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博朋克2077》原本是第三人稱 原計劃加入貼牆跑、飛行汽車

在E3
2018上,CDPR公布了《賽博朋克2077》的首個正式預告片,當時關於這款游戲的一些消息在網絡上流出,消息來源既有CDPR官方,也有一些來自於被閉門展示觀看游戲Demo的游戲圈記者。

雖然玩家對《2077》無比期待,但一個普遍的誤解是很多人以為這是第三人稱游戲。考慮到CDPR的《巫師》系列一直是第三人稱,這也不足為奇。

之前彭博社記者Jason
Schreier發布了一篇長文,講述了在《賽博朋克2077》開發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問題。報道提到了工作室內部的加班文化和管理層自身的很多缺陷。

《賽博朋克2077》原本是第三人稱 原計劃加入貼牆跑、飛行汽車

此外Jason還在個人Twitter上進一步爆料了《賽博朋克2077》的更多不為人知的細節。Jason在Twitter上說在2016年之前,《賽博朋克2077》原計劃是一個第三人稱游戲,擁有很多其他功能,像是貼牆跑,汽車伏擊,飛行汽車都被砍掉。

3A游戲的開發在中途舍棄一些內容是非常常見的現象,這可能是出於時間或人手不足,也有可能就像CDPR本身解釋的那樣「不適合游戲」。

Jason twitter:

《聖歌》開發者談到了「BioWare魔法」——他們堅信有了足夠辛苦的工作和加班,他們的游戲就會成功。CD
Projekt也是如此。當被問及不切實際的最後期限時,總監們會說他們沒問題。畢竟,他們開發了《巫師3》。

其他公司的老員工對CDPR的自由製作感到震驚。比如:如果有人需要一個着色器,他們就會去開發一個,沒有現成的管道來確定是否有人已經製作了一個具有相同功能的着色器。

一位CDPR開發人員告訴他們的經理他們不想加班,就像他們的CEO之前說的那樣,可以,沒問題。但然後他們的經理會說,他們的一個同事必須加班來補充他們的工作。其他幾個開發者也分享了類似的故事。

去年,當CDPR解釋說會和員工分享10%的利潤時,玩家們都認為開發者們會變得富有。Adrian
Jakubiak表示,他在2015年開始做測試員時,每個月能掙400美元左右。2018年,作為一名初級程序員,他說自己每月能掙700美元左右。

如果你想知道《賽博朋克2077》在過去10年里發生了多少變化:直到2016年,它還是一款第三人稱游戲。最初設想的功能(如貼牆跑牆,飛行汽車,汽車伏擊)在開發過程中被砍掉(這在游戲開發中並不罕見)

如果你想知道為什麼《賽博朋克2077》中的警察系統如此混亂:好吧,這都是在最後一刻完成的。從最終產品中可以明顯看出,一些團隊成員並不清楚他們為什麼要同時製作RPG和GTA

結論:《賽博朋克2077》8年前公布,但直到2016年才真正開始開發。而在2018年,他們只有一個(大部分)假的Demo。大多數員工都知道這一點,並公開表示游戲沒有準備好在2020年發售。但管理層相信CD
Projekt Magic。

《賽博朋克2077》原本是第三人稱 原計劃加入貼牆跑、飛行汽車

《賽博朋克2077》原本是第三人稱 原計劃加入貼牆跑、飛行汽車

《賽博朋克2077》原本是第三人稱 原計劃加入貼牆跑、飛行汽車

來源:3DMG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