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絡文學能否撕掉「二等文學」標簽?

歷經20多年飛速發展,網絡文學拓展了當代中國文學版圖,甚至成為中國文化出海的新銳代表。在走過繁華喧囂之後,網絡文學不得不重新自我審視:面向新時代,要以怎樣的面貌繼續前行?既往網絡文學以玄幻、仙俠、武俠等題材為主,當前正向現實題材創作發力。

但相較於傳統文學,網絡文學若要躋身大眾視野,恐怕還需以更積極的態度和更高質量的作品吸引讀者和市場關注。高質量發展需要高質量創作,更需要高質量生態。在實現傳統優勢題材創新升級的同時,出現更多爆款現實題材作品,已成為網民、創作者共同的期待。

中國網絡文學能否撕掉「二等文學」標簽?

1 高歌猛進,大而不強

網絡文學以受眾覆蓋面廣、創作者數量龐大以及傳播渠道多元等優勢,不僅在我國文學版圖開疆拓土高歌猛進,還有不少作品在海外成功圈粉,勢頭正盛。有學者稱,網絡文學是網絡時代文學的主要樣式,網絡文學發展是中國當代文學的重要議題,甚至代表文學的未來。

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目前超過4.6億,創作者數量在兩年前就達到了1755萬人。《2020網絡文學出海發展白皮書》提到,海外中國網絡文學用戶數量達3193.5萬。中國網絡文學內容多元化表現顯著,已形成都市、歷史、游戲等20餘個大類,200餘種細分類。

然而大而不強的問題不可迴避。一位經常在App上追更的讀者表示,網絡小說通俗易懂、不用燒腦,每天在地鐵、公交上看網絡小說純屬打發時間,久而久之形成了習慣。對讀者來說,日更陪伴不可或缺,但這也恰恰造成部分網絡文學作品內容拖沓、不斷注水的現象。文字層面缺乏美感,故事層面生編硬造,情節設計缺乏新意,讓網絡文學走入同質化怪圈。脫離現實的玄幻俠氣,讓不少讀者在一個虛擬世界中短暫獲得了快意恩仇、敢愛敢恨的體驗,可畢竟無法掩蓋創作水準普遍不高的硬傷。

創作隊伍水平直接關繫到作品質量。玄幻題材小說這種由想象製造出的虛擬體驗一旦成為普遍的創作手法,很可能會「跑偏」。一些網絡作家以撰寫網絡小說為生,甚至出了校門後並沒有參加工作,接觸社會的時間少之又少。足不出戶的創作,勢必是會枯竭的,這是網絡文學創作需要破解的問題。

2 撕掉「二等文學」標簽

網絡文學與傳統文學並非對立關系,這在一些專家學者的討論中早已達成共識。但當前社會各界對網絡文學的認識和研究還不深入,「二等文學」的標簽似乎還很難撕掉。主管部門曾公開表態,網絡文學在取得突出成績的同時,還存在「三俗」、歷史觀價值觀錯誤、引導扶持力度不夠等問題。

網絡已與社會各領域深度融合發展,網絡文學也已通過影視化改編等形式走進大眾生活。要想獲得更大發展,「網絡性」不能再被網絡文學創作者作為停滯不前、內容局限的藉口。用更精良的創作重塑網絡文學形象是當務之急。

關鍵一步,是讓網絡作家走出低頭創作的封閉環境。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副主任何弘介紹,增強網絡作家的身份認同感,讓其認識到自身創作的社會責任,是作協等組織正努力的方向。當前已有部分省市成立了網絡作家協會,在創作引導和服務方面為網絡作家創造更好的環境。

走出「網絡性」對網絡作家的局限是重塑形象的必要條件。網絡作家月壯邊疆曾在基層組織工作多年,在一線積累了大量素材。她把這些素材寫進作品,這些帶着基層溫度的故事給讀者留下深刻印象。月壯邊疆表示,通過深入現實生活,藉助網絡文學的形態和平台將其傳遞給讀者,不僅給作品賦予了更強的生命力,也讓創作者更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擔負的責任。

重塑形象的另一個關鍵,是要讓社會看見網絡文學的深層價值。熱門網絡文學作品的影視化改編、周邊產品設計製作甚至主題娛樂項目花樣翻新,足以證明網絡文學的魅力。《慶餘年》等作品的IP影響依然火爆,《都挺好》衍生出的「蘇大強故里」受人追捧。重視網絡文學的文化價值和之後延伸出的文旅價值,更能刷新社會對網絡文學的認識。

3 轉型:提升價值內核

提升網絡文學價值內核的最關鍵一步是拉近與現實的距離。在一些網絡文學評獎活動中,越來越多現實題材作品脫穎而出。中國作協網絡文學中心研究員肖驚鴻認為,現實題材網文作品正處於上升階段,在脫貧攻堅、社會治理、先進製造業發展等方面都有精品涌現。隨着網絡作家和讀者對現實題材關注度日益提升,更多作品將百花競放。

「網絡作家應該走進社會,去感受社會的脈搏,發現更多故事。」網絡作家蔣勝男說,深入現實是現實題材創作的根本,網絡作家只有多在現實生活中體驗,從現實中汲取創作力量,才能寫出優秀的現實題材作品。

善水等網絡作家說,加強現實題材創作引導,提升作品質量,要讓網絡作家更清楚地認識到什麼是現實題材。網絡作家和網民一樣,都是社會生活的一個細胞,本身就具有接觸生活、感知生活的便利,如果有關部門和機構能加強對網絡作家的培訓引導,讓大家更清楚創作的范圍邊界,或許會對現實題材創作更有益。

在此基礎上,網絡作家也期待有更多機會接觸部分讀者感興趣卻通常難以觸及的「現實」。網絡作家最後的衛道者等人表示,部隊、消防、醫療、教育等題材很受讀者關注,但往往對創作者提出了較高要求,需要有深入地體驗和采訪,才能確保作品以內行視角呈現相對准確的細節。對此,如果有關部門和組織能幫助網絡作家走進一線采訪觀察,打破創作障礙,或者多組織一些基層采風活動,將對現實題材創作起到直接幫助作用。

對成長於網絡的創作者來說,還要克服本領恐慌。網絡作家對提升創作水平有期待,除了自身努力,更需要外部的支持。目前中國作協等機構正在致力於搭建網絡作家培養、培訓平台,江蘇、浙江等省也在網絡作家培訓交流方面做出了有益嘗試。

當然,網絡文學在向以現實題材為主的轉型過程中,勢必要經歷陣痛。一些網絡作家表示,現實題材作品往往篇幅少,連載時間短,獲得讀者持續關注比較難,平台在收益分配上也缺少相應的鼓勵和傾斜。同時,市場對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作品還缺乏足夠的認識,一些作品在IP轉化中還難與仙俠、玄幻、武俠等題材匹敵,獲得較多關注和廣泛認可的「頭部作品」還是少數。如這些問題得到緩解,現實色彩更豐富的作品繽紛涌現,或許將帶領網絡文學迎來高質量發展的春天。

來源:《半月談內部版》2021年第1期

原標題:《當現實照進未來,網絡文學大轉向》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