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研究人員:零工經濟的根源或在於反勞工策略

據外媒報道,哈佛一名研究人員發現,Uber、Lyft和Doordash等零工經濟公司所依賴的模式與幾十年前美國建築業採用的反勞工做法相似,可能會導致工人的收入受到類似的影響。哈佛大學法學院研究員、退休木匠工會領導人Mark Erlich在一篇新論文中發現,美國建築業從將全職員工分類為獨立承包商的轉變為現在的 “零工經濟 “奠定了基礎。

哈佛研究人員:零工經濟的根源或在於反勞工策略

Erlich在11月發表在康奈爾工業和勞動關系評論上的論文中說,現代基於應用程序的公司對獨立承包商的依賴是一種積極的勞動關系策略的新應用,旨在剝奪工人的權利。

「零工經濟公司僱主採取了一種曾被用來規避法律義務的做法,並將其上升為21世紀更好的就業形式的道德和倫理價值,”自2017年以來一直是哈佛大學法學院勞動和工作生活項目研究員的Erlich在接受采訪時說。

Erlich稱,直到上世紀70年代,美國建築公司幾乎都是使用全職員工。這意味着僱主要支付工人賠償保險,以及收入、失業、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稅。同時,許多工人受益於工會代表權,提高了工資。Erlich表示,為了提高利潤,建築公司在20世紀70年代開始將工人錯誤地歸類為獨立承包商,以避免支付保險和稅收。

Erlich寫道:「通過簡單地將公司的勞動力重新分類為獨立承包商來消除高達30%(或更多)的勞動力成本的能力是一種聰明而有效的方法,以獲得比其他承包商的競爭優勢,他們繼續承擔所需的任務負擔。」他補充說,雇用害怕抱怨工作條件的無證移民有助於鞏固這一制度。

將履行雇員職責的工人歸類為獨立承包商是非法的,但立法者、執法部門和國內稅務局對這一全國性的轉變反應遲鈍,很少進行調查,並開出金額不大的罰單。Erlich說,這導致1980年至1992年期間的實際工資下降了17%,此後這種趨勢才得以持續。

這種變化在共和黨領導的州尤為明顯,在這些州,工地安全標準的下降導致了像2019年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Hard Rock酒店發生倒塌這樣的災難,該事件導致三名建築工人死亡。

同樣,Uber、Lyft和Doordash等公司也都將工人歸類為獨立承包商,因此不支付一定的稅款或保險。但Erlich表示,零工經濟公司為這種做法添加了 「意識形態的轉變」。他認為:「零工經濟公司僱主和建築業的區別在於,在上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沒有人到處說做獨立承包商其實更好。」

除了將零工經濟–通常只被視為2010年代的現象–置於背景之下,Erlich的論文還為關注建築業的學術文獻增添了內容。雖然這是一個價值超過萬億美元的行業,占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4%左右,但建築業遠比製造業或科技業更分散,因此更難研究。「不是因為文獻有漏洞,而是沒有文獻。」Erlich在談到他研究建築業的決定時說。

作為一名前木匠和新英格蘭地區木匠委員會和馬薩諸塞州AFL-CIO等團體的組織者,Erlich說,他為他的工作帶來了親工會的觀點。但他補充說,他在行業內的經驗使他的見解對於具有更傳統學術背景的研究人員來說可能並不明顯。

「我在1992年當選第一任工會領導人時,就發現了錯誤分類的問題,」Erlich說。「我會去調查非工會的工作崗位,工人們會告訴我,他們在周五被歸類為雇員,周一僱主告訴他們現在是獨立承包商。「我從內部帶來了一個在學者中並不常見的視角,」他補充道。

Erlich說,盡管拜登政府比目前的特朗普政府更加進步,但對零工經濟公司的工人來說,盡管有明顯的不利因素,但目前還不清楚是否會導致當前趨勢的逆轉。零工經濟可能已經變得過於根深蒂固。

在加州,一項允許基於應用程序的運輸和送貨公司將其工人歸類為獨立承包商的投票措施以超過58%的票數通過,此前包括Uber、Postmates、Doordash和Instacart在內的公司花費了超過2億美元支持該法案,使其成為該州歷史上最昂貴的投票提案。阿肯色州和阿拉斯加州的法律和立法斗爭也出現了有利於零工經濟的結果。

Erlich表示,第22號提案這一投票措施可能表明,其他州,甚至是那些民主黨實力雄厚、大力支持支持工人政策的州,也會對零工經濟公司給予類似的支持,允許繼續廣泛依賴獨立承包商。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