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2020年12月19日午後,冬日晴好,上海交響樂團演藝廳舉行了一場特別的活動——「樂隊長的藝術人生暨《我的上海交響——樂工春秋五十載》新書首發」。未聞器樂和鳴,但聽得心聲、掌聲、笑聲交織,這一場記憶與情感的交響,引發共鳴,令人回味。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我的上海交響——樂工春秋五十載》作者宋國強是上海交響樂團樂隊長。2020年,距離他加入上海交響樂團剛好過去了整整半個世紀。宋國強18歲被指揮家曹鵬招進樂團,曾被指揮家黃貽鈞派到北京中央樂團學習大管,被指揮家陳燮陽送往法國學樂器修理,多次與指揮家余隆深談樂隊精細化管理的細節……在上海交響樂團,宋國強完成了從台前到幕後,從演奏員到樂隊長的職業轉型,也見證了上海交響樂團半個世紀的成長。他在上交耕耘了50年,被演奏家們親切地稱為「大總管」。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今年疫情其間,宋國強宅家,悉心撰寫了這本書。全書分兩部分,第一部分側重於作者作為管理者在上海交響樂團樂隊管理經驗的總結;第二部分側重於作者個人人生、工作經歷的回顧,從側面也反映出上海交響樂團近五十年來的發展歷程。該書圖文並茂,文字樸實自然,以敘述故事的方式生動呈現交響樂團樂隊管理的方方面面,是國內首本涉及樂隊管理的圖書。

今天的活動現場,上海交響樂團音樂總監余隆,上海交響樂團團長周平,上海音樂出版社社長、總編輯費維耀,著名指揮家張國勇,市科協原黨組書記楊建榮等各界人士從四面八方趕來。余隆介紹了請宋國強出書的緣由,以及樂隊長在交響樂團中的重要性。費維耀介紹了本書的出版經過。指揮家張國勇說,我與「小宋」合作多年,他熱愛生活,樂觀豁達,所以看起來年輕;他做事滴水不漏,從不抱怨,作為樂隊長很不容易。楊建榮是宋國強的髮小,也是這本書的第一讀者。他說:「這本書讓我對宋國強有了新的認識,他對四任指揮家的理解,對樂隊精細化、科學化管理的思考和經驗總結很有想法,值得借鑑推廣。」上交樂隊首席大提琴黃北星與宋國強合作了25年,他說:「宋老師聰明,多才多藝,演奏多種樂器、修理樂器、樂隊管理等都在行;他是一個簡單、讓人感到溫暖的人,為年輕演奏家推薦機會,為人處世有腔調。」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活動現場 攝影:郭影

宋國強回憶了結緣上海交響樂團的經過。回首半個世紀,他感慨地說:「在上海交響樂團工作與成長,使我的人生豐富充實,讓我為之感恩、為之驕傲。特別是在四位指揮家身邊工作更使我的能力得以成長、熱情得以揮灑。感謝上交、歷代音樂家和老師們對我的培養。」(郭影)

序一

余隆(上海交響樂團音樂總監)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2020 年的疫情帶給我們許多焦慮,但在九月陽光明媚的第一天,卻讓我們看到了一種特殊的快樂,甚至感動。因為上海交響樂團樂隊隊長宋國強在這一天受到了樂團所有音樂家全體起立鼓掌的最高集體致敬——這一天是宋國強在上海交響樂團工作五十週年的紀念日。五十年啊!從1970
年9 月1 日到2020 年9 月1 日,簡直不可思議,因為,全世界的職業樂團中也極少有人如此長時間忠誠地服務於同一個音樂機構。這是一種何等卓越的敬業精神和對事業忠誠的態度在支持著他,讓我們所有音樂人為之動容、為之敬禮!

宋國強歷任上海交響樂團聲部首席、樂隊隊長和樂團副團長,每一個階段的工作中都煥發出不同的精彩。我本人與宋國強相識甚晚,但一見如故而至無話不談,特別是在管理樂團方面,相互都頗有心得而相談甚歡。我喜歡他對音樂的激情和各項業務的精通,喜歡他對人與事一針見血地分析,還喜歡他在工作中行之有效地解決棘手問題的方法。自2009年與宋國強共事至今,我見證了上海交響樂團樂隊每一步的發展和改變,這其中滲透了他作為樂團管理者的努力和擔當。

外人只看見舞台上音樂家的光芒,而真正支撐著樂隊和演奏員的是幕後管理的無名英雄。我喜歡宋國強這樣的人,他有真性情、有溫度、有夢想、有追求。也許更應該說,我喜歡這樣一種人和人生——聰明、執著、激情、職業、風度。他身上體現著老上海人特有的紳士范兒,他是上海音樂界稀有的紳士!

