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作為浙江民生頻道的黃金欄目,浙江人飯後消食,促進家庭和睦的好幫手,1818黃金眼總能在普通人茶米油鹽的日常中,找到點相當沙雕的非日常。

  在這里,你會看到XXX給孫子買了台「一加一等於一」的智能學習機器人,能看到不想幫女友取快遞所以報警說自己殺人的XXX,還有不想上班躲在衣櫃里被老婆當成小偷的XXX,反正我是經常用「地鐵看手機」的表情看這些沙雕新聞的。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簡單而言,這是一檔比綜藝更能逗樂觀眾的民生調查節目,在豆瓣上還有9.5的評分。就算現在我已經很少打開電視,但在微博、B站上,依然能看到1818黃金眼活躍在人類迷惑行為大賞最前線的影子。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上周,1818黃金眼官方微博發的一則沙雕視頻引起了我的關注,標題是:電競勸退業務現身市場,超強度訓練和模擬比賽,9成青少年被勸退。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新聞講了成都一家電競培訓機構,他們本來的主營業務是替合作的電競俱樂部篩選、預培養並輸送可以成為職業選手的青少年。但你們應該也知道,全國4.3億的電競觀眾和玩家中,說大家心里沒個職業選手夢那肯定是假的,實際情況卻是,真正能在賽場上角逐的玩家數量不超過4位數,說電競職業選手的選拔難度和錄取率堪比清北一點問題都沒有。

  在這家培訓機構負責人的口中,他們每年都能接收100多名學員,每年成功被選上並進入真正職業俱樂部的人只有5%。而這些年齡都不超過18歲的學員有一個共同點,想成為一名電子競技職業選手,而且或多或少會有厭學、沉迷游戲的心理問題。

  但在經過強度等同於電競青訓選手的專業培訓與各類模擬比賽後,大部分普通玩家也能認識到自己和職業選手的差距,從而回歸現實。這波啊,是用魔法才能打敗魔法,在受過電競培訓的毒打之後,孩子才能知道成為職業選手有多不容易。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陰差陽錯的,這家電競培訓機構變成了電競「勸退」機構,勸退服務帶來的經濟收益甚至早就已經超過了原本的主業,有網友還戲稱這不就是人菜癮大治療中心。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還別說,1%有天賦肯努力的人進去了之後,確實可以看到受培訓成為職業選手的希望,而剩下的99%的人中的大部分,也能在這里通過理論知識學習了解真正的電子競技和認清自己定位。

  相比於通過電擊、監禁等物理療法治療青少年無法自製的成癮行為,這種體驗式教學的精神療法效果更好,也更容易被80,90後的家長接受,不少家長還對此項業務的呼籲也越來越高。所以在這幾年間,勸退反而成為了市面上大多數電競培訓機構的主營業務。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先提個大家比較熟悉的RNG俱樂部,在2018年秋和2019年春聯合國家體育總局,就開展過兩期RNG電競培訓營項目。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從報名的幾千名玩家中篩選出了幾十人,在承擔培訓期間所有費用的前提下,讓這幫《英雄聯盟》平均水平都是一區鑽1或大師的玩家,體驗了為期1周,約等於職業選手60%訓練量的培訓課程。

  就算是60%的訓練量,從早上9點到晚上11點半,排的相當滿的課程就足夠讓大多數參與培訓的玩家叫苦不迭了。而且訓練中常常會需要和別的隊伍打訓練賽,和我們平時玩游戲連敗時還有休息一下的選擇不同,這次培訓訓練賽之間的休息時間連半小時都不到,對玩家來說更嚴酷的挑戰是心態的調整。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有的隊伍甚至在一周內連輸了30場訓練賽,不知道隊員們最後的心態得崩成什麼樣。

  RNG開展電競培訓營的初衷是很好的,作為一個每年都可以帶來幾百億經濟收益的新興產業,在普通玩家乃至大眾的認知中,對於電子競技的偏見依然多於理性的看待,「我上我也行」這個梗最早就是從《英雄聯盟》S4時OMG戰隊被SKT打了個0:3時觀眾彈幕間流傳開的。

