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駐華代表屈四喜:中國已從糧食署受援國發展為重要捐助國

「中國在扶貧取得的巨大成就得益於其政府凝聚和統一了全社會的扶貧意志、大力發展經濟促進扶貧事業,以及科學精準的扶貧策略和方式方法。在幫助其他的發展中國家方面,糧食署加強了與中國政府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的合作,在更多的發展中國家實施援助項目。」

成立於1961年的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下稱「糧食署」),致力於抗擊飢餓、提供緊急糧食援助,並與各種社區展開合作,共同改善營養狀況與增強恢復力,是全球最大的人道主義組織。1979年,糧食署成為首批進入中國的五家聯合國機構之一。

10月9日,諾貝爾獎委員會宣佈,將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糧食署,以表彰其在消除飢餓、推動世界和平方面所做的傑出貢獻。

事實上,2020年肆虐的新冠疫情對糧食署減少全球飢餓、減少貧困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挑戰。

公元400年,糧食署總部所在的羅馬經歷了大規模饑荒,導致近90%的人口死亡。今年4月,糧食署警告,新冠疫情會觸發「載入史冊的糧食危機」。

貧困也成為了新冠疫情大流行產生的最直接的社會負面影響。12月15日,博鰲亞洲論壇《亞洲減貧報告2020》發佈並指出,在疫情的衝擊下,收入不平等進一步加劇,全球貧困人口預計將出現自1998年以來的首次回升。新冠肺炎疫情成為了影響亞洲各國貧困變化的最直接因素。

借《亞洲減貧報告2020》發佈之機,《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駐華代表屈四喜,請他談一談全球在面臨疫情衝擊的背景下,如何實現消除貧困,以及「零飢餓」目標的問題。

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駐華代表屈四喜:中國已從糧食署受援國發展為重要捐助國

疫情暴露全球社會脆弱性

《國際金融報》:新冠疫情拖慢了減貧進程,這是否會影響到2030年消除貧困目標的實現?

屈四喜:5年前,國際社會承諾,2030年在全球範圍內消除飢餓、糧食不安全和各種形式的營養不良。為及時掌握全球糧食安全情況,自2017年以來,包括糧食署在內的聯合國五個機構每年聯合發佈《全球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報告》。根據今年的報告,全球飢餓人口自2014年以後每年增長過千萬。在過去的五年中,全球飢餓人口增加了6000多萬,2019年底達到了6.91億。2020年的新冠疫情很可能使飢餓人口再增加1.3億。這種變化趨勢與2030年實現「零飢餓」的目標是背道而馳的。實現這一目標仍然是一項長期艱巨的任務。

新冠疫情暴露了全球社會的「脆弱性」,今年會有高達1.15億人因新冠疫情而陷入貧困。這是貧困人口數十年來首次增加,其中相當的數量在亞洲。

為協調和強化國際社會的行動,推動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聯合國將在2021年召開「糧食系統峰會」,激勵人們採取行動,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願景。糧食署作為五個牽頭機構之一,將積極推動全球在「安全與營養食物、可持續消費、資源合理利用、公平生活、抵禦風險」等五大領域的合作。

《國際金融報》:對於新冠疫情產生的影響,世界糧食計畫署採取了哪些政策措施?

屈四喜:面對新冠疫情,聯合國作出了及時響應,積極加強系統協調,我們正在推進的應對方案包括全球人道主義應對計畫(GHRP)、應急防控計畫、經濟恢復計畫的相關行動。糧食署首先是要爭取更多資源來滿足依賴其援助的人們的糧食和營養需求。作為聯合國系統最大的人道主義援助專門機構,糧食署在密切關注疫情發展變化的同時,積極採取應對措施。

