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幾乎每個女孩的淘寶「店鋪訂閱」里,一定有那麼幾家網紅店。尤其是當直播帶貨成為風潮後,網紅的連鎖效應更是一發不可收拾。編輯的一個女性朋友曾經有一段時間非常痴迷於直播帶貨的形式,幾乎每天都會按時打開網紅主播的直播間剁手。她也藉此調侃道:「只要李佳琪一張口,姐姐妹妹錢包刷爆」。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聽起來簡直太瘋狂了。

不過,在這個人人皆可帶貨的時代,直播帶貨終究還是出了問題。

前不久,知名網紅辛巴被曝出賣假貨,還上演了一場「竇娥冤」的戲碼,但還是被打臉了。

最終,辛巴直播帶貨假燕窩事件,以市場監管部門對辛巴方罰款 90 萬元,對燕窩銷售方融昱公司罰款 200 萬元,快手封停了辛巴個人賬號 60 天、對涉事主播「時大漂亮」在內的辛巴系主播不同程度的封停處罰而完結。

但直播帶貨的假貨問題卻遠遠沒有完結。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在那些隱秘的角落,刷單、刷量、賬號買賣等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業務,甚至假貨也開始大行其道。

上游提供技術支持,中游吃回扣,下游坐收流量紅利

刷單,已然成為電商領域心知肚明的潛規則,成為了一種常態。

在激烈的競爭中,無數直播間和店家,也紛紛走上了直播刷量、弄虛作假的道路。

盡管國家已經出台了相關法律法規來規范這一情況,但黑灰產依舊在悄悄「發財」。

據新京報的最新調查,在直播帶貨行業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灰色產業鏈。

上游是雲控系統開發商,即可以讓一個人控制數百台手機在直播間刷數據,此類軟件是目前直播刷量中最常用的工具。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據介紹,雲控系統為直播引流,最多可以控制 2 萬台手機,不需要人工操作,雲端發布指令後,2000 條自定義發言自動發出,句句不重樣。如果不出意外,這套系統能晝夜不歇地對支架上的所有手機,同時執行「關注主播」、「發言帶節奏」、「點贊送燈牌」等命令。

此前,據棱鏡深網報道,雙十一當天,脫口秀演員李雪琴和楊笠被邀請參加了一場直播活動,當天在線人數是 311 萬。但實際上當天結束時 311 萬的觀眾中,只有不到 11 萬真實存在,其他觀眾人數都是花錢刷量,而評論區與李雪琴親切互動的「粉絲」的評論,絕大部分也是機器刷出來的。

除了機器刷粉之外,人工刷量也是一種重要的方式。

刷單手大多是兼職人員,他們通過刷單拿到傭金和返點,部分刷單平台甚至需要用戶自己墊付資金刷單。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在百度搜索「直播漲粉」「直播人氣」「直播運營」等關鍵詞,就會出現大量指向第三方直播刷量公司的廣告。

以淘寶(天貓)為例,其提供的業務類型包括「普通機刷人氣、高級機刷人氣、機刷達人粉、直播間進店關注主播、直播間進店點商品加購物車、真人進店 UV、直播間進店加購+關注主播、真人進直播間互動、真人進直播間發言、圖文前端閱讀、圖文後台PV、圖文後台UV、圖文後台進店、視頻前端」等等,幾乎涵蓋了直播產品的每一項數據維度。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一般來說,機器刷量的價格比較低,客戶花 10 塊錢就可以買到一萬的機刷人氣。而人工刷量的價格比較高,客戶如果選用了真人進直播間互動服務,每小時需要支付每個人 15 元。

與此同時,也催生了一批職業養人工號的「中介」。這些「中介」一邊對接主播,一邊去發展自己的下線人工刷量。在多個「漲粉」群里,有中介頻繁發出尋找刷量兼職的廣告,這些廣告稱報酬每天從幾十到幾百塊不等。

中游則是刷單代理商。

他們的主要工作內容是購買軟件後,通過為客戶刷量收回成本,賺取利潤。

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中間商賺差價。

而處在下游的則是這些網紅主播們,主播在其中擔任了好物推薦官的角色。

但買量、刷單只是直播電商最顯而易見的衍生產業,而隱藏在各項業務背後的是不斷延伸的灰色產業鏈。

首先是賬號買賣。

那些通過直播帶貨賺快錢的 MCN 機構,通過購買賬號培養自己的核心  IP;而那些擁有一定粉絲基礎的直播賬號,能更快速地漲粉,真實度也更高。

賬號買賣之外,養號和批量孵化網紅也是一種方式。

正是由於這些魚龍混雜的環境,假貨也大行其道,這才出現了一系列的直播翻車現場。

其次是引流服務。

據中國企業家此前調查,抖音、快手等官方平台推出了粉絲頭條等官方營銷工具,很多主播和 MCN 機構 都會通過投放引流廣告來推廣自己的直播間,而基於這一業務,一項名為「 Feed 流投手」的服務也因此興起。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Feed流投手」吸引 MCN 機構投放的宣傳點是,「數據不僅要好看,最好還省錢,我的投放會比你自己投產生更高的價值。」

這些商家大都鼓吹自己跟直播平台簽了大額的年框協議,會有一定的優惠和返點,而這一群體的生意邏輯是,如果你投入1000 元能實現 2000 元的商業產出的話,通過他們則能實現10000 元的產出,他們的投放更科學,效率更高。

另外,直播電商的單場 GMV 帶貨越來越高,各家的戰報業績不斷攀升,但如果沒有真實的用戶購買,僅憑刷單往往需要巨額的資金,因此,基於服務刷單平台的一部分提供金融服務的墊資平台又開始興起。

墊資平台通過金融服務的方式借款給刷單平台和團隊,刷單平台賺部門 MCN 機構的刷單服務費,部分 MCN 機構再通過賺取商家的坑位費和銷售傭金。

除此之外,直播帶貨大火之後,就會出現各種電商導師,他們通過開設培訓班收割一部分渴望入行的商家,一條漫長的產業鏈因此形成。

996社畜干一月 不如他們刷一天:直播帶貨的水究竟有多深?

直播帶貨何時才能規范?

需求決定供給。直播刷量黑產的「繁榮」景象,以及黑產鏈上存在的種種騙局,本質還是由直播帶貨行業的造假需求造成的。

明星、主播、MCN 機構直播刷量的動機不言自明。明星通過刷量來避免人氣冷清的尷尬,而主播和 MCN機構則希望用更漂亮的數據,向商家收取更高的坑位費。

而很長一段時間,部分平台對刷量行為似乎也是一種默許態度。

盡管今年 6 月底已經出台了相關法律法規嚴令禁止這一亂象,但種種現象表明,黑灰產一直都存在。

顯然,這將是一個長期對抗的過程,單單依靠一方面的力量,難以取得根本性改觀的成效,需要聚合包括政府、運營商、平台企業等多方面的資源和力量,形成合力,才能最終根治這塊「心病 」。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