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被富家女撬走男友我正哭泣,她有錢老爹把我摁樓梯接吻

在睡夢中,我聽到不停的有人叫我的名字,他叫我醒過來,說要和我舉行婚禮,讓我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可是我睜不開自己的眼睛。我好像沉入了水底,不停的掙扎,卻掙脫不了,不停的往下沉。

那個聲音,不停的再叫我,我想回應他,卻做不到,但是聲音的主人一直沒有放棄,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浮出了水面,深深的喘了口氣。

我努力的睜開眼睛,就看到了一臉憔悴的秦欽,我從未見過他這個樣子,頭髮和鬍鬚都有些長了,雙眼發紅,身上的衣服也皺巴巴的,整個人都不修邊幅。

我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臉,卻被他猛地抱進了懷里,他很用力,我感覺自己都無法呼吸了,可是我不想推開他,我知道他就是那個聲音的主人,在我術後昏迷的時候,一直都是他在叫我,在和我說話,如果不是他,我很可能就醒不過來了。

「瑜笙,你嚇死我了,你知道嗎,你昏迷了一個月,我以為你要狠心拋棄我了,我真的,特別害怕,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這麼怕過。」

他說完,鬆開我,然後雙手捧住我的臉,近乎虔誠的看著我,「瑜笙,你以後可不能這麼嚇我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們要一直一直在一起。」

我點了點頭,他微微側臉,就吻上了我的唇,這個吻很輕,很柔,就像是羽毛落在了我的唇瓣上,他之前的吻都是粗暴殘忍的,從未這樣小心翼翼的對待過我,我睜大眼睛看著他,總怕這是個夢境。

他淺嘗輒止,像是生怕弄壞我一樣,「瑜笙,你要不要吃東西?林嫂每天都給你準備很多好吃的,她說之前答應過你。」

我聽到這里,心中不由得一暖,是喝雞湯那次吧,我和林嫂開玩笑似的話,沒想到她記得這麼清楚。

「好,」我答應一聲,不忍心拂了林嫂的好意,然後問道:「寶寶呢,她從保溫箱出來了嗎?」

剛剛秦欽說我昏迷了一個月,這麼長的時間,小太陽應該好了吧。想到寶寶,我的心里就暖暖的,之前見她的時候她雖然小小的,但是看起來發育的很好,現在應該沒事了吧。

「小太陽前天就出院了,你先吃點東西,我馬上讓人把她抱過來給你看,對了,你昏迷的這段時間,我給她起了名字,叫安之,好聽嗎?」

秦欽柔聲問我,「如果你覺得不好聽,就在給她取一個新的名字,我當時想讓你平安醒過來,就給她起了這個名字。」

「安之……安之……」我一遍一遍的唸著這個名字,「好聽,寓意也好,我們都要好好的。」

這時傳來敲門聲,是林嫂,她進來之後看到我的樣子眼睛就紅了,「太太,你真是辛苦了,原本身體就單薄,現在昏迷了一個月,都像個紙人了。」

「太太?」林嫂囉囉嗦嗦說了一堆,但是這個太太卻讓我的心尖一顫,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她之前一直是叫我顧小姐的,怎麼現在突然改口叫太太了?

來源:kknews小說:被富家女撬走男友我正哭泣,她有錢老爹把我摁樓梯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