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文:Akizuki

  「你聽我說,這遊戲真的太賽博朋克了,真的。你知道嗎?就那個黑屏,咣的一下我還以為自己進入了賽博空間,四面八方全是他 x 的數據流動。然後我就頂着那一團一團虛擬信息流跟虛空對槍。我靠,這感覺太對了。結果後來告訴我那玩意兒其實是 BUG?這是什麼,這就是維納斯的雕像啊朋友,你見過這種嗎?遊戲還能這麼做,真他 x 的牛逼。」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週末的線下聚會,我硬着頭皮聽坐在我對面的朋友跟我狂吹了一個小時《賽博朋克 2077》的黑屏 BUG,時不時就冒出什麼「打破第四面牆」、「真正的賽博朋克」、「以缺陷昇華的藝術品」之類根本不搭邊的詞。

  「你一定得寫一篇這個,對就這個,講一期 2077 的 BUG。真的太牛逼了。」

  說實話我還是頭一次見到某一作品的粉絲主動要求我以該遊戲的 BUG 為題作文。正好我也有此打算,然而我並不會吹這些本不該存在於遊戲里的「錯誤」有多麼的恰到好處,我只想以調侃的心態讓大家看個樂就足夠了。

在夜之城到處都充滿危機

  「小心高空墜物」

  接近高樓大廈時會不會產生恐懼心理?擔心不知道哪一層的窗戶恰好沒有關、恰好有什麼東西從百米高空墜下、又恰好直直地嵌入自己的腦殼?或許是花盆、或許是筆記本、也或許是圓珠筆?

  說實話這些東西這都太沒新意了,知道在 2077 年人們應該擔心什麼嗎?被什麼砸死才能名垂千史嗎?

  答案是「坦克」。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甚至不需要靠近市區,無論你處於什麼地方都可能從天而降一輛武裝戰車,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給你帶來最震撼靈魂的恐懼。

  「吃人的沙發」

  令人舒適的沙發總像柔軟泥沙一般,將你過重的身軀緊緊抱入懷中,使你不斷深陷不斷沉迷於安逸。而當你終於打起精神想要脫離泥沼尋找全新生活時,七宗罪中名為「懶惰」的惡魔卻將你死死摁在泥潭里。這時你才注意到,沙發上擁你入懷的雙臂卻是一張血盆大口,正貪婪地吸食着你的精力。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在夜之城,請不要隨意坐在野生沙發上,就像你不知道哪個寶箱是怪物化身一樣,你也不知道哪個沙發是惡魔的使徒,正等待着尋求一時安逸的倒霉鬼。

  「鄰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親愛的,我總覺得今天的你,有些不一樣。」

  「有…有嗎?我…很好啊…」

  你又緊緊地握了握面前的方向盤,脖子徹底僵住、目不轉睛地盯着前方。從目光余暉中你看到那個坐在副駕駛的人,正將整個身子掛在車門上,四肢以極不協調的、人類絕無可能做到的模樣扭動着、抽搐着,仿佛身體每一處都有自己的意識正要離開這具軀體。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完了,她發現你正在看她。

在夜之城人人都是超能力者

  「槍管插腦」

  「兄弟,這是我最後的波紋…不是,是子彈。」說着傑克將那支橫穿他腦殼的手槍挖出來交給了我。

  「帶着它,活下去…」,說完你面前這個中了無數發子彈卻根本看不見彈孔的壯漢就倒下了。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你看着手上這還帶着腦漿的手槍,心想難道不是因為這個才死的嗎?這就是改造人嗎?我驚了。

  「朋友,如果有來世,記住千萬不要將槍管裝腦子里。」

  「你會飛?我也會,誰不會呢。」

  在夜之城,會飛簡直是混街頭最最基礎的技能,沒法做到個一躍而起騰雲駕霧都不好意思在人面前吆五喝六。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而且一定要飛得越離譜越好,像超人一樣直直地一飛沖天、亦或者像孫悟空叫個觔斗雲來這都是不夠酷的。最酷的街頭飛行要像被彈射出去一樣,呈現出自由自在的姿態,不收任何限制。無拘束地騰空、無拘束地翻轉、無拘束地摔成肉泥。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什麼你問我最後怎麼摔死了?這種事情重要嗎?

