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周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文\圖 本刊特約撰稿 顏建超

海上絲綢之路,可謂源遠流長,但由於造船和航海技術的缺陷等因素,在幾千年的航海曆程中,葬身於大海的船隻不計其數,它們被巨浪打斷桅桿,被暗礁折斷龍骨,冰冷的海水迅速灌入船艙,滿船貨物也隨之沉入幽暗的海底。經過成百上千年的孤獨等待,只有部分船骸和貨物被後人發現並打撈上來,讓其再次回到世人的關注之中。打撈出來的文物中,有一種被稱作「琉璃」的古代玻璃,它在現代社會中所受到的關注度,恍若前世一般不溫不火。

海南周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南海博物館館藏明代玻璃杯。

玻璃琉璃傻傻分不清?

古時琉璃可指天然寶石、玻璃和釉陶製品

說起琉璃,人們認知度最高的莫過於琉璃瓦之類的鉛釉陶製品,作為建築構件,它們為人們所熟知。為何古代玻璃也被稱為琉璃呢?

經過幾十年的研究討論,目前中國學術界對琉璃的認識基本統一,認為「琉璃」一詞是由「璆琳」一詞轉音而來。《尚書·禹貢》載有:「黑水西河惟雍州……貢璆琳、琅玕。」《爾雅·釋地》亦載:「西北之美者,有……璆琳、琅玕焉。」近代學者章鴻釗在其著作《石雅》中考證:「璆琳,流離也,或作琉璃。曰流離者,約言之,詳言之為壁流離。流,璆音之諧;離,琳音之轉,實一物也。」

經考究各類古代文獻及實物可知,被稱為琉璃的物品其實有三類:一是天然寶石。如唐代藥物學家陳藏器的《本草拾遺》雲:「琉璃,西國之寶,玉石之類,生土中」;二是玻璃。如《魏書·大月氏傳》記載有:「世祖時,其國人商販京師,自雲能鑄石為五色琉璃,於是採礦山中,於京師鑄之。既成,光澤乃美於西方來者。自此中國琉璃遂賤,人不復珍之」。1970年,西安南郊何家村發現了一批唐代窖藏文物,其中有一銀罐,銀罐蓋內留有唐人題記,其一為「琉璃杯碗各一」。然罐內實物只有一水晶杯和一玻璃碗。由此可見,在唐代,水晶(天然玉石)和人工製造的玻璃都被稱作琉璃;三是鉛釉陶製品。唐代崔融在《嵩高山啟母廟碑銘》中寫到:「周施玳瑁之椽,遍復琉璃之瓦,赤玉為階,黃金作門。」 北宋李誡建築巨著《營造法式》中明確記載了琉璃的配方:「凡造琉璃瓦等之制,藥以黃丹、洛河石和銅末,用水調勻。」

由此可知,古時稱一物件為琉璃,若不見實物,則難以知曉其為天然寶石,或是玻璃器皿,亦或是釉陶製品。

海南周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南海博物館館藏明代玻璃手鐲。

古代玻璃是「洋貨」還是國產?

我國玻璃製作始於春秋戰國時期

近十多年來,漁民在中國南海西沙海域捕魚時,打撈出不少文物,其中就有古代玻璃器。中國(海南)南海博物館也入藏了一批從西沙水域出水的明代玻璃器,並向公眾展出。

海南周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南海博物館館藏明代玻璃環

展出的玻璃器物中,主要有玻璃環、玻璃盤、玻璃杯、玻璃罐、玻璃髮簪和玻璃串珠等。其中,玻璃環的式樣有四種,顏色也比較豐富,有紅、綠、藍、橙等顏色。玻璃盤有直腹和弧腹兩種,比較淺,都是透明的,但透明度不是很好。玻璃杯形狀類似於現代的小啤酒杯,外壁有淺開瓣紋,底部飾有一圈六瓣花紋。玻璃髮簪有藍色和松石綠兩種色澤,簪桿呈長針狀,簪頭為立體花瓣狀。而條形狀的玻璃串珠,每顆長度為0.5至1厘米,有透明、藍色,松石綠等顏色。

那麼,中國(海南)南海博物館收藏的這批西沙水域出水的古代玻璃器,是來自哪里的呢?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來瞭解一下中國古代玻璃。玻璃一詞源於梵語,被譯作「玻瓈」,最早見於後秦鳩摩羅什譯的《妙法蓮華經》與《阿彌陀經》。而在我國,「玻璃」一詞最早見於宋朝,指代國外進口玻璃器皿。如宋樂史《太平寰宇記》中載:「劫國唐武德二年遣使獻玻璃水晶杯各一,玻璃四百九十枚,大者如棗,小者如酸棗。」 清康熙年間,內務府造辦處設立「玻璃廠」,其所出製品一律以玻璃名之,以區別於琉璃瓦等釉陶製品。

