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在湖南衛視的跨年晚會上,我驚喜地看到了譚元元的身影。

吳亦凡在唱《大碗寬面》,而她在旁邊跳舞。畫面十分美好,只是這咖位?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1992年,82歲的俄羅斯芭蕾大師烏蘭諾娃在法國巴黎當評委。

那是一場盛大的比賽—第五屆國際舞蹈比賽。

烏蘭諾娃無聊地看著,看著,突然,她覺得很新鮮,她忍不住地緊盯著一個擁有著亞洲面孔的少女看。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只見少女一個大跳驚艷出場,在微微傾斜的舞台上旋轉、跳躍,動作華麗又流暢。

這讓烏蘭諾娃激動,她毫不猶豫地打出了滿分,並大喊道:「這是我20年來,看到最年輕又最具古典表演風格的好舞蹈演員!她勢必前途無量!」

少女叫譚元元。

舞台上她優雅得像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小公主,但事實上,那時舞台下的她和公主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當時,她快要上台了,可她的膝蓋隱隱作痛。

這還不算什麼,最讓她害怕的是比賽舞台有5-7度的傾斜,這讓來自中國的師生倆傻眼了。因為少女只在平地起舞過,從未試過斜地。

這個15歲的少女當場就被嚇壞了,她不住地向老師哭訴。

老師安慰來安慰去,還是安慰不好這個愛哭包,於是索性一腳將她踹上舞台

這一腳可不得了。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這一腳讓少女直接騰空,一個輕盈的大跳閃亮出場。

這才有了上面的那一幕,少女被芭蕾大師烏蘭諾娃大誇特誇,並從她手里拿到了金獎

而台下的一個男人正默默地將這一切盡收眼底。

三年後,這個男人不停地尋找著少女,然後用一紙合約「綁住」了這個好苗子。


天賦初現,痛苦隨行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命運齒輪最開始轉動的時候總是無人知曉。

「謝邀,剛下飛機,人在美國。

那天,我們班的體育委員像猴子一樣爬上爬下。

她在體育課上從不閒著。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她長得倒是斯文,可行為老彪悍了。

那天,她一如既往地迅速爬竿,結果這次,她很快就被一個陌生的老師「請」了下來。

她懵懵懂懂地站在老師面前。老師卻讓她脫鞋。

她把鞋一脫,她和我的人生交集就此結束。」

如果譚元元的小學同學也玩某乎,那他們大概會這樣描述譚元元。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那一年,譚元元11歲。

那個陌生的老師扭了扭譚元元的胳膊,仔細看了看她,就給了一張通知書,說:「你到上海舞蹈學校去報考吧!

出眾的身材比例,精緻的五官輪廓,優雅修長的脖頸,五根手指能擋住的巴掌臉。

這是芭蕾舞蹈演員嚴苛的必備條件。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可譚元元一個都不缺,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按理說,她應該順順噹噹地去學舞。但她的爸爸卻成了一隻攔路虎

譚元元的媽媽也曾有過芭蕾夢,也考上過舞蹈學院,但現實血淋淋地撕裂了她的夢,於是她將夢想寄托在自己女兒身上。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媽媽

譚元元的爸爸是工程師,思想較保守。

他認為芭蕾是西方人的東西,我們東方人就不要去湊熱鬧了。並且,芭蕾舞服太暴露了,很不體面。

兩個人僵持不下,吵了很多次架,最終用一枚 5 分錢的硬幣決定譚元元的命運。

硬幣是媽媽拋的,正面朝上,這代表著世界上又多了一位閃耀的芭蕾女皇。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後來,魯豫採訪時,她一聽就脫口而出:「你媽肯定作弊了!」

譚元元媽媽作弊與否,我們不得而知。

但33年後,這個女人還不服老,她以72歲的高齡踏進芭蕾舞的世界。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個體心理學家阿德勒在《自卑與超越》里說:「從我們剛剛出生那一刻起,就開始了對『生活的意義』的探索。」

所以說,人的童年和家庭常常能決定人的一生。

譚元元是芭蕾天才,她的天賦毋庸置疑

11歲考入上海芭蕾舞學校,14歲在芬蘭獲國際大獎,15歲在法國巴黎「第五屆國際芭蕾舞比賽」首拿金獎。

但那時的她,一個11歲的小女孩,她真的愛芭蕾嗎?

