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或許是命運指使,早就屏蔽了家族群消息的我,偏偏在這天晚上點進去看到了這篇被分享進來的文章,標題上大寫的「STEAM」牢牢地抓住了我的注意力。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聊起這個那我可太懂了。」我心里這麼想着。

  Steam,又名「綜合教育學習平台」,其英文五個字母分別代表了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藝術(Arts)和數學(Mathematics)。在這個平台上,你可以找到免費或付費的、並總共多達 27 種不同語言、並涵蓋了上百個不同領域的教育軟件。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你甚至可以通過 VR 設備在上面進行安全無風險的物化實驗、動物解刨和人體手術,解救每一個被學校實驗設備所折磨的芸芸學子。

  這些可不是我張口就來的。如今打開 Steam 平台,我們可以看到有無數教育軟件在上面進行販賣。它們通常還都有個不怎麼便宜的價格,以及一眼上去完全看不懂的操作界面。那麼這些軟件真的能夠達到它們所標榜的教學目的嗎?

克總模擬器?

  「我x,你確定這是教學軟件?不是什麼古神召喚模擬器嗎?」

  當我讓朋友戴上 VR 設備來體驗這款名為《眼睛(眼球)結構研究》的教學軟件後,奪目而出的巨大血肉眼球着實把他嚇了一跳,雖然提前體驗過的我早就預料到他會是這個反應,不過還是沒忍住笑出聲來。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還記得當時我一進入遊戲,整個人立即就被放到了四周漆黑一片、空無一物的虛擬空間里。只有黑暗的最中間漂浮着一顆碩大的、血色眼球。

  說實話,對於我這個並非醫學專業的普通人來說,實在非常難以將面前這個東西稱作「眼球」,在我看來應該叫做「一顆巨大肉瘤」還差不多。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整個肉球都是生肉般的橙紅色,上面還反射着晶瑩剔透的油光,昭示着這顆肉球的豐滿多汁,同時還有無數鮮紅的血絲密密麻麻地分佈在整顆肉球上,緊緊地將它纏繞起來。

  唯一使我確定「它」是眼球,而並非什麼別的肉塊的,就是肉皮中間半睜着的瞳孔。瞳孔微微從肉皮的縫隙中露出,同樣血紅的瞳仁上佈滿了紫色的血絲。而當你試圖透過這肉皮的縫隙觀察「它」的瞳仁時,你會感覺「它」仿佛也在觀察你一樣。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通過 VR 設備與它對視的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好像被盯上了一般。「它」的眼神中帶着一絲不屑與警告,冷漠地看着落入這個空間里的人類。

  通過電子教鞭將眼它的肉皮揭開,血色的肉皮下是乳白色的「晶體」,「晶體」四周紫色紅色的血管交錯連接着最中間的瞳仁,直到這時候我才能確定「它」的確是一顆眼球。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整顆眼球就像洋蔥一般,在我面前被一層一層剖解開來,同時右上角會出現一個小黑板,上面寫着現在光標所指的位置是眼球的哪個結構、有什麼特點、作用是什麼,充分展現了該軟件的教學目的。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不過說真的,看着這麼大顆眼球在自己面前被解刨,心里總覺得還是有點滲人的。

  除了該軟件略微滲人的畫面外,其售價也令我非常在意。作為一款教學軟件,其價格要 858 港幣,折合人民幣也要 716 元。

  由此我才特意請來學醫的朋友作為第二位體驗者,好讓我弄清楚該軟件到底值不值這麼多錢。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除了最開始被嚇到一下之外,整個軟件感覺沒什麼特別的。這上面介紹的結構作為專業眼科大夫來說也都是特基礎的東西,教科書上也都能找到。當然可能不會有 VR 這麼直觀啊,不過感覺也不是很有意義,至少我肯定不會買。畢竟專門買個 VR 設備來學這麼基礎的東西,有一種花錢請牛津家教指導你背九九乘法表的意思。」

  好吧,說實話其實我早也預料到了會是這樣。

  Steam 上有七個國外的評測家評測過這款軟件,大家的反應無一例外都是被驚嚇到了,甚至口吐芬芳表示自己看到了什麼鬼東西。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所以我想這款軟件與其做眼球結構研究,不如真做成一款古神召喚模擬器,或許會更受歡迎一些。

重生之我發現了牛頓三定律

  早在 2015 年,華中農業大學的張啟發院士就曾給自己帶的博士生們寫過這麼一封信:

  「對博士生而言,每天工作 12 小時是正常的,少於這個時間就不正常了;每週工作六天半以上是正常的,少於六天半就不正常了。我這里是基於美國 PhD 四年學制所得到的概念。在我們目前三年學制還要強制性學半年英語的情況下,上述時間的投入充其量也只是一個下限。」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在 2015 年感覺連互聯網公司都還沒有提出 996 這個概念呢,但是搞科研的博士生們,就已經在自己教授的要求下把 996 當做下限了,可見科研人們有多辛苦,簡直完全沒有正常生活。

