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儀神之太陽神東王公和月神西王母

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無極就是道,太極就是先天一炁,兩儀就是陰炁和陽炁,至陽之炁即太陽,即九陽之炁,即無上陽炁。至陰之炁,即太陰,即九陰之炁,即無上陰炁。先天一炁乘木龍或蓮花(表現為陰龍),九陽之炁乘坐陽龍,為東王公,九陰之炁乘坐陰龍,為西王母。西王母就是太元聖母,其心即元始天尊的陰炁分身,即陰一。東王公的心即元始天尊的陽炁分身,即陽一。有陰一和陽一兩個「一」,故名二儀。

《吳越春秋》(東漢趙曄撰):越人「立東郊以祭陽,名曰東皇公 ;立西郊以祭陰,名曰西王母。」

神異經·中荒經》(西漢東方朔撰)載:「崑崙之山,有銅柱焉,其高入天,所謂天柱也。圍三千里,周圍如削。下有石室,方百丈,仙人九府治之。上有大鳥,名曰希有,南向,張左翼覆東王公,右翼覆西王母。背上小處無羽,一萬九千里,西王母歲登翼上會東王公也。」

解讀:

東王公即東皇太一,崑崙山的「大鳥」就是元始天尊,或稱靈寶天尊,就是帝俊。靈寶天尊是「卓爾雷霆之祖」,即雷祖。雷祖即有先天一炁法身佛的金翅大鵬雕,金翅大鵬雕就是莊子所說的鯤鵬,即崑崙山化為鳥,即玉帝。玉就是金翅大鵬雕,帝就是先天一炁。雷祖的形像與有風雷兩翅的鳥身之上帝獨子雷震子的形像風神就是陰龍,雷神就是陽龍。

在末世預言小說《射鵰英雄傳》中一起坐在白雕上從鐵掌山上飛走的郭靖和黃蓉就代表東王公和西王母。在《西遊記》中長著「童子貌」的萬壽山五莊觀地仙之祖鎮元子就是東王公,鎮元子的弟子稱「三清是家師的朋友,四帝是家師的故人,九曜是家師的晚輩,元辰是家師的下賓」,可見鎮元子跟三清是幾乎平等的身份。

靈寶天尊就是元始天尊,元始天尊以太元聖母之龍身為身,當元始天尊分陰陽時,太元玉女的龍身也分陰陽,即變成一個陽龍出來,與元始天尊所變化出來的陽炁合一為東王公,而太元聖母自己得元始天尊之陰炁而成為西王母。「西王母登翼上會東王公」即兩者合一為先天一炁,即又變成有龍身(風神身)的元始天尊。太元聖母如果獨立出來就是代表陰炁,所以西王母就是獨立出來的太元聖母。如果太元聖母得先天一炁,那麼太元聖母就是元始天尊的龍身,或者稱蓮花身,元始天尊就變成以蓮花為身的法身佛。

「希有」諧音即「西酉」,西和酉皆代表先天一炁,即金靈。說明「大鳥」有先天一炁,元始天尊就是「大鳥」的心。希有大鳥「左翼覆東王公,右翼覆西王母」,這正是伏羲女媧交尾圖。盤古伏羲女媧圖如下:

兩儀神之太陽神東王公和月神西王母
兩儀神之太陽神東王公和月神西王母

拿「矩」(室外用的鐮刀或石匠用的三角尺)的就是伏羲,即東王公,「矩」代表陽炁,而拿「規」(室內用的剪刀或室內畫圖用的圓規)的就是女媧,即西王母,「規」代表陰炁。東王公為陽龍身或雄蛇,西王母為陰龍身或雌蛇。用雙手抱住伏羲和女媧的就是盤古神,即元始天尊,就是下面正中央有翅膀的「希有大鳥」,就是右圖伏羲女媧中間的金丹。伏羲、女媧都是龍馬身,故在左圖下面有個口中含一顆金丹的龍馬。

《神異經·東荒經》:「東荒山中有大石室,東王公居焉。長一丈,頭髮皓白,人形鳥面而虎尾,載一黑熊,左右顧望。恆與一玉女投壺,每投千二百矯。設有入不出者,天為之噓。矯出而脫誤不接者,天為之笑。」晉張華註:「言笑者,天口流火灼。今天不下雨而有電光,是天笑也。」《藝文類聚·天部·電》引《神異經》為:「玉女投壺,天為之笑則電。」

