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的陰影》全攻略

  序幕:2001年4月8日下午2:00

  小鎮,寧靜的午後。從咖啡店里走出來的金發青年Eike沿着街道慢慢地走着。突然,背心一陣劇痛,全身的氣力似乎都從傷口流逝了出去。他張大了嘴,卻喊不出什麼聲音來,就這樣倒在了地上。感覺越來越冷了,在他的意識消失之前,他在想着一個看來已經不可能得到答案的問題:是誰殺了我?這時,是2001年4月8日下午2點30分。

  似乎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Eike從地上爬起來。但這里已經不是剛才的街道了。周圍的地上散落着倒塌的石柱和雕像,還有一道奇怪的門,此外就是無邊無際的黑暗。這是天堂還是地獄?一個神秘的聲音回答了他的自言自語,告訴他,他今天的死是命中註定的,但如果他想要反抗命運,他可以借給他某種力量。Eike不敢相信這樣的好事,這似乎是個惡魔的交易。但正如神秘人所言,現在的他還有什麼可失去的呢?Eike還是同意了。那個神秘人給了他一個時空傳送設備。告訴他只有當這個設備有反應的時候才能使用,使用它並不能真正逃避死亡的陰影,但藉此他就有機會消除帶來威脅的根源。另外,如果這個設備在過去的時空中發生回應,他就必須馬上回到現在,否則就永遠回不來了。Eike走進時間之門,開始了他的冒險。

  被女招待叫醒後,Eike發現自己還在咖啡店里。出門後他還在疑惑,剛才的一切難道是一場夢嗎?但是那個奇怪的設備還在他的口袋里。他看了看錶,現在是下午2點鍾。Eike茫然地在附近閒逛(抽空去一下廣場旁的市政大樓拿一份舊的小鎮地圖),發現了一間占卜屋,他以前從未注意過這里。他走進屋去,占卜女人已經在等待着他的到來,並告訴他,他命中註定會在這天下午的2點30分被暗殺,但他有改變自己命運的能力,只是命運一旦改變,其它事情也會隨之發生變化。如果他在2點30分之後還能再來到這里,她就會告訴他更多。

  談話結束後,Eike口袋里的時空傳送器開始閃爍着綠光,也許是該使用它的時候了。按占卜女人所說,如果在2點30分的時候他跟很多人在一起,也許殺手就不會有機會下手。但現在再去找人顯然已經來不及了。

  使用設備後,Eike回到了半個小時之前。他在街上轉悠着,碰到了一個在閒逛的老太太,雖然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但她還是答應2點半的時候到廣場去看看。之後,Eike又在街上相繼碰到了一對失散的母女,讓她們到廣場去會合。然後他回到現在,還不到2點半。他趕到廣場時,那些人正在看一個穿白色長袍戴面具的人表演雜耍。(調查白袍男子。)Eike加入到他們中間,心不在焉地看着這種小兒科的把戲。不久,在他的身後似乎有個身影出現,但很快又消失了,看來他逃過了一劫。

  第一幕:2001年4月8日下午2:30

  但是事情還沒有完,當Eike依照約定去見那個占卜女人時,得知他的下一個劫數會在下午3點來臨。跟上次一樣,占卜女人讓他在過了這個時間後再來找她。

  出了占卜屋,Eike就看到附近的酒吧起火了。過去一瞧,(調查小男孩。)在圍觀的人群中有個小男孩坐在地上哭着,說他的祖父還在里面。

  Eike猶豫了一下(這里有個選擇,一是太危險了不要進去,二是救人要緊,選一的話會發生分支情節一,之後也還得回來救人才能發展劇情),義無反顧地衝進了火場。但在烈焰與濃煙中,他很快就窒息昏倒在地,顯然他已經忘記了之前占卜女人的警告。

  Eike又一次在那神秘的地方醒來,看來他又得到一次機會。時光倒流,他回到2:40,他剛進入火場的時候,傳送器有反應了,Eike趕緊使用它傳送到了2:00,這時酒吧還沒有起火。Eike在酒吧周圍搜索着,突然看到牆角有個身影一閃,似乎就是那個小男孩。但等Eike追過去時,他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Eike轉身在酒桶旁發現了點燃的火種,趕緊將它踩滅。然後趕緊傳送回到現在的時間。酒吧安然無恙。

  分支一:無能為力的Eike離開失火現場,來到了廣場,那個白袍人還在表演雜耍,Eike就停下來看了看。突然那男子停下了手里的動作,將一個彩蛋拋了過來!Eike接下一看,里面有張字條,寫着:給Eike,請准備一個類似厚鐵盤的東西。等他抬頭看時,白袍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第二幕:2002年4月8日下午3:00

  Eike經過廣場時,很意外有人叫住了他。原來是咖啡店的漂亮女招待,她拿出一顆紅寶石,她以為那是Eike遺失在咖啡店的,因為之前她已經詢問過其他客人了。但Eike從沒見過這顆寶石,不過還有另外一樣東西——打火機倒是他丟的。兩人愉快地聊了起來。Eike答應明天下午到咖啡店去,幫她把寶石串在項鏈上,這樣她戴起來一定很好看。就在這時,他感到背心被針扎了一下,接着就永遠失去了知覺。

