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不知為何,如果問小時候的自己最害怕什麼,那一定是「人販子」、「拍花子」。縱使對於那個年紀的小孩,有太多事情值得去提高警惕、去疑神疑鬼,或許只是《雞皮疙瘩》叢書里的故事、《名偵探柯南》里的黑衣人、特攝片里的醜陋怪物,都足以領年幼的自己害怕臥室通往廁所的道路。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然而在這麼多恐怖的意象之間,只有「被拐賣」這件事經常化身為夢魘潛入我的夢境,令我從心驚膽顫中驚醒、再從心有餘悸中睡去,反反復復直到我五六年級才不再夢見這種故事。

  後來我在《格林童話》中讀到過一個故事,名為《漢姆林的吹笛人》。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1284 年,有一個名叫哈默爾恩的德國村落常年鬧鼠災。某天來了個外鄉人自稱是捕鼠能手,村民便向他許諾,若能除去鼠患必會答謝他重酬。於是外鄉人吹起笛子,鼠群聞聲而至,一直跟隨着吹笛人,最終紛紛跳河淹死。

  但事成之後,村民們卻違反諾言不付酬勞,吹笛人憤怒離去。在一天夜里,吹笛人偷偷吹響了那支魔笛,村里的孩子們就像當初老鼠一樣聞聲隨行,結果全被誘拐到山洞內活活困死。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這則詭異故事,在剎那之間令我再次憶起對「誘拐」的恐懼,但也僅僅是一瞬而已。

  然而就在上個月,自己無意間瞥見了一款「蒙古國遊戲」《Fragile》,抱着「蒙古國竟然還有人做遊戲?」的偏見遊玩了一遍劇情。這個輕浮的舉動卻令我在毫無防備間,重新感受到了童年時期那種刺骨的寒冷和顫抖。

歸家

  污染與破敗。

  這是遊戲一上來的第一感受,在烏雲密佈死氣沉沉的天空下,是比烏雲更要陰郁的城市,除了灰色黑色和淒慘的白,整個世界已經別無其他基調。有毒的廢氣綁架着天空,仿佛要將烏雲染成更深的黑、像人心一般的黑。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這是一座正被絕望蠶食的城市,雨聲、警笛聲、哀嚎聲連綿不絕。失業的人們將自己喝得伶仃大醉,倒在被雨水浸透的街上;盜竊、搶劫與性剝削等暴力犯罪發生在各個角落;報紙上每天都登載着不同孩童失蹤的新聞…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我們的主人公是一個小女孩,本該來接自己放學的父親,今天不知為何等了許久都沒有到來,於是小女孩鼓起勇氣自己踏上回家的道路。

  就在女孩路過商店街的時候,一股無聲的惡意穿透了女孩的背脊,使她下意識地停下腳步環顧四周。可除了一明一暗的路燈、淅淅零零的雨水、以及千篇一律倒閉停業的商店,再也沒有任何異常。這一切都是司空見慣的場景,司空見慣的衰敗。或許只是自己多心了,女孩繼續着自己的腳步。

  但女孩不知道,就在街道的對面,正有一雙眼睛一直跟隨着她。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快到家了…女孩加快了腳步,來到一處河堤的下方。工廠的管道正源源不斷地往河里排放着廢水,刺鼻的味道仿佛能抹去人的意識,多待一會可能就要暈厥倒地。而就在這連老鼠都避而遠之的地方,女孩回家途徑的正前方,有一個男人正站在那里。

  這很奇怪不是嗎?然而對於這個城市來說,又沒什麼奇怪的…只要低下頭裝作對方是空氣就能順利過去了。

  女孩將頭壓得更低,低得近乎快到土里去一般。

  然而男人依舊還是擋住了女孩的去路。等注意到時,女孩發現自己已被前後包夾,就在喊出「救命」的下一秒,女孩失去了意識。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逃生

  意識恢復後,女孩發現自己被關進了一間陰冷潮濕的昏暗房間里。這間沒有窗戶沒有燈光的房間里,唯一透着光的鐵門被牢牢地鎖住,同時將光明也鎖在了門外。

  房間里遍地都是廢品和破爛;漏雨的屋頂正滴着雨水,好像在催促着女孩赴死;而房間牆壁上到處都是裂痕,感覺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就在女孩觀察這些破裂的牆體時,她發現這上面寫滿了歪歪扭扭的不同字跡。

  - 「我的朋友在學校門口接走了我和同學,說要送我們倆回家。然後他帶我同學去後面的屋里洗澡了。一開始同學一直在哭,而現在已經不哭了,他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啊。」

  - 「那個哥哥答應給我很多很多的糖,他對我很好很溫柔。不過來了這兒以後,他卻嘲笑我是一頭豬崽子…我還在等他給我買糖吃,我好餓。」

  - 「爸爸的朋友說今天是他接我回家,所以我就跟他走了。但這個地方不是我家啊,爸爸媽媽你們到底在哪兒?這些人在打我!!」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女孩驚愕地意識到,這些都是曾與她一樣被關在這里的孩子們所寫的最後留言。她終於明白到自己遭遇了什麼事,以及即將遭遇什麼對待…恐懼感從腳底一直蔓延到腦髓,令女孩顫抖不止。