《靈寶無量度人上經大法》卷五八)雲:
「日者,太陽之精,人君之象。日中帝君、仙官、神吏萬眾,皆修郁儀奔日之道。日為洞陽之宮,自然化生空青翠玉之林,天官採食花實,身生金光,日之精炁比生金鳥,棲其林,朝出暘谷,夕沒崦嵫,一年一週天。日宮太陽帝君,上管周天二十八宿星君、天曹,注祿壽之司,常以三元萬靈天官皆詣日宮檢校世人罪福之目,進呈上帝詣之陽宮生籍,日魂吐九芒之炁,光瑩萬國,日名郁儀。」

解讀:

東王公和西王母的陰陽兩炁引發雷電。東王公有「虎尾」,象徵騎虎或說有虎身。「載一黑熊」即騎黑熊,黑熊和虎都為陽木,代表東王公的陽木身,東就是木。玉女即太元玉女,即太元聖母,即西王母。東王公為太陽神,太陽九炁即太陽里面的金烏神鳥,故稱東王公「人形鳥面」

《真靈位業圖》(南朝):圖中將東王公排在上清左位,號為「太微東霞扶桑丹林大帝上道君」。

《漢武內傳》(魏晉):敢告劉生,爾師主是青童小君,太上中黃道君之師真,元始天王入室弟子也。姓延陵(諧音陽靈),名陽,字庇華。形有嬰孩之貌,故仙官以青真小童之號。

解讀:

住在太微宮的就是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將太元聖母分解出去,自己就變成了有太陽九炁和震木之靈的東王公,故稱為「太微東霞扶桑丹林大帝上道君」。扶桑就是太陽樹,即陽龍,即震木,木為東,太陽從扶桑上升起。東王公也代表玉皇大帝,一和二儀是一體的。玉皇大帝從靈山(玉京山)出來就是東王公,回到靈山(玉京山)與原本就在靈山里面的西王母之陰炁合一就是玉皇大帝,即元始天尊,所以「一」和「陽一」本源上是沒有區別的。但是一般而言稱東王公為元始天尊或靈寶天尊或太上老君的二弟子(《西遊記》中稱銀童),而西王母則稱為元始天尊的大弟子(《西遊記》中稱金童),以說明東王公和西王母的本源。為了區別「一」(太極)和「陽一、陰一」(兩儀),把東王公作「青真小童」形像,把西王母作女童形像,東王公和西王母也稱玉皇大帝的金童玉女,金童玉女合一就是玉皇大帝。

枕中書》(東晉葛洪撰):昔二儀未分……已有盤古真人,天地之精,自號元始天王……復經二劫,忽生太元玉女,在石澗積血之中,出而能言,人形具足,天姿絕妙,常游厚地之間,仰吸天元,號曰太元聖母。元始君下游見之,乃與通氣結精,招還上宮。當此之時,二炁氤氳,覆載氣息,陰陽調和,合會相成,自然飽滿,大道之興,莫過於此……元始君經一劫,乃一施太元母,生天皇,十三頭,治三萬六千歲,書為扶桑大帝東王公,號曰元陽父。又生九光玄女,號曰太真西王母,是西漢夫人。天皇受號,十三頭,後生地皇。地皇十一頭。地皇生人皇,九頭,各治三萬六千歲。」

《太平廣記》:「金母者,西王母也,木公者,東王公也。此二元尊,乃陰陽之父母,天地之本源,化生萬靈,育養群品。木公為男仙之主,金母為女仙之宗。長生飛化之士,升天之初,先覲金母,後謁木公,然後升三清,朝太上矣。」

《拾遺記》曰:「壁上刻為三皇之像,天皇十三頭,地皇十一頭,人皇九頭,皆龍身。」

《太上洞神三皇儀》:「天皇主炁, 地皇主神,人皇主生」

《太上洞神三皇儀》:「天皇上帝主生命,地皇上帝拔死籍,人皇上帝除罪厄」

《太平廣記》(宋)卷一:「木公,亦雲東王父,亦雲東王公。蓋青陽之元氣,百物之先也。冠三維之冠,服九色雲霞之服,亦號玉皇君。居於雲房之間,以紫雲為蓋,青雲為城。仙童侍立,玉女散香。真僚仙官,巨億萬計。」

《上清靈寶大法》(南宋),所列聖位有「東華木公青童道君」

《歷代神仙通鑑》(明):「木公至方諸……與金母二氣相投,生九子五女。」

解讀:

