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文:Akizuki

  「曾經那片土地上生活着一群不幸的人,他們的眼中充滿悲傷,他們的心髒只感受到恐懼,他們的天空被死神籠罩,人們用他們的珍貴之物祭天。」——《他是龍》

  就在上週五,《怪物獵人 崛起》的體驗版正式上線 Switch 商店。雖然僅僅只能在一張地圖上,使用已經搭配好的 14 種武器狩獵攏共不超過 4 只大型怪物,但是遊戲極具流暢性的狩獵體驗,以及創意拉滿的合理改動,讓我不覺驚呼這就是目前為止最好的《怪物獵人》。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以「翔蟲」為基礎的「操龍」系統,雖然有着令人產生奇怪聯想的名字,但是其帶來的豐富新鮮感與前所未有的震撼,可以說超越了至今為止任何一代。

  2013 年由《怪物獵人 4》引入的高低差與乘騎系統,讓《怪物獵人》這個遊戲首次有了強烈的立體感。同時加入的新武器「操蟲棍」,以其可以原地起跳、快速乘騎並擊倒怪物的優勢,一度成為版本之子甚至是日後的「完美武器」。

  伴隨着時代發展,《怪物獵人》系列一直在強化乘騎系統與其衍生出來的空戰系統,試圖讓狩獵體驗的縱深感更加強烈、立體感更加豐富。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怪物獵人 崛起》的「翔蟲」與「操龍」系統,便是卡普空這七年探索來的最終答案,讓狩獵在真正意義上實現了完全的「立體」。

  從此以後跨坐在怪物背脊上,將不再單單是一種限制動作與擊倒在地的拉鋸手段,而是在一定時間內徹底將身下怪物馴化並控制其作戰的「駕馭與征服」。這一關鍵性質的不同讓「乘騎系統」有了「操龍」這一新名字。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在我看來,這不單單是一種玩法的進步,同樣也是人類千百年來馭龍精神的結晶。

  簡單地說「操龍」的本質就是對一種「未知」、「龐大」、「恐怖」力量的駕馭與操控,這種與「惡魔交易」般的追求和夢想,是刻在人類 DNA 里的烙印。同時,伴隨着萌文化發展,這種對未知力量的渴求同樣扭曲成了一類特殊 XP,也就是真正的「操龍」。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這樣來看,「操龍」令人產生的奇怪聯想,事實上與其本意巧妙地不謀而合了,只不過稍微有些「喪心病狂」。

真正的龍騎兵

  在西方神話與敘事詩中,屠龍勇士的身影屢見不鮮,然而在記載中馭龍作戰的傳奇人物卻少之又少甚至難以尋覓。

  那是因為屠龍勇士形像在歐洲宗教化的進程中,從北歐的貝奧武夫這種民族英雄,逐漸變成了類似「聖喬治」這樣的宗教代表,而龍的形象也漸漸從一隻單純「野蠻強大」的生物中,誕生出了類似「邪惡」、「貪財」等社會化的臉譜,從里到外都擔任着標准反派的角色。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由此以來,作為「邪惡」化身的巨龍,在故事里等待它只有面臨審判的命運,絕不可將其駕馭甚至與其合作,因此「馭龍勇士」的傳說變得少之又少。

  然而到了十六十七世紀,歐洲卻出現了一批同時接受馬術訓練與步兵戰鬥技巧訓練、以馬匹運輸、步行戰鬥為核心的士兵,他們被稱作「龍騎兵(dragoon)」。

  「龍騎兵」騎馬至目的地後即下馬進行步戰,如騎兵般移動但如步兵般戰鬥,他們並未裝備任何鎧甲,武器有火繩槍、馬刀和一對手銃,是世界上最早的機動步兵單位。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這類兵種最終在十八世紀被拿破侖廣為編入隊伍當中,成為了統治整個歐洲的武力根源。

  那麼為何這類士兵被稱作「龍騎兵」呢?現在一般有兩種說法:一是認為他們使用的隊旗上畫有一頭火龍來震懾敵人;二是認為他們當時使用的武器「燧發槍」別稱就叫做「火龍」,因此這類士兵被稱作「龍騎兵」。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事實上這個名字的來源,無論是將邪惡的火龍畫在旗幟上,還是使用足以影響整個戰局的火槍。我們都可以發現,這個似乎完全違背歐洲宗教潛規則的傳奇兵種,本質含義便是「藉助禁忌力量的士兵」。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這股禁忌力量賦予了士兵勇氣和勝利的希望,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首次與「邪惡做交易」的顯著成果。後來「龍騎兵」甚至衍生出了士兵帶來的「迫害與征服」等更黑暗的含義,發明這種含義的人將兵種「dragoon」與傳說中的「dragoon」相對應,認為這些士兵就和傳說中壓迫人類的野蠻力量並無他別。

  人類歷史上的首次大規模「操龍」,最終被自己所借的這股邪惡力量所吞噬,成為了惡龍的化身、成為了歐洲君主制的工具,這也必然地為自己迎來了滅亡的命運。

龍騎士的悲劇

  到了近現代,西方奇幻文學誕生出一大批真正意義上的龍騎士,這些角色對後來奇幻世界觀的作品產生了深刻影響。

  後續以角色扮演桌遊《龍與地下城》為背景的小說《龍槍編年史》又進一步強化了「龍騎士」的形象。其塑造出來的「平民英雄」形象,使「龍騎士」不再是刀槍不入的神人,而是與世人一樣,會受到來自社會層面的壓力與內心深處的掙扎——普普通通的平凡人。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這從而又奠定了許多早期作品中「龍騎士」的命運與結局,那就是悲劇。