  但是沒有時間平復情緒了,鐵門外突然出現的漆黑身影與腳步聲正離這里越來越近,如果不逃出去等待自己的就只有非人地對待與不會結束的地獄。

  危急之下,女孩卻發現房間內有一堵瀕臨倒塌的牆,用腳將牆體踹破,破洞之後竟然是一個施工的礦洞。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礦洞里堆滿了破碎的屍體,這些屍體時日之久,已經只剩下白花花的骨頭,仿佛在暗示女孩接下來的命運。

  已經顧不上感到恐怖了,因為真正恐怖的人販子正在尋找自己。女孩繼續往更深處前進,卻發現了一個赤身裸體的人形怪物。「它」長得就像《指環王》里的咕嚕,凸出的眼球、毫無理性的神情、稀疏的頭發、扭曲的身體以及裸露着一半的腦子,一切都在暗示着「它」的病態與瘋狂。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但是「它」一隻腳上卻穿着運動鞋,暗示了「它」曾為人類的事實。女孩試着與「它」交流、陪「它」遊戲,最終被怪物放過一馬。

  女孩爬出隧道來到一個房間,這里有其他被關押的孩子。女孩要躲過光頭監視者的眼睛,將被關押的小男孩解救出來,兩個人合作才能夠順利逃進通風管道里。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豬崽

  黑暗,四處都是黑暗。

  兩個小孩從通風管道跳下之後,一直在陌生的空間里抹黑前進,只有手中微不足道的火柴散發着脆弱的光亮,這光隨時都會消失,就像兩個孩子的生命一樣。

  終於來到了一出有燈光的地方,這里是一片礦場,礦上還有許多正在幹活的工人。但是當女孩向這些工人們求助的時候,他們則會露出真實且兇狠的面目,向兩個孩子逼近,用拳頭狠狠地教訓他們。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可以看到,這里所有人的眼窩里都沒有眼球,取而代之的則是深邃的黑暗、深不見底的空洞、沒有一絲道德與人性。而這些小孩在他們眼中就是擅自跑出圍欄的牲口,只會對孩子們拳腳相加。所以切記不能相信任何人,這里所有人都是誘拐犯的同夥。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兩個小孩小心翼翼地躲過所有人的視線,進入了下一個通風管道里。

  透過通風管道的縫隙,女孩能夠看到一些身穿手術服的男人,他們好像正在清洗着什麼東西。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來到管道盡頭,小男孩先試探着爬了下去。結果還沒有等雙腳落地,一雙巨大的手就將男孩摔在地上。該死的人販子就在下面,好在人販子還沒有發現女孩的存在,而小男孩則當着女孩的面被人販子拖走了。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窒息。

  看着同伴被抓的女孩害怕得想要驚呼,卻又不能發出絲毫聲音,只能緊緊摀住自己的嘴迫使自己不發出聲響。眼看着剛剛救出來的男孩被人販子像抹布一樣在地上拖行,自己卻無能為力,女孩只能在通風管上偷偷跟隨人販子的路線,尋找着再次將男孩救出的機會。

  但是機會不會再有了。

  男孩被送上瞭解剖台,就在小女孩的面前,被人販子活生生地開膛破肚取出各種器官,甚至連眼睛都沒來得及閉上。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小豬崽子。」

  人販子一邊揮舞着手術刀,一邊對小男孩的屍體嘲笑道。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女孩再也無法保持冷靜,她只想趕緊逃離這里、趕緊結束這場噩夢。恐懼之下,女孩由於動作過大,不小心從通風管道上掉了下來。

  快跑。女孩不顧一切地向前跑,這是她腦海中唯一的想法。

  那些身穿手術服的人販在她眼里已經成為了面目猙獰的怪物,正揮舞着沾血的刀朝她奔來。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在逃命之中,女孩掉進了礦場的地下廢墟里。

真相

  在廢墟里小女孩又遇見了那個曾在礦洞里放過她的「怪物」。

  通過廢墟中尋找到的新聞和筆記可以得知,「怪物」的真實身份是這個礦場老闆的兒子,而礦場老闆的真實身份是器官交易的中間人。他藉著礦場的幌子,在背地里支持着拐賣和器官販賣生意。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這些真相最終被他自己的兒子所得知。無法接受自己父親罪行的兒子,偷偷在父親的酒里放了很多麻藥,然後在父親鬆懈的時候將他處決掉了。

  但僅僅失去了中間人卻不能將這個骯髒黑暗的產業全部端掉。那些與礦場老闆交易的惡人們,害怕事情暴露出去,就設計了一場塌方,將真相與老闆兒子(怪物)都埋葬在廢墟里,並在廢墟上面繼續着犯罪與交易。

  廢墟里還有堆積成山的,被罪犯扔下來的屍體。這些屍體旁邊生着一窩又一窩兔子,它們仿佛是這些孩子亡魂的化身,在訴說着這里慘無人道的真相。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女孩在這里點起了大火,為自己燒出一條出路。那些兔子在火光之下,照映在牆上的,是一個個孩子的身影。可以想象,假若沒有上面那些惡魔,這里的孩子們或許都將會長大成人,頑強地活着。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最終女孩在「怪物」犧牲性命的幫助下,成功逃離了這個人間地獄。然而這場噩夢,她或許永遠也不會忘記。

尾聲

  遊戲的最後,是製作組的一段獨白。

  他們說到這個故事是根據當地真實事件所改編的,同時又提到關於全球人口販賣問題的嚴峻現狀,並希望每一個玩家都可以關注這一深藏於人類社會的黑暗。

  但願未來不會再有類似的悲劇繼續發生。

文:Akizuki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這款獨立遊戲 帶你走進當地真實的人口拐賣地獄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