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萬萬沒想到,玩家們打得火急火燎,最後卻是官方下場「致歉」

  持續整整14個小時、上萬名玩家參與、服務器數次專門調度分流、數以萬計的戰艦每一秒都在持續不斷交火,戰艦的殘骸和鐳射光柱在屏幕上潑灑出的弧光令人目不暇接。

  這是三個月前,在《EVE ONLINE》的新伊甸世界里的一場聯盟之間的殘酷大戰,以Imperium和PAPI同盟軍這兩個EVE世界頂級聯盟為主體展開。這場被稱為「FWST-8怒火之戰」的戰役,不僅僅是《EVE ONLINE》運營至今爆發的最大型戰爭,也是網游業界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線上戰役。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大型戰役,其實早已成為《EVE ONLINE》的傳統藝能。當然了,相比起那些令人津津樂道的「百萬美金一夜蒸發」的古早戰役,這場發生於三個月前的大事件,不但一舉打破了《EVE Online》有史以來大型戰斗的參與人數和各項自家記錄,還順便領了兩個枯燥乏味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①電子游戲中(英文名為Video Game)參與人數最多的玩家間對戰(共計8825名玩家);

  ②電子游戲中同一時間參與人數最多的玩家間對戰(共計6557名玩家)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FWST-8交戰白熱化階段時的雷達圖片

  還是十分難得的。尤其是在《EVE》已經被不少圈外玩家默認為「高齡網游」的2020年。我依然記得在那幾個星期里,推特和其他EVE玩家社區的熱鬧場景。畢竟,誰不喜歡看土豪燒錢呢?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雖然坊間還沒有得出完全統計,但考慮到這場戰斗的參與人數和僅泰坦級戰艦(《EVE ONLINE》中頂級戰斗艦船)就損毀335艘來看,與戰聯盟CEO的損失輕松突破百萬美元。這波操作是真稱得上「天價點煙花」。

這場大戰讓EVE玩家和吃瓜路人都過足了眼癮,但也順帶留下了一個懸念:14小時的「泰坦隕落」後,這場大戰的後續又是如何?

Imperium:「反正我們暫時贏了,真爽」

  對Imperium的CEO Alex來說,那場震動全世界的通宵大戰似乎還是昨天的事。我寫下這篇文章之前,還去翻了翻他的推特,在推特上和網友展開互動時,可以從字里行間看到他心里那股興奮勁兒。

  Alex當然可以快樂。首先,這場戰斗對Alex和Imperium來說,本身就是一次最好的廣告。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從Imperium和PAPI兩邊聯盟的構成成分來說,參戰一方的Imperium是獨立聯盟,而PAPI則是由幾大聯盟組成的同盟軍。以孤立聯盟為單位迎擊數倍於己的敵人,這就是歐美玩家最喜歡的孤膽英雄劇本,哪怕被打爆老家,也是輸得坦盪。事實也正是如此,這場戰斗讓他們獲得了大量游戲內玩家的關注,決定加入的新人源源不絕。

  在《EVE ONLINE》中,玩家永遠是軍團玩法里超越一切存在的珍貴資源。不信你去到任何一個EVE社區,幾乎永遠能看到各大聯盟的招募貼幾乎每個時段都在拉新。對於Alex這種真正「拿錢辦事」的職業聯盟CEO來說,這種級別的宣傳效果,已經足夠抵得上戰斗的損失。

  更不要說,其實Alex和他的Imperium,其實還很可能是打贏的那一邊

  先讓我們回到這場戰斗當天吧。

因為服務器罷工而終止的超級大戰

  FWST-8有着比博人傳更熱血的開啟方式。流浪漂泊如星際牛仔的Imperium,新仇舊怨之下結成同盟軍前去討伐Imperium的PAPI,在EVE的熱門論壇中,不乏有用創作性口吻來描繪這場大戰的老哥。

  那天的場面的確襯得上一些夸張的表現形式。比如在戰斗早期各大勢力「記者」駐扎橋段的騷亂,聯軍1000旗艦的進場儀式,又或者是之後陷入拉鋸戰的膠着場面。有幸擠進前排觀眾席的,在場外盯着帖子更新看「直播」的,信息量不停刷出,人群隨時都在陷入沸騰。即便在後續由於人數太多,游戲被迫以減速10倍的形式來強行運作以響應玩家指令,每個人的熱情也依然沒有絲毫衰減。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但這場熱血戰斗結束的原因,其實遠遠稱不上「浪漫」。在2020年的10月6日當天,戰斗在白熱化的階段時,由於太多玩家正在持續湧入交戰星域,《EVE ONLINE》的官方服務器在苦苦支撐14小時候終於不堪重負,開始崩潰。