  Eike又一次得到機會,回到3:00的時候。這里是咖啡店前,他詢問老闆,得知女招待Dana去找遺失東西的客人了。(進入咖啡店會看到另一個自己還趴在桌上睡覺。千萬不要接觸不同時空的自己,那樣會發生問題,導致自己徹底死亡。)

  接着Eike來到占卜屋赴約,得知他的下一個劫數會在3:30到來。離開占卜屋後,Eike來到廣場,遇到了Dana,一切都像剛才那樣發展,不過在跟Dana約好時間後,傳送器有反應了。

  這次傳送的效果大不一樣,首先,連Dana也一起被傳送了。其次,是時間…

  1580年11月18日晚上7點多。在古老的小鎮上,由一個老太婆為首的三個穿着博物館里才能見到的中世紀服裝的醜女人正在為難一位漂亮的小姐,只因為她的衣服過於漂亮,超出她的平民身份。旁邊的籠子里,另一位女士就因為同樣的原因而被關在里面示眾。老太婆威脅要去告發,除非作為女裁縫的她能夠為大家免費做漂亮衣服。就在這時,Eike從天而降,這把她們嚇壞了。這時巡夜人走了過來。老太婆認為Eike是那少女召來的幫手,就污衊她是盪婦,要求巡夜人逮捕她。Eike急中生智,掏出了打火機(手機也可以),把他們嚇壞了。Eike要求他們不准透露看到的一切,然後這些人就屁滾尿流地逃走了。

  少女說她叫做瑪格麗特,並邀請Eike到她家去做客。Eike就跟着她來到她家里。瑪格麗特的母親臥病在床,她的弟弟Hugo在旁邊照應。瑪格麗特的母親說Eike的聲音很像她丈夫。

  瑪格麗特下樓去看她還在工作的父親,這時Hugo好奇地在Eike身上摸索,結果時間傳送器掉了出來,Hugo對此感到很好奇,令人驚訝的是,他居然猜出了這是穿梭時空用的,而Eike是來自未來!Eike一時感到不知所措,好在瑪格麗特的母親勸阻了Hugo,不讓他繼續打擾客人。她向Eike道歉,說Hugo就跟他父親一樣對任何事都充滿好奇,她希望Hugo長大了能像他父親一樣成為一名煉金術士。但Hugo卻不感興趣,他說連治癒他母親的病的藥都發明不出來,他才不想當這樣的煉金術士。但他母親卻說:也許現在不行,但只要不斷努力,將來總會成功的。這也正是Hugo的父親所堅信的。

  Eike待了一會兒,然後告辭出去尋找Dana,瑪格麗特有些戀戀不捨,聰明之極的Hugo看出她的心思,趁機取笑他姐姐:「看來你的運氣不好,你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Eike在街上四處搜尋Dana,但一無所獲。他在市政大廳後面找到一架梯子。然後在南門處用照片跟看門人交換鑰匙,出門來到領主的莊園。門上的徽標閃着綠光,Eike放下梯子,爬上去把徽標取了下來。在廣場中間有人正在種一顆小樹苗。Eike衝他亮出徽標,假借領主的名義,讓他改種鮮花(也可以選擇雕像)。然後傳送回到現在。樹沒了,他自然也就又逃過了一劫。但是Dana留在了過去,他得想辦法救她回來。

  第三幕:2002年4月8日下午5:00

  Eike真是衰啊,這次是被掉下來的藝術品砸死。

  時光倒流,他正走在街上,Eckart先生打來電話,催他到美術館去赴約。Eike馬上趕了過去,在二樓辦公室見到了美術館館長Eckart先生。Eike向他問起關於煉金術士的資料,Eckart說他只知道本鎮以前有個叫做Wagner的,似乎是術士或者科學家。他還找出了一本名為《我們鎮上的術士》的舊書借給Eike。Eike告辭前,他托Eike詢問有沒有人想要他的小貓,另外他建議Eike走之前看一下美術館的畫展。

  Eike在二樓的房間里看了幾幅畫,其中一幅是描繪人們發現領主莊園的徽標不見了的情形,另一幅繪制的竟是那個神秘的白袍人,這些畫的作者都是Karl Franssen。Eike看完這些畫下樓時,那個神秘人居然現身了,他有着一雙紅色的眼睛,外表看起來像個瘦弱的女子。談話間他提到自己是「侏儒」。他看出來Eike對他還不太信任,決定證明給他看。(談話中可以選擇:1、請原諒。2、那麼你能不能給我一些證明呢?選1的話Eike會推開他沖出門去,結果是被掉下來的藝術品砸死。復活後的結果跟選2一樣)

  Eike被他傳送回了1979年10月9日的早上。這里是在美術館前,一個青年從里面跑出來,他很興奮地告訴Eike,他妻子給他生了個女兒。此人正是Eckart。等他回屋後,Eike檢查傳送器,發現它一點能量都沒有了,「侏儒」要他自己解決。Eike在街上轉了轉(除了一個跑步的人什麼都沒有,什麼場所都進不去),找到了一個能量,回到了現在。

