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成都詩歌年度報告出爐:在危機中見證詩歌的溫暖與力量

文/成都市作協詩歌專委會 (執筆人:李永才 銀聯)

2020年,是極不平常的一年,在這樣的非常時期,成都詩人又一次展示了詩歌的溫暖與力量。穿行於巴山蜀水,紮根於天府厚土的成都詩人,始終是中國詩歌的中堅力量,是成都建設世界文化名城的生力軍。在中國西部大開發構建新格局,成渝經濟圈城市群崛起,萬眾一心脫貧攻堅奔小康的宏大時代背景和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嚴峻時刻,成都老中青三代詩人持續發力,傳承巴蜀文脈,重塑精神自我,以世界眼光,關注新時代人類共同的命運,不僅對人類災難予以精神層面的剖析與反思,而且對人類面臨的百年不遇之大變局予以詩學意義上的審視與回應。

一、詩歌作品:高原中見高峰

回望2020年,成都詩人以深厚的巴蜀文化積澱和敏銳的詩學眼光,深入生活,紮根人民,抒寫成都波瀾壯闊的改革創新圖景和安逸閒適的日常公共生活。詩歌作品量質並舉,有高原,也有高峰。充分凸顯了成都作為中國詩歌重鎮的歷史地位和現實標竿。一年來,成都詩人展現強勁的創作實力,詩歌作品先後刊發於《詩刊》《人民文學》《民族文學》《星星》《詩選刊》《揚子江詩刊》《詩歌月刊》《詩潮》《草堂》《人民日報》《四川日報》《華西都市報》等主流媒體。例如,梁平的《我的南方不是很南》(組詩)刊發於《揚子江詩刊》2020年第1期,《一首遲到的詩》刊發於《詩刊》2020年3月上半月刊,《點燃寒星》刊發於《上海文學》2020年第10期,長詩《重慶書》榮獲第九屆中國長詩成就獎,《天高地厚》(組詩)獲北京文學獎,此外還獲得安徽紫蓬詩歌節金紫蓬詩歌獎、中國作家出版集團「優秀作家貢獻獎」。何苾的《用曙光鑄一把鑰匙》刊發於《詩刊》2020年3月上半月刊。熊焱的《夜晚的羞愧》發表於《人民文學》2020年第2期,《磁器口》發表於《詩刊》2020年第4期上半月刊,《漢語的詩篇》發表於《鍾山》2020年第4期;《當愛來到身邊》發表於《十月》2020年第6期。凸凹的《水房子》(節選)刊發於《星星》2020年第12期,《草木詩系列》(8首)刊於《詩歌月刊》2020年第12期,《節氣詩十二行》(24首)刊於《詩潮》2020年第11期。尚仲敏的《尚仲敏詩選》刊發於《詩潮》2020年第11期,《尚仲敏詩選》刊發於《詩刊》2020年12月上半月刊。李永才的《湖畔版的新區》(組詩),刊發於2020年5月19日《華西都市報》第13版。並獲成都市「銀杏杯」文創作品大賽一等獎,《鄉村素描》刊發於《詩歌月刊》2020年第9期,《鄉村素描》(組詩)發表於《廣西文學》2020年第10期。楊獻平的《西北望》(組詩)刊發於《綠風》2020年第6期,《對面》(十首)刊發於《芳草》2020年第1期,《豹子及其他》(七首)刊發於《中國作家》2020年第9期。老房子的《洛陽橋》(4首)刊發於《十月》2020年第2期,《庚子初年紀事》(組詩)刊發於《詩潮》2020年7期,《包穀酒,履歷表上的同鄉人》刊發於(《廣西文學》
2020年第10期。趙曉夢的《讓他們安靜地睡一會兒》刊發於《詩潮》2020年第3期,《隔著一道門的夫妻戰疫》刊發於《詩歌月刊》2020年第2期,《敦煌經卷》(節選)刊發於《詩刊》2020年7月下半月刊。李銑的《腦海中的魚》(組詩),發表於《綠風》2020年第5期,《讀史》《舊曆》發表於《四川文學》2020年第10期。呂歷的《穿過夏天的一塊冰(組詩)刊發於《延河》2020第5期,《回聲》(8首)刊發於《四川文學》2020年第5期。李龍炳的《鄉村之書》(6首)刊發於《雨花》2020年第3
期,《這麼多嘴唇和月亮》刊發於《詩潮》2020年第10期,《石頭的哲學》刊發於《草堂》2020年第5期。王國平的《春風里》(五首)刊發於《詩刊》2020年6月上半月刊。馬嘶的《進山》( 八首)刊發於《詩刊》2020年9月下半月刊, 《不與他人同巾器
》(七首)刊發於《江南詩》2020年第3期。桑眉的《永遠做那畫中人》(組詩)刊發於《江南詩》2020年第5期,《桑眉的詩》(組詩)刊發於《作品》2020年第12期。

