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賦》讓觀眾越看越糾結

文/羊城晚報全媒體記者 龔衛鋒

製作嚴謹、品位中正的歷史正劇一向擁有不錯的口碑:1997年的《雍正王朝》、2001年的《康熙王朝》、2004年的《漢武大帝》豆瓣評分都高達9.2分,2007年的《大明王朝1566》的豆瓣評分更是高達9.7分。歷史正劇系列中,「大秦」系列堪稱質量保證,2009年的《大秦帝國之裂變》、2013年的《大秦帝國之縱橫》豆瓣評分均為9.3分,2017年的《大秦帝國之崛起》也有8.5分。這讓不少劇迷期待該系列的最終章《大秦賦》。

《大秦賦》讓觀眾越看越糾結

上週,《大秦帝國之天下》更名為《大秦賦》在央視八套和騰訊視頻開播,雖然該劇首播評分高達8.9分,但隨後口碑一路下跌,目前豆瓣評分降到8.0分,評分呈斷崖式下滑是在張魯一飾演的嬴政登場後,太老成、戀愛腦、台詞尬……這個嬴政該有多不討喜?

服化道給力,排兵佈陣極為講究

「大秦」系列第一部《裂變》以「商鞅變法」切入,講述強秦的崛起;第二部《縱橫》講述嬴駟剷除復辟勢力,為雄霸天下鋪路的故事;第三部《崛起》講述贏稷滅義渠、修長城、重創齊國、打擊趙國,使秦國雄傲中原的故事;第四部《大秦賦》則以嬴政的一生為切口,講述嬴政在呂不韋、李斯、王翦等重臣輔佐下一統天下的故事。

相較於前三部,《大秦賦》在服化道及大場面上明顯升級:置景方面,該劇場景設置達1000餘處,內外置景及改造面積達113000平米,遠赴新疆在雪域高山、戈壁草灘等地實地取景拍攝;道具方面,劇組為不同身份的角色,製作了多達11000餘套服裝和4000餘套盔甲,戰車、軺車、攻城車等大型道具製作了80輛,劍盾戈矛等軍事道具數量過萬。

《大秦賦》讓觀眾越看越糾結

《大秦賦》開篇便以磅礴的大片氣象吸引了觀眾。開篇場景呈現了一場秦軍圍攻趙國都城邯鄲的攻城戰,排兵佈陣極為講究:進攻方戰車、步兵、攻城兵各自列陣,騎兵傳令,投擲兵種打頭陣,之後戰車和步兵推進,床弩、雲梯一齊上;防守方則用火箭、石塊還擊……環環相扣、層層遞進,還原了戰國時期攻城戰的樣貌。

電影咖加盟,段奕宏辛柏青飆戲

過往的「大秦」系列作品,多為實力派演員唱主角,寧靜、富大龍、喻恩泰、侯勇、王志飛、張博的表現都大受觀眾好評。《大秦賦》的選角也很搶眼:張魯一飾演嬴政,段奕宏飾演呂不韋,辛柏青飾演嬴異人,鄔君梅飾演華陽夫人,李乃文飾演李斯……他們大多有多部代表作傍身,演技有口皆碑。

《大秦賦》前六集被觀眾贊為「無可挑剔」。段奕宏飾演的呂不韋和辛柏青飾演的嬴異人,為觀眾貢獻了十足看點。成語「奇貨可居」源於呂不韋。《大秦賦》放大了呂不韋的「囤貨」屬性——在他眼中,「人」便是「貨」,為此賭上了時間、金錢、性命:他看好嬴異人的潛質,便冒險將他從趙國帶回秦國,此後又將嬴異人推薦給「太子正室」華陽夫人當兒子,一路扶植他成為秦王。在段奕宏演技加持下,角色呈現了極強的立體感:呂不韋的機警、遠慮、狠辣、謹慎逐一呈現。

《大秦賦》讓觀眾越看越糾結

辛柏青扮演的嬴異人也給觀眾帶來驚喜。在以往的影視作品中,嬴異人只是嬴政的父親,一個可有可無的「工具人」,而在《大秦賦》中,嬴異人的形象十分鮮活:為質八年的戰戰兢兢,逃亡途中心繫妻兒的落魄與擔當,與敵軍談判被要挾時的艱難抉擇……嬴異人的故事,在辛柏青的演繹之下層層遞進,引人入勝。辛柏青在表演中緊緊抓住嬴異人的心理變化:「緊緊抓住這個角色身上的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的情。他是非常重情重義的一代君王,相對於其他六位秦王來說,他更重承諾,我在這上面做足了文章。如果利益、情感和地位,這幾種關係相互牴觸的時候,這個角色一定偏向於情感。」

