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嫂子愛上小叔子|不能全怪潘金蓮,武松做錯了3件事

《金瓶梅》中嫂子潘金蓮愛上小叔子武松,不能全怪嫂子潘金蓮,小叔子武松做錯了3件事。

《金瓶梅》中嫂子愛上小叔子|不能全怪潘金蓮,武松做錯了3件事

1、武松做錯的第一件事:小叔子不該住進嫂子的家

《金瓶梅》中嫂子潘金蓮愛慕打虎英雄武松,本是情非得已的事,而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因為小叔子武松住進嫂子潘金蓮的家而引起的。

嫂子潘金蓮邀請小叔子武松住進家里可以理解為「長嫂如母」的行為,仰慕打虎英雄的行為,客氣一下的行為,至於愛慕的成分最多只能算是萌芽狀態。

可武松並沒有堅決回絕,把嫂子小叔子不正常關係的發展消滅在萌芽狀態,還是住了進來,這里面有盛情難卻的成分,有感受家庭溫暖的成分,也不排除小叔子武松有喜歡漂亮嫂子潘金蓮的成分。

現在的人還知道避嫌呢,知道嫂子小叔子同處一室,多有不便,更何況那時男女授受不親的年代,最忌諱莫如瓜田李下,已經成人的小叔子武松難道就不懂這個理嗎。

可最終小叔子武松還是選擇住進了嫂子潘金蓮的家,這就給嫂子潘金蓮發出了第一個錯誤信號:小叔子武松是喜歡嫂子我潘金蓮的。

小叔子武松住進來之後,與嫂子潘金蓮生活起居在一個屋檐下,嫂子潘金蓮把小叔子武松照顧得周到細緻,無微不至。

小叔子武松每次從衙門下班回家,嫂子潘金蓮替他拍去雪花或塵土、掛外衣、換鞋,然後在火盆旁吃飯、喝酒,已成定式,還替他打水洗臉,讓小叔子武松受寵若驚,侷促不安,面紅耳赤,雙方異樣的感覺不斷升級。

潘金蓮以前長時間面對三寸丁枯樹皮的丈夫武大郎,現在每天看著高大威猛的小叔子武松在面前晃來晃去,想入非非也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

@天下美文認為,要想人與人之間不發生情意,不發生是非曲直,最好的辦法,就是兩個人不要見面或者儘可能少見面。

《金瓶梅》中小叔子武松邁出了不該邁出的第一步,住進了嫂子潘金蓮的家,兩個人天天都見面,這就為後面嫂子小叔子關係的發展埋下了隱患。

《金瓶梅》中嫂子愛上小叔子|不能全怪潘金蓮,武松做錯了3件事

2、武松做錯的第二件事:小叔子不該給嫂子送布料

潘金蓮是清河縣南門外潘裁縫的女兒,也就是說,潘金蓮父母家是裁縫世家,會裁布做衣自然而然也就成了潘金蓮的看家本領和拿手好戲。

小叔子武松投其所好,給嫂子潘金蓮送花段子布料,意味著小叔子武松告訴嫂子潘金蓮:嫂子,我最懂你的心。這是小叔子武松給嫂子潘金蓮發出的第二個錯誤信號。

小叔子武松本來是出於對嫂子潘金蓮對自己生活起居照顧的感謝,才用自己第一個月的俸祿給嫂子潘金蓮買了一塊花段子布料,並對潘金蓮說:嫂嫂手巧,做出來的衣服,穿在你身上,指定好看。

嫂子潘金蓮愉快地接受了小叔子武松送的布料,只是她的想法與武松不同。看著小叔子武松買給自己的漂亮布料,潘金蓮的心中盪起了陣陣漣漪:這不僅僅是布料,還是信物。

來而無往非禮也,嫂子潘金蓮投之以桃,報之以李,也給小叔子武松買了塊布料,親手給小叔子武松量身,製做了衣服。

衣服做好後,嫂子潘金蓮拿著給小叔子武松做好的新衣服,對著鏡子,與自己身上穿的新衣服比劃著,嘴上情不自禁地笑出了一朵花,她到底比劃著想到了什麼,只有潘金蓮自己最清楚。

在嫂子潘金蓮心里,相互買布料做衣服,絕不是感謝、關心那麼簡單,而是相當於交換信物。

嫂子潘金蓮已然把與小叔子武松的相處,調整成了戀愛模式,只是小叔子武松還不這麼認為罷了。

《金瓶梅》中嫂子愛上小叔子|不能全怪潘金蓮,武松做錯了3件事

3、武松做錯的第三件事:小叔子不該打嫂子的臉

武松被道德綁架,忌憚叔嫂關係,加之哥哥武大郎對自己有養育之恩,儘管心里有所想,但始終克制自己,不越雷池半步。

面對風情萬種、仰慕自己、傾心自己的嫂子,對自己親昵行為的不斷升級,特別是嫂子潘金蓮趁武大郎外出賣炊餅,自作多情地端著自己抿了一小口的酒杯,挑逗性地對小叔子武松說:「叔叔,你若對奴家有情,就把我喝剩下的這杯殘酒喝了。」潘金蓮的這句曠世名言,一下子把打虎英雄武松驚醒了。

