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稱自戀者比非自戀者喝更多的葡萄酒 認為這能提高社交吸引力

一項對法國和美國消費者的最新研究發現,自戀者比非自戀者喝更多的葡萄酒,因為他們將葡萄酒與更大的社會吸引力聯系在一起。該研究還表明,這些社會效益導致自戀者即使不是特別喜歡,也會喝葡萄酒。

研究稱自戀者比非自戀者喝更多的葡萄酒 認為這能提高社交吸引力

過去的研究已經表明,人們將葡萄酒與富裕、聲望和成熟聯系在一起。作為一種「顯性消費」的對象,葡萄酒可以讓人們展示自己的社會地位,以及社會能力。有研究甚至發現,喝葡萄酒其實會讓人更有魅力。

像這些特質正是自戀者喜歡散發的:財富、權力和吸引力。從精神自戀者到隱蔽自戀者,他們似乎都有一個共同的品質,「相信自己是特殊的,比別人更重要」,正如本研究報告的作者所寫的那樣。

自戀者與葡萄酒的關系

上述研究結果促使法國和澳大利亞的一個研究小組調查這些特質是否也會促使自戀者比非自戀者飲用更多的葡萄酒。

為了驗證他們的猜測,他們進行了兩項研究,一項在法國,一項在美國。當然,這兩個國家的葡萄酒文化有很大不同。法國的人均葡萄酒消費量(PDF)是美國的三倍左右。盡管如此,美國的葡萄酒消費幾十年來一直在上升,從沃爾瑪葡萄酒到威廉山酒莊霞多麗白葡萄酒等。而研究這兩個國家,使得研究結果更具普遍性。

第一項研究由654名法國成年人組成,他們是通過一家消費者研究公司(Toluna)招募的。樣本由56%的男性和44%的女性組成,來自不同的職業和教育背景。他們的平均年齡在40歲左右,約四分之一的參與者年齡在35歲以下。

參與者回答了有關他們的背景,以及他們對紅葡萄酒、白葡萄酒和桃紅葡萄酒的典型消費水平的問題。

他們還完成了一個四項的自戀測量。它要求他們回答諸如「我傾向於期待別人的特別恩惠 」和「我傾向於尋求聲望或地位」等陳述。

結果:自戀者會喝更多的葡萄酒嗎?

研究人員發現,自戀與葡萄酒消費之間存在顯著的正相關關系。在他們的樣本中,自戀的葡萄酒消費者飲用葡萄酒的頻率更高,並且更有可能將葡萄酒消費與社會吸引力聯系起來。他們也更可能認為自己是葡萄酒專家。此外,他們更有可能是男性,受教育程度更高,更富有。受試者的年齡並沒有發揮重要作用。

正如該研究的作者所寫的那樣,「越是自戀的人,越是認為葡萄酒是提升自己社會形象的手段,而這又會導致他們消費更多的葡萄酒。」

葡萄酒消費者不一定是葡萄酒愛好者

該論文的第二項研究發生在美國。研究人員想看看他們在法國的研究結果是否會在其他地方復制。但他們也想調查自戀者是否會喝更多的酒,即使他們不是很喜歡葡萄酒。換句話說,一些自戀者是否僅僅是為了感知到的提升地位的好處而飲酒。

這第二項研究也是利用市場研究公司來招募受試者。美國樣本包括192名參與者,55%為女性,45%為男性,平均年齡為32歲。這些受試者回答了一組與第一項研究中類似的問題。

正如預期的那樣,研究人員發現了類似的結果,進一步支持了他們的假設,即「自戀者消費更多的葡萄酒,是因為他們將這種消費與社會吸引力聯系在一起」。

第二項研究還發現,自戀者,即使是那些沒有將葡萄酒消費與快樂聯系在一起的人,仍然會進行較高的葡萄酒消費。換句話說,「從消費中獲得的社會獎勵似乎比喝葡萄酒本身的(情感獎勵)更重要」。這導致自戀者「即使在他們不認為這種體驗是一種愉悅的體驗時」,也會消費更多的葡萄酒。

作者在總結中寫道:「自戀程度高的人消費更多的酒,以滿足他們在社會上引人注目的需要。」

自戀者濫用酒精:一個令人驚訝的恰當類比

作者寫道,這些發現可能對廣告商有用。將自戀者作為更有可能消費葡萄酒的消費者進行微定位,可能會被證明是一種具有成本效益的策略。但是,作者提醒說,這樣做也可能會產生負面的反彈效應。魯莽地鼓勵過度消費葡萄酒可能會導致對酒類廣告的限制更加嚴格。

事實上,自戀和過度飲酒的共同點比人們想象的要多。作者提到過去的研究表明,「把自戀看作是一種上癮」,即對自尊和崇拜的上癮。上癮似的渴望最終開始 「支配其他動機,並減少理性行為,」作者寫道。

為了進一步擴展這個類比,自戀者在尋求增強他們的社會吸引力的方法時,可能會缺乏自我控制。因此,他們可能「在飲酒時缺乏自製力,如果他們把這種酒看作是幫助他們提升社會形象的工具」。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