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些事~征途之旅

淅淅瀝瀝的小雨一直在下,天空陰沉沉的,心情也開始變得壓抑起來。

昨天晚上運氣好,一個不起眼的小怪居然爆出了一件黃裝和一瓶二鍋頭,黃裝上還有附加屬性,不過等級太高,現在還不能穿。我圍著篝火就著僅剩的幾顆花生米把二鍋頭整下肚,人漸漸就飄了起來。桃花源里依然燈火通明,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伏,食物的香味一直飄到遠離城池的我的鼻子里。不時有急促的馬蹄聲傳來,夾雜著官差趕路的怒吼。那是一個與我隔絕的世界,至少在我的內心,我只把孤獨當成自己的朋友。

篝火越來越暗,漸漸熄滅。肚子不爭氣的咕咕亂叫,我知道它的委屈,那里邊除了一些酒精就只有幾顆花生米了。打了一下午的怪,居然沒有爆錢,早知道應該把種玫瑰花的荒地改成土豆或者地瓜,這樣的話,晚上就有烤地瓜吃了。

該睡覺了,也許睡眠可以趕走飢餓。明天考慮下先把這件盔甲當了。

也許是酒精的作用,居然一夜無夢,純粹的睡眠。那件黃色的盔甲靜靜地蓋在我身上,不是為了取暖,而是…怕人偷去,如果今天再沒有賺到錢,它可是我食物的唯一來源。

醒來後,我為自己的想法苦笑不已。對自己來說,它如此珍貴,但是對那些有錢的大爺來說,一件黃色的盔甲根本不算什麼,也許會因為包囊已滿而隨手丟棄。他們會來偷你的東西嗎?有時候,能夠被賊光顧,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徵。

我摸了摸空空的口袋,奢望能夠找到幾文錢,解決早飯的問題,卻意外地掏出一塊四四方方的牌子,上面用篆體刻著工工整整的三個大字:押鏢令。背面有使用說明:本令僅限30級人員使用,使用期限至3月22號12:00,過期作廢!

押鏢令?

押鏢令!

押鏢令…

昨天晚上,也就是3月21號晚上,我剛剛到30級,而且,而且,押一趟鏢有10兩銀子的酬金,那可是很多頓早飯!

我撒丫子就往鏢局跑。

媽的,每次發東西都鬼鬼祟祟,每次都害的大爺為這些福利玩命的跑路,你妹!

鏢局的前面已經是人山人海!

我一邊滿頭大汗的往里擠,一邊對邊上不耐煩的大爺小姐們諂媚的笑:對不住啊,讓一讓,我的鏢令快過期了…

然後我就昂首闊步在眾人鄙夷的眼光里牽著一匹比狗大不了多少的瘦馬拉了一車磚出來了。

車子轉了個彎,我把馬拴在道旁的樹上,鑽進一人深的草棵子里放聲大罵:你妹的!別人拉鏢拉金銀珠寶,你讓大爺拉磚頭!欺負大爺賠不起嗎?賠不起嗎?賠不起…大爺還真就賠不起!

那匹瘦馬象聽懂我的話一樣跟著叫了起來。

我憤憤不平的鑽了出來。眼前劍光一閃,一把閃著紫光的劍架在脖子上。一個騎著高頭大馬,穿著一身極品套裝的哥們冷冷的看著我。

「打劫的?」

他點了點頭。

「好漢饒命!小人上有80歲老母,下有3歲幼兒,中有糟糠…」

他不耐煩地打斷我:「本大王不劫命。」

「大王,小人姿色甚是平常…」

脖子上的劍一緊「大爺也不劫色。」

「那大爺您這是…」

「劫財!劫財!笨死你個慫了(陝西話)。把鏢箱給大爺打開!快點!」

我鬆了口氣,早說嘛,害得老子緊張得要死。

我笨手笨腳的解開鏢箱上的繩子,你妹,一箱磚頭值得你捆的這麼緊,繩子都比較值錢。

打開的一瞬間,脖子上一鬆,緊接著就看到那個大爺滿眼放光:「靠,金磚!發了發了,看不出來,你個慫還拉這麼好的東西,哇哈哈哈哈…」

跳下馬就往箱子上撲,撈起兩塊磚就敲了起來。

磚斷了!

他撿起來,看了看斷茬,眼神漸漸由狂喜變成疑惑:「金磚?」

我搖了搖頭。

「磚?」

我點了點頭。

「什麼做的?」

「這個,在下也不是很懂,大概是先用泥做成磚坯子,再放到高溫爐里面燒,具體工藝要問專業人士…」

「你媽的!」他憤怒加悲愴的大罵一聲,手中的劍閃過一道紫色的光芒…

當時那把劍離我的咽喉只有0.01公分,但是1/4燭香過後,這把劍的主人會徹底的愛上我,因為我決定要說一個謊話,雖然本人生平說謊無數,但是這一個我認為是最完美的…

我華麗麗的跪了下來:「英雄,你不要殺我…」

按照規定,這廝應該說一句「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先」,讓後我就可以從從容容的按照劇本來應對,但是這貨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眼中殺氣一閃,我心中一緊,本來想大喊一聲: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可是當了嘴邊,卻變成了:你妹,老子不想死啊…!

血濺當場!!!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幽幽的醒來,面前站著許多人…啊,鬼,對不起,沒死過,還不習慣改變稱呼。為首的是一個女鬼,一襲白衣,長髮披肩,漂亮倒是很漂亮,就是瞅著眼熟。

「MM,勞駕問下,投胎哪邊走?」

女鬼柳眉一豎,一把扯著我的耳朵:「大大,你丫的,讓你丫不陪我參加情緣,讓你丫學人押鏢,掛了吧?

我疑惑的抬起頭:「煙花散盡?」

劫道的哥們平靜的躺在地上,身上值錢的東西被扒個精光。

……

一路上她一個勁的勸我把尿濕的褲子換下來,我悲憤地仰著頭望著天,身後她的手下一個個臉通紅憋到內傷。

調整了半天情緒,我故作平靜中略微帶點孤傲的問:「為什麼要救我」?

「帶著兄弟們做任務,看見有人劫道,都是本國同胞,當然得救嘍!」

「哦,那就是說,我是被捎帶著救的」。

「當然,不然你以為是怎樣的!你以為你帥啊,值得我專門來救你?姿色平平…」

身後的人群華麗麗的爆出一陣狂笑,個個笑到發抖。

我悲痛欲絕:「煙花散盡,你丫跟蹤我」!

來源:kknews那年那些事~征途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