  「侏儒」問他是否信服了,Eike一言不發轉身跑到了樓上,Eckart先生正站在窗邊,Eike問他是否有一個女兒。Eckart感到震驚,不小心把旁邊桌上一件藝術品碰掉在地上打碎了,回過神來之後,他說他女兒剛出生,就被一個瘋子抱走了,那人同時還殺死了他的妻子。Eike向他道歉,然後回到樓下。現在他願意相信「侏儒」了。

  「侏儒」說,如果Eike死掉,他也會有麻煩。他說他曾經有過一個孩子,那使他的身體變得很脆弱,所以他只能這樣間接幫助Eike。他還告訴Eike,他還會再次看到那顆紅寶石,他希望Eike能想辦法拿到它,把它交給Wagner先生。說完他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第四幕:2002年4月8日晚7:00

  Eike又一次在街上被刺殺了。「侏儒」讓他復活時,教他去找個金屬盤子之類的東西放在衣服下面,免得老是被刺殺。

  時光倒流。Eike正在街上翻看那本舊書,意外地發現書中夾着一張合影,其中就有那個白袍人。這時傳送器有反應了。

  Eike傳送回了1902年3月20日上午10點多。這是在美術館附近,坡上有個男子正在看着美術館發呆。Eike上前詢問他是否在美術館工作,這令他感到很納悶。Eike馬上意識過來,改口問這是一棟什麼建築。那人說他叫Alfred Brum,這是他家,他作為領主的後代繼承下來的,但在他的父母和妻子在短時間內相繼去世後,只剩下他和兩個孩子住在這里,為了擺脫令他傷心的記憶,他正考慮賣掉房子。但Eike的問話提醒了他,也許把它改造成美術館更合適。正好祖上流傳下來一些畫家Karl Franssen的作品,以後可以開放讓公眾欣賞。為此他感到很高興,邀請Eike到他家做客。他乖巧的小女兒Sibylla正在家里照看她弟弟。Alfred Brum先生讓她招待客人,他要去找朋友Franssen來照相留念,Franssen是Karl的後代。

  在喝咖啡的時候,Sibylla發現Eike衣服破了,就提出幫他補一下,Eike暫時穿上了她父親的衣服,再戴上面具,就是白袍人的樣子了。衣服補好後Eike問起這里有沒有金屬盤子,Sibylla說她家里沒有,他父親把她母親生前用過的東西,包括廚具,都拿走了,不過咖啡店等地方應該有很多,只是這麼早還沒有開門。Eike換回自己的衣服,決定出去找一下。

  Eike在街上轉悠,來到照相店門口時注意到了金屬招牌,就跳起把它摘了下來,這可以代替金屬盤子。經過酒吧時老闆請他喝咖啡,但是完了又要向他收錢,Eike哪里有這個時候的貨幣?好在老闆允許他賒欠。接下來逛到Antique Shop(新地圖上的古董店,在過去是屠宰店),得到一塊肉。最後回到Alfred Bruma家里,按照Sibylla的要求換上白袍戴上面具跟他們一家人合影留念。他准備離開時Sibylla提到他隨時可以用「那把鑰匙」回來,令Eike感到莫名其妙。

  Eike傳送回到現在。(馬上使用金屬招牌。)金屬招牌救了他一命。Eike看着照片,感到很迷惑。這時「侏儒」出現,告訴他,白袍人其實就是他自己,只是來自不同的時空。他說命運有許多分叉,但每個人只能選擇其中一條,他在這條道路上留下的足跡便成為他的記憶。但Eike現在所做的卻是在體驗其他岔道上會發生的結果。他舉例說:假設Eike在咖啡店選擇喝茶或者喝咖啡,這時他的命運便發生了分叉,「選擇喝茶的Eike」和「選擇喝咖啡的Eike」就同時存在了,正常情況下雙方永遠都不會知道對方的情況。而如今Eike被白袍人事先提醒的情況就好比「選擇喝茶的Eike」和「選擇喝咖啡的Eike」的路線偶爾交錯了。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讓Eike聽得暈乎乎的,「侏儒」又勸他不要強迫自己弄明白,很多事情甚至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第五幕:2002年4月8日晚8:30

  折騰了一天,Eike感到很餓,就決定去酒吧吃點東西。在等老闆去拿特餐的時候,他翻看着那本舊書。書上提到煉金術有兩個重要的研究項目,一是能治癒所有疾病的「生命之藥」,二是人造的生命——「侏儒」,兩者都需要一樣核心——被稱為「哲人之石」的紅色寶石。接下去的部分是介紹Wolfgang Wagner,他是本地區最著名的煉金術士。他是農民的後代,在大學里學習醫學和神學,後來成為一名藥劑師,進行煉金術的研究。在他進行一次大規模的實驗時,他的房子發生了強烈爆炸,他也從此消失了。

  Eike吃過飯後走出酒吧,又遇到了「侏儒」,談起那本書,他似乎很怕封面上的符號,但他清楚書中的內容,他說書中提到的Wagner先生有一個女兒,而她跟Eike有着非同尋常的關系,Eike詢問難道她是他的祖先?「侏儒」並未予以確認,只說傳送器會把他送回那個時代就是因為兩者之間有某種聯系。離開前他提醒Eike記得設法找到紅色寶石並交給Wagner先生,那會使他進一步擺脫死亡的威脅。