從著作出版來看,一批詩集在各級出版社出版,例如,梁平的《時間筆記》(花城出版社,2020年4月出版),是梁平的第12部詩集,評論家認為這是繼《重慶書》和《家譜》之後的又一巔峰作品。詩中的理想主義精神,以及詩人在追求此理想過程中的率真、堅忍、無所不及的姿態令人深省。詩集中的《耳順》《盲點》《慾望》《石頭記》等充滿了突圍的隱喻和寓托,真正地書寫了人間煙火。柏樺的抒情詩集《夏天還很遠》(北嶽文藝出版社,2020年7月出版),收錄了白樺創作的抒情詩歌200餘首,全書分為《禮物》《年少是一種幸運》《祖國或前世今生》《今夕是何夕》等八輯,從1981年至2019年時間跨度長達四十年。銀蓮的《在月亮上醒來》(寧夏人民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是作為2020年度成都文學院簽約作家的作品,也是作者繼2019年出版《愛在成都》之後又一部傾力書寫詩意成都的真情之作。四川大學教授曹順慶為該書寫序。吳小蟲的《一生此刻》(作家出版社,2020年5月出版);《花期》(長江文藝出版社,2020年11月出版)。是80後詩人吳小蟲新近出版的兩部詩集,「內心的召喚是燈塔,牽引著吳小蟲往前,往更開闊的詩歌天地走去。」讓他的詩歌創作從青澀走向成熟。還有何敏得的《詩意棲居在故鄉》,(四川民族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張力芸的《青青陌上草》(四川民族出版社,2020年4月出版),李自國的《2018—2019:我的靈魂書》(寧夏人民出版社,2020年5月出版),劉玉霞的《雪是一種空白》(四川民族出版社,2020年7月),其然的《心中有愛就是詩》(團結出版社,2020年12月出版),易杉的《黑蜜
黑蜜》(團結出版社,2020年12月出版),郁創的《聆聽火焰》(團結出版社,2020年5月出版)等紛紛呈現在成都詩歌創作的成績單上。

從詩歌評論來看,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吉狄馬加,專題評論文章《以詩為史
以史為詩——讀彭志強詩集〈二十四伎樂〉》(《人民日報·海外版》2020年9月10日07版發表),被中宣部學習強國客戶端、新華網客戶端轉載。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曹順慶《評銀蓮的詩》(《星星》詩刊理論版,2020年第2期發表)。楊清發的評論文章《靜虛容萬象——評何苾的詩集〈無邊的蒼茫〉》刊發於《四川詩歌》2020年春季卷。王學東評論《李銑的詩》文章《今生今世的光與熱》(《四川詩歌》2020年6月,夏季捲髮表),易杉評論文章《曹東詩歌語言藝術的可能性》(《草地》2020年第
1期發表),《公共事件與詩歌書寫的可能》(《星星·詩歌理論》,2020年第3期發表),《以瓷論道和鄉村理性詩歌的表達》(《四川詩歌》2020年6月,夏季卷)。向以鮮的詩歌隨筆《口語詩的緣起與變遷》(《詩刊》2020年第5期上半月刊刊發)。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成都城市詩歌文化品牌中兩個在中國詩壇具有卓越影響力的詩歌刊物,《星星》和《草堂》詩刊,始終堅持先鋒性與多元化的風格,繼續在現代詩歌的整體性和方向性上深入探索,與此同時《四川文學》《青年作家》《華西都市報》《成都日報》都辟有詩歌欄目,《四川詩歌》《詩領地》《零度詩刊》等民間詩歌刊物,各種報紙文藝副刊的詩歌欄目以及異軍突起的新媒體都發表了大量的詩歌作品,為講好成都故事,體現成都表達,彰顯成都魅力發揮了十分重要作用。

