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傳言,理性分析,安祿山會和楊貴妃有染嗎?

民間很多謠言說安祿山與楊貴妃有染,主要是八卦新聞易於傳播,花邊新聞總會成為人們茶前飯後的談資。也類似於「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的道理,並且以訛傳訛,越傳越變樣。我們就從理性的角度分析一下安祿山與楊貴妃是否有可能有染。

《資治通鑑》作為可信度較高的史書,是這樣描述安祿山與楊貴妃的:「甲辰,祿山生日,上及貴妃賜衣服、寶器、酒饌甚厚。後三日,召祿山入禁中,貴妃以錦繡為大襁褓,裹祿山,使宮人以彩輿舁之。上聞後宮歡笑,問其故,左右以貴妃三日洗祿兒對。上自往觀之,喜,賜貴妃洗兒金銀錢,復厚賜祿山,盡歡而罷。自是祿山出入宮掖不禁,或與貴妃對食,或通宵不出,頗有醜聲聞於外,上亦不疑也。」

大概意思就是安祿山生日,皇上與楊貴妃賜給安祿山一些衣服珠寶等,三天後,召安祿山入宮,貴妃用錦繡做了一個大襁褓,包裹著安祿山,宮女用彩轎抬起來進行洗三,皇上聽到後宮歡笑,親自去觀看,看完很高興,又賞賜了楊貴妃和安祿山,玩的很盡興才結束。從此安祿山進宮不禁止,有時候與楊貴妃一個桌子吃飯,甚至一夜不歸,有些聲音皇上也不疑心。

要知道,「洗三」是當時非常隆重的儀式,即剛出生的小孩三天後要進行類似洗浴的儀式,無論帝王還是百姓,這個禮儀當時都非常重要。安祿山為了巴結楊貴妃,或者說最終為了巴結唐玄宗,認楊貴妃為乾娘。所以在安祿山生日後的第三天,楊貴妃給安祿山舉行了洗三禮。當初即使是皇宮,也不像今日我們有手機電視,業餘生活豐富。那時候業餘生活相對來說較枯燥,後宮貴妃很會玩,所以玩個洗三禮,娛樂的同時也是表示對安祿山的重視。因為當時的唐玄宗很在意宮廷內鬥,與太子的關係其實比較緊張。尤其是當時的大將王忠嗣與太子李亨相當要好,太子也因此得到了河西、隴右、朔方、河東四鎮軍民的支持,這一點令唐玄宗相當忌憚。所以拉攏安祿山這類外地節度使以鞏固自身的地位。

同樣道理,安祿山比楊貴妃歲數還大,竟然奉楊貴妃為母親,自然也是為了表示忠心,以達到入身政治權利中心的目的。安祿山此時一直都是對玄宗畢恭畢敬,惟命是從。也可以從一件事情中可以看出:

唐玄宗和安祿山經常一起打壓太子,有次安祿山看見太子卻故意不下跪,唐玄宗為此問他:「見了太子為何不跪?」安祿山回答:「向者惟知有陛下一人,不知乃更有儲君。」安祿山此舉完全是站在玄宗一邊,聽從玄宗的指揮安排,不惜與太子作對。

要知道,《舊唐書·列傳·卷一百五十》說安祿山本是「營州柳城雜種胡人也」,他生下來來姓氏都沒有
,母親也是從事巫術之類的底層人。當時的士族門閥時代,安祿山完全憑藉自己的能力一步一個腳印的打出一片天下,說明他絕對是一個能力與意志力都很強的人,應該不會為了一時的歡愉而自毀前程。並且他入宮洗三這一年已經48歲,已經是一個330斤的肥胖中老年人了,不在血氣方剛。而且此時其實他基本也算是功成名就,妻妾成群。之所以進宮就是為了表忠心,希望自己的權利和官職能更進一步,而不會輕易去撩皇帝最寵愛的妃子——楊貴妃。這種作死行為應該不會出現在老練的安祿山身上。

當然安祿山日後的反唐主要是為了自保,畢竟玄宗只是把他當成一顆棋子,玄宗命不久矣的時候,安祿山得考慮玄宗這個大樹倒下之後,自己是否能夠存活,考慮再三之後決定自立為王,並不是他不想忠於玄宗,而是玄宗老邁不行了,他得提前下手而自保。

總而言之,安祿山其實是忠於玄宗和楊貴妃的,不惜認比自己小的女人當母親,表現出他強大的生存能力,從小就在夾縫中生存,逐漸強大的他不會為了一時歡愉而不惜破壞他已有的錦繡前程。並且皇宮里人多眼雜,除了玄宗的勢力,還有其他多方勢力交織在一起,安祿山雖然經常出入皇宮,但絕不會和楊貴妃發生不可描述的關係。同樣,楊貴妃是玄宗最受寵的妃子,她同樣也難有背叛玄宗的理由。

綜上所述,安祿山與楊貴妃有染純屬子虛烏有的事情。

來源:kknews打破傳言,理性分析,安祿山會和楊貴妃有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