  龍騎士是悲劇的,這一點從他們得到異於常人力量的那一刻就註定好了。平凡人的身軀與內心,卻要承受力量所為其帶來的「不平凡的責任」。龍騎的悲劇便是人類長年以來追求

  在一點在史克威爾早期作品中最為典型,例如《最終幻想 2》中的龍騎「理查德·哈溫特」。作為系列中首個登場的龍騎士,卻一出場就背負着「龍騎團最後倖存者」的悲壯命運。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加入主角團後,其帥氣的盔甲與強大的戰鬥能力,使其立即贏得所有同伴的青睞,不得不說就連玩家對其也是頗有好感。

  理查德·哈溫特戰力強大到曾一度打倒故事里最大的反派「帕拉梅西亞皇帝」,而這輝煌時刻也奠定了其悲慘的結局。

  帝國皇帝在被理查德擊敗後,通過在地獄與惡魔交易又重新復活,並在主角團面前現身。而理查德·哈溫特為了幫助主角團成功乘坐飛龍逃脫,選擇獨自一人留下與皇帝纏斗,最終不幸遇難,死無全屍。

  「最後的龍騎士」這個聽起來就充滿悲劇意味的稱呼,果不其然迎來了其最後的終焉。

  同樣悲劇的還有號稱平成最黑暗的一部假面騎士——《假面騎士:龍騎》

  《假面騎士:龍騎》中,騎士們與特定的怪物簽訂契約後便可以使用其能力。但是為了飼養定下契約的怪物,騎士們需要狩獵人類或者其他怪物,把生命拿來餵養契約怪物,才能夠繼續存活,否則契約者就會被力量反噬而去世。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同時,故事里的騎士們獲得力量的目的,是為了實現自己身為人類小小的願望。他們為了這個願望而自相殘殺,最終落得全員悲劇的結局。

  這股強大的力量,即是他們實現願望的助力,也是最終使他們陷入滅亡的元兇。這其實就是「操龍者」最終被龍吞噬的故事。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因此龍騎士的悲劇就在於,弱小的人類獲得了自己無法徹底駕馭的強大力量,從而被這股力量所帶來的「代價/責任」所反噬。

  之所以會產生這種思想,正是由於經歷過二戰的人們,對科技發展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擔憂和警惕,「操龍術」在他們看來終究只是一種自我毀滅的悲劇行為。

操龍文化的發展

  然而隨着時代發展,「龍」所象徵的禁忌與力量,在現代社會中正逐漸被人類所掌握、所操控,就像是「核能」一樣。

  「核能」就是現代社會里的巨龍,其蘊藏的禁忌力量,可以將人類世界夷為平地、將人類文明徹底抹去。而一旦「操龍」的勇士將其小心駕馭,「核能」也可以成為世界上最清潔最環保的能源之一。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人類在「操龍」的領域上越走越遠,慢慢已經沒有什麼力量是我們所畏懼所不敢憑借的了,在這種背景下人們也慢慢抹去了這種對「恐懼感」,從而衍生出了無數真正的「操龍」文化。

  各種奇幻作品中與「龍族」產生兩性關系的行為,或許過於獵奇,然而其本質上是一種對人類力量的自信和張揚。

  例如說在《黑暗之魂》的背景中,掌管黑暗世界的龍族已然成為人類的手下敗將,少有的幾只倖存者不是力量被限制、就是投靠於其他勢力之下。而在故事里甚至還有「太陽之王葛溫」、「無名之王」等人與龍交配的逸聞,可謂是真正的強者才有資格「操龍」。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龍的形象也在各種創作中被不斷萌化,逐漸褪去了兇悍勇猛的外表。

  就比如說《小林家的龍女僕》中有着肥大尾巴的「托爾」,其原型便是綠色的西方龍。

  托爾一邊有着可以噴火可以飛行可以使用魔法的龍形態,然而另一邊卻又將自己外貌變成二十歲的美麗女孩子,並為報答主人公的救命之恩成為其專屬的女僕。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不過其實這樣的萌萌二次元故事,背後還有一個嚴肅背景。

  那就是在托爾來到主人公所在的人類世界之前,在她原本生活的「異世界」里,人類與龍是水火不容的,甚至互相戰鬥了數萬年的時間。

  而來到我們現代的地球後,托爾捨去了自己強大的外貌,安心化身為一隻可愛女僕與主人公生活,代表了其背後「強大力量」與現代人類文明的和解。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不僅僅是這些「廢萌」創作中,將原本可怕的生物化作動人女子。許多原本形象強悍的龍族生物,也在其粉絲的再創作下成為了一隻只嬌羞可愛的大蜥蜴。

  比如《遊戲王》里最具人氣的「青眼白龍」。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人們這種駕馭強大力量的 XP,使一些人進一步追求更加原原本本的龍形象,而並非是萌化過後的「龍娘」。甚至也有「龍娘愛好者」不配叫做「操龍愛好者」的說法

尾聲

  可以看見,人類對「龍」這種力量象徵的運用,以及從敬畏到把玩的態度轉變,其實是人類對於「未知力量」、「禁忌力量」態度的轉變。我們曾經畏懼它們,又因為它們的強大而試圖借用力量實現自己的願望,後來又由於被力量反噬而再度產生敬畏心理,到如今隨着科技進步逐漸運用甚至掌控這股力量。

  由與之周旋的「乘騎」到「操龍」,《怪物獵人》的世界里或許也在發生着類似的變化。

  但願這一回我們不會再被這股所藉助的力量所反噬。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操龍原來是刻在人類DNA里的愛好?遠古生物成了寵物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