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應對生活在太空的孤獨?通過業余無線電跟別人聊天

據外媒報道,國際空間站(ISS)耗資1000多億美元才建成。業余無線電設備則只要幾百美元就能買到一台。這也許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讓人類最偉大科學發明之一通過這種已經存在了100多年的技術跟地球通訊擁有的吸引力的原因。不過或許還有一個解釋宇航員和業余無線電操作員多年來一直在不停地交談的更簡單原因。

如何應對生活在太空的孤獨?通過業余無線電跟別人聊天

Doug Wheelock

NASA宇航員Doug Wheelock在空間站執行為期6個月的任務的剛剛開始幾周就出現了孤獨感。除了可以通過互聯網電話、電郵或社交媒體交流外,Wheelock不得不跟所愛的人分開。有時,作為空間站指揮官,他可能得面臨非常大的壓力和緊張感。

一天晚上,當他望向窗外的地球時,他想起了空間站的業余無線電。於是他打開它看看有沒有人在聽。

空間站上的宇航員經常通過業余無線電跟學生交流,但這些都是安排好的。有些人像Wheelock想要利用他們有限的空閒時間跟來自世界各地的業余無線電愛好者聯系。「它讓我……2010年在空間站逗留期間,Wheelock說道,「它成為了我跟地球情感上的、發自內心的聯系。」

如何應對生活在太空的孤獨?通過業余無線電跟別人聊天

1983年,宇航員Owen Garriott乘坐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通過電波進行了第一次太空業余無線電傳輸。Garriott是一名有執照的業余無線電愛好者,當回到地球後,他就用他在休斯頓的家用設備跟他在俄克拉荷馬州的父親聊天。

Garriott和他的同事Tony England敦促NASA允許業余無線電設備在航天飛機飛行中使用。據悉,England是第二位在太空中使用業余無線電的宇航員。

現在,一個幾乎全是志願者的組織–Amateur Radio on the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以下簡稱ARISS)幫助安排學生和空間站宇航員之間的通訊。

如何應對生活在太空的孤獨?通過業余無線電跟別人聊天

Nick Hague

NASA宇航員Nick Hague就曾在歐洲的哥倫布實驗艙內接受過業余無線電的采訪。

ARISS國際財務秘書Rosalie White表示,通常情況下,全球每年約有25所學校入選。「很少有人有機會跟宇航員交談。他們明白這一點的重要性。」

實際上,這些通訊對於宇航員來說也是一種享受。NASA宇航員Ricky Arnold II說道:「你一邊跟某人說話一邊看着他們的位置。」

專家們指出,在過去10年時間里,業余無線電受到了越來越多的喜愛,目前全美擁有75萬名左右的業余無線電操作員的執照。而幫助推動這一流行趨勢發展的是:緊急通信。

美國業余無線電國家組織American Radio Relay League洛杉磯分部經理Diana Feinberg指出:「在一切(設備)都失靈的時候需要業余無線電。不同於其他形式的通信,它不需要任何類型的交換網絡。」

不過對於一些業余無線電愛好者來說,它的魅力在於可以跟來自世界各地的人聯系甚至超越這個。

1983年,宇航員Garriot在執行為期10天的航天飛行任務期間跟世界各地約250名業余無線電愛好者進行了交談,其中包括約旦國王侯賽因和亞利桑那州參議員Barry Goldwater。Garriott於2019年去世。他的兒子Richard Garriott表示:「從我的角度來看,即使從很小的時候,那一刻也很明顯是多麼鼓舞人心色。」難怪他會效仿他的父親,在2008年以私人宇航員的身份飛向空間站。在為期12天的飛行任務中,小Garriott在業余時間跟地面上的許多業余無線電愛好者取得了聯系,其中也包括他的父親。

多年來,業余無線電愛好者Larry Shaunce曾跟宇航員有過幾次聯系,第一次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當時他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他聯繫上了Owen Garriott。最近,56歲的他在2018年跟NASA宇航員Serena Auñón-Chancellor取得了聯系。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