  談話結束後,Eike突然覺得很不舒服,很快就倒在了地上。復活時「侏儒」告訴他,飯菜里被人下了毒,那是以一種雌性海洋生物作為基本原料的毒藥,混合的辦法會決定毒藥發作的速度和強度。他建議Eike去圖書館查找有關的資料。最後他還補充說:「我猜它現在是美術館。」

  時光倒流。Eike還站在酒吧外。他馬上使用傳送器回到1902年3月20日上午11點左右。上坡見到Alfred Brum先生,他正在猶豫要把房子改造成美術館還是圖書館,因為他也有很多藏書。(談話時可以選擇:1、我認為美術館還是最佳選擇。2、我想圖書館會更好些。)Eike建議他改為圖書館,然後進屋去看看Sibylla,她得留在屋子里照顧弟弟,感到有些悶,Eike答應帶只小貓來給他。然後他傳送回到現在,來到美術館,現在那里已經是圖書館了。他在書架上找到了有記載那種「母海兔毒藥」的書,上面提到最好的解藥是提取自公的海兔,但現在已經找不到這種解藥了。Eike先上樓去找Eckart先生要了一隻小貓,然後傳送回到了1584年8月13日下午2點多。

  Eike來到瑪格麗特的家門前,發現這里剛剛發生了劇烈爆炸,鄰居們還在那里幸災樂禍,他一問才知道,這里也就是Wagner先生的家。

  門口有一隻狗擋住,Eike用肉把它引開,進屋後只見濃煙滾滾。「侏儒」從樓上踉踉蹌蹌地走下來。當Eike問他為什麼會在這里時,他竟反問「你是誰?」,然後就消失了。Eike從地上撿起實驗室鑰匙,然後傳送回到1582年5月24日下午3點多,來到瑪格麗特家里,用鑰匙打開地下室的門,進入見到了Wagner先生,Eike問他是否在研究「侏儒」,這令他非常緊張,Eike忙解釋說這只是他的預感,接着Eike又提到了哲人之石,Wagner先生請求Eike在得到它之後分給他一點。

  Eike從地下室出來後遇到了瑪格麗特,瑪格麗特從架子上拿了一瓶解藥給他。她說起她母親已經去世,而他弟弟開始在學校里認真學習,他看來願意接他父親的班了。瑪格麗特希望Eike能告訴她一些關於未來的事情,Hugo說過Eike來自未來,相信他的人只有瑪格麗特。接着Eike陪瑪格麗特送衣服到領主莊園去,路上跟她說起了美術館的館長Eckart先生,以及Eckart的曾祖父Alfred Brum,還有Eckart先生失去的女兒。在等待瑪格麗特進莊園送衣服的時候,他看到一個女人走過去,似乎是Dana!他趕緊追了過去,但她很快就不見人影了。Eike只好回頭送瑪格麗特回家,瑪格麗特突然提起她對未來的事情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希望他能帶她去看一看。這令Eike感到很為難。(談話中可以選擇:1、我想你可能是我的祖先。2、不,沒事。之後還會有一次同樣的選擇。這是影響結局的關鍵選擇之一。選1的話最後會得到結局A、B或C,有可能跟瑪格麗特在一起;選2的話會得到結局D或E,有可能跟Dana在一起。以下是選擇1的發展:)

  Eike含糊其詞,但瑪格麗特馬上就明白了,她可能是Eike的祖先,她如果到2001年去,改變自己的生活,也許Eike就不會存在了。(之前選2的話她看到Eike為難的樣子,馬上意識到了她的要求可能會令未來發生變化,於是改口說她是在開玩笑。)

  Eike准備出門時Hugo進來了,他都聽到了。他腰間的小袋子里裝了一撮他母親的頭發,當瑪格麗特說他不能永遠帶着「那東西」時,Hugo火冒三丈,走進了地下室。見此情景,Eike趕緊告辭。臨別時瑪格麗特送給他一把梳子。她說每次她用這把梳子梳頭時眼前就會浮現出一個她父親一樣年紀的男人的身影(之前選第2項的話她不會說這句話)。這時地下室傳來Hugo的聲音「幹得好,姐姐!」

  Eike出門後傳送到1902年,把小貓給了Sibylla,然後傳送回到現在,使用解藥解了毒。

  第六幕:2002年4月8日晚11點

  街邊的柱子上貼了一張新的電影海報,片名是「Meditating Man(思想者)」,聽起來就很無聊,看到海報的兩個年輕女孩對此毫無興趣,就走掉了。之後Eike來到附近時,一輛汽車疾馳而至將他撞倒在地。

  復活後,他傳送回到1980年2月7日下午2點半左右。他還沒有回過神來,一個看起來喜出望外的男子便把他纏住了,原來一年多以前他親眼目睹了Eike的突然出現,此後就一直在努力「召喚」Eike再次現身。他叫Oleg,是個製片人,不過還是個新手。他決定以此事為題材拍一部電影,徵求Eike的意見。(可以選擇:1、思想者。2、關於時空旅行的片子。)Eike建議他拍關於時空旅行的片子。接着他又問及主角穿梭時空的動機。(可以選擇:1、找出造成他死亡的原因。2、統治世界。選2的話談話就這樣結束,最後這部影片不能吸引人,Eike還是會死掉。)接着他說還希望Eike提供一些內容。(可以選擇1、愛情故事。2、恐怖之旅。這個選擇對發展不會有任何影響,只是海報不同而已)得到Eike的指點後,他說當他取得較高的地位時就會把這個主意拍成電影。之後他為了表達感激之情送了一個蛋形的表給Eike。他說他父親擅長手工,他的屋子里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照相機和表,而他喜歡做的就是把它們送給朋友。最後他還希望Eike分給他一點穿梭時空的力量,Eike回絕了他,趕緊溜走了。

