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月亮與六便士》:一個超級自我男人身邊3個女人3種命運

讀<<月亮與六便士>>,有些人便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徘徊。

人人都有理想,當某種力量在激勵著自己的時候,往往就會為了理想奮不顧身。

可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任何一種理想都不能凌駕現實之上,要不,那樣的理想就像浮萍,隨波逐流,生命短暫。

書中的主人公查爾斯.斯特里克蘭(以下簡稱查爾斯)也是這樣,儘管在書中,他用一種極致的方法去追尋自己心中的月亮,但這輪月亮,如果沒有三個女人高高托起,他便不能常懸天空。

第一個女人:結髮之妻

查爾斯跟第一任妻子艾米生活了17年,有兩個孩子,兒子16歲,女兒14歲,艾米沒有工作,查爾斯在一所證券交易所上班。

艾米的姐姐和姐夫在政府部門都有非常體面的職位,所以他們家經常會有一些身居要職的政界名流來拜訪,艾米又比較喜歡招待一些文人,他們家在當時的倫敦也是比較體面,生活比較優越。

如果日子就這樣,一平八穩的過下去,查爾斯跟安妮已經40來歲了,中年人的婚姻和家庭,更渴望的是穩定。

女兒生的漂亮,有教養,兒子帥氣又優秀,不久的將來,子女成家立業,他們任務完成,一家幾口應該是幸福溫馨。

這應該也是每一個家庭最終的渴望,老有所依,子女成才,然而查爾斯偏偏不。

一個夏天快要結束的時候,他們全家去巴黎度假,查爾斯提前回來,當艾米帶著孩子最後回來,通知他去接他們的時候,查爾斯卻留下了一封信。

親愛的艾米:

我想你會發現家中一切都已安排妥當,你囑咐安妮的事我已轉告,你和孩子們回家後會發現晚餐已經準備好。我不會來接你們了,我已下定決心不再跟你一起生活,明天早上我就會去巴黎,我一到那里便會將此信寄回,決心已下,我不會再回頭。

查爾斯.斯特里克蘭

敬上

就這樣,沒有一句解釋,也沒有悔意,查爾斯消失在生活了40來年所有人熟悉的視野中。

一開始艾米十分篤定的認為,他被哪個女人迷惑了才這樣,要不了多久,新鮮感一過去就會回來的。

結果朋友去親自見了查爾斯之後,確定身邊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只是單純的想畫畫。

艾米心中的恨意加重了,不能原諒跟自己生活了這麼多年的老公,就這樣一聲不吭,不負責任的走開,難道不擔心她未來的生活?不操心子女未來的教育?還有可能因為經濟拮據過得比較落魄嗎?

事實上,查爾斯一點都不擔心,他相信艾米會過好餘生,對他而言,當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畫畫,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更不會關心了。

一個人對理想的追求,對現實的放棄要有多決絕,又能如此義無反顧的下此決定。

我們譴責查爾斯無情的同時,也深深佩服他的勇氣和膽量,這在我們常人身上幾乎是無法實現的。

讀《月亮與六便士》:一個超級自我男人身邊3個女人3種命運

2.第二個女人:布蘭奇

布蘭奇是畫家施特羅夫(以下簡稱羅夫)的妻子。

羅夫是一位蹩腳的畫家,幸運的是,他的畫總能賣出去,還有不錯的收入。

他跟布蘭奇兩個人恩愛有加,日子過得甜蜜而幸福。

他也認識查爾斯,看了他的畫之後,非常堅定的認為,將來查爾斯一定會聞名世界,儘管他的畫當下沒有人欣賞,但將來一定會被更多的人認可和看到,他甚至用偉大的天才來形容查爾斯。

同時,羅夫還是一位非常善良,愛幫助別人的老實人,他常常接濟查爾斯,但從來沒被感恩過,反而還不停的遭奚落,被查爾斯用極其難聽的話辱罵。

每次羅夫都告訴自己不再理查爾斯了,可是沒過幾天,好了傷疤忘了痛,又屁顛屁顛的去看查爾斯,並忍不住幫助他。

這不,在查爾斯一次因為感冒病重的時候,羅夫不顧妻子布蘭奇的強烈反對,依然把他接回了自己家里面療養。

就是療養的這段時間,妻子布蘭奇移情別戀,跟查爾斯好上了。

羅夫在挽留無望的情況下,把房子和一半的錢都留給了他們兩個,自己離開了曾經溫暖的小家。

布蘭奇一開始從內心來說,一點都不喜歡查爾斯,但是隨著日子的的相處,一種奇怪的力量,把她吸引到了查爾斯的身邊,她情願跟查爾斯一起過找不朝不保夕的日子,照顧他,伺候他,為他掙錢,讓他專心畫畫。