  而這次培訓營則提供了一次普通玩家深入了解職業選手的機會,從而化解偏見和不理解。

  結果卻有些微妙,根據數據統計,接受培訓的玩家中,超過30%的人當眾大哭過,超過80%的人會因為比賽中的配合問題和隊友產生爭執,幾乎所有人都在比賽中被教練噴到當場自閉過,甚至在第一期培訓營開始沒幾天,就有好幾支隊伍的隊員因為各種問題退出了這次培訓。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對比之前一些報道中所提及的,楊教授的13號治療室常常傳出哭喊聲,許多被電過的孩子反而產生了或叛逆或社交恐懼的心理疾病,這治療的副作用和培訓營里的玩家表現簡直一模一樣,也難怪許多網上的朋友將這兩次電競培訓營比喻成學員參加培訓後3年都不想碰電腦的「RNG網癮治療中心」了。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但畢竟類似RNG培訓營這樣有實績的職業戰隊做背書,又完全賠本賺吆喝的買賣並不多,市場上的電競培訓機構大多都是第三方的,有的高校緊跟時代潮流設立了電競專業,更多的是個人開辦,和俱樂部合作的電競培訓營。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而且正經高校開設的電競專業一般是培養電競相關產業的人才,很少會見到直接培養職業選手的

  就和2010年之前一樣,在陶楊二教授的危言聳聽下,許多家長對於網癮治療產生了需求,楊教授幾經報道的非人道的電療在幾經報道之後依然越辦越火,戒網癮中心日漸增長,相關的負面報道也越來越多,電競培訓機構也面臨着同樣的問題:家長的需求並沒有減少,培訓機構數量越來越多以及該如何正規化。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眾所周知電競選手的門檻是非常高的,但很多廣告中電競培訓機構的門檻設置的卻相當低

  現在電競培訓的市場甚至比當時的戒網癮中心還要亂,教授的課程需要隨着游戲版本的迭代而更新,老師的作用在培訓過程中非常重要,而現在大部分培訓中心的師資力量只能用魚龍混雜來形容,有正經的退役選手,也少不了只拿過一些邊緣獎項,只能算得上普通中口中「高手」的人,而且絕大多數沒有教師從業資格。

  從588單科到上萬一個月,各種琳琅滿目、巧立名目的收費項目,關於網癮治療中心的報道越來越少了,反映電競培訓亂象的卻越來越多了。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還有像藍翔那樣設立一個3年5萬學費的電競專業,還拉起一個俱樂部參加LDL(英雄聯盟職業發展聯賽),菜到一個賽季連輸28場後,才讓觀眾反應過來,它哪想好好搞電競啊,這是想蹭一波電競熱度,靠參賽選手的ID來宣傳自己的其他專業呢。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想趁着電競產業的紅火,斂財或者逐名的反例並不少。就算是開頭提到的電競勸退機構,對於大多數孩子來說依然只能治標,現在的家長只考慮到了孩子自覺無法成為職業選手就會回歸現實,卻沒有深入思考,導致孩子自我封閉於網絡的根源問題該如何解決。

  當然,監督管理市場或者解決教育問題,可不是你我一介普通玩家可以做到的,我們大可看的樂觀點嘛,至少現在網絡已經和我們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了,網癮這個最初只是由美國精神醫生伊萬·戈登伯格在社區論壇上編造出來,帶點嘲諷意味的名詞,正在漸漸去妖魔化。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就連我每年過年在家,家中幾個原來總會湊成一桌麻將的長輩,也已經開始沉迷在攀比《王者榮耀》的星星和開黑上分中了,甚至常常因為4缺1,還會捎上我組成一輛平均年齡40+的中老年電競尋夢玩具車。

  隨着我們這一代人成為社會的中流砥柱,已經沒有人可以將「網癮」這個詞強加於我們身上,「電療中心」的楊教授,也已經不再是當年許多病急亂投醫的父母口中的濟世神醫了。現在再百度搜索「網癮」,買廣告上了推薦打着軍事化管理的戒網癮中心依然存在,搜索欄之下最醒目的地方也已經多了一條「戒除網癮請咨詢正規心里咨詢中心」的溫馨提示。

如何經營一家治癒率高達90%的「網癮治療中心」

  盡管尚未看到能贏得這場網癮戰爭的信號,但硝煙確實在漸漸消散,我們現在已經能開「電競選手培訓機構其實在反向戒網癮」的玩笑,就是時間揭去傷痛最好的例子。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