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了一年再次停課 線下教育機構面臨生存考驗

「雖然頭部在線教育機構大額融資,但中小在線機構及大部分線下教育平台都在面臨着生死考驗,『沉默的大多數』實際生存得很艱難。」瑞思英語董事長王勵弘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線下教培機構倒閉、破產、跑路,很多人提議線下轉線上就行了,這些人只看到了頭部在線教育企業的『易』,沒有看到傳統線下機構轉型的『難』,可謂『何不食肉糜』了。」一位為教培機構提供教育信息化綜合服務的平台方如此評價所謂的「線下轉線上可救命」。

2020年疫情的影響使得整個教育行業——包括線下與線上——都身處艱難的生存環境,其中融到資金的平台忙着燒錢補貼打市場,資金短缺的更是掙扎在生死線上。

而到了2021年,這一情況也沒有變得好轉起來。疫情的反復與一道政策使得線下教育機構更加艱難——2021年1月20日,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上官宣,1月23日起北京市中小學各年級一律停止到校上課,初三及高三年級同步恢復居家線上教學,校外培訓機構繼續暫停線下課程和集體活動。

熬了一年再次停課 線下教育機構面臨生存考驗

線下教培機構繼續承壓

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書記、市教委新聞發言人李奕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稱,按已有工作部署,全市小學已於1月16日放寒假,初一、初二年級將於1月23日起放寒假。根據調整安排,全市中學其他年級(包括初三、高一、高二、高三年級)於1月23日前完成本學期期末階段學生線下全部教育教學活動,1月23日起學生一律不再到校,相關期末工作通過線上方式完成。

好不容易扛過2020年疫情的打擊,再次停止線下授課給線下教培機構從業者又增加一重生存考驗。

2020年,國內線下教培機構倒閉、資金鏈斷裂、跑路等負面新聞紛紛見諸報道,更多並不為外界所知的教培企業跑路事件也在悄悄發生。

一位給自家孩子報了多種輔導班的家長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給孩子報名了一家名為「智樂寶」的機器人課程後,2020年因疫情原因,該機構將課程轉為線上,價格也大幅降低。2020年年底時候,智樂寶課程顧問在該家長課時還剩幾千元的情況勸說其趁着年底大促銷時候再多買些。後來因疫情的反復,智樂寶線上課程被暫停,授課老師先是幫家長統計欠費,後面直接失蹤聯系不上,受影響的家長集體報了警、立了案,但目前案件暫無更多進展。

2020年12月,關於學霸君資金鏈斷裂致破產的消息傳遍網絡,學霸君創始人張凱磊於2020年12月27日在聊天群里回應破產消息稱,「我還沒有失聯,在繼續努力。我們已經可以疏散絕大部分的員工了。」

從事成人英語培訓的多瑙河英語全職培訓師朱博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自己所屬機構在疫情打擊下仍能倖存主要原因在於自身原就存在線上業務,具備一定互聯網教育的基礎,2020年4月再將全部教培業務轉到線上,主要成本就是支付線上教師的課時費。

朱博表示,當下倖存的教培機構一部分屬於主做一對一教培業務類型,另外一部分是將線下業務轉移至線上培訓。他認為教育行業真正賺錢的是一對一模式,盈利空間較大。其他涉及課時卡、次卡、會員卡等模式的教培機構本質是利用未來的會員費用填補全職教師課時費以及房租成本。而房租與師資恰是線下教培機構的最大的成本壓力,通過業務轉移至線上可以一定程度緩解師資與房租方面的成本壓力。

另外,朱博表示,線下能繼續生存的教培機構還包括一些小品牌,房租與人員成本壓力不大。他以前同事創辦的一家小規模線下教培機構舉例,該機構將所有師資由全職轉為兼職,取消前台,現在月收入至少15萬,刨去成本至少盈利10萬元,「因此很多大企業實際倒沒有成本低的中小企業目前賺得多。」

朱博分析稱,中小教培機構賣的是教師的個人影響力,而大品牌賣的是課程體系。「大機構提前預收1~3年的學費,其次通過加盟費用收取費用,匯總成龐大資金池後進行投資,因此在突發事件爆發時反而容易發生資金鏈斷裂事件。」

燒錢擠壓教育全行業

雖然線下教育轉線上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疫情影響下教培機構的生存壓力,但該路徑並非萬無一失。除了個別融到大額資本的頭部在線教育企業,不是所有教育從業者都能承擔轉線上的高額成本;另外,轉到線上並不等於實現盈利,目前在線教育陷於焦灼的燒錢戰,盡可能多地爭奪市場份額成為「戰略性第一要務」。

王勵弘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果教育機構將融到的資本用於長期健康發展是沒有問題的,但若僅僅用來獲客,又不能提升續費能力,不能提升學生上課的感受與體驗以及學習效果,這就非常危險。

「大家總說線下機構倒了跑了,但其實線上機構也是一樣,所謂『沉默的大多數』也是很慘的,而且他們是被在線教育頭部機構打垮的,因此這個行業的終局會是什麼樣還不可知。」王勵弘說。

教育行業的燒錢不僅給同行帶來打擊,更因盲目競爭「破圈」引發熱議。近期猿輔導、作業幫、高途課堂以及清北網校四家在線教育頭部企業的廣告在社交圈中刷屏傳播,原因在於這四家公司請了同一位「老師」為其做廣告,該「老師」在不同平台時而擔任數學老師、時而擔任英語老師,引發網友質疑。

1月18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文章直指在線教育亂象與監管問題。針對在線教育在快速發展過程中存在的低俗有害信息、超前超標培訓、收費高退費難、過度營銷盲目擴張等問題,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教育部一直高度重視校外線上培訓管理工作,按照黨中央的部署要求,會同有關部門採取了一系列措施,推動校外線上培訓規范發展。

作業幫相關負責人胥曉晗在采訪中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純粹依靠燒錢獲得的增長是沒有太大價值的,長期一定會回歸商業本質——即實現有效率的增長。但這個最終結果的實現需要多長時間,胥曉晗認為需要看資本因素,也要看行業的具體發展態勢。未來的行業走勢,胥曉晗認為線上教育將越來越寡頭化,線下教育機構相對而言生存將更加艱難。

來源:cnB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