二、詩歌活動:多彩中見亮色

2020年成都詩歌活動豐富多彩,亮點紛呈。各級作協和民間詩歌社團開展了一系列詩歌活動。例如,第六屆中國詩歌節落地成渝兩大城市群,成都重慶雙城詩歌聯動;第四屆成都國際詩歌周,聚集海內外詩歌精英,
持續推動成都世界文化名城建設進程;四川大學中國詩歌研究院特聘首批研究員,第三屆《草堂》詩歌獎評獎、頒獎儀式成功舉辦;第五屆華語詩歌春晚成都分會場暨成都詩歌音樂季活動吸引諸多校園文學社團參與;武侯中秋詩會、首屆都江堰熊貓谷詩會,彭州端午詩會,邛崍「天興杯」全國端午詩歌徵文大賽頒獎典禮及《水上的獻詞》首發式,第二屆西江河鄉村詩歌節,豐富多彩的詩歌活動,萃集國內外優秀詩人,凝聚詩歌精神,彰顯詩歌力量,為成都建設世界文化名城添磚加瓦。2020年具有特色和代表性詩歌活動有:1月13日,
第五屆華語詩歌春晚成都分會場暨2020成都詩歌音樂季在成都少城劇場舉辦,活動由成都市作家協會詩歌委員會、北京師範大學「華語詩歌春晚」組委會主辦,
200多位成都詩人、朗誦藝術家及詩歌愛好者參加了活動。《人民日報》、中國網、鳳凰網、四川廣播電視台、四川文藝廣播、「封面新聞、今日頭條、網易新聞等媒體報導了這次活動。3月20日,成都市作協詩歌委員會與百度APP成都頻道聯合主辦為期60天的「守望春天·在成都讀詩」大型詩歌朗誦公益活動在百度首頁上線。10月25日,「第三屆草堂詩歌獎」在杜甫草堂舉行頒獎禮。詩人李琦獲「年度詩人大獎」,三峽大學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劉波獲「年度詩評家獎」,詩人李南、古馬獲「年度實力詩人獎」,詩人王子瓜、金小傑、玉珍獲「年度青年詩人獎」。
中國作協書記處書記吉狄馬加,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阿來,中國作協詩歌委員會副主任、成都市文聯主席梁平出席活動。11月28日,《四川詩歌》冬季卷審稿會暨作品研討會在彭州舉辦。活動由《四川詩歌》雜誌社與彭州市湔江詩歌學會聯辦,得到了彭州市政府、市文化體育和旅遊局、市圖書館的大力支持。彭州市副市長徐苒鑫,市文化體育和旅遊局機關黨委書記文嘉蘭,市圖書館館長張麗出席,市文化館副館長、湔江詩歌學會會長鄭興明,《四川詩歌》編委會主任李永才,主編金指尖以及陳小平、亞男、李斌、郭毅、易杉等詩人參加了詩歌研討會。12月9日至10日,「2020
·第四屆成都國際詩歌周」在四川成都舉行。本次詩歌周以「我們共同的星球·見證詩歌的溫暖和力量」為主題,由成都市文聯、成都市文廣旅局、五糧液集團有限公司主辦,《草堂》詩刊等承辦。吉狄馬加、平志英、侯志明、梁平等領導出席開幕式,康偉、霍俊明、藍藍、閻安、林雪、康偉、李雲、劉川、張予佳、藍藍、老房子、尚仲敏、喻言、阿庫烏霧、凸凹、李永才、劉澤球、呂歷、李海洲、何房子、唐力、張遠倫、馬嘶、羅鋮、彭志強、王志國、熊游坤、程川、千野、熊焱、桑眉、李龍炳、李浩、安然、布木布泰、施施然、安諒、宋尾、包苞、余真、吳小蟲等國內優秀詩人,以及俄羅斯詩人魯登科·瓦列里、伊琳娜·丘特諾娃、唐曦蘭(巴達列娃·阿娜斯塔西亞),巴西詩人永思源,哥倫比亞詩人李戈,美國詩人小易,斯洛伐克詩人馬里昂·馬霍等共60餘位詩人參加活動。詩歌週期間,舉辦了「成渝雙城經濟圈的詩歌表達」、「我們共同的星球:見證詩歌的溫暖和力量」論壇和詩歌朗誦會等活動。12月23日,四川大學中國詩歌研究院在四川大學江安新校區舉行儀式,為尚仲敏、向以鮮、鄧翔頒發了特聘研究員證書。三人均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大學生詩歌運動的踐行者和見證人,至今活躍在中國詩壇的優秀詩人和學者。成立於2018年的四川大學中國詩歌研究院,由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院長、著名批評家李怡和成都市文聯主席、著名詩人梁平擔任雙院長。目前,正著力籌建中國(四川)詩歌文化研究與普及基地,設立駐校詩人制度,使學生在與詩人的接觸過程中瞭解詩人的思維方式、把握中國現當代詩歌發展的脈搏。