我看未必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曾在接受《舊金山紀事報》採訪時說:” 我當時並不想成為一個舞者,那是我媽媽的願望。她年輕的時候曾經被舞蹈學校錄取,但我外公不同意。她希望我能實現她的夢想。”

一邊是父親強烈的反對,一邊是母親熱切的期待。

以及,譚元元入學晚了一年,她總跟不上進度

慢慢地,慢慢地,她不愛說話了,變得自卑、脆弱又愛哭。

「周圍的同學都已經跳得很像樣了,我還站不穩,那時我就是醜小鴨。」譚元元回憶道。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後來,老師陳家軍心一狠,問她:「要哭,還是要練?要哭就出去哭,不要影響其他同學!」

於是,譚元元走出教室,狠狠地哭了一場。然後她回教室咬牙繼續練。

年少枯燥痛苦的練舞時光,卻還談不上是譚元元最黑暗的時刻。

她人生的至暗時刻,還在後頭。

儘管,譚元元回憶起自己的年少時光,只有一間練功房、一雙舞鞋和一整天的舞蹈訓練。

在她表現不好的時候,媽媽甚至打她。練到崩潰時,她曾哭著質問媽媽:「你這麼逼我,你是我親媽嗎?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日子再痛苦也會過去。

譚元元靠著一股倔強不服輸的氣跳出了一番名堂。

她全然不顧外界紛擾,一股腦地投入到芭蕾舞中。

因為這樣的年少生長環境,長大後的譚元元好強,愛聽誇獎,但練舞的人總是比較純粹的,我們還能從成熟的面龐中窺見那個純真的少女。

可這樣的性格,卻埋下了被人誤解、被人攻擊的隱患。


風光無限,內含陰暗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的芭蕾人生堪比爽文女主角,一路暢通無阻。

給不熟悉她的朋友介紹下,譚元元年輕的時候,一度是我心目中的芭蕾公主標準臉

放張圖給大家感受下,簡直是言情小說的女主角從書里走了出來,天賦異稟,氣質優雅的芭蕾天才。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本人在28歲之前的履歷足夠金碧輝煌,換今天的話說就是拿了爽文的女主劇本

11歲爬個竿都能被看中,被踹上舞台還能驚艷全場,虜獲台上台下兩個大佬的「芳心」。

雖然她不是出身舞蹈世家,但事業卻順利到作者都不敢這麼寫。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舞技被各方大師認可。16歲,在日本名古屋首屆國際舞蹈比賽上獲金獎,當時大賽設的男子成人組、少年組第一名全部空缺。

有記者問:「你們評比第一名的標準是什麼?」

評委會副主席指著身邊的元元說:「第一名的標準就是她,達到了她的標準就發第一名獎。」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18歲,昔日有舊緣的那個男人終於找上門來。

那個男人是舊金山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海爾吉·湯馬遜。

在巴黎與譚元元有一面之緣的湯馬遜一直在努力尋找這個中國姑娘。在德國再次相見後,湯馬遜力邀譚元元到舊金山芭蕾舞團做表演嘉賓。

表演結束後,在場的人無一不為她傾倒。

湯馬遜當即拿出一紙合約,「來我們這里,你將是最年輕的獨舞演員。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1998 年,演出季的一天,當時舊芭(舊金山芭蕾舞團)的首席意外扭斷手指,第二天的演出面臨取消的危險。

譚元元臨危受命,要在一夜之間,學會一部半小時的巴蘭欽的舞劇《斯特拉文斯基協奏曲》。

聽起來不可思議,但譚元元的確做到了。

並且,她完成得極好。

有觀眾寫信給舞團,問那天跳斯特拉文斯基的是誰。

因禍得福,譚元元很快升為首席舞者,然後,23年過去了,她還是首席。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的實績:

2000年,日本權威《舞蹈》雜誌評選20世紀101位舞蹈明星,譚元元是唯一的華人。

2004年,被美國《時代》週刊評為「亞洲英雄」,並成為《時代》封面人物。

2018年4月9日,被授予舊金山市最高藝術榮譽稱號,那一天命名為「譚元元日」。

張愛玲曾說:「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長滿了虱子,那些看似風光的背後,也許晚禮服下是滿身的傷疤。看的到的是外在的物質條件,看不見的往往才是真實的人生。

譚元元母親曾說,譚元元本來是個文靜的孩子,去了美國就變成這樣(外向)了。語氣莫名傷感。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變得開朗外向,不知道是美利堅文化起了作用,還是被排擠欺凌後的無奈轉變。

個中秘辛,我們無從得知。

但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那段時間,譚元元過得並不好。

她因膚色被嘲笑,彩排被替代,臨上場舞鞋被偷,以及如夢魘的那天。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曾經,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騎上兩個小時的自行車,就為了遠遠看一眼他最疼愛的孫女。