  「岩雀」

  在街頭還有一種更酷的移動方式,以至於只有我們主角這種大帥比才會用,那就是「踩電軌」。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有沒有發現,一旦你像某異世界 moba 遊戲里的某個英雄一樣靠近道路邊緣,就有可能腳踩渦輪、雙腿生風一路火花閃電,比路上那些完全不夠賽博朋克的四輪鐵皮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別問我為什麼 2077 年街上還有四輪鐵皮,這叫不忘初心。

  「四手金剛」

  我從小的夢想是成為一名拳擊手,自打我有記憶開始我就是在擂台上度過的。無論是什麼種族、什麼膚色、什麼性別,只要站在擂台上都是一樣的,而我的任務就是擊敗他們。

  在沃森區有一個傳奇,只有最頂尖的拳擊手才能夠與她對決,而失敗者無一例外都會死。她是我一生的目標,我不斷地挑戰各個地區的比賽、各種非人般的怪物,只為能被她選中成為挑戰者。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終於我迎來了這一天。然而當我站在擂台上面對她時,我就意識到自己的死期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丫的居然有四隻手。」

  「閃現」

  「該走了朋友。」話音未了只見傑克一個閃現,啪得一下很快啊,就進入了櫃子里,隨後閒庭信步地從中走了出來,仿佛完全沒有剛剛那一套匪夷所思的操作。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 「朋友,在夜之城,人人都是超能力者,這都算小意思。」傑克看着目瞪口呆的我解釋到。

  - 「可你為什麼要進到櫃子里?」

  - 「我只是想從中出來。」

  - 「No Gay Please.」

在夜之城從來沒有規則

  「快閃」

  「聽我倒數!三、二、一!」

  話音落罷,我將手中點燃引信的手雷朝着橋下堵作一團的車群扔去。隨着一聲爆炸帶來的巨響,所有的車門同時間齊刷刷地打開,車里的人用整齊劃一的動作抱頭、下蹲、然後開始哀嚎。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完美。」看着眼前這超誇張的景像我心滿意足地嘴角上揚。這是只有在夜之城能夠完成的行為藝術,在這里沒有任何規則沒有任何束縛。

  「交通規則?」

  不知道你有沒有觀察過路上的車輛,真的太朋克了,真的。明明有那麼寬的馬路,卻非要從人家路邊小攤上碾過、非要在路障上將自己的門刮掉、撞個稀巴爛。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一輛車兩輛車就算了,幾乎每一個路過這里的車都不可抗拒地用側身摩擦着欄桿,將自己的鐵屑傾灑在路邊,留下一地狼藉。這真的太朋克了,簡直是在用行動對抗消費主義。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靈魂的容器」

  能夠承載生命的不僅僅是完整人體,這是我剛剛才意識到的事情。

  就在剛才我闖進這棟大廈將幾名公司員工全部撂倒,他們的屍體被我攔腰截斷,倒在一灘血泊當中。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然而就當我以為危機解除之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隻從身體里分離出來的斷腿,開始以詭異的姿勢站立起來——不停擺動。

  我知道,在那隻抽搐不止的腳里寄居着逃亡中的靈魂。這個可憐的公司社員,在生命的最後一刻將自己的意識,轉移到了這個完全沒有感官的肢體里。

尾聲

  不知道上面這些 BUG 你是否也有遇見過呢?你是否曾以為這是遊戲設計的一部分?或許這個充滿錯誤、不顧邏輯的世界,才是真正的賽博朋克世界呢。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沒人記得按時發售的垃圾遊戲 但會記住做了8年的BUG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