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到頭淨給平台打工了:莫讓互聯網平台變「壟斷收租平台」

近年來,一些互聯網平台利用其相對壟斷地位形成的資源集聚效應,以抬高服務費率等手段,從小微商家身上攫取高額利益。不少商家反映「賺的錢很大一部分都給平台交傭金了」,認為當前互聯網大平台正逐漸向「收租平台」轉變。

2020年11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發布《關於平台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引發社會關注。12月14日,阿里巴巴、閱文、豐巢等3家互聯網企業因違反反壟斷法被罰消息公布,被視為相關部門加強互聯網領域反壟斷監管的信號。

1

小微商家抱怨平台費率高

「一個月只休一天,賬面收入差不多有一萬(元)出頭,但除去平台服務費和油費及折舊,真正屬於自己的錢差不多隻有6000元左右。」半月談記者在廈門、廣州等地采訪網約車司機了解到,目前平台服務費普遍在15%至20%之間,高的甚至超過20%。

除了網約車司機,入駐外賣平台的商家也感到「被困在系統里」。廣州吉目甜品店2020年疫情期間開始加入外賣平台,該店負責人說,在外賣平台上遇到過「二選一」的問題,如果上兩個有競爭關系的平台,傭金就要從16%提升到21%。

佛山市南海區一家桂林米粉店負責人為半月談記者算了一筆賬,疫情期間營業收入中50%用於支付房租,20%用於支付原材料和人工成本,上線外賣平台後,抽取的傭金費率超過20%,進一步「攤薄」了自己的利潤。

在2020年的「雙11」電商大促中,銷售玩具的某電商平台店鋪負責人金林加入了各類促銷活動,雖然有訂單收入,但付出的成本讓她感覺在「割肉」。她說,店鋪平均一個月的電商總費用在6萬元左右,半年的費用超過30萬元,2020年上半年店鋪的營收額105萬元,除去各類成本勉強能夠維持收支平衡。

此外,第三方收費更讓電商商戶難上加難。例如,用戶在直播間、短視頻廣告頁面點擊鏈接跳轉到電商店鋪的,電商店鋪還需要額外給第三方合作平台14%的費用。

一年到頭淨給平台打工了:莫讓互聯網平台變「壟斷收租平台」

2

「事實壟斷」導致獨斷定價權

為何平台越來越大、租金越來越貴,中小微商家越來越沒有議價權?業內人士認為,市場資源加速向頭部平台集中,導致線上經濟呈現出市場集中度越來越高的趨勢,使相關平台在行業內成為「事實壟斷」。

——平台補貼的「燒錢大戰」之後,用戶使用習慣被深度確立,使用網絡平台成為其生活的重要一環。2014年,國內兩大網約車平台「滴滴」和「快的」先後補貼數十億元,以培養用戶打車習慣。2015年,兩家公司合並,「燒錢大戰」告一段落。當時多家市場研究機構的數據顯示,超五成用戶表示「補貼停止後將不再使用打車軟件」,而第46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的數據則顯示,截至2020年6月,我國網約車用戶規模已達3.4億,較2014年9月的數據增長了一倍多。

——互聯網資源存在「寡頭虹吸效應」,小微商家的「集體議價能力」較弱。「草創時期,小微商家可以用腳投票,淘汰掉費率不合理的平台,但平台成長為行業寡頭後,商戶的議價能力就很弱了。」資深互聯網行業專家尹生認為,平台在獲得市場認可後,會像海綿一樣將包括流量在內的優質資源大量吸附,在這種背景下,平台成為強勢一方,商家要麼妥協,要麼放棄已經獲得的社會資源。

——反壟斷法雖實施多年,但鮮有對互聯網企業進行過處罰的案例。「近期公布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可以理解為國家針對互聯網平台壟斷問題出台的實施細則,將在一定程度上解決『認定難』和『執行難』的問題。」北京安理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王新銳認為,對於事實上構成市場壟斷的平台,有必要發揮反壟斷法的震懾作用,以懲戒方式引導行業合規發展。

2020年12月14日,阿里巴巴投資有限公司、閱文集團和深圳市豐巢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因違反反壟斷法,分別被處以50萬元人民幣罰款的行政處罰。這是自2008年反壟斷法生效以來,第一起大型互聯網企業因違法收購而遭處罰的執法案件。業內人士認為,盡管罰款額度較低,但上述3個案件向社會釋放了加強互聯網領域反壟斷的信號,產生了一定的威懾效果。

3

危害顯現,亟待規范

受訪專家認為,當前國內平台經濟的市場競爭已逐漸轉弱,一些已經獲得「相對壟斷」優勢的大平台又在不斷以投資並購等方式蠶食小平台,亟須引起重視,加強規范。

一是對大平台的投資並購行為實施技術監管,倒逼相關企業將財力和精力投向其主業的技術研發和創新上。尹生說,一些互聯網大公司偏離主業,將廣撒網式的投資作為其主要的「生財之道」,看到具有成長性的互聯網公司就進行股權投資直至戰略控股,進而造成當前大部分互聯網企業「派系化」,削弱了市場競爭。他建議,開發更為精準和智能的監管技術,將大平台的投資並購行為置於有效監管下。

二是規范平台「抽成」亂象,防止平台「巧立名目」攫取小微商家利益。廣州大學法學院教授歐衛安認為,應將行政手段調控大平台費率納入監管考量,防範平台以「流量費」「排名費」等方式向商家設立新的收費名錄。他建議,有關部門進一步規范互聯網平台的收費標准,杜絕各大平台通過「限流」等方式壓榨商戶,或者強迫商戶交納各種費用。

三是有關部門在制定發布政策時要系統性考慮市場效果的傳導,盡可能保護中小平台的市場競爭力。王新銳說,良性的互聯網行業競爭環境應該是「小平台不斷向大平台發起沖擊,而大平台也在不斷創新以招架後來者」,因此,保護好中小平台顯得尤為重要。他建議,有關部門在制定相關政策時,要充分考慮其對中小平台可能造成的影響,政策實施效果應該是鼓勵「鲶魚」,而非讓「強者更強」。

來源:《半月談》2021年第1期

半月談記者:顏之宏 胡林果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