但老人臨終前,孫女打電話給他:「外公,你還好嗎?我現在在北京。」

老人懇求道:「那你來看看我吧!」

孫女說:「沒時間了,不行了。我一定要趕到上海,再飛回美國。」

老人:「好好好,我很想你。」

孫女:「你一定要等我!要申請簽證。」

老人:「好好好,我一定等你。」結果,孫女剛下飛機就接到電話,老人去世了。

這個「不肖孫女」就是譚元元。她因為演出,沒來得及見上老人最後一面。

愧疚、悔恨就此纏上譚元元,往後,她無數次回想起她的外公。可惜,人生沒有後悔藥。


事業瓶頸,滅夢之殤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時間齒輪轉到2005年,29歲的譚元元在演出《吉賽爾》。

突然,她一用力,感覺胯骨傳來一陣劇痛。她咬牙撐著,堅持著完成了舞台。

下台後,醫生告訴她,用力過猛導致胯骨脫臼。手術後至少要休養一年,才有可能恢復。

但倔強的譚元元不接受這個結果。

她說:「如果沒有這次絕望的痛,我都不知道自己這麼愛芭蕾。」

對那時的譚元元來說,比起身體的疼痛,要與芭蕾告別的痛更加撕心裂肺。

於是,她用盡一切辦法,配合所有治療,終於在半年後,「天鵝歸來」。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熬過傷痛的譚元元變了。

她開始發自內心地、狂熱地愛上了芭蕾,願意將全身心都奉獻給它。

於是,譚元元突破了事業瓶頸,她學會了用靈魂跳舞。

2010年,34歲的譚元元穿著拖地的長褲,像孔雀魚一樣,靈活地舞動著。她的雙手柔若無骨,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蘊含二八少女的天真和生命力。

一支《小美人魚》舞,又虜獲了另一個男人的心。

漢堡芭蕾舞團藝術總監約翰·諾伊梅爾說:「她把我的魂都跳出來了。」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就這樣,34歲的譚元元又迎來事業的第二春。

她跳啊跳啊,就跳到了她曾經定下的終點線。

眾所周知,芭蕾女伶跳舞的黃金年齡通常是28歲至35歲之間。而驕傲的譚元元也曾說過「我是個完美主義者,我絕不會跳到跳不動的那一天才離開。我要在最頂峰的時候離開,所謂激流勇退嘛。」

她曾計畫35歲就退役,把自己最完美的舞姿留在舞台上,不會因為年齡上升,體力不支跳不動而被嘲笑。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但熬過傷痛的她變了。

她說:「我那時就在想,如果自己能衝過傷痛線,能跳多久,我就要跳多久。」

無形之間,她放下了她的驕傲,她似乎將能攻擊到她的匕首遞給了觀眾。而這時,有人扛著鍵盤來了。


一日舞者,終生舞者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本有資格當評委的譚元元,卻放下身段以學員的身份參賽。

被問及參賽原因,她說:「只要活著,就還可以在舞台上綻放,一日舞者,終生舞者。

44歲的她以一首《歸來》如花般綻放在《舞蹈風暴2》的舞台,本以為會迎來一片誇耀,但沒成想,惡評鋪天蓋地地湧來。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鍵盤俠如約而至。

他們大罵譚元元,說她德不配位,營銷出來的舞後。

可譚元元明明有資歷當坐上評委席,高高在上,輕輕鬆鬆地「撈金」,但她卻堅持上台表演,這是極其難得的事情。

畢竟,她已被人捧上神壇,而她卻偏偏要自己走下來。

她參加《舞蹈風暴2》是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贏了被認為理所當然,輸了就被人當笑話。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譚元元不知道這個道理嗎?

她知道。但她還是參加了。

為了舞台,她不顧一切地參加了。但這樣渴望舞台的她卻又在中途將機會給了年輕人。

她說自己拖後腿:「如果我再繼續選擇在隊伍里,會是一個冷門,我走之後你們可以去做你們最熟悉最愛的東西,不必再考慮迎合我」。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人到中年,仍似少年,心中仍有熱愛,眼里仍有光。多難得。

最後我想說,請允許譚元元繼續跳舞,請尊重她對舞台的渴望,請別給她潑冷水。

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

謝謝你可以看完,希望能得到你的點讚❤

我是早每,歡迎關注,瞭解更多有意思的人和事,我們下篇文章見

來源:kknews2021年跨年晚會,吳亦凡怎麼敢讓她伴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