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網絡占卜請君入甕,收割的不止是智商稅

每臨年末,總有不少人熱衷張羅自己的「來年運勢」,他們最糾結的就是新年會不會時來運轉。由此,一些社交媒體和視頻平台,利用塔羅牌、八字算命、星盤分析等伎倆,搗弄網絡占卜之類的所謂「服務」生意紅火,有些「服務」甚至「使用人工智慧、人臉識別等高科技相面、看手相」等標籤,讓人啼笑皆非哭笑不得。

現實反覆佐證,占卜算命之類純屬迷信,非但從來不遂人願,多半時候還有可能成為騙子請君入甕騙財騙色的騙術,甚而引發無妄之災和不測悲劇。悲催的是,信息化、高科技在為人們生活提供便利的同時,也為網絡迷信騙局準備了「馬夾」。君不見,微信、手機應用、社交媒體、直播平台、視頻平台等介質上,各種測字、測名、測性格,測心、測運、測姻緣的占卜服務五花八門比比皆是,像牛皮癬一樣瘋狂發作,號稱使用人工智慧技術看手相、看面相者,更是堪稱奇葩。在網絡放大效應下,騙子打著占卜算命等幌子,實施誑騙屢屢得逞。2019年,某地警方打掉一個網絡算命詐騙團夥,該團夥詐騙金額竟達2400餘萬元。前不久,某地一受騙者在觀看卜卦直播後,被後者以購買「驅邪符」「安置仙家」等名義騙取250多萬元。

被網絡占卜請君入甕,收割的不止是智商稅,還有個體對自己精神命運的主宰把握。近代上海青幫「老大」杜月笙就迷信算命,1951年杜哮喘病加重,他將生辰八字寄給一個算命「大師」,「大師」回函算他活不到虛歲64歲,杜對此鬼話篤信不疑,深感絕望很快死去,「紙命書」成了他的「催命符」。

遠離迷信乃正常人基本智識和底線認知。現代人對網絡占卜等迷信趨之若鶩,固然有根深蒂固的迷信思想內因,更有「巴納姆效應」的科學外因和打擊不力的監管外因。

巴納姆效應是指人很容易相信一個籠統一般性人格描述,並認為它特別適合自己並準確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點。一方面,形形色色的傳統算命先生屢試不爽利用此效應自圓其說;另一方面,求助算命者存在殊途同歸的精神「致命傷」,往往罹遇挫折諸事不順情緒低落打擊,精神心理上存在脆弱性,更易接受算命先生暗示和胡說八道。因此,掃除網絡占卜垃圾,既須科學啟蒙教化持續發力,更需精神衛生心理疏導和法律的擔當加力。

來源:kknews被網絡占卜請君入甕,收割的不止是智商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