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里的2020

歲末,米拍攝影學院搞了一個攝影段位的評定活動,我被定為三段黑帶大弟子。

三段黑帶的標準:能夠靈活運用基礎構圖法,理解色溫概念,理解不同焦段的用法,有一定的主觀拍攝意圖,圖片構圖規整。

這個標準客觀反映出了我目前的拍攝狀態:仍處於記錄生活的入門階段,對於很多場景的把控和駕馭還雲里霧里,懵哩懵懂,自以為是。缺少視覺焦點,缺少拍攝主觀意圖,更談不上個人化的視覺表達。

記得是從2017年開始寫攝影年終總結,這都4年了,還在入門?這是有多TM不想邁進這道門。

細想起來,還是拍得少了。總是感覺身邊沒什麼拍的,要到山清水秀之地,燈紅酒綠之所方能拍出所謂的大片猛片巨片豪片。

翻看2020年的片子,發現真正有意思和打動自己的,反而是發生在身邊的,普通尋常得甚至會將它遺忘的瞬間。

這些轉瞬即逝的碎片化生活場景,哪怕是入門和拙劣的記錄手法,都能為自己帶來時光的回溯,一切都會歷歷在目,清晰可辨。

我們記不起,想不起,憶不起的種種過往,或許就是少了那時那刻的那樣一張照片。

所以,「掏出機器,多拍」是2020年度總結的關鍵字。

一、疫情和禁閉

鏡頭里的2020

2020.01.24 因新冠,青城山封山,遊客被勸返。山腳下的學校人去樓空。

鏡頭里的2020

第二天,因養老院的特殊性封院了,這TM打亂了我所有美好的計畫:躲進養老院,遠遠避開病毒,爬爬山,逛逛古鎮,拜拜廟子,吃吃喝喝,快活似老仙兒。

但人算不如天算,在院區和社區白衣工作人員嚴陣以待,嚴密佈控,嚴防死守下渡過了一個相當寡淡憋悶的春節。

每天吃完,圍著院子里轉圈遛彎的時候總能想起《辛德勒的名單》、《穿條紋睡衣的男孩》和《美麗人生》這幾部電影。

鏡頭里的2020

繁忙擁堵不在,城市幾乎停擺,隨處可見的防疫標語和口號。不僅是個人生活的回憶,也是整個社會的記憶。現在回看,發現光圈、快門、攝影要素在這些場景下顯得並不是那麼重要,拍下來,比什麼都好

可真的拍少了!那時哪怕多拍拍殺氣騰騰的防疫標語、空無一人的街道以及關門閉戶的商舖也好啊。

二、春天和外出放風

鏡頭里的2020

春天很快到了,能到戶外去放個風,哪怕在家門口,也高興得手舞足蹈,從那張大腹便便的剪影中就能看出當時的開心。

病毒仍舊肆虐,工廠還在停工,但田野里,道路旁,工地中,牆角下,鵝黃,粉黛,絳紫、新綠都如期而至。風里,空氣里,陽光里,只要用心去聽,到處都是音樂。

這個世界依舊美得令人目眩神迷。

三、初夏和復工復產

鏡頭里的2020

初夏,逐漸復工復產。回頭翻看,哪怕是一張蓋鮮章的復工證明,羅列在白板上的信息化建設實施步驟亦或是有春風灌進辦公室的瞬間,都如此的生動與鮮活。

是的,時間會賦予看似普通的照片更多的信息和意義,我需要做的是更多的拿起手機、相機來記錄。

四、從夏到秋的兜兜轉轉

鏡頭里的2020

小紅書和抖音是個好東西,告訴了我很多這個城市不為人知的咔咔蟈蟈。

回看和整理這些照片時發現,達不到米拍攝影學院四段的原因正是拍攝時缺少強烈的個人主觀意圖。

不知道拍哪兒,不知道拍什麼。走到哪兒算哪兒,有什麼就拍什麼,拍到是緣,拍不到也是緣的佛系攝影,畫面中自然就少了很多嚴肅思考下的規矩和刻意安排下的精緻。難成體系沒有風格,照片也就只能中規中矩。

五、寡淡的生活

鏡頭里的2020鏡頭里的2020

這一年來的照片告訴我,好像除了毫無節制的胡吃海塞和蜷縮在電腦椅里用電腦看盜版電影,我幾乎沒有任何業餘生活了,真是活得一塵不染孤家寡人仙風道骨阿彌又陀佛。

不出意外,2020年正好看了366部電影,最大的收穫是知道了畫面並非必須橫平豎直,還知道了前景不是瞎胡加的。

六、老同志

鏡頭里的2020

無論畫面好壞,只要去記錄,就已經是最美的回憶了」,這是@Seconic老師對於父母題材拍攝的理解。

選擇平和的不刺激的沒有過分衝擊力的構圖,避免『我們在拍照』的感覺,讓一切都自然而然。」遠在南京的@孫瑜老師為我指點迷津。

縱觀2020年所有的照片,這一組老同志的照片無疑是個人年度最佳。正如老師們點撥的那樣,這組照片,有了視覺焦點,並溫和的把它們放大,不炫技不獵奇,平鋪直敘娓娓道來,講述著老同志們的生活。

好了,至此2020年的總結是有成效的,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2021年,計畫如下:把基礎壩牢,少想什麼子大片巨片,拿手機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工作拍拍好,拿相機有針對性的做做練習,掃個Gai,爬個樓這就很好了,:

□ 把《街頭攝影 52個任務清單》的任務做了。

□ 把《這樣學攝影》的作業做了。

□ 堅持每週的週記隨拍。

□ 堅持每天一部電影。

□ 給老爸老媽做一本照片書。

總共5個任務。

希望來年能進入評上米拍攝影學院四段黑帶大弟子。再見,這個糟糕的2020。

來源:kknews鏡頭里的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