  Eike往美術館走去,突然聽到一聲槍響,趕緊跑過去。途中他看到「侏儒」抱着一個嬰兒走了過去(跟瑪格麗特談話時選擇第2項的話不會看到這一幕),在坡下附近發現有一個年輕女子倒在地上。很快人們就聚集了過來,原來她就是Eckart先生的妻子Miriam,他們剛出生的女兒已經不見了,Eckart叫着女兒的名字,原來她就是Dana!Eike使用傳送器來到了槍擊事件發生之前,試圖挽救Miriam。

  Eike找到了正抱着嬰兒走在路上的Miriam,(可以選擇1、別走這條路,很危險。2、你的孩子很可愛。選擇第1項的話,Miriam根本就不會理睬。選擇第2項的話,Miriam會應付一下他,最後還是不聽勸告。)但Miriam顯然不願相信陌生人的話。結果她仍然無法避免被槍殺的命運。而這次Eike因為剛剛跟Miriam說過話,所以被誤認為是兇手。Eike趕緊使用傳送器逃回現在。在時空傳送的途中,「侏儒」出現,勸告他不要試圖去改變別人的命運,先趕緊把自己的事情做好要緊。另一方面,把這個事件看在眼里的製片人決定把這拍成一部關於藉助穿梭時空連環謀殺的電影。

  Eike回到現在後,來到已經改變了的海報處(調查海報),幾個小女生對這部電影極其熱衷。而因為這麼多人在一起,那個兇手也就沒有機會下手了。

  接着Eike接到了Eckart先生的電話,讓他到圖書館旁邊的塔樓去,把那本舊書還給他。

  第七幕:2001年4月9日深夜1點

  Eike來到塔樓。門突然在他身後關上了,他被關在里面。他來到樓頂,Eckart先生不在這里。當Eike向樓下張望時,突然有人從背後猛推他,令他掉落樓下!

  復活後「侏儒」提醒他,塔樓的門關着,也就意味着兇手也在塔樓內。如果他能確保自己的安全,愚弄一次兇手,也許他就能發現兇手是誰。

  時間倒流。Eike還在剛進塔樓的時候。他用傳送器回到2001年4月7日晚上8點,但塔樓的門鎖着,進不去,看到鎖是舊的,Eike就傳送回到1902年3月20日中午11點多。這是在Alfred Brum先生家里,聽聲音外面正在照相,如果他碰到另一個自己可就不妙了。Eike趕緊跑進房間,在架子上找到了塔樓的備用鑰匙。Sibylla看到了他拿鑰匙的情形。這也就是她以前/隨後跟Eike提到「那把鑰匙」的由來。然後Eike跑到庭院里等了一會兒,然後出去到塔樓找到了一根新繩索(後面的年代找到的是舊繩索,關鍵的時候會承受不住他的重量而斷掉)。

  拿到鑰匙後Eike回到2001年4月7日晚上,進入塔樓,來到樓頂,到欄桿旁,將繩索綁在欄桿上。然後下樓,途中他聽到一扇門後傳來Eckart先生與別人通話的聲音,問:「她」還活着?又說「他」明天肯定會過來看畫展。

  Eike傳送回到現在。上樓來到樓頂綁繩索處(調查繩索),被人推了下去,Eike抓住了繩索,爬上去,下樓來到Eckart先生的辦公室。他說這件事是因為有人勒索他,以歸還他20年前被人搶走的女兒Dana為條件。他不知道那個人是誰,那人只是通過電話跟他聯系,說等Eike死後他還會再打電話過來,聽起來那是個年輕人。而刺殺等事件都不是他乾的。

  Eckart先生拿出Eike墜樓時掉下的梳子,說他摸着那把梳子就會感到到她女兒還活着,而且活得很快樂。Eike就把梳子送給了他。(如果跟瑪格麗特談話時選擇第2項,就會是這樣的:Eckart先生把梳子還給Eike,他說這個梳子提醒了他,Eike也有關心他的人,他不應該這麼做,他感到深深的懺悔。Eckart說雖然20年前那個謀殺他妻子的嫌疑犯長得跟Eike一模一樣,當他第一次見到Eike時還懷疑Eike是那個人的兒子。不過他從未想過報復,因為即使他們真是父子,兒子也不應該承擔父親的罪過。他很多次地告訴自己這一點,但是還是無法做到那麼理智。)

  第八幕:2001年4月9日凌晨3點半

  Eike走出Eckart先生的辦公室,看到牆上多了一幅他從未見過的畫,上面畫着一個拿着那個紅寶石的女孩。Eike傳送回1584年8月3日中午12點多,來到Atelier(畫室)。上次看到的那個女孩正好走出來,她正是Dana。她說四年前在這里跟Eike失散後她得到了一個守夜人的幫助,之後做過許多工作,現在在領主宅第做女僕,領主是Karl Franssen的老主顧,於是她就認識了這位畫家並答應當他的模特。當Eike問她想不想跟他回去時,她說曾經很希望,但現在已經不想了,反正她在現代沒有親人,也沒有人關心她。然後她拿出紅寶石,答應把它交給Eike,她一直覺得這個寶石可能很重要,所以才會讓它出現在她的畫像里。