為此糧食署在五個方面作出了安排:一是加強與捐贈方和相關政府的協調,積極籌措更多資源;二是加強物資儲備和調運;三是在項目的實施方面要求更加靈活務實的方式方法,來保證現有的在發展中國家的援助工作幫到需要幫助的人們,採取帶回家的口糧、發食物代金券、現金援助等方式保證孩子們的營養膳食;四是積極應對新的援助需要,因為新冠疫情產生了突發的飢餓人口;五是落實好聯合國GHRP計畫中糧食署的相關工作,包括設立全球抗疫應急樞紐,幫助相關國家運送防疫物資和人員,建設醫療點並協助醫療救援。目前,從中國設立的臨時全球人道主義抗疫應急樞紐發出的物資,占糧食署運營的聯合國人道主義緊急援助物資樞紐網絡發運量的80%以上。糧食署和中國有關部門正在推進在中國設立長期的聯合國人道主義應急物資樞紐。

與中國合作潛力巨大

《國際金融報》:亞洲地區進入了緩解相對貧困的新時代,如何幫助亞洲人口脫貧?

屈四喜:在幫助亞洲人口脫貧方面,糧食署與中國的合作潛力很大。首先加強糧食署與中國政府的合作,在需要幫助的亞洲國家實施更多的援助項目;其次,要深化糧食署與中國的南南和三方合作,使需要幫助的亞洲國家很好地借鑑中國的經驗和適用技術;此外,進一步發展與各類夥伴的合作,特別是和中國企業,鼓勵創新,使需要幫助的國家獲得技術和投資,促進可持續發展能力的提高。

世界貧窮人口中,79%生活在農村地區,故亞洲的貧困人口主要集中在農村。因此我們要努力提高在農村地區生活的極度貧困人口的福祉。要幫助小農戶提高發展能力和增強抗風險能力,幫助他們獲得更好的科技支撐,包括利用數位技術提供智能解決方案,以促進減貧和農村轉型。

《國際金融報》:據有關預測,中國將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減貧目標。中國和糧食署在減貧領域有哪些合作?哪些經驗可以分享?

屈四喜:中國比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提前十年實現減貧目標,這是對全球扶貧事業的巨大貢獻,是對廣大發展中國家的巨大鼓舞。中國在扶貧取得的巨大成就得益於其政府凝聚和統一了全社會的扶貧意志、大力發展經濟促進扶貧事業,以及科學精準的扶貧策略和方式方法。

糧食署作為最先進入中國的五家聯合國機構之一,在中國農業農村的發展過程中,尤其在貧困地區的發展過程中,跟中國政府和有關部門進行了密切的合作。糧食署是中國扶貧事業取得巨大成就的見證者、參與者和積極的貢獻者。上世紀的80年代至90年代,中國曾經是糧食署主要的受援國之一。糧食署在中國的項目主要是通過「以工代賑」方式開展了許多生產生活基礎設施建設,涉及災後重建、農田灌溉、水土保持、流域治理、防護林建設和農業綜合開發等,改善和提高了項目區的可持續發展能力,並將先進的項目實施和管理經驗引進到中國。

隨著中國的發展,中國逐漸從糧食署的受援國轉變為糧食署開展全球行動的重要捐助國。但糧食署目前仍在中國國內開展一些小型的創新性合作項目,以配合中國的扶貧工作和鄉村振興。我們在湖南湘西和廣西靖西開展的學齡前兒童營養改善試點項目,以及在安徽金寨和甘肅定西及東鄉實施的小農價值鏈能力試點項目都取得了很好的進展。

在幫助其他的發展中國家方面,糧食署加強了與中國政府部門和其他有關部門的合作,在更多的發展中國家實施援助項目。同時,作為糧食署農村發展卓越中心,世界糧食計畫署中國辦公室致力於通過南南合作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借鑑中國在扶貧開發、糧食安全、營養改善等方面的成功經驗與先進適用技術,幫助其他發展中國家提高自我發展能力。

《國際金融報》:在糧食問題方面,聯合國在今年7月的報告中警告,到2030年,「零飢餓」恐無法實現。是什麼原因阻礙了這一目標的實現?

屈四喜:到2030年,「零飢餓」無法實現的主要原因是發展的不平衡,不少發展中國家經濟發展水平,尤其是自身糧食生產能力不足,當然還有貿易障礙、衝突和極端氣候的影響等。而當前的新冠疫情很可能會使全球飢餓人口增加1.3億以上。

記者 袁源

來源:kknews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駐華代表屈四喜:中國已從糧食署受援國發展為重要捐助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