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這不是「加班致死」的時代,而是「全民狂奔」的時刻。外賣騎手無論騎得多快,下一單都會被追得更緊,終有一刻飛馳的電單車趕不上AI派單的速度。類似的是,打工人無論扛住多少份量的工作,總有新的挑戰等着你,無止無休。

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生活總是魔幻又真實,溫暖又殘酷。何人在凌晨堅持,何人無怨無悔,何人專心致志,何人瀕臨崩潰……當我把2021年頭幾天遇到的幾個故事拼在一起,人生的滋味更加耐人尋味。

中年人的元旦飯桌上,「娃」總是躲不開的話題。老柏的女兒是最出色的那個,鋼琴水平在國內同年齡組一流,大賽拿獎,文化課成績一樣不落,重點小學大隊長,成績數一數二。

不過,老柏也說,打小學一年級開始,為了練琴和學習,孩子常常都要半夜才能入睡——12點。

一邊是超人的努力,一邊是百里挑一的優秀,一桌吃飯的人,滿口的羨慕和稱贊,沒有一個人評判孩子的父母是否太苛刻。到了中學、大學,還會有更多的學子拼搏在子夜12點。

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很難說,這是選擇,還是逼迫,至少有些孩子收獲了幾乎被所有人認可的優秀。

無論教育改革如何費盡心思督促學校為孩子減壓,壓力還是從高中向小學不斷傳遞,孩子們依然挑起了比我們那個年代重得多的學習負擔。

作為打工人,也許我們比自己的父母輩也要更忙碌一些。

孩子和打工人哪個更辛苦?也沒有答案。

這已經不是個人選擇的問題,而是時代的問題。

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鏡子的另一面,也有例外,這是一個非常打動人的故事。

一個叫梁韋斌的普通人,為了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4年前,他辭掉了穩定的國企工作,成為自由攝影師。

他一直有一個環游中國的夢想,帶着老婆和女兒去丈量祖國的大好河山。曾經,這個夢想遙不可及,2020年,30歲的梁韋斌邁出了這一步,他和老婆帶着5歲的大女兒和穿着紙尿褲的小女兒,從廣西柳州出發一路自駕來到西藏阿里地區。

從夏天走到冬天,從平原走到高原,尋找各種美麗的風景,看滿天繁星,日出日落。

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圖源/梁韋斌頭條號

梁韋斌說,他並沒有實現財務自由,也要努力賺錢補貼一路開銷,但他想在女兒上學前帶她們做一件以後可能沒機會做的事。雖然這條路很艱難,但他想把生活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我們為什麼會羨慕這樣的生活?因為沖出「系統」往往需要更大的勇氣,更多的人依舊埋頭於「系統里」。唯獨最沒有意義的是抱怨當下的生活。

晚上11點,我8歲孩子已經進入夢鄉,完成這篇評論,合上筆記本電腦。

做一次「天涯共此時」的比喻,因為時差和日照時長的關系,南疆的援疆幹部此時也許剛剛忙完一天吃上晚飯,外賣小哥在冬天深夜寒風中送完最後一單,24小時快餐店的夜班店員開始迎接光怪陸離的不歸人……

更多的則是普通人,學生在寫作業、程序員在碼代碼、媒體人在趕稿……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雖然不確定這一刻自己是否快樂,但他們目的大致相同:把生活過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拼多多23歲員工猝死背後 是全民狂奔的時代

圖源/木皿泉紀錄片《幸福的形狀》

面對一個又一個真實的生活場景,我們需要正視的是,這些都早已成為既成事實,是我們真實的生活。

有時候我們並不是為了向生活抗辯,但壓在心底的委屈和情感需要宣洩,一旦釋放完畢,我們再次梳理自己在職場的義務和責任,並收拾心情開始面對新的日子。

目前正在播出的《奇葩說》第七季中有這樣一個辯題「孩子寫作業到半夜,家長要不要找老師理論?」

辯手顏如晶的論點是,不找老師理論。寫作業是孩子自己的選擇,孩子已經在着手解決問題,他們選擇面對自己的挑戰。

當孩子學習負擔重、競爭激烈等都已成為難以改變的現狀,難道現在的父母真的不顧及成績嗎?

切切實實站在孩子的立場來說,有些孩子喜歡學習,有些不喜歡,如果孩子很認真地面對並執着於學習,那恭喜你——他/她不正是一個好孩子嘛!最終,這場辯論,顏如晶贏了。

人生是很長的長跑,我們可以停下、減速、變換路徑,沒錯,面對規則的時候,真正容易調節的終究是我們自己。

這不是「加班致死」的時代,而是「全民狂奔」的時刻。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