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一男子獲COVID「超級抗體」:感染病毒九個月後免疫強度仍高達90%

據外媒報道,免疫系統是如此得復雜,以致於它能識別進入身體的外來元素並發起防禦。對於像新冠病毒這樣的傳染性病原體,免疫系統會產生抗體從而中和病毒本來會用來感染細胞的刺突蛋白。新冠特異性的B白細胞和T白細胞也會在這一過程中產生,如果將來再次感染該病毒,這些白細胞將會進行干預。

單克隆抗體和疫苗等藥物以及通過COVID-19倖存者血漿輸血的療法都有着相同的目的,那就是用抗體中和刺突蛋白。單克隆藥物和血漿給患者提供抗體,以此能在剛感染的患者身上立即對抗病毒。疫苗雖然不會使感染者受益,但比起抗體藥物它們擁有很大的優勢。疫苗可以教會免疫系統產生抗體,而這些抗體對預防嚴重的新冠肺炎非常有用。此外,免疫系統也會讓白細胞做好准備,在接觸到真正的病毒時立即作出反應。

然而並非所有的患者都對病毒產生一樣的免疫反應,這解釋了有些人病情較輕而另一些則會出現嚴重的並發症的原因。但事實證明,一小部分人可以產生所謂的「超級抗體」,其對中和SARS-CoV-2非常有效。更有趣的是,即使稀釋一萬倍它們仍能保持力量–在感染後還能在血液中存活好幾個月。這一突破性的發現可能會帶來更好的抗體療法。

美一男子獲COVID「超級抗體」:感染病毒九個月後免疫強度仍高達90%

John Hollis

John Hollis是COVID-19倖存者之一,他在感染新冠後產生了超級抗體。3月初,他和兒子一起去了歐洲並在航班停飛前返回美國。Hollis當時經歷了充血,他認為這是正常的鼻竇問題。雖然他的症狀很快就消失了,但他的室友卻感染了新冠病毒並且其病症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

54歲的Hollis當時並不知道自己已經免疫了,他很害怕自己也會得病。他在接受NBC Nes采訪時說道:「我在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感受到了一種奇怪的平靜,但又為可能無法活着看到兒子到達那些重要的人生里程碑如高中畢業、大學畢業、結婚、成為父親而感到悲傷。4月8日,我坐下來給我兒子寫了一封信,讓他在我不在的時候再讀。當我寫下第一句話的時候我就哭了。我每個月都會讀(這封信),然後馬上就會哭。我很慶幸我沒把這個給他。」

後來Hollis自願參加了喬治梅森大學的一項新冠病毒研究,他在那里擔任通訊經理。他就是在那里發現自己擁有所謂的超級抗體的。

從8月份開始,Hollis每兩周就會提供一次血液和唾液樣本。Lance Liotta博士及其團隊能夠確定這名男子最初是什麼時候被感染的。然後,他們發現其體內的超級抗體仍處於高水平,它們能夠殺死六種不同的冠狀病毒株。一項研究稱,只有約5%的冠狀病毒患者可以產生這些強大的超級抗體。

研究人員發現,Hollis的超級抗體在他第一次感染新冠病毒9個月後保持了至少90%的強度,這表明該男子在此後的所有時間里仍對新冠病毒有着很強的免疫力。Liotta的團隊在臨床試驗中發現了另外7名擁有超級抗體的人,但這些抗體的壽命都沒有那麼長。大多數類似的抗體可能會在60到90天後消失。

據悉,Liotta是喬治梅森大學的病理學家和生物工程師,他領導着該學院的抗體臨床試驗。這一研究團隊將對Hollis的超級抗體展開研究以了解如何更有效地中和新冠病毒、產生基於這些超級抗體的藥物並研究疫苗產生的抗體。另外,該小組還可能在未來幾個月繼續研究Hollis的新樣本從而得出更好的新冠免疫結論。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