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拼多多

2021年1月4日,在花名為潤肺的員工猝死過去6天後,拼多多官方給出了三份回答:一份關於以命換錢的解釋,以一種近乎肌肉反應的速度發布在知乎,隨後又迅速刪除;一份對於上述回應定性「造謠」的非公開回應;一份對「造謠」定性反被證明是造謠的道歉。

出品| 虎嗅商業組

作者 | 李玲

所有的言語都在試圖洗脫公眾輿論對其的指控,而對於心心念念「為拼多多守邊疆」的員工潤肺所遭遇的不幸,拼多多沒有任何基於同理的反思與致歉。

你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拼多多

傲慢與卑怯是拼多多的一體兩面。

業績支撐拼多多股價攀上新高,背後是把加班至深夜當作常態的員工。而員工潤肺的罹難,並沒有換來公司對其他員工的安撫。被拼多多打上「造謠」紅戳的知乎回復,最終也由員工背了鍋,不過是「外包員工」。

管理者代表的公司意志,對員工猝死表現得冷漠。而支撐拼多多火箭速度發展的員工,即使擔心自己會成為下一個潤肺也都保持緘默。

曾經,中國互聯網公司是年輕人的夢想。如今,他們變身為絞殺員工生活熱情、將免費加班正當化的屠宰場。996是福報,007是兄弟,PUA是為你好,做了好事是公司培養得好,闖了禍是外包公司管理疏漏。

最終,互聯網公司盛興的扭曲風氣,在拼多多這里得到了最終強化:對員工手機進行監視,以致公司上下都噤若寒蟬。「害怕被公司發現和外人說公司,有人因此被抓去談話。」一位拼多多告訴虎嗅。

底層員工,就該拿命換錢?

你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拼多多

「你們看看底層的人民,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我一直不以為是資本的問題,而是這個社會的問題,這是一個用命拼的時代,你可以選擇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選擇安逸帶來的後果,人可以控制自己的努力,我們都可以。」這是知乎上認證為「拼多多」官方的帳號發了又刪掉的內容。

這是一個讓人感到悲哀的回答,一個鮮活生命逝去引起外界警覺,同是拼多多的員工卻沒有絲毫惋惜,甚至將悲劇與金錢掛鈎,試圖讓人們相信,拼多多給的工資足夠,她死得其所。

「就是年輕人想好好干工作,做點什麼成績出來而已,她能想到自己會猝死嗎?」一個和潤肺有過接觸的拼多多員工回憶,潤肺性格積極開朗,對工作一直很有熱情。入職培訓的同期員工都知道她,能感覺到她是一個非常有能量的女孩子。

且不說一個去年才入職的23歲員工的工資有多高,按照財富分配的二八定律,似乎八成人需要用命換錢。這種論斷荒謬又可惡,既鼓吹為資本拚命,將過度透支生命與努力劃等號,又將接受過度壓榨混為不安於安逸狀態。

而這種價值觀的真正可怕在於,將底層員工的生命定價,認可用錢能買到人命的扭曲觀念。看到這里,如果還有人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那麼直白說:入職時HR說年包60萬,但或許要用命來換,你干嗎?

不論答案是什麼,對每個真心看好拼多多前景並為之奮斗的員工來說,個人與公司的關系有了清晰認識:不論員工怎樣拚命為公司創造價值,在公司眼中,這種傾注了使命感的額外付出是等價交換下的理所當然。

而這次事件中,不論對公眾還是對員工,拼多多的傲慢從始至終。「截至目前,公司沒有在內部做任何關於此事的公告和通知。」拼多多員工向虎嗅透露,公司內傳言,有前100號員工因此而離職。

「你可以想象大家已經寒心到了什麼地步,前100號員工在股票漲成這樣的時候要離職。」

互聯網速度的燃料

拼多多被譽為火箭廠,脈脈的數據顯示,員工平均年齡27歲。這意味着,其超常的高效絕大部分來自於上述「底層」員工。

近兩年,拼多多開啟了瘋狂的校招模式。上述員工稱,很多新招員工來自鄭州、西安等次一線城市。在進入拼多多前,對互聯網大廠的工作節奏與氛圍毫無認知,就是沖着高於二線城市的月薪水平與大廠光環而來。

潤肺的悲劇提醒着每個底層打工人,搞清自己的定位,不要以為自己是造火箭的工程師,盲目充當火箭升空的燃料。

事實上,能在互聯網大廠拿高薪總包的是少數技術員工,運營崗大多是基層員工。虎嗅了解到,拼多多2020年最後的一次普調,產品崗參與,運營不參與。

互聯網大廠的普調與年終獎一樣,就像時刻放在員工眼前的一塊肉,只是讓員工賣命的誘餌,給不給取決於上司。

不久前,字節跳動官宣周末大小周加班的工資由原來的1.2倍升級為雙倍。圍繞着字節加班工資的話題,脈脈評論區撕裂成兩派。

不少人慶幸,相比不明確規定996但員工周末隨時「on call」的其他大廠,字節跳動願意多掏錢給加班的員工,已經足夠有擔當。也有人指責周末強制加班的風氣,總有人願意為財富讓渡權利、透支生命,但這本質是公司侵占個人休息時間,不該被宣揚與鼓勵。

