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我們將更需要電影

來源標題:2021年,我們將更需要電影

經歷九死一生,中國電影迎來了2021。

跨進2021年的門檻,有驚有險的中國電影並不輕鬆,全世界其實也都對未來捏把汗。在新的一年,人類還沒有真正進入我們所期盼的所謂「後疫情時代」,其後續影響依然存在:一度支撐中國電影市場五分之二的好萊塢電影可能會缺席;頭部電影的生產數量和生產週期都達不到預期計畫;網際網路視聽內容以其相對的方便、廉價、敏捷、精確而轉移著觀眾的注意……這些可以說都是我們進入新的一年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不確定性」幾乎是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未來,這其實已經成為遠遠超出電影領域的更加具有普遍性的擔憂。

越是在這樣的時刻,我們就越要步健心穩、吟嘯徐行,在不確定性中去確定應該而且可能的路向,延續中國電影20年產業化改革的成績,讓電影繼續留在大眾的文化中,成為他們的精神伴侶,擔當其以夢為馬的文化責任。

從某種意義上說,人們在這種時候,也許更加需要電影,提振精神、凝聚共識、相濡以沫、砥礪前行。中國電影,面臨的困難,與面臨的機遇幾乎同時存在,電影人能做的就是盡力而為、為之更好。

頭部電影需戒除「路徑依賴」的審美慣性

首先,頭部電影的質量穩定和藝術創新將是2021年中國電影的第一要務。

電影產業和電影市場,由其影響力特徵所決定,永遠需要頭部電影來為之鳴鑼開道。這些年來,新主流電影在各方面鼎力支持下,可以說都是電影市場的主力軍。《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家鄉》《中國機長》《烈火英雄》《八佰》《金剛川》……這些影片不僅占據年度票房前列,更是引發了全社會的觀影熱情。可以說,沒有頭部電影的帶動,就沒有電影成為大眾現象的可能。

但是,我們必須看到,近期的頭部電影雖然依然在製作品質、投入規模上保持了較高水準,但是也出現了一些「路徑依賴」的審美慣性,藝術創新性和完整度都出現了一些令人擔憂的現象,例如脫離現實的過度拔高,影響到英雄人物性格的完整性;脫離真實的場面、畫面、音樂、特技的氾濫煽情帶來了觀眾心理的逆反;忽視人物和情節的內在邏輯而完全依賴動作、奇觀、驚險場面的所謂淺層娛樂性帶來的審美疲勞;電影主題、人物形象、故事結構的外在戲劇性帶來的藝術表達的膚淺、單薄和缺乏韻味等等,都不僅阻礙而且拉低了頭部電影的影響力。必要的思想和審美深度、不斷的藝術創新、尊重電影本身的完整性、傳達以人為本的共享價值觀、技術為藝術服務,這一切應該成為中國頭部電影未來的方向。

只有頭部電影能夠達成藝術、技術、時代性、大眾性的最高限度的融合,新主流電影才能保持生命力。

電影市場的完整性需要更豐富的類型片支撐

頭部電影誠然是電影市場的主力,但類型電影往往是電影市場最重要的補充和擴展。

目前的中國電影創作,2019年,票房排名前十的國產片占據了國產電影票房總量近70%,其餘300多部國產電影的票房總和僅僅只有30%;2020年,前五部國產電影——《八佰》 《我和我的家鄉》《姜子牙》《金剛川》《奪冠》——合計近100億元票房,占據全年票房總量一半、國產電影票房總量三分之二。頭部電影票房占比過大、票房規模過於集中,不利於培養觀眾日常的觀影習慣和擴大觀眾規模。滿足不同觀眾、不同需求的類型電影的創作目前嚴重不足,難以支撐電影市場的完整性。

近些年,像《唐人街探案》這樣的混搭類型片、《哪吒之魔童降世》 《姜子牙》這樣的動畫片,《捉妖記》這樣的奇幻片、《北京遇上西雅圖》這樣的浪漫愛情片、《西虹市首富》這樣的喜劇片,《八佰》這樣的戰爭片,《掃毒》《拆彈專家》這樣的警匪動作片,都有相當不錯的票房成績,但是,中國電影的類型不豐富、形態不穩定的局面一直沒有解決,作為電影市場最重要的幾種類型,動畫片、喜劇片、浪漫愛情片、災難片、警匪片、戰爭片等等都若斷若續,偶有黑馬,難以為繼。提升類型片的類型假定性認知,滿足觀眾的當下需求、提高敘事的強度和完整性、達到基本的工藝水準,每年穩定提供30部左右這樣的高品質類型片,中國電影行業的整體面貌才會發生重要改變。

藝術電影需增強 「影院必看性」才能破圈

頭部電影和類型片把市場蛋糕做得越大,分眾電影的前途才會更廣。文藝片、藝術片、紀錄片等各種小眾、分眾電影,當然是電影文化多樣性的重要部分,也是電影藝術豐富性的必然要求。但是,影院由於有觀影成本考量、有消費者消費需求限制,並不是一切冠以藝術之名的電影,觀眾就會到影院觀看。「影院性」其實就是觀眾進電影院購票觀影的「必看性」。

目前,大多數所謂的藝術片和紀錄片,都缺乏這種「影院必看性」。這些年,藝術電影獲得市場認可的例子也不少,《無問西東》《岡仁波齊》《少年的你》《七月與安生》《二十二》《喜馬拉雅天梯》以及跨年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紅花》等等,這些作品都有共同的特點:題材極致、藝術表達準確、視聽語言現代、有與當下觀眾的共鳴點,還有有限而必要的商業元素的配置以及對市場規律的有節制的「妥協」。如果文藝片/紀錄片不能在「影院性」上達到觀眾的這些要求,就無法真正被市場接受。我們期待,真正符合「影院」媒介特點、消費特點的分眾、小眾電影更多出現,只有這樣,這類電影才能進入影院,甚至有
「破圈」的可能。

總而言之,內容是硬道理。雖然有疫情陰影,
《八佰》還是撬動了影院有序開放後的電影市場;雖然有視頻分流,國慶檔幾部高口碑電影還是把觀眾吸引到了電影院……優質的電影內容永遠是電影的生命線。2021,內容致勝,將會直接影響到中國電影的命運。當然,電影管理的更加規範、電影產業的更加有序、電影市場的更加公平、電影文化的更加多元,這些深層次的問題,也都對電影內容品質的提升具有直接和間接影響。但是,我們永遠無法等待一切問題都得到解決,我們能夠確定的就是,盡最大努力去做可以做到的事情:謀事在天,成事在人。

作者:尹鴻 清華大學教授、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

來源:文匯報

來源:kknews2021年,我們將更需要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