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醫學教授、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的角色調換了。這一次,她成了一位維權的患者。

2020年5月她因視力下降明顯,在愛爾眼科接受晶體植入手術,5個月後不僅視力未好轉,還發生視網膜脫落。艾芬認為,這是愛爾眼科因「一心只想著裝晶體」,貽誤了眼疾的治療時機。

2021年1月4日,愛爾眼科發佈最新公告稱:艾芬女士右眼視網膜脫離與本次白內障手術無直接關聯。

對此,艾芬第一時間向上觀新聞記者回應,這是「避重就輕,混淆視聽,管理混亂,推卸責任」。

「給我多少錢我覺得都沒意義,我現在代表的不是我一個人。我希望當前民營醫院的模式能有所改變。」艾芬說,這幾天,有不少遭遇相似問題的患者在微博里向她訴說,還有人到她工作的地方留下電話。她認為愛爾眼科的做法讓患者維權很難。「所有資料患者幾乎都拿不到。我手上的資料,門診病歷是我請他們給我寫,他們才給我補的一份。我手上的兩份資料是我在自己醫院做的,所以才有留存。連我維權都這麼難,老百姓根本就無從下手。」

艾芬:放棄公立醫院的公費醫療,只為有更好的結果

「我自己有正高的公立醫院的公費醫療都放棄了,只希望對我的視力能夠有一個最好的結果。」時至今日,說起這個選擇,艾芬難掩後悔之意。

多年前艾芬曾做過準分子雷射手術,所以視力尚可。疫情時她感覺視力變差,猜想可能是長時間佩戴護目鏡,而呼出的水汽導致護目鏡看不清,總是費力去看因而影響了視力。然而疫情好轉後,她發現右眼視力下降明顯,有時連心電監護儀上的數據都看不清。

2020年5月中旬,她向本院眼科退休的一位關係不錯的賀姓主任醫師詢問病情。對方當時已被愛爾眼科返聘。5月21日,該醫生給艾芬診斷,艾芬右眼存在白內障、屈光不正的問題,並介紹她找武漢愛爾眼科醫院的副院長、白內障與老視專科主任王勇做白內障手術。

「我和她(賀醫生)關係挺好,很信任,加上愛爾眼科這麼多連鎖,規模很大。」艾芬說。

短暫溝通後,雙方很快定下置換晶體手術方案。由一位年輕黎姓醫生領艾芬去做檢查,其中有兩項檢查賀醫生建議艾芬回中心醫院檢查,因費用更低,次日,艾芬將檢查結果拍照發給了王勇。

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艾芬在愛爾眼科的門診記錄,紅圈處為「眼底未查」。圖片來源:艾芬

5月25日手術,王勇在術後給艾芬發了手術照片,並稱「手術順利」。術後第一天,艾芬去醫院複查,拆紗布後,王勇問她,有沒有眼前一亮?艾芬說沒有,並表示,手術後的右眼比左眼暗淡很多。當時對方解釋,人工晶體肯定不會跟人本身的晶體一樣顏色自然鮮艷。

6月3日第二次複查時,王勇讓艾芬做了兩項檢查。做完檢查後,王勇收走了檢查報告,告知檢查結果都挺好,只是角膜還有些水腫。

此後,艾芬未再去愛爾眼科檢查,但據艾芬稱,她的視力還在下降。10月23日晚,艾芬出現右眼左下角視野缺失,右眼視物模糊,通過微信向王勇詢問是什麼情況,王勇告知需檢查眼底視網膜和眼壓後再確定。

24日一早,艾芬到前述賀醫生處檢查,賀醫生檢查後告訴她是右眼視網膜脫落,需要趕緊做手術。而等艾芬下午做完檢查後,右眼只剩右上角能看清。住院病歷顯示,艾芬住院時右眼視力指數為30厘米,即,只能看清30厘米以內物體。

10月25日,艾芬進行了視網膜脫落的手術治療。該手術是通過向眼內填充矽油的辦法重新固定視網膜,但是術後3-6個月還需將矽油取出,取出後視網膜將無固定物支撐,非常脆弱,還有再次脫落的可能。

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艾芬在視網膜脫離術後照片。圖片來源:艾芬

愛爾眼科:右眼視網膜脫離與本次白內障手術無直接關聯

11月18日,艾芬向王勇接連發了多條詢問自己的疑慮。主要集中在兩點:

一是她選擇愛爾眼科就是看重檢查更為精密全面,但為何對影響視力最重要的眼底沒有全面檢查?二是如果術前確實有疏漏,為何發現術後視力沒有恢復如預期,卻沒再找病因?

