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稷:秦國誘騙楚王會盟,為什麼楚懷王要去,結局如何?

楚國有多大

經過一冬緊張運籌,冰消雪化,秦國的水軍終於編成了。廣袤華夏,除了西南巴蜀被秦國占領,整個江南、東南、嶺南的蒼茫萬里,都是楚國疆域。雖說楚國對嶺南的實際控制很鬆散,但是各個嶺南部族都以楚國為宗主,卻是任誰都承認的事實。也就是說,整個北部華夏戰國的所有土地加起來,也比一個楚國大不了多少。

於是,對大河之北的中原各戰國來說,攻取楚地成了夢寐以求的遠圖。自春秋以來,中原諸侯以晉、秦、齊為首,不知多少次地與楚國開戰,可是,都從來沒有打到過雲夢澤與長江北岸,激烈的大戰從來都只發生在淮水南北區域。到了戰國中期,反倒是楚國向北擴張到了淮水以北,直接與魏國韓國在潁水接壤。從幾百年的戰事看,大多數時期,中原戰國的軍力還都是強大於楚國的,可為何偏是奪不來楚國土地,反而是楚國步步北上?

秦楚開戰

天賜地利,秦國西南恰與楚國相連,奪得楚國半壁河山,可成秦國更大根基。若得攻楚戰勝,更大根基。若得攻楚戰勝,便要另闢路徑。避開淮北老戰場,從巴蜀直下江水雲夢澤,奪取楚國江漢根基,一舉使楚國衰頹。

秦國攻楚的方略——以戰船運兵,順流下江登岸,奪取楚國漢中郡殘餘三城、黔中郡東北二十餘城、巫郡江北二十城。出動步騎大軍八萬,從武關南下,直插長江北岸的夷陵山地駐紮,等候水軍東下。

夷陵水師在一片廝殺中全軍覆沒了,夷陵之戰一結束,秦軍立即封鎖峽江山口。楚國亂成了一團,遷都壽城。此消息一傳出,國人盡皆譁然,原本熱血沸騰的抗秦激情,突然變成了近乎瘋狂的忙亂。商人要搬遷店舖存貨,富人要收拾財貨追隨王室遷徙,農人操心著水田里快要成熟的稻穀,私業百工則千方百計地埋藏還沒有賣出去的零碎物事。操持水上生涯的漁人水手則忙亂地收拾船隻,一則隨時準備逃走,二則又忐忑不安地想發一筆國難財,對那些求助於輕舟快船出逃的富戶狠狠要個大價錢。只有那些窮得叮噹響的郊野奴隸和官奴家人,嗷嗷叫著在街頭四處轉悠,痛罵官府軟骨頭,自個要去打秦國。

楚軍雖弱,但不缺糧草,只要堅守不出,深溝高壘,守得一兩個月當不是難事。誰知戰事進展卻大是意外,秦人不殺降兵,發給每人一金還鄉,凡隸農子弟願入秦軍立功者,立賞造士爵,還立即再發三金安家費。在這樣的情況下,楚軍兵士紛紛倒戈,成片成片地丟下刀矛站著不動了。秦軍海洋般的火把也漸漸聚成了一個廣闊的圈子,楚軍降卒流水般走出了戰場。幾乎是兵不血刃,秦軍一夜之間拿下了楚國國都郢都

設置秦國南郡

郢都設置秦國南郡安民,接收了江漢之間的三十多座城池。只要楚人不抵抗,便只接城防,不許擾民。把楚國的隸農、官奴、私奴諸種奴隸,一律恢復自由民之身,關押者立即釋放,由秦軍劃定居住地段,發放稻穀、帳篷、衣物等。此令一出,亂源頓時平息,隸農們歡呼不斷,成了秦軍最得力的擁戴者。

夷陵在楚國的重要,一則峽江要塞,二則歷代楚王陵墓。楚王陵在這里,對南郡化入秦國不利。最後秦國焚燬了楚國的夷陵陵墓。焚燬夷陵的消息傳開,非但楚人奔走相告驚慌憤怒,天下各國也無不為之震驚,視為楚國最大恥辱。

楚王會盟

之後,秦國設謀誘騙楚王會盟,兩國議和罷兵,請楚王以天下為重,熄滅戰火。楚王北上,秦王南下,武關外三十里會盟議和。楚懷王卻被秦國抓了起來,後來活活的在去秦國的路上嚇死。屈原在聽到楚懷王去逝的消息之後,也投了汨羅江。

來源:kknews贏稷:秦國誘騙楚王會盟,為什麼楚懷王要去,結局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