  臨別時,Dana說已經決心留在這個時代,她覺得這里很好,感覺就像經過了漫長的旅程終於回到家一樣,而且她跟同在莊園工作的男子…看來她在這里得到了幸福。(如果跟瑪格麗特談話時選的是第2項,臨別時會有個選擇:1、好吧,好好照顧你自己。2、讓我們一起回去吧,Dana。選擇後還會有一次同樣的選擇來加以確認。這個選擇也是影響結局的關鍵性選擇。選擇第1項的請參看結局D,選擇第2項的參看結局E。)

  Eike來到瑪格麗特家里,進入地下室,把哲人之石給了Wagner先生。Wagner准備着手開始製造「侏儒」的試驗,讓他十天後來看結果,Eike想起十天後也就是13日,正是他看到這里發生爆炸的日子。但他無法勸阻Wagner。Wagner說科學將會證明它能夠創造生命。他讓Eike不要告訴Hugo和瑪格麗特,他知道Hugo一直無法面對他母親的死,一旦他知道情況必然會設法復活他母親。他說一旦他實驗成功,就會燒掉所有的研究記錄。

  Eike從地下室出來後,Hugo說起他有次進入地下室惹得父親很不高興,此後就不准他再進入地下室了。他還說如果他是父親,一定會請求擁有來自未來的材料和工具的Eike協助,那樣他就能製造出一個時空傳送設備來。自從見過Eike使用的那個設備後,他對其工作原理已經有了些許的認識。這時Wagner從地下室出來,告訴Hugo和瑪格麗特,他將要進行的實驗非常危險,要他們兩個盡快離開,暫時到親戚家里去,等十天後收到他的消息再回來。

  Eike出門後傳送到10天後的1584年8月13日傍晚6點多,他進入已經一片狼藉的屋子里,地下室傳來「Hugo」的呼叫聲,似乎是瑪格麗特,但當他走下去時地下室里卻空無一人。屋子里有個東西,看起來像是時空傳送設備!上面顯示的時間是2001年4月7日!!!

  Eike趕緊傳送回到2001年4月9日凌晨4點多。他的手機響了,「嘿,好久不見…實際上,我們今天不是剛見過面嗎?」是Hugo!!!他說是從Eckart先生那里得到的號碼,勒索Eckart的人就是他。他說並不是他製造了時空傳送設備,實際上是「未來的Hugo」給他的,這個設備能夠跟蹤Eike的設備。他讓Eike帶着「侏儒」到廣場去,否則一個對他很重要的人會死去。

  Eike趕緊趕到那里,看到Hugo用刀挾持着瑪格麗特。Eike突然想起了那次在酒吧失火現場的男孩,原來他就是一直試圖謀殺Eike的兇手。Hugo一直希望救活他母親,他從父親留下的手稿中得知是Eike帶來了哲人之石促成「侏儒」的完成。他要做的就是阻止Eike,避免「侏儒」的誕生而導致他父親失蹤。不過由於他的設備只能跟蹤Eike的設備,所以他把傳送到的日期提前,試圖在昨天殺死Eike,阻止他今天做的事情,但是他的多次嘗試都失敗了。既然無法阻止「侏儒」誕生,他就改變主意,打算消滅「侏儒」來得到哲人之石,這樣他就可以用它來復活母親,重建他們歡樂的家庭。Hugo已經有些瘋狂了,他威脅說如果Eike不在20分鍾內把「侏儒」帶來,他就會把瑪格麗特單獨留在這個時代,那會造成可怕的影響。

  Eike想起曾經在1980年見到過一次「侏儒」,於是就傳送到1980年,很幸運地在上次Miriam遇害地點附近的樹下看到了他。「侏儒」說Hugo的計畫是把瑪格麗特——Eike的「祖先」留在2001年,導致Eike消失。但她早就把瑪格麗特跟Eckart的女兒Dana掉包了。這樣即使Hugo把那個假的瑪格麗特留在2001年,也不會對Eike造成任何影響。Eike對他這樣肆無忌憚地改變別人的命運很憤怒,但「侏儒」說他不是人類,無法理解人類的道理,之後就消失了。

  Eike回到2001年,來到占卜屋見那個占卜女人,她竟是Helena!Wagner的妻子,瑪格麗特和Hugo的母親!原來有一次Hugo偷偷溜進地下室,把他保留的一撮Helena的頭發丟進了試驗的容器內,結果召喚出了Helena的靈魂,但Hugo卻不知道。Helena從此就這樣痛苦地留在這個世上,永遠不得安息。只有Eike這樣特殊的人才能聽到她的聲音。最後她希望Eike轉告Hugo,雖然他犯了一個無法原諒的錯誤,但是她還是會原諒他。之後她就消失了,占卜屋也不見了,剩下的只是一座廢墟。