可最終這也不是查爾斯要的生活,她覺得布蘭奇跟他的結髮妻子艾米沒什麼兩樣,如果他繼續下去,那樣又回到了原來的日子。

他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布蘭奇,回到了自己又小又短又簡陋的閣樓里。

布蘭奇無法接受這樣的變故,她內心的愛是短暫熱烈的,她的愛被布蘭奇莫名的吸引過去,走不出來。

這是一種危險,可怕,又沒有退路的愛,羅夫說過,註定是一場沒有未來的生活。

布蘭奇選擇了自殺。

縱然是這樣,查爾斯對這一切視若無睹,不聞,不問,更不在場,他一直呆在自己的閣樓里,旁若無人的畫畫。

這樣的方式追逐月亮般的理想,月亮也註定是一輪冰冷的光,溫暖不了別人,也冰冷了自己。

讀《月亮與六便士》:一個超級自我男人身邊3個女人3種命運

3.第三個女人:艾塔

查爾斯的最後一站到了塔希提,南太平洋群島中最大的一個熱帶小島。

書中這樣描述這個地方:

如同伊甸園一樣美,我真希望你親自領略那個地方的魅力,那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幽僻之所,頭頂是碧藍的天空,周圍是鬱鬱蔥蔥的樹木,真是一場視覺的盛宴。

那是一個芬芳馥郁,清爽宜人的世界,這樣的人間天堂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

查爾斯就住在那里,從不過問世間之事,也不會被俗事煩擾。

不過,他還是被當地熱心的居民幫助,還給他娶上了一個十幾歲的姑娘艾塔做老婆。

查爾斯本來就居住在叢林深處,艾塔心甘情願的跟他一起住在那里。

他們有了孩子,也有了照顧孩子的傭人,還有其他幾個當地居民一起居住。

每天他就在房子里畫畫,艾塔和這一幫人自給自足,在旁邊的河里抓魚,抓蟹,周圍有很多的棕櫚樹和椰子樹,這里不僅純天然,還有一種與世無爭,天倫之樂的美好。

想洗澡的時候就可以跳到河里,盡情的洗個澡,然後躺在旁邊的沙灘上,蓋上一條毛巾,自由自在的接受陽光浴。

艾塔從不打擾查爾斯,她享受跟查爾斯的相處時光,閒暇的時候帶著孩子玩耍,整個景象真有一種伊甸園般的生活。

所以在這里查爾斯的心安靜了下來,他不再覺得婚姻是一種束縛,身邊有女人和孩子是一種壓力,一種真正的安靜,讓他也能夠好好靜下來專心畫畫。

所以才能在查爾斯得了麻風病死去之後,給他看病的醫生看到了他畫畫的整間屋,從地上到牆上,從牆上到天花板,一副驚世駭俗的巨作。

書中這樣描寫:

他的畫古怪而奇異,呈現的是混沌初開時的景象,像是亞當和夏娃的伊甸園,是對男女形體之美的讚歌,是對大自然的讚美,既崇高又冷漠,即可愛又殘忍,讓你能夠深刻理解空間的無限和時間的永恆。

如此一副巨作,艾塔答應他,在他去世之後把這間房子燒為灰燼,一點不留。

查爾斯在世俗中過了前半生,後半生為了理想放棄了現實生活,一路顛沛流離,窮困潦倒,為了內心的呼喚和追求,心無旁騖,直到雙目失明完成巨作。

讀《月亮與六便士》:一個超級自我男人身邊3個女人3種命運

有人說,我們應該歌頌他對於理想的追求,那麼執著,常常窘迫得幾天買不起什麼食物,也從來沒想過放棄,從來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和評論。

如果說離開結髮之妻艾米,反而讓艾米學會了獨立和成長,那麼沒有布蘭奇,或許他早已不在人世,包括最後的艾塔,都在無怨無悔托起他的理想。

沒有她們,就沒有最後的天才畫家,更不會有一幅幅驚世之作。

所以,赤裸裸的談理想,就是空談;我們大多數人鄙視錢的俗氣,往往又不得不在現實面前彎腰。

如何把兩者更好地結合,無非就是先用一顆入世的心行走,再用一顆出世的情懷去擁抱當下。

來源:kknews讀《月亮與六便士》:一個超級自我男人身邊3個女人3種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