當代互聯網打工人,周末、國慶、元宵……甭管什麼節假日,只要事關公司,加班理由就足夠正當。而用彈性上班掩蓋日常加班,對外高喊着創造社會價值、承擔社會責任的大廠們,連加班費都不願意出。

不得不承認,對比之下,將周末加班常態化,並明確工資翻倍確實是種進步。

但大廠們沒必要竊喜,大多數人看似心甘情願隨叫隨到,因為相比勞動糾紛維權需要的加班證據,加班是更簡單、更容易完成的事情。

跟爛比更爛,沒有意義。

員工失聲,管理失能

你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拼多多

梳理整個事件,98年員工猝死,拼多多沉默了將近一周。即便事件被曝光、已發酵大半天,拼多多仍未表態,反而試圖將脈脈等交流社區上的信息「公關掉」。直到擠進微博熱搜前五,拼多多拿出潤肺爸爸兩分鍾前發的朋友圈截圖,借逝者家屬的意願降低公眾關注度,並為上文提到的「拼多多知乎回答」蓋上了謠言的紅戳。

整個事件詭異的是,負責公司對外口徑的公關部門,連基礎事實都沒弄清就發布了謠言聲明,以公司之名罔顧事實的發聲,將公眾的反感度推上又一高度。

事實上,拼多多有過同樣的對外溝通經歷。2018年,黃崢在上市時發表的演講:

「拼多多隻是一個3歲的孩子,身上有很多顯而易見的問題,眼前充斥着可見的危險與挑戰。」黃崢試圖用孩子來將拼多多假貨問題合理化,這一言論也引發了彼時的輿論討伐。

諷刺的是,黃崢在上市的演講里第一個感謝的是員工:「各位小夥伴3年來的堅守與付出,正是你們的努力,才有了拼多多今天的基礎。此時此刻,依然有不少夥伴奮斗在一線,為平台的點滴進步而不懈努力。謝謝你們。」

感謝歸感謝,涉及利益,黃崢依然理性。

拼多多一直保持着早上11點,晚上11點,每周6天的上班機制。晚點LastPost曾報道過一個細節,拼多多上市次日晚上,黃崢召集全體員工會,有人問「上市了會有雙休嗎?」黃崢回答:「沒有。」「那有期權嗎?」黃崢亦答「沒有」。

2020年7月,黃崢在達到財富小高潮後宣布卸任CEO,對權力表現出的不留戀博得一眾好感。但仍是拼多多話事人的黃崢,對員工並不友善。

一位拼多多員工向虎嗅證實,網傳的操作基本為真:

2020年春節,違反上海市規定,叫員工回來上班;

做社區團購,強迫員工轉崗至多多買菜,否則不漲薪、不能在主站內調崗等;

遲到懲罰制度:遲到一分鍾,扣除當天三小時工資;

對員工手機監控,有員工因為對外說公司壞話被HR談話;

……

至今,拼多多沒有供員工內部交流的社區。是覺得員工的聲音不是必要的,還是覺得這會增加額外的管理成本?外界不得而知。但很難不承認,拼多多內部已經形成了恐怖的輿論場。

在拼多多,員工默認不談公司的負面事件,即使是猝死這樣嚴重的事件。因害怕公司發現自己和外人說公司情況話,員工跟朋友聊天不敢連公司wifi。「怕被使絆子,周圍有被拖離職證明的、有離職當月還在崗就被停繳五險一金的」。

作為互聯網下半場橫空出世的明星公司,拼多多當然有底氣傲慢,自誕生起,就在不斷創新、顛覆,如虎嗅此前報道過的堪稱市場上最好用的金融產品多多錢包。

但一系列問題都在表明,拼多多內部管理的水平跟不上業務增長的速度。

時至今日,拼多多已經5歲,即使公關團隊挖來了阿里的負責人,組織架構上照搬了阿里的合夥人制度,並推行內部花名機制。而對員工粗暴、嚴苛,甚至反人性的管理方式, 都指向一個答案,拼多多管理上的失范,最終轉化為失能。

盡管這不妨礙,拼多多仍是風頭無兩的資本寵兒。至美東時間1月4日收盤,拼多多股價僅跌6%。在扭虧為盈的節骨眼上,不缺錢的拼多多,該想想更缺的是什麼?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