從您的角度,產城融合與創意產業、老街區總是緊密相連?

許凱:創意人群其實是把整個城區作為空間。產城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方有活力。而非劃一塊地,企業在圍牆里面發展,與圍牆外的商業和住宅毫不相干。

老廠房、老街區的優勢,在這樣的產城融合中體現得較為明顯。這也提示我們,如何重新看待老城更新。

老城更新的背後,是年輕人嚮往自由、愜意的文化氛圍。老城更新,並不僅僅關注建築遺產的價值,也得有創新產業的植入和激活。

記者:說到底是城市產業空間佈局的問題。

許凱:陸家嘴確實提供了一種高層低密度的辦公空間模式、產業和人才導入的經典案例,但它未必適合創意產業,未必適合面向未來的新經濟。如果全中國所有中心城區都想規劃「第二個陸家嘴」,那恐怕是哪里出了問題。

上海近幾年在中心城區佈局創意產業園,大方向是對的,具體怎麼打造?是高層低密度開發,還是低層高密度開發?是建造更多的陸家嘴,還是扶持更多的大學路?值得一座創新之城思考。

欄目主編:龔丹韻 文字編輯:龔丹韻 題圖來源:龔丹韻攝

正文圖片:均 龔丹韻攝

來源:作者:龔丹韻

來源:kknews陸家嘴和大學路,辦公哪個好?這群人的答案出乎意料,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