三、詩歌主題:危難中見精神

在人類歷史上,每一次災難來臨,詩歌都從未缺席過。在中國尤其如此,每逢疫難,詩歌都成為全民抒發情感、激勵人心的方式。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席捲全球,給人類帶來了巨大的災難。新冠疫情對全球政治、經濟、文化和社會生活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

家國罹難,詩歌何為?「在這個需要吶喊的時刻,詩歌不能缺席/必須在場,像勇猛的戰士,去挑戰死亡的威脅/那些逆行者,以及受難者,不僅需要藥物,更需要信心和勇氣」,(田湘:《我不能給詩歌戴上口罩》)。正如詩人梁平的詩所言:「一個詩人在這個春天保持沉默/如果把沉默引以為至高無上/比一個戰士臨陣脫逃,更羞恥。」(《這個春天為什麼不能寫詩》)。這些抗疫詩歌,飽含著情感和思考,帶著生命的熱度與體溫,具有豐富的思想內涵和感人肺腑的精神力量。詩歌雖然不能治療疫疾,但其中涌動的情感暖流,能夠撫慰人心。

在這種時刻,我們體會到詩歌的力量。詩歌的力量體現在對人類健康和生命的尊重,對人類生存環境的關照及對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哲學思考。當疫情發生後,成都許多詩人,以這樣一種深刻的文化觀念、這樣一種宏闊的精神向度,投身於尊重和維護生命的行動中,寫出了大量優秀作品,凝聚人心,面對挑戰。感人心者先於情,移人志者深於義。大愛與大義是詩歌的生命和靈魂。詩歌在大災大難面前,即便顯得徒勞和無用,但它讓我們眼睛里有光亮、靈魂里有信心、生活里有勇氣。「讓我們把全部的愛編織成風,/送到每一個角落,以人類的名義。/讓我們用成千上萬個人的意志,/凝聚成一個強大的生命,在穹頂/散發出比古老的太陽更年輕的光。」詩人吉狄馬加的《死神與我們的速度誰更快》,飽含對祖國和人民的熱愛,對自然萬物的敬畏,深情地書寫了全民抗疫的生動實踐。

當我們面臨荊棘叢生的現實苦難時,詩人有責任、有義務記錄當下,不僅給讀者,也給自己創造不一樣的精神世界、不一樣的個人生活。「向死而行者,逆光而生/他們以生命的名義交出生命,托起生命/那些滾燙的指紋/是泣血的燈語/也是燃燒的十字/是國家的心跳,也是民族的脈動。」呂歷的《致敬,向偉大的公民》,情真意切,帶著生命的溫度,具有感人肺腑的精神力量。這是詩歌的力量,讓我們改變對生命的認知。詩歌變成了生命的一個遺存,變成了對生命的挽留和紀念。