  Eike走出屋子,看到了「侏儒」。她看不見靈魂,只能感覺到屋子里有什麼東西存在。Eike讓她召喚出Wagner來說服Hugo,「侏儒」照辦了。但當Wagner去勸說Hugo時,兩人都消失了,「侏儒」說這個Wagner是假的,Wagner還活着,她沒有辦法召喚。

  尾聲:

  現在Eike也明白了,從始至終他都是被「侏儒」利用了,他所做的其實就是確保「侏儒」會誕生,並且不會改變,在這過程中他影響了很多人的生活,但「侏儒」並不關心這些,他只在乎自己。雖然他是不朽的,但是首先必須存在。他准備要回時空傳送器,這時Eike詢問瑪格麗特是想回去還是留在現代,瑪格麗特說她父親已經不在了,她沒有什麼好留戀的,而她在這里感覺很好,所以她想留下來。(這時可以選擇:1、好的。就照你的意思吧。2、別這樣,你最好回家去。選擇第2項的話Eike會送瑪格麗特回家,最後是結局B。)

  Eike把傳送器扔給「侏儒」,結果他沒接住!傳送器掉在地上,這時「侏儒」的身體裂開一個口子,血從里面涌了出來,很快「侏儒」就化為一灘血水消失了。

  瑪格麗特和Eckart父女相認,她真正地「回家」了。Eike跟她一起逛到廣場時意外地發現這里的樹又回來了,而且他還在樹上找到了哲人之石。(這是結局A,下面是另外四種結局:)

  結局B:

  發展同結局A,但在最後Hugo劫持了瑪格麗特時,去1980年見「侏儒」,然後回2001年,直接去見Hugo。Hugo對Eike不在乎他把瑪格麗特留在2001年感到很吃驚,這時因為擔心Eike而一直跟着他的Eckart出現,制服並說服了Hugo。Hugo答應跟他姐姐一起回去。Eckart會跟Eike說他感覺瑪格麗特就像他的女兒一樣。

  或者不要傳送去1980年,直接去占卜屋見Helena,然後去見Hugo,Hugo會到占卜屋去,結果房子會開始坍塌,Helena會召走Hugo,Hugo被石頭砸死。之後不會有選擇。瑪格麗特會提出要回去。

  尾聲:「侏儒」要回了時空傳送器後跟Eike告別了。Eike決定到酒吧去喝酒。

  結局C:發展同結局A,但在最後Hugo劫持了瑪格麗特時,傳送回1584年。在地下室Eike沒有看到時間傳送設備,於是他就躲了起來。之後Hugo和瑪格麗特回來了,瑪格麗特出去尋找她父親。Hugo坐在台階上哭泣,埋怨他父親不關心他們,只顧着做愚蠢的實驗。這時一個老人乘坐時空傳送設備出現了,他就是年老的Hugo。他告訴年輕的Hugo,是那個陌生人——Eike蠱惑他父親進行試驗,並最終導致他父親失蹤的。而且Eike擁有哲人之石,那會幫助Hugo實現他曾經失敗過的計畫——復活他母親。聽到這里Eike忍不住站起來要澄清事實真相,但是年老的Hugo看到他非常恐慌,趕緊往外跑去,但是瑪格麗特剛好走進來,擋住了他的路。他揮動枴杖去打瑪格麗特,年輕的Hugo趕緊沖上去抱住了他。結果兩個Hugo都消失了。見此情形,瑪格麗特暈了過去。Eike回到2001年,廣場上的人都不見了。

  尾聲:「侏儒」向Eike要回了傳送器。臨別時他說他有種不好的預感。經歷了這一切的Eike這時才感覺到世界是多麼地美麗,生活是多麼地美好。他愉快地就地躺下望着星空,這時兩個喝醉了的年輕人開車把他碾死了…

  結局D:

  前提:跟瑪格麗特談話時選擇第2項。之後跟Dana談話時選擇第1項。Eike去把哲人之石交給Magner,臨走時他建議Wagner在地上畫一個五角星形的圖案,以防不測。Wagner想不到年輕的Eike竟然如此深思熟慮,他很羨慕Eike的年輕。後來Hugo劫持了瑪格麗特時,傳送回1584年8月13日下午2點多,來到瑪格麗特家里。看來Hugo還沒來。Eike趕緊進入地下室,把桌子上的研究手稿扔到火爐里燒掉,這樣Hugo就不會知道「侏儒」的事情,就不會想要報復,就不會設計出時空傳送設備。剛在燒Hugo和瑪格麗特就回來了,好在Hugo沒有起疑心。兩人出去尋找失蹤的父親時,Eike傳送回現代,到廣場一看,Hugo居然還在!!不過當他看到Eike獨自前來而舉刀指向他姐姐時,突然一陣眩暈,然後逐漸地消失了。原來在1584年,雖然Hugo回來時拿起了還沒有燒完的手稿,卻已經看不出什麼東西。過去被改變,現在也相應發生了變化。很快瑪格麗特也消失了。