「我不是一個不講道理扯橫皮的潑婦,我也是鼓足勇氣思考再三才給您發這些信息的。貴院在我的診療過程之中存在著嚴重的漏診誤診,導致了我今天身體和心理的嚴重損害,我有討個說法的合法權益。」艾芬說。

王勇當時在微信中回覆:「手術前因白內障的遮擋和外傷瞳孔有前粘連,瞳孔擴不大,所以術前沒有辦法檢查您的周邊網膜。」門診病歷上的「眼底未查」僅僅是記錄初診的情況,「進一步術前檢查時,每個患者都做了眼底檢查的,如眼底OCT
檢查,超聲波檢查等,這些檢查沒有發現有網脫體徵,才安排了手術。但是由於現有檢查的侷限性,瞳孔小,檢查範圍不完整,確實沒看到周邊網膜。」

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2020年11月18日,艾芬與王勇的微信對話部分截圖。

11月30日,艾芬向王勇索要自己在門診看到一張顯示自己術前白內障程度的照片,王勇發來一張照片後,艾芬稱並非自己門診看到的那張。

12月31日,武漢愛爾眼科醫院晚發聲明稱,「經核實,該患者的術前檢查、手術和術後複查等各環節均符合醫療規範」,卻仍然遭受艾芬質疑之後,2021年1月2日上午,上市公司愛爾眼科醫院集團發通告稱,已成立集團調查工作組,於1月1日趕赴武漢,進行全面調查核實。

1月4日,愛爾眼科再發通告稱:經核實,艾芬女士右眼視網膜脫離與本次白內障手術無直接關聯。關於白內障術前、術後是否做了眼底檢查:集團工作組檢查了艾芬女士的手術病歷,在病歷記錄上有術前眼底檢查記錄和術後第1天眼底檢查記錄。

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愛爾眼科發佈最新通告。來源:愛爾眼科公眾號

中立者:熟人推薦更易缺乏必要的檢查和溝通

記者採訪了多位眼科領域專家,一個共通的感受是,確實很難界定手術和視網膜脫離的因果關係。如果就事論事,「從患者OCT檢查結果來看,確實已達到了做白內障的標準。」但從更有經驗的醫生角度出發,以艾芬的視力下降明顯的病情來看,應首先全面排查眼底。

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

艾芬白內障手術前OCT檢查報告。 來源:艾芬提供

一位不願具名的知名三甲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提到,目前的白內障手術趨勢不再像是以前那種僅僅為復明而做的手術,而是希望患者遠中近都看得清楚。對於年紀較輕的患者,會首先推薦植入這種高級晶體。但重要的是,安裝高端晶體前,必須全面檢查眼底,否則也無法發揮高端晶體的作用。

他指出,「就此種情況,只是指責民營醫院是不對的,這樣的事發生在民營醫院或公立醫院都有可能。問題主要還是與醫生術前檢查是否仔細以及溝通是否到位有關。」

他介紹,目前的白內障手術屬於日間手術,不用住院,周轉很快,但術前的檢查和溝通卻非常重要。從一般常規操作來說,白內障手術前要把患者的眼底視網膜中央周邊都要檢查過,明確患者眼底是否有問題。

落到艾芬的案例上,他表示,日常工作中遇到熟人推薦的病人,尤其對方還是同行,反而更容易出問題。因為會想當然認為對方瞭解情況,或以為介紹者已經介紹過,從而跳過必要的術前溝通。

欄目主編:宰飛 文字編輯:宰飛

來源:作者:王瀟

來源:kknews愛爾眼科稱視網膜脫離與手術無關,艾芬回應:「避重就輕,混淆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