張魯一扮嫩,戀愛戲份像瓊瑤劇

該劇口碑滑坡是從一個由野史編織的場景開始的:13歲的嬴政聽到傳言,說他不是嬴異人的親生兒子,而是呂不韋與趙姬所生,所以他跑去找呂不韋求證身世之謎。故事線不可怕,可怕的是呈現。嬴政對呂不韋說:「你若是我的生父,我願意跟你一起離開秦國,願意跟你浪跡天涯,也不願做一個連自己生父是誰都不知道的畜生。」這一場面的台詞被觀眾吐槽像「瓊瑤劇」,而場景也很辣眼睛:「40歲的張魯一演故事中13歲的嬴政,要跟47歲的段奕宏浪跡天涯。」而飾演趙姬的朱珠,甚至比張魯一小4歲……觀眾們徹底凌亂了。

《大秦賦》最新的槽點來源於嬴政的「戀愛腦」——由於一場草原上的邂逅,嬴政無法自拔地愛上了楚女羋華——羋華在前跑,嬴政在後追;羋華走不動,嬴政騎馬載她回。「嬴政談戀愛」的浪漫畫面,給觀眾造成巨大的視覺衝擊:「編劇是在寫言情偶像劇?」

被質疑的還有張魯一的表演。張魯一要在劇中扮演13歲到33歲的嬴政,前期張魯一貼近「少年感」的表演被網友吐槽為過猶不及,原聲有氣無力,舉止缺乏帝王氣象,遠不及「大秦」系列此前的秦王「嬴駟」富大龍、「嬴稷」張博。

【導演回應】

有瑕疵,留遺憾

近日,針對觀眾的吐槽和疑問,《大秦賦》導演顧其銘髮長文回應。顧其銘坦誠表示:「大家對劇的評價我都認認真真看過,吐槽和批評,我們都誠懇接受。儘管從幕後到台前的所有人都為了這部戲竭盡全力,但創作難、拍攝難、審查嚴、發行難是事實卻不是藉口……對於戲里面的瑕疵,是我們永遠難以彌補的遺憾,給大家帶來了不好的觀感,真是很抱歉。但是經歷過,我們也知足了。」

談及觀眾對劇中一些角色說出「瓊瑤劇」「瑪麗蘇」等淺白風格台詞的吐槽,顧其銘表示無可辯解,但他分享了一段創作經歷:「劇中每個人物的語言風格是不同的,甚至同一個人在不同語境下的言語處理也不同,李斯、韓非、呂不韋、嬴異人這樣的人物在台詞處理上自然偏文,出身舞姬的趙姬、相府家宰鄭貨以及嫪毐的語言則更通俗;朝會等正式場合的奏對必然更雅,私下言談的語言更活潑,這是導演組和編劇團隊在內容上達成的共識,為的就是把人物的個性和性格精準地塑造出來。」

《大秦賦》讓觀眾越看越糾結

針對目前《大秦賦》的最大爭議——40歲的張魯一演13歲的嬴政,顧其銘也作瞭解釋:「這個決定下得真的很難,主創團隊反反覆復地爭吵,最終還是決定在嬴政登位這個節點讓他出場。」

顧其銘為觀眾科普了嬴政的人生節點:近3歲時被棄留邯鄲,9歲歸秦,13歲即位,22歲親政,33歲一統天下。顧其銘感慨道:「我們普通人的這些年齡段是怎樣一個狀態,心智、城府、作為,實在不可同日而語,而嬴政是全劇的主題承載者,除了開始幾集因為過於幼小沒法給他身上加戲,一大半戲在異人和呂不韋這邊之外,只要他一即位,所有的戲就必須圍繞著他展開。他和呂不韋的矛盾,他滅嫪毐、罷呂相,在母後監國、仲父主政的朝局之下為自己奮力開闢道路……此間種種,於我們普通人來說只能望而卻步,而嬴政呢?扳倒這些『大山』的年齡也就十多歲至20歲。如此重的戲份,如此深沉的較量,實在是需要有厚度有經歷的演員來撐。」

來源:kknews《大秦賦》讓觀眾越看越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