「嫂嫂,你看錯人了」,小叔子武松丟下這句話,把嫂子潘金蓮手里的酒杯打翻在地,就毅然決然地離開了哥哥嫂嫂的家。

小叔子武松一意孤行地搬出去單住,是看清了嫂子潘金蓮的嘴臉,怕把持不住自己,做出對不起哥哥武大郎的事,也是為了讓嫂子潘金蓮徹底斷了這種非分之想,才這麼做的,他的做法無疑是對的。

小叔子武松搬出去後,潘金蓮和武大郎又恢復了往日平凡的婚姻家庭生活,真是讓人可喜可賀。

但武松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在遠行出差之前,到哥哥嫂嫂家,處心積慮地來了一番示威警告:什麼「籬牢犬不入」,「籬笆扎得牢,野狗不得入」

說這些話的時候,哥哥武大郎使勁擺手,示意他「莫要說」,可武松偏偏越說越起勁,根本停不下來。把潘金蓮對自己的一片真情,解讀為不守婦道,解讀為水性楊花,解讀為不要臉。

正是因為武松的示威警告,武松、武大郎、潘金蓮之間的最後一層窗戶紙被武松捅破了,嫂子潘金蓮的最後一塊遮羞布被小叔子武松扯掉了。這是小叔子武松對嫂子潘金蓮發出的第三個,也是最具殺傷力和破壞性的錯誤信號。

武松心里想著是為哥哥好,可這樣一來,哥哥武大郎本來心里明鏡似的,內心什麼都知道的事,讓你武松給說破了,讓當哥哥的武大郎情何以堪,怎麼自處:自己的老婆有外心,而且是對自己的弟弟。更讓嫂子潘金蓮羞憤難當:自己春心蕩漾,自己不是個好女人,自己勾引小叔子。

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就算嫂子潘金蓮有過錯,也輪不到你小叔子武松來教訓,這就好比父母有過錯,也輪不到子女教訓一樣。況且什麼事都還沒有發生,一切都只不過是武松的主觀臆斷,有錯推斷而已。

武松的言行顯然比打臉更嚴重,他說出上面的話,等於是宣告全家:嫂子潘金蓮不要臉,嫂子潘金蓮豬狗不如。

接下來的事情可想而知,嫂子潘金蓮的面子說什麼也掛不住了,站起身來,氣急敗壞地打翻桌子,拂袖而去。走時回過頭悲憤地對小叔子武松丟下一句話:還長嫂如母呢?然後就淚流滿面的上樓去了,足見其惱怒的程度。

《金瓶梅》中嫂子愛上小叔子|不能全怪潘金蓮,武松做錯了3件事

4、武松也有缺點,也會做錯事

武松是英雄好漢沒有問題,武松有情有義也沒有問題,但其為人做事確實有莽撞衝動,好心辦壞事的一面,威猛有餘,情商不足。

到後來,潘金蓮出軌西門慶,多多少少與潘金蓮最愛慕的人武松宣佈她是個不要臉的女人而產生破罐子破摔的報復心理是有關係的。

潘金蓮西門慶的事情敗露後,潘金蓮在王婆和西門慶的唆使下,最終決定害死武大郎,也是怕武松意氣用事,做出了先下手為強、毀滅證據的愚蠢行為。至於武大郎死後,潘金蓮選擇嫁進西門府,則可以理解為潘金蓮對幸福美好生活的追求使然。

@天下美文看來,看透不說破,看透還能順著說,順勢而為,才是做人的大智慧,也是做事成功的法則。

洞悉人性的蘭陵笑笑生在《金瓶梅》中不動聲色的反映人情世故,述說人間冷暖,目的就是還原生活的本來面目,而不是人為的貼上「好人」、「壞人」的標籤。

壞人也有優點,好人也有缺點,武松也不例外,他既有行俠仗義、嫉惡如仇的一面,也有不解風情、粗魯莽撞的一面,這才是有血有肉、可敬可嘆的真實武松。#「閃光時刻」主題徵文 二期#

我是@天下美文,知道你很忙,我把人情世故的智慧直接告訴你。心有靈犀者,請關注@天下美文。

來源:kknews《金瓶梅》中嫂子愛上小叔子|不能全怪潘金蓮,武松做錯了3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