  PAPI聯軍的大半艦船還在准備進行躍遷來「跳」到交戰星域,而這場網絡崩潰,有效地將PAPI龐大的敵軍艦隊一分為二。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躍遷」是EVE中的一個科技名詞,也是玩家艦船從A星域移動到B星域的主要手段

  大量正在躍遷的PAPI玩家掉線了,餘下跳過去的幸運兒則約等於被切斷了援軍和補給,甚至於就連PAPI的指揮官都因為網絡問題卡在了「時空裂縫」當中,使得群龍無首的PAPI成員只能在戰場外徘徊,等待被下達下一個命令。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這時候的局面一度變得非常尷尬:因為網絡故障,雙方交戰的熱區成為了一個封閉的競技場。外頭的看客和援軍進不來,里面的人也沒法出去。而由於交戰區並非安全區的原因,兩邊的玩家如果選擇下線,他們的艦船是隨時可能被敵對玩家肆意處置的。兩個聯盟的戰斗,最後竟然變成了一場考驗在線時間的「憋尿」和「燒肝」比賽,這是兩邊都沒有想到的。

  沒有人知道這個封閉的「雞蛋殼」里最後發生了什麼,但隨着時間推移和服務器最終的重啟,這場戰斗還是就此不了了之。而在這之後,大概是感覺《EVE ONLINE》現在的服務器並不能讓自己和對家痛快干一架,Imperium和PAPI也默契地選擇了修生養息,將矛盾暫且按下眉間。

「等待更新」的修養期

  但是老實說,這個結果對於游戲開發商冰島CCP來說也挺委屈的。

  要知道,在其他存在多人PVP的網絡游戲里,線上大戰的規模大多是幾百,充其量也就1、2000,地圖的人數最大容量使得這些游戲在一開始就從硬件層面限制了戰場規模。而且對於玩家的個人用PC來說,選用的CPU哪怕是最新款的AMD頂級款別,也完全無法保障在線人數達到1000時的畫面幀數。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但《EVE ONLINE》不大一樣。早在開發階段的十幾年前,他們就曾經設想過像FWST-8這樣的超級大戰,而Carbon和Trinity這兩項自家研發的專屬引擎和領先全球的頂尖服務器,就是因為考慮過「超級多的玩家身處同一星域」這一場景。當然了,由於那個年代的硬件性能限制,當巨量玩家同屏時,如果拉近距離觀看場景,還是會更容易掉線。

  不過即便如此,也耐不住玩家實在太過熱情,根據冰島CCP社區開發者傑西卡·凱尼恩的說法,在FWST-8的戰斗持續期間,當天周圍星域大約有35000人在線,而在這其中大約35%的玩家在不斷嘗試着試圖加入這場戰斗,這個量級對於服務器來說實在是很遭不住……或者換一個例子來對比更為妥帖:當《魔獸世界》的懷舊服開啟,新手村人口密度高到進地圖需要排隊時,那個服務器的人數不會超過一萬。

在EVE那場創下世界紀錄的網游大戰,後來怎麼樣了?

對於冰島CCP來說,這種場面算得上是一種「幸福的煩惱」

  其實不止是歐服的玩家如此好戰,在國服,軍團之間也時有發生幾百上千人量級的戰斗。只不過EVE玩家已經對此習以為常。有趣的是,無論是國際服的冰島CCP,還是國服的運營,似乎都會有意無意地鼓勵這種競爭生態。最近官方以聯盟為報名單位舉辦的深淵競速賽事就是一個體現。盡管是一類「比誰刷得更快」的PVE賽事,但官方仍然通過限定規則和淘汰賽制的架構,讓比賽出現了不輸PVP賽事的高強度爭鋒。

  當然,不論是玩家聯盟之間的爭霸,還是官方賽事的競爭,在混亂而美麗的新伊甸,一切更壯闊的事,或許都還在後頭。等冰島CCP解決了服務器的問題之後,Imperium和PAPI這對陳年冤家,遲早也還得幹上一架。

來源:遊俠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