  然而不知道有沒有人曾想過,如今這個年代真的能做出巨大成就、發現足以改變人類社會真理的人能有多少呢?到頭來自己僅僅是為了畢業而做研究搞學術,每年生產出來的論文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學術垃圾,再過幾年就不會有人還記得自己名字。

  那麼假如自己可以穿越回 17、18 世紀就好了,那時候幾乎遍地都是未被發現的真理,隨便證實幾個自己就可以成為奠定現代物理基礎的大科學家了不是嗎。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這確實是一個不錯的白日夢,然而就算回到 17、18 世紀了,真的有像想象的這麼容易嗎?

  Steam 上就有一款名為《科學溯源(PRINCIPIA: Master of Science)》的模擬遊戲,滿足了大家回 17 世紀做科研人的願望。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玩家可以在遊戲里扮演 14 位科學家,這其中包括「艾薩克·牛頓」、「克里斯蒂安·惠更斯」、「戈特弗里德·萊布尼茨」等赫赫有名的科學巨匠。

  然而轉世成為科學巨匠並不能使自己的科研之路一帆風順,也不能使自己科研結果的求證走什麼捷徑,從提出觀點到實驗、推理、發表論文、通過學會等專業機構的審稿,這些步驟一個都少不了。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並且同時,作為那個時代的大科學家,你的身邊還有一堆和你一樣的競爭對手。他們有人在和你爭趕同一個科研結果的速度,想早你一步將真理納入他的名下;有人則是提出與你恰恰相反的觀點,並利用自己在學術界的聲望打壓你的支持者,使你無法發表論文。

  科學家們會這樣互相攻擊,打壓別人的學術成果,當上學會的主任以後發表論文還可以給自己投票…人間真實,一時間我都懷疑這些科學家會不會全是穿越回來的。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遊戲一開始不熟悉系統的時候,可能會比較難以上手。即使我是艾薩克·牛頓,各項屬性都爆表、智商驚為天人,也得一步一個腳印地做學術搞研究,不斷實驗、推理還要疲於應付其他科學家的競爭和批判。

  並且沒有足夠次數的實踐與證明,論文完成度就不夠高,那麼縱使我提出了無比牛逼無比重要的真理,論文也不會給我發表。以至於我艾薩克·牛頓的論文都會被拒,簡直是有眼無珠。

  不過當摸透系統以後,該遊戲可以稱得上是科研人唯一指定爽遊了。雖然現實中無法當院士,但是在這里發論文簡直和呼吸一樣簡單,還能順便嘲諷一下同時代其他科研狗的工作進度,這才叫現代科學的奠基人嘛。

尾聲

  前段時間,我有一個想要自學日語的朋友給我發來一款「日語教學軟件」的鏈接,想讓我看看能不能實現學習日語的效果。

  當我打開這款名為《Learn Japanese To Survive!》的…遊戲時,我卻感到非常迷惑。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這不就是 RPGMAKER 做的小遊戲嗎…」

  遊戲角色有着美式二次元的風格,玩法就是傳統回合制 RPG,劇情談不上有什麼意思,而且全程英文。最重要的是…這麼一款費盡心思的遊戲,卻只教你如何記「片假名」。

  然後我點進這個名為 Sleepy Duck 的開發商,發現他們開發的另一款遊戲,是教你如何記憶「平假名」。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這東西兩款加起來 80 塊錢,全程英文,你玩十小時也就記個五十音…何必呢?」

  是的,看了 Steam 上這麼多「教學軟件」之後,我最大的感觸其實就和對這個遊戲的看法差不多。

  遊戲可以起到寓教於樂的作用,例如在遊戲中瞭解歷史瞭解地理,亦或者像上面那個遊戲一樣瞭解近代科學。

  但是現階段,這些作品能夠教給大家的內容,大多都是很淺顯的。就好如這個花十小時學習五十音的遊戲一樣,如果真的是以學習為目的,那麼這個知識的轉化率就過低了。更不用提像是《眼球結構研究》這樣的 VR 作品,那更是高成本低收益的代表。

  所以說,遊戲還是拿來當遊戲比較好,如果真是以學習為目的,那為何不乾脆去學習呢。

  文:Akizuki

  本文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杉果遊戲的立場。此外我們還有A站、B站、其樂、知乎、頭條等平台,關注我們獲得更多有趣的遊戲內容!

我在Steam上學了10天眼科醫生 差點召喚出克蘇魯?

來源:遊俠網