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北京時間1月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道,還記得動畫片《冰河時代》中滑稽可愛的猛獁以及叫做迭戈的劍齒虎嗎?你喜歡在現實生活中看到這些遠古生物嗎?可惜的是,它們已滅絕消失,未來我們通過最新科學技術能將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隨着近年來科學技術的迅速發展,科學家們曾多次提出將滅絕物種復活,並大膽猜測未來不久滅絕動物或將重返地球。

什麼是「滅絕物種復活」?

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將「滅絕物種復活」定義為培育在功能上與原始滅絕物種等同的替代生物,但不是「完全相同的復製品」,簡單地講,滅絕物種復活就像一個撤銷鍵(ctrl-Z),對於滅絕的遠古生物,復活的物種並不是完全相同的復製品。

「滅絕物種復活」主要涉及3項技術:

1、回歸繁殖:可以識別與已滅絕物種有相似特徵的現有物種,並有選擇地進行繁殖,產生更接近已滅絕物種的後代。

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例如:現已滅絕的歐洲野牛,是所有現代牛的祖先,科學家正通過「陶羅斯計劃(Tauros Programme)」將其復活,希望通過選擇性繁殖與歐洲野牛基因相似的現代牛,從而培育出一種與歐洲原始野牛非常相似的物種。

但事實上,與其他更復雜的「滅絕物種復活」方法相比,這是一種非常粗糙的技術。

2、克隆:這是人們通常認為最直接有效的技術,通過提取包含滅絕動物DNA的細胞核,克隆培育出滅絕動物。具體做法是將這些DNA植入沒有本身DNA的卵細胞(從該滅絕物種的現代近親中提取),該卵細胞在代孕雌性動物子宮中完成了發育過程,而它的後代將是一個與滅絕物種完全相同的基因副本。

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該方法僅適用於瀕臨滅絕或者剛滅絕不久的物種,因為它需要保存完好的卵核,例如:2003年,科學家使用克隆技術復活歐洲庇利牛斯山脈野山羊,該物種是在2000年滅絕的,最後一隻野山羊的細胞被冰凍在液氮中,克隆的野山羊被命名為「布卡多」,然而它出生幾分鍾後就死亡,但這是真實克隆出的滅絕動物。據悉,由於「布卡多」一個肺上長有大而結實的額外肺葉,導致它無法正常呼吸。不幸的是,「布卡多」成為第一個兩次滅絕的動物,然而,它是最接近真實的滅絕物種復活實例。

3、基因工程:這是基於現代科技的最新技術,它使用基因編輯工具,例如:CRISPR,植入滅絕動物的基因中,而不是滅絕動物近親物種的基因,合成後的雜交基因組再植入替代孕體。

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圖中是一隻保存完好的猛獁。

「哈佛猛獁復活項目」正在努力識別適應寒冷苔原氣候所需的重要基因,一旦確定,這些基因就可以插入亞洲象的基因組,他們希望得到的是一種雜交細胞,其中大部分是亞洲象的DNA,還有一些猛獁基因。因此,最終結果將不是一個完全相同的猛獁復制體,而是一個經過基因改造,外形像猛獁的雜交亞洲象。

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為什麼要費心地搞「滅絕物種復活」計劃呢?

如果以科幻電影《侏羅紀公園》為例,復活滅絕動物可能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想法,值得慶幸的是,我們不必擔心恐龍四處奔跑,因為它們的DNA在滅絕後6500萬年里已分解。在某些特殊情況下,DNA最多能存活幾百萬年,所以在這段時間里,我們有可能使滅絕的動物復活,但這意味着我們應該做些事情。

事實上,人們操控行為產生的滅絕物種復活,更多的是為了生態環境,而不是促進當地旅遊業發展,依據生態學家本·諾瓦克(Ben Novak)的觀點,如果一隻復活的滅絕動物永遠是動物園里的動物,那麼它就不應該被復活。

由於所有動物在它們的生態系統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所以某種動物數量驟減或者暴增,都可能會對該生態系統帶來嚴重危害,例如:猛獁是優秀的園丁,它們經常吃植物的種子,然後將包含植物種子的糞便帶到北極草原,伴隨着猛獁滅絕消失,產生了生物多樣性失衡,北極草原逐漸變成了寒冷、長滿苔蘚的苔原。

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圖中是冰河時代棲息在現今西班牙北部地區的生物。

2016年,美國加州大學聖芭芭拉分校生態學家發布了關於哪些物種應該被恢復,並提出對地球生態系統影響最大的指導性建議,這些物種都是近代滅絕,從生態角度來講是獨一無二的,並且是可以大量回歸自然界的物種。符合所有復活條件的滅絕物種是:聖誕島伏翼蝠、團圓巨龜(Cylindraspis indica)和小棍巢鼠。然而,科學家目前並未制定針對這些物種的復活計劃。

從某種意義上講,「滅絕物種復活」計劃是我們人類糾正歷史錯誤的一個黃金機會,人類一直扮演着上帝的角色,由於大肆捕獵、環境污染和動物棲息地嚴重破壞,許多動物現已滅絕。例如:北美洲曾生活着大量旅鴿,但在1900年前後,最後一隻野生旅鴿被一個男孩用BB槍擊落;塔斯馬尼亞虎(袋狼)是一種肉食性有袋動物,原產於塔斯馬尼亞、新幾內亞和澳大利亞,但由於棲息地喪失,食物缺乏等共同影響,最終於1936年滅絕消失;庇利牛斯野山羊是一種歐洲高山山羊,在獵人到來之前,它們在過去幾千年里一直過得安靜的生活,但在獵人的大肆捕殺下,最後一隻庇利牛斯野山羊死於1999年。

然而,部分人抗議稱,「滅絕物種復活」計劃是人類扮演上帝的一種行為,由於復活動物不可能與滅絕的原始動物完全相同,滅絕物種復活計劃並不能真正扭轉人類造成的生態破壞。還有一些人擔心,當我們成功地復活一種滅絕物種時,地球上可能消失1000種生物,這種行為可能對地球生態系統構成更嚴重的破壞。然而,滅絕物種復活計劃的支持者繼續推動其作為地球上正在進行的大規模滅絕事件的解決方案。

我們能使滅絕的物種復活嗎?

人類行為應該對生物多樣性降低責任。

然而,幫助制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准則的菲爾·塞頓(Phil Seddon)認為,我們首先應該保護那些仍然活着的動物。盡管存在這一方面的擔憂,但是與塞頓一起制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准則的阿克塞爾·莫倫斯拉格爾(Axel Moehrenschlager)稱,我們應當最新技術和方案,拯救一些瀕危滅絕物種,例如:北方白犀牛,這是一種功能性滅絕物種(沒有雄性),是極度瀕危滅絕的物種。

盡管「滅絕物種復活」已成為一個熱點討論話題,目前全球有7個滅絕物種復活項目,計劃復活的動物分別是:歐洲野牛、伯切爾氏斑馬(已滅絕的南非小斑馬)、費洛雷納島巨龜、旅鴿、猛獁、松雞和多種種類的恐龍。如果一切按計劃進行,我們可能會非常幸運地看到猛獁重返地球!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