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1)

文/仙女果果

離婚(1)

天空中堆著悠悠白雲,變幻莫測地,人世間諸事又何嘗不如此呢?一對結婚二十年的夫婦——文強與我——終於分離了,由民政局的局長出面主持,就在那里簽字。手續完畢後,文強先出去,像白雲般飄忽,永不回頭了。半晌,我默默站起身來,打開皮夾子瞧見離婚證書仍舊安安穩穩地放在里面,便向李局長告別,走時李局長關切地問我,你外邊有了人?我搖頭,又問我,你準備去哪里居住呢?房子都沒要,我說去哥哥家里吧,李局長擔憂地對我說,那保重吧,我向李局長揮手道別,遲緩地走了出來。

走出行政局,我開始感到茫茫然了。我想起小女兒晶晶,也想起兒子聰聰,他們正眼巴巴地盼望我回去吧?還有文強,他是剛才領了離婚證就走的,雙方各執一證,因此他的一證就先由他自己帶著走了,他為什麼如此急急要拿去呢?怕我反悔而扣留它嗎?哼,我才不希罕再做你的沒有尊嚴的老婆呢!想到這里,我便鼓足勇氣喊了計程車,逕自找哥哥嫂嫂去了。

哥哥家住在東首的縣醫院那里,我哥哥嫂嫂為人善良,樸素踏實,我有兩個侄兒,現在還小,在上學,哥哥嫂嫂雙雙在縣機械廠工作,收入不是太好,日子過的十分清貧,哥哥的工作是父親頂替進去的,他們住著一座兩間的二層小樓房,嫂子居家十分節儉,我平日同他們也不常往來,可是見了面,他們總是待我很客氣的。

這天我坐車到了他們家,恰巧哥哥和嫂子都在,他們還以為我是前去玩呢,問我為什麼不帶孩子來,我一時也回答不出,只好含糊應對幾句。後來我再也忍不住了,便把離婚之事說出,並且問他們可否讓我暫住幾時。哥哥聽了臉色突然變的慘白,嫂子也做驚奇之態,沉吟片刻,嫂子可憐我,義不容辭,也就答應下來了。我說我今天晚上便要住這里,嫂子聽著連忙站起身道:哎呦,都是自己人,還用如此客氣嗎?我也就放心了。

那個房間里里亂糟糟的,讓我先替你收拾一下吧。」我說嫂子不必費心,我也沒有什麼東西要帶來,凡那房子里的一草一木我都不要,我的嫁妝都早沒了,現在當然也不會去拿,就算留著將來送給我的女兒們了。嫂子有點打抱不平地說,為什麼一切都是他的呀?他給你什麼了?我搖搖頭回答,什麼也沒給。哥哥見我心情不好,向嫂子丟了一個臉色,嫂嫂意會,急忙把那個比較亂的房間收拾好了,對我說,你先進去躺回吧,一會兒出來吃飯。我看嫂子如此客氣,有點不好意思,這時才感覺離婚的女人,無家無房太可憐了,這時如一隻喪家之犬。

躺了一會兒,突然有點不平衡,我為什麼什麼也不拿呢?為什麼家里的東西都是你的呢?那個家里的一盆一碗,每一件東西,都是我買的呀,遂對嫂嫂哥哥說,我要回家里拿一些換洗的衣服和被子,還有我的一萬元的存摺也在家里,嫂子和哥哥聽了,然後支持我讓去拿,並且客氣地說,用不用叫個人去?哥哥聽了,也連說該去拿,他便喊了一個鄰居的兒子叫軍軍的讓去取東西呢,並且再三叮囑我要早些回到家里來吃晚飯。(續)

來源:kknews離婚(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