根據古代文獻記錄,中國古代對玻璃的稱呼,各朝代名目繁多,且交叉使用。綜合目前學者的研究,歷史上對古代玻璃的名稱主要有:玻瓈、頗黎、琉琳、流離、壁流離、琉璃、玻璃、水精、藥玉、瓘玉、罐子玉、燒珠、焇珠、硝珠、硝子、假水晶、料器等。

海南周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南海博物館館藏明代玻璃盤。

中國古代玻璃起源比較早。學者干福熹等人採用科學分析的手段,結合考古學、歷史學的觀點,對出土於新疆、湖北、湖南、四川、雲南、廣東和貴州等地的西漢(公元前200年)以前最早的中國古代玻璃進行研究,發現早期中國玻璃的製備技術與原始瓷和青銅冶煉技術相關,中原地區最早的古玻璃製造是從原始瓷的瓷釉製作演變過來,用草木灰作助熔劑,始於春秋和戰國早期。隨著玻璃製作技術的發展,至漢代,中原地區的玻璃製作技術已傳至我國境內南方和北方地區,外傳至朝鮮半島、日本、東南亞和中亞地區。同時,隨著絲綢之路的發展,國外玻璃製品及玻璃製作技術也傳入中國。

海南周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南海博物館館藏的明代琉璃髮簪。

南海出水玻璃器物來自何方?

中國造玻璃通過絲綢之路銷往海外

中國古代不但很早就發展出自己的玻璃製作系統,之後又學習了國外的玻璃製作技術,製作的產品不僅能夠滿足自身社會所需,還源源不斷地銷往海外。南宋時中國就向渤泥國(今印度尼西亞加里曼丹)、麻逸國(今呂宋島)、三嶼(今呂宋西南諸島,麻逸屬國)三地輸出「琉璃珠、琉璃瓶子」「五色琉璃珠」「五色燒珠」等玻璃製品。元朝時,汪大淵在《島夷志略》中記錄了當時海運銷往各國的貨品,其中就有大量的玻璃製品,如「燒珠」「黃紅燒珠」「紫燒珠」「紅綠燒珠」「硝珠」等。明朝時,鄭和七下西洋也向海外帶去了玻璃製品,如《鹼涯勝覽》記錄了向占城(今越南)、爪哇(今印尼爪哇)輸出「燒珠」;《西洋番國志》記錄了向占城、爪哇輸出「硝子珠」等。

這些玻璃珠等飾品,備受海外居民喜愛。如《島夷志略》彭坑(今馬來西亞)條:「富貴女頂帶金圈數四,常人以五色焇珠為圈以束之」;《派涯勝覽》榜葛刺國(今孟加拉國)條:「其行身穿挑黑線白布花衫,下圍色絲手巾,以各色硝子珠間以珊瑚珠穿成纓絡佩於肩項。又以青紅硝子燒成鐲,帶於兩臂」等等。

中國(海南)南海博物館收藏的這批古代玻璃,除玻璃酒杯明顯帶有西方藝術風格,需要進一步論證之外,其餘皆為中國風的藝術造型,應為古代中國製作並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向境外輸出的外銷產品。其中,部分為婦女裝飾用品。如纖細有開口的各色玻璃環,應該是玻璃耳環。口徑較大的玻璃環,應為手鐲,戴於手腕或兩臂,特別是較厚的玻璃手鐲,形制大小如同玉質手鐲一般,可能為仿玉作品。古代中國早期的南方,人們就喜歡用玻璃仿玉。而玻璃串珠也應該是上述的「各色硝子珠」之一了。

隨著考古的發現,新疆若羌縣巴什夏爾遺址的玻璃作坊,以及博山琉璃廠窯址等古代玻璃製作遺址開始為人所熟知。如果說這些玻璃窯址在實地上證實了中國古代確實生產玻璃器物,那麼現今在西沙水域打撈出來的中國古代玻璃器物,則在實物上證實了中國古代先民通過海上絲綢之路,將本國製作的玻璃製品源源不斷向海外輸出,儘管其數量上遠不及瓷器等大宗商品。

原標題:穿越海上絲綢之路 「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

來源:kknews海南週刊 | 穿越海上絲綢之路「撈」起古代玻璃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