在宋國強總結五十年樂隊生涯而撰寫的《我的上海交響——樂工春秋五十載》出版之際,僅以此寥寥數語,表達我與宋國強共事十年的感謝和敬意!

(2020 年10 月13日,寫於上海飛北京途中)

序二

周平(上海交響樂團團長)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我的上海交響——樂工春秋五十載》即將出版之際,「老宋」(宋國強)邀我寫一篇序,我深感榮幸。其實我平時都是直呼其名,「老宋」這個稱呼是我跟著其他人叫的。你要是問我最初叫他什麼,其實是「帥哥」。

2000
年我初到上海交響樂團工作的時候,他還不是副團長,當時是樂隊副隊長。資料室鄒主任特地跟我介紹「帥哥」,當時就覺得他的眼睛好亮。一直說上海交響樂團的歷史是跨越三個世紀的「史詩」,對我這個年代的人來說,「老宋」在上海交響樂團五十年的工作經歷,是為數不多的跨越了不同時期的上海交響樂團傳奇之一。

有挺長一段時間,我們倆合作特別密切,因為當時我管業務,他管樂隊。我是個急性子,節奏比較快;他是個極其聰明的人,儘管我們兩個人年齡差距挺大,但節奏配合居然非常好。我從他這里學到很多關於樂隊的東西,有些是書本或者理論無法呈現的,而是常年在樂隊工作的經驗積累。跟聰明人一起工作就是互相激發提升的過程,互相都會覺得工作起來變得更容易些。所以,「老宋」對我來說,心理上一直沒有覺得他和我是不同年代的人,他也很喜歡和年輕人相處。

就是就是這樣一位「老宋」,這次要毫無保留地把樂隊工作五十年的經驗用文字總結出來,這樣的人文敘事恐怕也是交響樂界的第一次。去年,我們在總結樂團質量管理的時候,用的是一套指標體系,內容千變萬化。而這一本書呈現的卻是滿滿的、精準的經驗,值得每一個樂隊管理者學習,是為後輩們留下的一本寶貴的實踐手冊。而本書的第二部分,既是「老宋」的故事,也是上海交響樂團的故事。幾十年與樂團在一起的真摯情感,從他個人的視角敘說,讓我們看到了上海交響樂團的變遷和發展,以及一起經歷的激情歲月。

可以肯定的是,「老宋」在疫情期間沒有浪費一點時間。無法想像他突然跨界到了文字,就如同他的藝術人生中多次角色轉變的跨越一樣,所有的精彩都值得被閱讀。(寫於2020 年11 月12 日)

後記

宋國強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記得六七年前,余隆總監與我談樂隊工作時,希望我能把在上海交響樂團工作期間所經歷的點滴事情記錄下來,尤其是樂隊管理中發生的情況以及如何處理,以此讓同行們瞭解樂隊是如何管理和工作的,這對進一步管理好樂隊十分有益。由於當時樂隊工作繁忙,沒有時間仔細思考和準備,不知從何說起,一耽擱好幾年過去了。雖然這期間我發表過一些有關樂隊管理的訪談和文章,但多是有頭沒尾的,或是有尾沒頭的,不成體系。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多才多藝的宋國強

2020 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期,我在家里靜下心來,回憶我從1970
年起至今在上海交響樂團工作的點點滴滴,經過多次寫作和整理修改,於9月完成了文稿。這也算是對自己工作的一個總結吧!書中所述僅代表個人觀點,也希望得到大家的批評與指正。

在此書出版之際,我衷心感謝中國愛樂樂團李南團長為本書題字!特別感謝同事李軒達,在整個寫作過程中給予我極大的幫助。同時,我也對在寫作過程中給予我幫助和鼓勵的鄒野先生、謝萬鈞先生、楊建榮先生表示衷心感謝!

衷心感謝上海音樂出版社費維耀社長、總編輯對本書的指導和大力支持!

感謝上海交響樂團一直以來對我的信任和培養!感謝上海交響樂團文化發展基金會對本書的資助和支持!

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

(序一、序二、後記由上海音樂出版社授權刊發,圖片除署名外由上海交響樂團提供)

來源:kknews歷經曹鵬余隆等四任指揮家,上交「大總管」宋國強:樂工春秋50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