新冠疫情發生以來,一些富有悲憫情懷的詩人,紛紛用詩歌的形式來抒發心懷、傳遞真情,表達對廣大醫療工作者的敬仰和禮讚。如詩人李永才的《贊白衣天使》這樣寫到:「每一個窗口,都是深不可測的漩渦/無數的小船,在風中搖晃/誰能為他們鼓起風帆?只有你/——白衣天使,像如約而至的春風/為他們鼓起生命之帆/我在城市的漫遊里,看到了窗口的白雲/她春光一樣閃現,那麼飽滿而輕盈。」詩人劉紅立的《白衣執甲,川軍逆行》:「那張信心滿滿的笑臉/我們記住了她的名字/也記住了一句古話:蓄力一紀,可以遠矣。」詩人趙曉夢的《你的臉》這樣寫道:「把自己深埋在疼痛里的這張臉啊/你是這個冬天最亮的光/……如果你看懂了這張臉/便會有無限憧憬的力量。」詩人銀蓮的《給武漢寫一封信》:「每一個善良的人/都有負重的肩膀/每一個勇敢的人/都有自己的擔當」。這些詩歌體現了生命的張力和人性的美好,具有凝聚人們的精神意志,激發人們不懼危難、共克時艱的力量的作用。

今天我們談論「後疫情時代,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樣的話題時,我們了看見詩歌的可能性,看見了詩歌的力量。詩歌通過影響和改變我們的內心,改變世界的模樣,改變未來的模樣。我們以未來的眼光看今天。詩人要站在後疫情時代這一時間點上,回憶我們經過的和正在發生的事件,把它放在一個更廣闊的時空當中,放在東西方文化的交融中,放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背景下,去看待和思考。「當我們需要超越個體與個體之間的界限,超越不同的語言、文化、宗教信仰、種族之間的界限時,我們要去建構起一種共同的認知,也可以說是某種信仰。」(陳楸帆語)在這種信仰之上,人類可以存在並且有希望去突破我們自身以及時空的界限,去到更遙遠的地方。這場全球應對疫情的實踐更強烈地告訴我們:必須在不同文化間的交流與互鑒中,積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從而達到「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境地,惟其如此,人類才能從容應對未來的各種風險和挑戰。

四、詩歌未來:問題中見先機

檢視2020年成都詩歌創作,還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例如,在明確新時代詩歌坐標和方向上,聚焦時代主題,回應時代呼喚的創作成果還不多;在創作題材上廣泛性和多元化還不夠,一些詩人習慣於對歷史滄桑和現實惆悵的書寫,而對熱火朝天的當下和多姿多彩的現實卻無動於衷;習慣於對鄉村生活的陶醉,而對日新月異的城市生活卻視而不見。在寫作技術上,對天府文化的挖掘還不深不透,對市民日常公共生活的提煉和轉化存在不足;在詩歌作品的質量上,與群雄並逐的八十年代相較,成都詩歌佳作不多,高峰太少;從詩人的影響力看,在全國有較大影響的經典和新銳詩人還不多,作品引起學術界關注,並得到評論家專題研究的較少,與成都作為詩歌之城的稱譽不相匹配,與成都建設世界文化名城的要求有較大差距。

推進成都詩歌事業的發展,必須對標對表,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學習借鑑北京、上海、浙江、江蘇等省市的經驗和做法,充分整合利用本地的文學刊物和各種媒體,進行專題策劃,定期重點推出一批成都詩人的精品力作,擴大成都詩人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進一步厚植詩歌沃土,在財力物力等公共資源上更多地向本土詩人傾斜,在評獎評優上為成都詩人撘建平台提供機會;通過舉辦作品研討會、新書分享會、詩歌朗誦會和改稿會等多種形式的詩歌活動,交流創作體會,提升作品質量。建立健全評價獎勵機制,發現一批,扶持一批,推薦一批實力詩人,激勵他們潛心創作一批優秀作品,為成都建設世界文化名城貢獻詩歌力量,讓成都詩歌之城的品牌熠熠生輝。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註: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來源:kknews2020年成都詩歌年度報告出爐:在危機中見證詩歌的溫暖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