  尾聲:「侏儒」要回了時空傳送器。另一方面,Wagner的實驗成功,「侏儒」誕生。但他得意地宣稱,其實Wagner所做的只是打破封印,讓他在數千年後重見天日。他允許Wagner許一個願望:不朽、永葆青春、財富…但是等Wagner的生命終結時他將得到Wagner的靈魂。Wagner這才發現他的研究是多麼地愚蠢,他一輩子的努力都白費了。當「侏儒」再次催問時,他提出他要變成像他見到的那個年輕人——Eike那樣,而且要永遠年輕。「侏儒」答應了他的請求,Wagner變成了Eike的樣子。這時地上的五角星形符號開始起作用了,Wagner得意地宣稱他早有準備,這個魔鬼將會被送回到寶石中,他將重新開始他的生活和他的研究。但是五角星形符號並不是那麼完善,「侏儒」仍有能力施展法力,作為報復他抹去了Wagner的記憶。能量的沖擊給屋子造成了巨大破壞,隨後「侏儒」被送回到了哲人之石中,Wagner撿起它離開了屋子,茫然地走着…

  結局E:前提:跟瑪格麗特談話選擇第2項,跟Dana談話選擇第2項。臨別時Eike再次勸說Dana跟他回去,他解釋說如果Dana留在這里會影響未來,這令被拋棄在這里四年的Dana感到很難過,當她平靜下來後她說無法忘懷在這里四年的美好時光,但她答應考慮一下。然後她托Eike就她的不辭而別去向咖啡店的老闆道歉,看來她心里還是有些牽掛的。

  Eike傳送到2001年,來到咖啡店,看到門下有張紙條,是Dana的老闆和朋友們給她的,讓她在第二天開店後打開櫃台上的盒子,里面是咖啡店所有員工和常客們給他的生日禮物。

  Eike馬上回到1584年8月3日中午12點多,在廣場邊找到Dana。看到紙條後Dana才發現其實並不是沒有人關心她,她立刻答應跟他回去。兩人回到2001年,Dana說要回公寓去把這身看起來像萬聖節遊行用的服飾換掉,Eike因為還有事要做,就沒有陪她,而是傳送回到1584年。

  Eike到瑪格麗特家里把哲人之石交給Wagner。等他過了十天再次來到瑪格麗特家,聽到地下室傳來的叫聲時,下去看到瑪格麗特站在時間傳送設備旁,大概是目睹Hugo在眼前消失,她感到很震驚。Eike說服她平靜下來,然後傳送回到2001年4月9日。Hugo綁架了Dana。Eike回到過去找到瑪格麗特,讓她跟他一起到2001年去。瑪格麗特一巴掌打醒了Hugo,告訴他,就算只有他們兩個人,也還是一個家庭,他們可以互相照顧,好好生活下去。Hugo覺悟了,答應跟瑪格麗特回去,並許諾回去後就把他製造的時空傳送設備毀掉。

  他們離開後,兩人談起Hugo,Dana說她並不會生Hugo的氣,如果她有個小弟弟,也許會就是像Hugo這樣的。

  尾聲:

  「侏儒」出現向Eike要回了時間傳送設備。Eike問起Wagner先生的情況,它描述了當時的情形:當Wagner發現他的實驗只是召喚出了魔鬼時感到非常後悔,他說他的願望就是讓「侏儒」永遠從他的視線中消失,「侏儒」就施法令他消失了。

  「侏儒」離開後,Eike跟Dana開起了玩笑。談話間Dana說她感覺Eike就像一個很好的父親一樣。為了不再有什麼意外發生,Eike決定送Dana回公寓…

  A-E五種結局都打出來後,還會出現一種EXTRA結局:

  選擇任何一個通關後的存檔,會重新開始游戲。死後對話時第一次選擇第2項「我又死了嗎?」,然後選擇第1項「啊,侏儒。」,復活後,Eike要離開咖啡店時會在桌下尋找哲人之石,但沒有收獲。

  之後他來到占卜屋跟Helena談話,這次Eike想完全把握自己的命運,他說他稍後會拿到哲人之石,這次他會自己選擇如何使用它。離開占卜屋後他來到廣場看白袍人——他自己玩雜耍。接着他來到失火的酒吧跟Hugo談話,(選擇第一項,不要進去。)然後來到咖啡店,向Dana要回打火機和哲人之石。接着他來到廣場,接到白袍人的彩蛋。這次里面紙條上寫着「紅色石頭就是哲人之石,也就是侏儒的來源,還是治療所有疾病的生命之藥的基本組成元素。」然後他來到酒吧,(這次選第二項進去)進去後他使用傳送器來到1580年11月18日晚上7點。替瑪格麗特解圍後,跟着她來到她家。這次Eike跟着瑪格麗特去見她父親Wagner先生,給他哲人之石使他能夠煉出生命之藥,治好了他的妻子。Eike踉踉蹌蹌地走出瑪格麗特家里,由於發展完全不同,他也不會再存在,因此他就此消失了,但他終於戰勝了自己的命運。

  2001年,一個跟Eike長得一樣,只是穿着不同的年輕人走在路上,當走到那個Eike第一次被刺殺的地點時,年輕人忽然覺得背上一陣劇痛…KAO,原來是足球~踢球的是個長得跟Hugo差不多的小男孩(也許是Hugo的後代?)年輕人微笑着摸摸他的頭,繼續往前走去。

  另:如果每一幕都看到所有的事件(場景動畫,不能用ESC跳過的就是沒看過的),完成度達到100%,標題畫面會換成瑪格麗特的和Dana的。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試試。

來源:遊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