顯然元始天尊生太元玉女後就有陰陽兩炁了,太元玉女得元始天尊之陰炁,而此時在太元玉女之外的元始天尊就變成陽炁了。東王公和西王母為陰陽之父母,可見東王公就是變成了陽炁(九陽之炁)的元始天尊,即有妻子的元始天尊,而故西王母就是太元聖母。

這里的「生」即「化生」,或者說「自己變成」,即變化身,即化身。天皇就是東王公,地皇就是東王公變化後之身,而人皇就是地皇變化後之身,其實三皇都是元始天尊的化身,三皇皆是龍身,為陽龍身。

東王公和西王母為「天地之本源,化生萬靈,育養群品」,即為乾坤之靈,即造天地者,造眾生和萬物者。即為天父和聖母。東王公為元陽父,即元炁父,即天父,也稱東王父。東為木,為青,故稱木公,即龍王。東王公也稱玉皇君,即玉皇大帝,即元始天尊,即持斧頭的盤古神。青陽之元氣即附在陽木上的陽炁。玉皇大帝為眾生之慈父,而東王公也是眾生之父,可見,東王公就是玉皇大帝,就是元始天尊和太上老君。

《雲笈七籤卷十八·三洞經教部經九·老子中經》曰:「東王父者,青陽之元氣也,萬神之先也。衣五色珠衣,冠三縫,一雲三鋒之冠。上有太清雲曜五色。治於東方,下在蓬萊山。姓無為,字君鮮,一雲君解。人亦有之,在頭上頂巔,左有王子喬,右有赤松子,治在左目中,戲在頭上。其精氣上為日,名曰伏羲。太清鄉,東明里,西王母,字偃昌。在目為日月,左目為日,右目為月。目中童子,字英明。王父在左目,王母在右目,童子在中央,兩目等也。」

《三五歷記》(三國徐整):「首生盤古,垂死化身。氣成風雲,聲為雷霆,左眼為日,右眼為月,四肢五體為四極五嶽,血液為江河,筋脈為地理,肌膚為田土,發髭為星辰,皮毛為草木,齒骨為金石,精髓為珠玉,汗流為雨澤,身之諸蟲,因風所感,化為黎(黎民百姓)。」

解讀:

「萬神之先」即萬神之祖,或稱萬神之首,或稱萬神之長,或者萬神總領。可見東王公即天父,即宇宙主宰神,就是元始天尊,即道,即姜子牙,為陽一、陽木和丙火之靈。

盤古的「目」就是先天一炁,其化為日的「左目」就是九陽之炁太陽神,就是東王公,其化為月的「右目」就是九陰之炁月神,即西王母。東王公就是伏羲,伏羲諧音就是父兮,代表精氣,那麼自然西王母就是女媧。

東王公和西王母的低級分身在人體里面,東王公代表攝持丙火的凡心之魂,即陽炁,用左目象徵。西王母代表真心之魄,即陰炁,用右目象徵。東王公的陽炁因為在靈山外面,完全裸露在外,且陽炁回到靈山里面就與西王母的陰炁合一化為先天一炁。而西王母的陰炁隱藏在靈山里面,並不顯露。西王母字「偃昌」,諧音為「掩藏」,即藏起來的「目」,即艮山靈里面的陰炁。

「其精氣上為日,名曰伏羲」與盤古「左眼為日」一致,可見伏羲就是日神,即太陽神,所以東王公就是日神,即太陽神,即太陽九炁,即九陽之炁。而盤古「右眼為月」,故西王母即月神,即九陰之炁,即太陰九炁,也稱太陰星君。東王公是太陽神和陽龍王合一之神,西王母是月神與陰龍王及水合一之神。

晉葛洪《抱朴子·登涉》:「山中……卯日,稱丈人者,兔也。稱東王父者,麋也。稱西王母者,鹿也。」

解讀:

鹿即靈山,麋即有米的靈山,米就是先天一炁,即元始天尊。麋鹿又名「四不相(像)」,正是元始天尊和姜子牙的坐騎,姜子牙即東王公。東王公坐在四不相上就是入了靈山,就是元始天尊了。

山海經.海外東經》:「湯(暘)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十洲記》曰:扶桑在碧海中,上有天帝宮,東王所治,有椹樹,長數千丈,二千圍,同根更相依倚,故曰扶桑,仙人食根,

解讀:

東王公住天帝宮,可見東王公就是天帝,即玉皇大帝,即元始天尊。扶桑樹為太陽所住的樹,樹即是陽龍。

來源:kknews兩儀神之太陽神東王公和月神西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